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昏海的故事 正文 小小的金針
    《小小的金針》

    老奶奶張大了嘴巴。

    到今天為止,老奶奶一點也不知道啊。

    自己房子裡的閣樓上,竟然住著白鼠一家!

    而且,這群白鼠還像人一樣穿鞋子!

    老奶奶的針線箱,是一個又舊又大的籃子。

    很久很久以前,老奶奶嫁過來的時候,就帶來了那個籃子。然後,老奶奶就是用這個針線箱,縫孩子們的衣裳、縫被褥、替襪子補上補丁、做窗簾什麼的。現在那個籃子已經發黑了,好多地方都破了一個個洞,可老奶奶還是寶貝得不得了。

    籃子有一個小小的紅色的針插4、一把拴著鈴鐺的剪刀和紅、白、黑三個線團,還有一個裝著紐扣的小盒子。針插上,老奶奶出嫁時帶過來的三根大針、三根小針,整整齊齊地排列成兩排。

    一幹完了活兒,老奶奶一定要數一數針的數目。

    「小小的針,一二三。

    大大的針,一二三。」

    老奶奶一邊瞇縫著細細的眼睛,一邊這樣唱道。

    每一根針,都是銀色的。

    可是有一天,老奶奶發現自己的針插上,插著一根從來也沒有見到過的小小的金色的針。

    「啊呀!」

    老奶奶把眼睛湊到了針插前頭。這是太陽的光線吧?她想。她連針插一把抓了起來,可果然是一根針。

    「是誰呢……」

    老奶奶沉思起來。

    「是誰在我的針插上插上了這樣的針呢?」

    老奶奶輕輕地取下了金針。

    「針從來沒有多過啊。」

    老奶奶搖搖頭,把金針插了回去。

    從那以後,老奶奶一幹完針線活兒,就必定要唱起這樣的歌來了:

    「小小的針,一二三。

    大大的針,一二三。

    再加上一根金針。」

    一天晚上。

    老奶奶鑽進被窩,才記起來答應過小孫女,要縫一套玩偶的衣服。

    「對了對了,說好明天要縫好的。」

    反正也睡不著了,老奶奶忽地一下爬了起來。

    「得,連夜縫吧!」

    然後,老奶奶就要去開燈,可手突然停住了。漆黑的房間的一角,有一片奇異的亮光,藍藍的,就彷彿一顆非常非常小的小星星掉了下來似的。

    那是放針線箱的地方。

    是的,藍光就是從那個籃子的裂縫裡透出來的。

    「針線箱裡點著燈哪。」

    老奶奶一下子高興起來,她有一種感覺,好像千載難逢的事情就要發生了似的。老奶奶的心怦怦地跳著,朝針線箱那邊走去。然後,輕輕地打開了蓋子。

    怎麼會呢?

    針插和紐扣盒之間的一塊小小的「廣場」上,像花一樣,點著一盞藍色的煤油燈。在那盞煤油燈的光亮下,一隻非常小的白鼠,正在幹著針線活兒。白鼠還繫著帶圍嘴兒的圍裙。

    「啊,嚇我一跳!」

    老奶奶那細細的眼睛都瞪圓了。

    白鼠端正地坐在籃子裡,正在往那根金針裡紉線。

    「是你啊!是你把金針忘在我的針插上了?」

    老奶奶叫出了聲。這一聲叫得太大了,白鼠嚇得不知所措了,長長的尾巴抖個不停。然後往上一跳,說了起來:

    「是的,因為我們家裡沒有針插,所以、所以每天晚上,我才在這裡干針線活的。不、不過,我可一點都沒給您添麻煩。線也罷、針也罷、煤油燈也罷,全都是我自己帶來的。而且、而且……」

    「沒有關係呀!針插你用就是了。」

    聽了這話,白鼠高興地行了個禮,一次不夠,連行了好幾個禮。

    「不過鼠太太,你在縫什麼哪?」

    聽老奶奶這樣問道,白鼠回答說:

    「是鞋啊。」

    「什麼,縫鞋子!」

    這讓老奶奶吃驚不小。就連擅長針線活兒的老奶奶,也從沒縫過鞋子。

    老奶奶把眼睛貼了上去,看起白鼠幹活兒的樣子來了。

    白鼠把剪成小鞋子樣子的褐色的皮,靈巧地縫到了一起。

    「這是栗子皮。把栗子皮用水煮了,在水裡泡上三天三夜,再在月光下晾乾。」

    白鼠說。

    「啊,這可夠費勁兒的。」

    「可不是嘛!不過,用栗子皮縫的鞋子,穿上又輕又舒服。這樣的鞋子,我一共要縫上十二雙呢!」

    「那是為什麼呢……」

    「因為我們家裡有十二個人。」

    「是這樣啊。可是,白鼠也穿鞋子嗎?」

    白鼠太太突然壓低了聲音:

    「其實,我們要搬家了。」

    「搬家……」

    「是的。到今天為止,我們一直住在這座房子的閣樓上。不過,這回我們在遙遠的森林裡找到了新的家。所以,我們決定去旅行了。」

    「啊,這可……」

    老奶奶張大了嘴巴。

    到今天為止,老奶奶一點也不知道啊。自己房子裡的閣樓上,竟然住著白鼠一家!而且,這群白鼠還像人一樣穿鞋子!

