太陽石密碼 正文 第八章 遇險神秘島(2)
    金劍帶著四名少年登上了這座神秘的小島,島上被茂密的植物覆蓋著,一大半的地方是樹林,其他地方則是沼澤和泥潭。

    五個人穿過樹林,沒有看到什麼珍禽異獸和奇花異草,滿眼望去都是普通的樹木和灌木叢。為了抗禦颱風的衝擊,島上沒有高大的樹木,枝葉也不濃密,所以穿行在樹林中並不困難。

    金劍的想法是先從中間穿越島嶼,對島上的情況大概有所瞭解,然後沿著岸邊轉圈查看島上的情況。

    五個人剛從樹林裡出來,前面是一處沼澤地帶,一架小型的地效翼飛行器赫然出現對面的灌木叢裡,飛行器的尾部已經折斷,看樣子是架出事故的飛行器。

    他們五個人對這種地效翼飛行器非常熟悉,設在海島上東方神舟用的主要交通工具就地效翼飛行器,往來海島和大陸非常方便,他們去悟乾道長那裡都是乘坐這種小型的飛行器。

    本來就對這座神秘的海島充滿戒心,猛然發現了飛行器後,五個人不約而同地蹲下身體,把自己隱藏在茂盛的草叢後面,觀察前面的動靜。

    看來一會後,水玲瓏低聲說:「你們有沒有感覺這架飛行器很眼熟?」

    「的確很像咱們去海島乘坐的那種海鷹3型,外形和顏色都一樣。」火鳳凰馬上回答。

    土艮立刻反對說:「不可能,這裡距我們的海島離基地有一萬多海裡,海鷹3型飛行器根航行不到這裡來。」

    「別爭了,過去查看一下就知道了。」

    水玲瓏說話的同時側臉望了金劍一眼,等他發話。金劍一直沒有說話,因為在他的心裡本能的感覺到這架地效翼飛行器與他們有聯繫。他也在懷疑這種做短途使用的飛行器怎麼可能來到這裡?

    地效翼飛行器在高速行進時緊貼水面,飛行高度通常只有幾米,是介於飛機和快艇之間的一種交通運輸工具,一般不用於長途。

    「這裡面肯定有問題,這座海島有很多地方都值得懷疑,咱們從旁邊的樹林繞過去,大家一定要注意周圍的動靜。」

    說著話金劍示意再退回到樹林裡,五個人靜悄悄地從樹林繞過去,等靠近地效飛行器後,機身前方的海鷹兩個漢字清晰可辨,果然是屬於黃海基地的地效翼飛行器。

    此時金劍的心裡忽然明白了,他低聲問木墩,「鎮庚師兄他們離開基地時是不是用海鷹3型?」

    「不錯,他們失蹤後我聽其他師兄講就是乘坐的海鷹3型。」木墩肯定地回答。

    海鷹3型的航行距離最大只有五百海里,神秘失蹤後竟然出現在一萬海裡之外的島嶼上,真是讓人匪夷所思。

    金劍巡視了一圈後發現周圍沒有可疑之處,於是快步朝趴在樹叢裡的地效翼飛行器走過去。

    飛行器的艙門四敞大開著,裡面空無一人,金劍在心裡算了一下,飛行器失蹤的時候他們還沒有離開青島,到現在已經過去一個多月了,肯定不會有人在了。

    「大家分散開在四周仔細的搜尋一遍,看看有什麼線索。」金劍回頭對土艮他們說,然後他爬進機艙裡。

    機艙內袑騑頂憿A不過看不出有打鬥過的痕跡,座椅什麼的都完好無損,前面的駕駛室內的儀表和操縱桿也沒有損壞,這架地效翼飛行器好像是降落在這裡似的。

    金劍還沒不出個頭緒來,忽然聽到樹林裡傳來火鳳凰的呼叫,「你們快來我這邊……」聲音裡透露著焦急和恐懼,金劍急忙從機艙裡跳下來,朝樹林裡跑過去。

    這時木墩和土艮他們也都聞聲趕過來,只見火鳳凰站在一棵樹下,雙手抱在胸前,神情非常緊張,見金劍他們都圍攏過來,用手指了指前面的草叢說:「那裡趴著一個人,好像已經死了好久了。」

    大家順著火鳳凰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幾米外的草叢中趴著一個人,不過只能看到下半身,上半身被茂密的雜草掩蓋著。

