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算(官場) 正文 第四章 險情
    客運站都是熱鬧的地方,山陽也不例外,候車大廳內外,人來人往,喧囂不已。李斌良和苗雨走進候車室,向問事處打聽車次,還真挺巧,半個小時後就有一班長途公共汽車前往長嶺,恰好經過希望公路建築工地。已經是午間,二人也有些餓了,苗雨買了兩個漢堡包和兩瓶純淨水,引著李斌良走向候車的長椅,想找個地方坐下,填飽肚子。可是,長椅上都坐著人,雖然並不擁擠,但是,坐著的旅客都保持著寬鬆的距離,因此,他們就難以找到並肩坐下的地方。苗雨手往前一指:「李局長,讓他串一下,咱們坐那兒!」李斌良順著苗雨的手指看到,一個二十五六歲的青年坐在前面的長椅上,他兩邊各空著可以容納一個人的座位。二人走向青年,苗雨客氣地:「對不起,能不能麻煩您往那邊串一下!」青年沖苗雨翻了一下眼睛,不耐煩地一揮手:「一邊兒去!」苗雨:「哎,同志,您這是幹什麼,我們坐在一起吃點東西,麻煩您串一下嗎……」青年沒等苗雨說完就抬起眼睛:「你有完沒完?候車室有的是地方,為啥非得坐我這兒,去去,別煩我!」這人,怎麼回事?李斌良打量了青年一眼:額頭上一個刀疤,手上拿著手機,挺煩躁的,不是善良之輩。苗雨氣惱地要和青年理論,被李斌良攔住:「苗雨就這樣吧,你坐那邊,我坐這邊,不耽誤吃東西!」苗雨只好和李斌良分頭坐在青年兩邊。想不到,這個青年橫起眼睛:「咋的,你們是不是跟我過不去,坐哪兒不行,非得坐這兒?」這下子,苗雨不讓了:「怎麼的,這候車室是你家開的,我們就坐這兒,你能怎麼樣?」青年現出凶相,猛地站起來,拉出尋釁的姿勢,恰在這時,他的手機鈴聲響起,他只好放棄爭鬥,指了指苗雨和李斌良,一邊把手機放到耳邊低聲說著什麼,一邊向遠處走去,把座位全扔給了他們。真是個怪人。李斌良和苗雨剛剛吃完,大喇叭就響起來:「發往長嶺的長途公共汽車開始檢票了,請旅客們到檢票口排隊檢票上車!」二人急忙去排隊檢票。就在要輪到他們的時候,苗雨無意中回頭看了一眼,發出「咦」的一聲。李斌良也回過頭:「怎麼了?」苗雨:「你看——那邊……」李斌良順著苗雨的手指望去,在候車大廳的人群中,一個瘦長的青年身影一晃不見了。苗雨小聲地:「好像是昨天晚上跟蹤咱們的那個人!」什麼……對呀,身材上真的有點像……還沒容李斌良做出反應,他們已經來到檢票口跟前,女售票員大聲地:「看什麼呢?票!」

    李斌良只好把目光收回,和苗雨檢了票,通過檢票口,登上了長途公共汽車。坐好後,李斌良又低聲問苗雨:「你能確定,就是那個人?」苗雨:「這……我就看了一眼,怎麼能確認,不過,我覺得身材和臉形都有點像!」李斌良也有這種感覺,可是,他們不能捕風捉影耽誤大事。他們更著急的是見到山陽縣委書記鄭楠。

    自打從警後,李斌良很少坐長途公共汽車。警務上的事往往很急,公安用車又相對方便,所以,坐小車的時候多。有時候,他也嚮往乘長途公共汽車的感覺:車中多是基層民眾,樸實熱情,暢言無忌,聽他們說話,有一種平時享受不到的樂趣。有人說,一個車廂就是一個小社會,很多民情可以從乘客的口中反映出來。現在,為了調查這起案件,搜集情況,坐長途公共汽車就更有必要了。車很快駛出縣城,一切就如想像的那樣:正是春天時節,車窗外的田野一片如茵的綠色,路旁的樹木也穿上了綠裝。乘客們放開嗓子,無拘無束,暢所欲言,車廂裡洋溢著一股真誠熱情的氣息。然而,這種氣氛很快被兩個人的爭論聲打斷,它吸引了李斌良、苗雨和所有乘客。他們一個是年輕小伙子,一個是中年男子,在爭論伊拉克戰爭。年輕小伙子大罵布什,說他是侵略伊拉克主權,是霸權主義,想搶伊拉克的石油。中年男子看上去有些文化,他反駁小伙子說,美國打的不是伊拉克,而是薩達姆,美軍佔領伊拉克是解放了伊拉克人民。小伙子當然不服氣,說美國再好也是外國,有什麼權力干涉伊拉克的內政,伊拉克的事情應該由伊拉克人民選擇。中年人說,伊拉克人民在薩達姆統治下,沒有一點權力,怎麼選擇?還說,不管誰統治伊拉克,只要讓人民生活幸福就行。