    白鼠太太繼續說:

    「搬家的事,全都準備好了,只剩下鞋子了。怎麼說呢,要走好遠的路啊!要翻過七座山、渡過七條河、越過七片原野,才能到達那片森林。太遠了,要穿上栗子皮的鞋子走很遠,要走到鞋子壞了才能到。」

    「可太太,不特意搬到那麼遠的地方去不行嗎?」

    老奶奶嘴裡嘟嘟囔囔地說。於是,白鼠的小眼睛開始放光了:

    「不。我們的好多夥伴都住在那裡。它們常常來信,說什麼今年越橘5的果實採了一個夠啦、什麼清水湧出來啦、吹來舒服的風啦、小小的白薔薇全都開啦。」

    說歸說,可白鼠太太的手就沒有停止過。金針簡直就像有了生命一樣,在栗子皮上飛針走線。

    老奶奶佩服了。

    「你真有兩下子啊!」

    她叫道。

    白鼠太太用牙齒咯登一下咬斷了白線,然後晃了晃頭,謙遜地說:

    「哪裡哪裡,哪有什麼兩下子,還只是在學著做哪!」

    這天晚上的活兒幹完了以後,白鼠太太帶著縫好了的鞋子和煤油燈,回家去了。只留下金針還插在老奶奶的針插上。

    「明天晚上還要來,請代我保管一下。針不插在針插上,立刻就會生蛂C」

    「行啊,行啊。」

    老奶奶連連點頭,把金針寶貝似的收了起來。

    一天晚上縫一雙小小的褐色的鞋子。

    縫好一雙,白鼠太太就會這樣唱起歌來:

    「呵呀一雙縫好啦,

    月亮圓圓,

    銀色的路,

    野薔薇全都開了,

    去大森林吧。」

    因為白鼠每天晚上都唱這首歌,老奶奶就記住了,不久,就和白鼠一起唱了。

    於是……老奶奶的眼睛就變得能看得見那片大森林了。

    風搖動著綠色的樹。從沒看見過的白色的小花,開得那個爛漫啊。一閉上眼睛,就能聞到那花的香味。

    「多好啊……」

    老奶奶也想住在那樣的地方,蓋一座小房子,用果醬煮煮果實啦,用糖醃醃栗子、核桃啦,在白花下面睡個午覺啦。

    很快,十二雙鞋子就全都縫好了。最後一天的晚上,白鼠太太這樣說道:

    「老奶奶,作為謝禮,這根針就放在這裡。」

    「呀,真的嗎?」

    老奶奶扶了扶眼鏡。

    「這、這是真的嗎?這麼漂亮的針就成了我的東西了嗎?」

    老奶奶甭提有多麼高興了。她捏住金針拿了起來,舉到月光下看著,然後歪過頭說:

    「明天用這針縫點什麼吧!」

    老奶奶的眼睛閃閃發亮。

    第二天,老奶奶想:就縫窗簾吧!好長時間,老奶奶的窗戶上都沒有窗簾了。

    老奶奶打開衣櫥的抽屜,取出一塊珍藏的白布來。這塊布,一共有十米長吧?這還是很久很久以前,老奶奶還很年輕的時候買的。她用一把大剪刀,剪下窗簾大小的一塊來,做上了記號,好啦,該把線穿過那根金針了!

    老奶奶沒戴眼鏡,可針眼兒卻看得一清二楚。細細的線,一次就從金針那小小的針眼兒裡穿了過去。

    「怎麼會有這樣的事呢!」

    然後,當老奶奶開始縫的時候,針就像滑行似的,在布上前進起來了。它快得就彷彿老奶奶的手指在針後面沒命地追趕一樣。

    「這比縫紉機還快。」

    老奶奶叫道。

    就這樣,一轉眼的工夫,一塊窗簾就縫好了。老奶奶心情好極了,大聲地唱起了歌:

    「呵呀一塊縫好啦,

    月亮圓圓,

    銀色的路,

    野薔薇全都開了,

    去大森林吧。」

    老奶奶來勁了。她決定在自己的房間裡再多掛上幾塊簾子。

    「北邊的窗戶上也掛上吧!房間的門口也掛上一塊吧!那邊的壁櫥也掛上一塊小的吧!然後……」

    實際上,老奶奶縫簾子比掛簾子更快樂。沒有什麼比金針在白布上像陽光一樣飛快地前進更快樂的了。

    老奶奶一天縫一塊簾子。這樣不知不覺中,老奶奶的房間都被白簾子圍起來了。

    一天晚上。

    這天夜裡老奶奶有一種很舒服的倦意。熄了燈,鑽進被窩,迷迷糊糊地快要睡著了的時候,覺得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刮來一陣清爽的風,四周的簾子一下飄了起來。然後,月光射到了正睡著的老奶奶的眼睛上,像撒下來一把銀粉似的,老奶奶眼睛都睜不開了。

    (怪了,明明關了木板套窗6睡覺的啊!)