    雖然只是看到下半身,但是圓口的布鞋和白色的長筒布襪卻讓金劍心裡猛吃了一驚,這是道士的標誌穿著,師傅身邊的那些師兄都是穿這樣的服裝,從海鷹飛行器的情況看,這個遇難的一定是失蹤的師兄。

    金劍急忙走過去,用手撥開雜草,頓時一股惡臭撲鼻而來,顯然屍體已經高度腐爛。金劍向後揮了揮手,示意其他人不要過來,他屏住呼吸,彎腰查看了一下。

    死者的姿勢好像是在奔跑的過程中仆倒在地,面部的皮膚和肌肉已經脫落,露出白森森的骨頭,上面有許多蛆蛹在上面蠕動,情景既恐怖又讓人噁心。

    從面部已經認不出是誰,他的雙手十指摳在鬆軟的泥土中,顯然是死前在痛苦地掙扎。金劍注意到他背後的衣服有幾個洞,很像是被子彈擊中後留下的,看情景這個師兄是在奔跑的過程中,被後面的人開槍打死的。

    金劍不忍再看下去,退後幾步來到火鳳凰他們四個人的身邊,表情凝重地說:「人是被槍打死的,屍體已經腐爛,認不出是誰,不過從穿著打扮看肯定是失蹤的某個師兄。咱們再分頭在周圍查看一下,看看還有沒有其他人。」

    金劍的話音剛落,天空中猛然劃過一道閃電,緊接著就響起一聲巨雷,彷彿要將海島劈開。

    剛才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死者身上,沒有發覺南面的海面上湧過來一團烏雲,轉眼間海島上空就陰雲密佈,伴隨著電閃雷鳴一起向島上壓下來。

    五個人沒想到海上的風浪會來得這麼快,沒等他們有所反應,銅錢大的雨點劈頭蓋臉地砸了下來,金劍一看形勢不好,急忙招呼大家朝樹叢中的飛行器那邊跑,先到機艙裡躲避一下。

    等五個人爬進機艙裡,全身的衣服已經濕透,再看外面黑壓壓的烏雲把整座島嶼籠罩起來,前面的樹林都變得模糊不清,海浪的轟鳴聲越過樹林很清晰的傳過來,雖然看不到,但是他們能夠想像出海面上是什麼樣的情景。

    「不知道維森特船長他們怎麼樣了?」水玲瓏擔心地說。

    沒有人回答她,幾個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了,他們還是第一次在海上見到這麼大的暴雨,沒有任何預兆,轉眼間就來到下來了。頭頂上的烏雲彷彿要將小島壓入海中,一道道閃電劈下來,伴隨震耳欲聾的巨響,如同世界末日的降臨,讓人膽顫心驚。

    雨水嘩嘩地從上面流下來,不像是在下雨,如同天河被撕開了一道口子,如注大水從天上淌下來,雨水很快就沒過了沼澤地裡的雜草,好像把大海也灌滿了一樣。

    木墩打破了寂寞,擔心地說:「在黃海基地的時候,師兄們就常議論,他們聽基地裡的科學家們說,今年世界各地都出現了異常氣候變化,很可能會出現許多神話裡都描述的大洪水,現在看來很有可能是真的,這麼大的雨如果下兩天地球上保證就有大洪水了……」

    火鳳凰輕輕捅了木墩一拳,笑著說:「你少在這裡危言聳聽了,咱們那裡幹得都冒煙了,那裡還有大洪水?」

    金劍回過頭來,表情嚴肅地說:「木墩在不是危言聳聽,我也聽道長說過,大洪水不僅僅是由雨水形成的,關鍵是炎熱的氣溫把世界各地的冰川溶化而形成洪水。因為喜馬拉雅山脈上的巨大冰川溶化,青藏高原的許多地區都遭遇了洪水。師傅說我找到的那塊太陽石有可能會幫助人類找到解決災難的辦法,沒有想到竟然神秘失蹤了,弄得幾個師兄還搭上性命……」