年輕人就罵中年人是漢奸,中年人說年輕人愚昧,越吵越凶,要不是有人攔著,年輕的差點動手。然後,二人就逼著周圍的人表態,問大家,誰說的對。這種國際問題,普通百姓哪能說得清楚,後來,還是一個老者轉了話題:「咳,你們說的世界大事我不懂,可是,以小比大。誰當咱們山陽的書記都沒關係,只要他對老百姓好,我就擁護他,管他姓李姓王,是不是本地人,誰都行。大伙說是不是?」老者一句話把小伙子堵住了,也打開了周圍乘客的話匣子。好多人說起鄭書記的好處。有個壯漢大聲道:「這話對,本地人不本地人有啥用?原來的米書記倒是本地人,可他給咱老百姓幹啥好事了?我擁護鄭書記給咱當書記,他要是多干幾年,咱老百姓就享福了!」一個中年男子附和道:「是啊,如今,上哪兒找這樣的書記去,就他的清廉勁兒誰也比不了。你們聽說了嗎?我們鎮的書記是咋下去的?原來呀,鄭書記一上任,他就給人家送去了五萬元,說是鄭書記剛來,需要錢。他這麼幹,本想再往上升升,沒承想,當時就讓鄭書記給轟出門去了。後來,鄭書記經過考查,認為這個人不乾淨,就把他擼了,給我們換了一個干實事的新書記,我們老百姓都樂壞了!」「咳,你那是小事,」又一個男人大聲道,「我聽在城裡當幹部的表弟說,如今,山陽的官不好當了。鄭書記在全縣幹部大會上說:你們不要老想著給領導送禮。你們的工資都不高,凡拿出幾萬元送禮的,多數不是自己的錢,或者是借的,或者是黑錢,送禮的目的是爬官,爬上官再往回撈本。所以,今後誰再給我送禮,我就派人調查你的錢是哪兒來的。你要想當官,別老想著讓我一個人滿意,得讓老百姓滿意。老百姓說你好,縣委才能提拔你。他還說,今後提拔幹部,要到老百姓中間去考核。還別說,他這一講還真管用,這些日子,我們鄉里的頭頭們待老百姓比從前好多了,經常到村裡來,幫著辦點實事,也不敢白吃白喝了,見到我們老百姓都笑嘻嘻的好像見了二大爺似的。那天,一個副鄉長碰到我,居然主動跟我握手,讓我給他提點意見,弄得我還挺感動的!」一陣笑聲。一個農村婦女緊接著說:「你們別笑,這是真的,我們鄉里的幹部對老百姓也比以前好了。鄭書記真是好人,他到俺屯兒去過,一點架子也沒有,連個隨從都不帶,騎著自行車直接去了地裡,一開始,俺們誰也不知道他是縣委書記。到中午時,他就跟俺們一樣在地頭吃飯,接著,他在俺村裡住了三天,解決了好多積攢多年的問題。俺家二大爺說,他的作風跟解放初的幹部差不多!」話題一開頭就止不住了,大家紛紛搶著講,有個教師說,鄭書記為解決拖欠教師工資問題,訂了一條規矩,有一個教師不能按時領工資,財政局長、教育局長和農村的書記鄉長就不開工資,他本人也不開。結果,教師工資問題很快解決了;有個商販說,鄭書記每天都起得很早,在大街小巷轉悠,碰到群眾就問長問短,讓他們給縣委縣政府提意見,解決了很多實際問題……總之,鄭書記做的好事數不清。從乘客們的臉上,李斌良看到了人們發自內心的擁戴和希望,同時,也深感壓力,暗暗發誓,一定盡快破案,為這個好書記報仇,伸張正義。可是,那個挑起話頭的老者卻忽然常歎一聲道:「可惜,誰當書記咱老百姓說了不算,有人說,他要這樣幹下去,肯定幹不長,不知是真是假!」車廂裡一下沉默下來。片刻,有人說老者的話有道理,如今好官難當,去年就聽說上邊要把鄭書記調走,還有人奇怪,像鄭書記這樣的人怎麼能提拔上來,後來,話題又轉到案件上,有人說好人沒好報,還有人分析是誰作的案。儘管不知是誰,可大家一致認為不是老百姓干的,說鄭書記交下了老百姓,也得罪了一些壞人。壯漢憤憤地說:「媽的,我要知道是誰,把他撕碎一口一口吃了!」聽得出來,大家說的都是實話,鄭楠確實是個不錯的領導。李斌良暗想,作為一個縣委書記,能獲得這樣的民間評價,實在應該滿足了。片刻後,汽車駛上一條顛簸的鄉村公路,有人指著車窗外大聲地:「明年就好了,等新的公路通車了,再也顛不著了。」李斌良望向窗外,看到一條正在新築著的公路,這一定是明主任說的希望公路了。乘客們的話題也轉向這條公路上,李斌良從他們的談話中知道,由於交通條件不好,山陽縣東半部有好幾處礦山和大片的土地,農產品也很多,就是吸引不來資金,也不好往外運,建這條公路,很大程度是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可是,這樣一條公路,肯定需要不少資金,這樣一個普通縣城怎麼修得起呢?