    老奶奶想。

    可是,接著就飄來了一股花香。

    (這是薔薇的味道吧?)

    這麼一想,又飄來了冷杉樹的氣味。接下來,是樹葉在風中簌簌作響的聲音、小溪流淌的聲音、小動物們活動的動靜……

    老奶奶吃驚地爬了起來。於是,聽到了這樣的歌聲:

    「一開燈,普通的簾子。

    一熄燈,森林中。」

    老奶奶朝四周打量了一圈。

    「哎呀哎呀!」

    老奶奶大聲叫了起來。

    老奶奶一個人躺在月夜的森林裡。

    老奶奶身邊是參天大樹。

    (簾子哪去了?衣櫥呢?壁櫥呢?)

    可哪裡有那種東西啊!老奶奶目不轉睛地窺視著周圍。

    這時,從寂靜的樹木之間,一團團白色的東西一閃一閃地動了起來,不一會兒,一大群白鼠就出現在了老奶奶的眼前。其中的一隻跑到老奶奶跟前,這樣說:

    「老奶奶,前些天多謝您照顧。」

    老奶奶眨巴起眼睛來了。

    「唷,白鼠太太!」

    她叫起來。白鼠太太把胖乎乎的丈夫和十隻小白鼠介紹給老奶奶。

    接著,一隻接一隻,又介紹起堂兄弟堂姐妹白鼠、從堂兄弟從堂姐妹白鼠以及它們的親戚白鼠來了,老奶奶一一還禮,最後頭都昏了。

    白鼠丈夫豎起白鬍鬚。然後,得意地把手上拿著的一大把牌給老奶奶看:

    「打撲克嗎?」

    老奶奶這才發現,白鼠已經在身邊坐了一個大圈。

    「可我根本就不會打撲克啊……」

    老奶奶剛一開口,白鼠丈夫就說:

    「什麼呀,簡單!傳牌就行了。從邊上接過來,再傳給下一個就行了。」

    一邊說,一邊給眾鼠發起牌來了。沒辦法,老奶奶也進到了圈裡。

    白鼠接過牌,偷偷地看著,一臉認真地沉思著,還有的「啊——」地呻吟一聲。老奶奶凝視著發給自己的牌,可那不過是一張白紙。

    「這是怎麼一回事呢?」

    老奶奶讓邊上的白鼠看自己的牌。可那只白鼠像是生氣了:

    「唉,不能讓別人看!」

    就這樣,老奶奶玩起了根本就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的遊戲。她學著白鼠的樣子,從邊上接過牌,再傳給下一個。傳了一陣子,白鼠們突然嘰嘰喳喳地嚷嚷起來,什麼誰贏了,誰輸了,七嘴八舌地說了起來。但是,老奶奶還是不明白。

    玩完了撲克,是茶會。先喝了越橘果醬熱紅茶,還吃了核桃餅乾。不論是茶還是餅乾,味道都非常好。老奶奶想,還是生活在森林裡好啊。

    不久,四下裡就漸漸地明亮起來。天空稍稍染上了一層薔薇色,聽到了小鳥的叫聲,在刺眼的早晨的光芒中,白鼠們的身影看上去有點模糊了。

    這時,又聽到了那個歌聲:

    「太陽一升起來普通的簾子,

    太陽一落山森林中。」

    清醒過來的時候,老奶奶正坐在自己房間裡的被窩上。

    從圍了一圈的白簾子的縫隙裡,早上的光透了進來。

    老奶奶晃晃悠悠地站了起來,拉開了簾子,這時從老奶奶的袖口裡,突然掉出來一片小小的方紙。

    竟是昨天晚上的撲克牌。

    「哎呀,把白鼠的撲克牌給帶回來了。」

    老奶奶把撲克牌翻過來一看,上面寫著這樣的金色的小字:

    還是

    請

    把金針還回來吧

    老奶奶吃了一驚,跑過去,打開了針線箱的蓋子。

    插在針插上的,是三根小銀針、三根大銀針。只有這麼幾根。

    像陽光一樣美麗的金針,已經不見了。

    註釋:

    4針插:又叫針插、針包,存放針的裁縫用具。將棉花、綿紗或糠等包入布中,在其上插放不用的針。

    5越橘:杜鵑花科常綠矮小灌木。高約15cm。初夏開略帶淡紅色的白花。果實可食用。長於高山。

    6木板套窗:為防風雨裝在窗外的一種可拉下來的木板窗。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