    「金劍,這架地效飛行器是不是去你家取太陽石的?」水玲瓏好像才明白其中的緣由。

    「不錯,鎮庚師兄帶著另外兩個師兄一起去的我家,離開後就神秘失蹤了,想不到會出現在這裡,真是不可思議。」

    土艮碰了碰金劍的胳膊說:「在船上你不是說這座小島會自己移動嗎,這座島嶼會不會是從黃海漂到這裡來的?」

    金劍立刻擺擺手,否定了土艮的看法,「絕對不可能,從黃海到這裡有上萬海裡,世界上最快的輪船也要一個月時間才能到達……」

    沒等金劍說完火鳳凰就搶著問:「那你說海鷹3型是怎麼到這裡來的?總不會是通過時光隧道過來的吧?」

    金劍苦笑了一下,「如果我能解開這個謎團咱們就不用在島上尋找線索了。」

    「金劍,你剛才看到那個師兄是被人用槍打死的,這說明搶走太陽石的壞人還有可能隱藏在這座島上。」

    水玲瓏的話讓大家都一怔,她說的不無道理,金劍點點頭若有所思地說:「這座詭秘的島嶼上肯定是藏著不可告人的秘密,太陽石被搶與這座小島一定是有某種聯繫了,另外我懷疑老爸的失蹤和印第安號的再次出現也跟這座島嶼有關。我想先把島嶼上面仔細地搜查一遍,如果沒有發現,就潛入海裡看看它下面藏著什麼玄機。船上有維森特叔叔的一套潛水裝備,剛好可以派上用場。」

    「去金劍家拿太陽石的是三位師兄,照現在的情況看他們很可能都被害了,哎,師傅一定還不知道這個消息。」從木墩的語氣中能聽得出他心情很沉重,因為他一直跟著悟乾道長身邊,跟這些師兄的感情都很深。

    「你們說會是什麼人殺害了師兄他們?」水玲瓏輕聲地問。

    「肯定是壞人了。」土艮悶聲悶氣地說,老實人說的話有時一句能把人堵死。

    水玲瓏白了他一眼,沒好氣地頂了一句,「屁話,不是壞人還能是你!」

    「你們別吵了,雖然現在還不知道對方是什麼人,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這些人對我和咱們的黃海基地非常熟悉,甚至是掌握著我的一舉一動……」金劍用肯定的語氣說。

    金劍的話讓大家都感到有些緊張,水玲瓏和火鳳凰情不自禁通過窗口向外張望了一下。

    「金劍,你是不是故意製造緊張氣氛,照你這麼說我們在這裡的一舉一動也在別人的監視下了。」

    水玲瓏的話音剛落,金劍就接著說:「我絕對不是故意製造緊張氣氛,你們想我從地下室的秘道中發現太陽石前後不過幾個小時,它就被搶了。而且只有師傅知道我找到了太陽石,所以我懷疑有人監聽了我和師傅的視頻通話。另外我在死亡之海的時候也隱約感覺到有人在暗中監視著咱們,不信你們問木墩……」

    機艙的氣氛頓時緊張起來,水玲瓏、火鳳凰和土艮都看著木墩,大家好像忘記了外面還下著瓢潑大雨。

    木墩輕輕地點了一下頭,臉上流露出神秘的表情,「我跟金劍去海軍上將號放火的時候,你們不是都感覺我們去了好長時間嗎,其實我們倆是在船上找人……」

    「找人!你們在找什麼人?」水玲瓏和火鳳凰不約而同地流露出驚訝的表情,兩百年前的古船還有活人,聽起來真的讓人匪夷所思。

    木墩接著說:「我們也不知道是什麼人,因為我們自始至終沒有看到人影,只是感覺到好像有人。另外船上的大火也不是我們倆點燃的,我跟金劍在甲板的時候,忽然發現船艙燃起了大火,我們倆就匆忙跳到海裡游了回來。」

    「太不可思議了,那你們倆回來後怎麼沒有講這件事情?」火鳳凰不解地問。

    金劍接著說:「是我不讓木墩講的,我擔心船上的其他人聽了後會胡思亂想,所以才沒講。現在不談論這個了,咱們先回船上去看看,剛才的風浪太猛了。」

    原來在大家說話的時候,大雨已經停了,因為在緊張地聽木墩說話沒有注意到。

    金劍搶先從機艙裡跳下來,地面上的水沒過了他的小腿,這裡與沼澤地帶距離很近,地勢低窪,大雨把這裡變成了一片汪洋。

    五個人趟水來到樹林裡,等他們穿過樹林來到帆船擱淺的地方一看,頓時都傻眼了,這裡空無一物,已經看不到帆船的任何蹤跡了……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