很快,李斌良在乘客們的談話中知道了怎麼回事。原來,這條路的資金一半是鄭書記通過同學的關係從省裡有關部門跑來的,另一半是從山陽縣募集的。可他的募集手段非常特別,絕不是那種打著捐款的硬性攤派,而是發動全縣人民自願出資,辦法是,凡出資皆按入股辦理,投資人成為股東。公路修好後建立收費站,酌情對過往車輛收費,每年年底,根據股東投資多少分紅,初步測算,要比銀行存款高得多。這樣一來,很快解決了資金問題,不但吸引了本縣人,還有好多外地人來爭相投資,有的一投就幾百萬。因為有了股東,鄭書記又主持成立了董事會和監事會,負責工程的招標並監督資金使用和道路質量及收費站的收費情況。有了這些措施,投資人的積極性和責任感更調動起來。山陽老百姓給這條公路起了個別名叫「陽光公路」,一是其中的「陽」字與山陽縣同音,二是說這是個透明工程,不存在腐敗問題,三是意味著更加美好的明天。看來,這個鄭書記不但人品好,工作上也確實有一套。李斌良越發著急見到這個人了。忽然,身旁有人指著窗外驚呼起來:「你們看,鄭書記……」李斌良和苗雨急忙站起來,向車窗外望去。窗外正是修築著的希望公路,一台軋道機在路面上緩緩前行,幾台卡車在卸沙石,一些工人正細心地躬身擺放著石塊。路邊,停著一台嶄新的4700越野吉普,五六個男子站在車旁,其中兩個中年男子正在對話。二人都戴著安全帽,一個身材高大魁梧,另一個較為消瘦。高大魁梧的人衣著整潔,很有氣派,正比比劃劃向消瘦的男子說著什麼。不用說,這一定就是鄭書記。沒等李斌良做出反應,苗雨已經對著司機叫起來:「師傅,停車,我們下去。」公共汽車減慢了速度,司機奇怪地:「怎麼在這裡下車呀?」苗雨:「我們有急事,請停車!」車剛停穩,李斌良就隨著苗雨跳下去,向正在修築的公路、向著人群、向著縣委書記鄭楠奔去。這時,那個消瘦的男子已經鑽進旁邊的一輛桑塔納向遠處駛去。李斌良看見,那高大的人向前走了兩步,望著桑塔納的背影,久久地舉著手臂不放下。二人急忙走上前,苗雨走在前面,大聲地:「鄭書記,您好!」身材高大的男子轉過頭,不解地看著李斌良和苗雨。在李斌良的想像中,鄭楠應該和劉新峰差不多,應該是文靜中透出堅毅的那種氣質,可是,眼前這位看上去比想像中顯得粗一些,大約是和經常下基層有關吧。李斌良來不及細想,急忙遞上警官證:「鄭書記,我們是市公安局專案組的,我叫李斌良,她叫苗雨。」男子看著證件:「你們是專案組的,找鄭書記?」苗雨:「對呀,就找你。」男子哈哈大笑起來:「我是鄭書記?你們把我當成了鄭書記……」苗雨:「這……難道你……」男子:「我哪裡敢當鄭書記,鄭書記剛走,你們看著了,就差一步。」苗雨:「什麼,就是剛才那個人?坐桑塔納那個……」男子:「對,那就是鄭書記。」這……李斌良扭頭看去,桑塔納早沒了影子,留在印象中的只是一個風塵僕僕的消瘦背影,背負著沉重和痛苦的背影……可不是,他才是鄭書記!這……找了半天,卻失之交臂……李斌良:「那……鄭書記去了哪裡?」男子:「這可難說了。他下基層總是這樣,事先不通知你,說到就到。這不,來檢查我們施工質量,也是突然襲擊,現在去哪兒了,我也不知道。」這可怎麼辦?李斌良環顧四周,這裡前不著村後不著店,也沒有車站。這可如何是好,往前,去哪裡,怎麼去?轉回去,白跑了不說,沒有車,不是說回去就回去的。H男子:?「你們是公安局專案組的?找鄭書記有什麼事?是不是為了他家的案子?」苗雨:「對,我們專案組就是破這個案子的。」男子向遠處看了看,奮然地:「這樣吧,我送你們一程,看能不能追上他!」太好了!苗雨:「師傅,太謝謝您了!」男子:「不用謝,別說送送你們,你們要是破了這個案子,我就把這台車送給你們!」苗雨:「是嗎,你放心,我們一定破案!」男子:「那好,到時我保證兌現。快,上車吧!」三人迅速進入車內。李斌良坐到男子身旁,苗雨坐到後排。男子熟練地啟車,順著剛才公共汽車行駛的道路駛去。苗雨討好地:「師傅,你這車不錯呀,多少錢買的?」男子:「車是不錯,可我是被強迫買的。」什麼……李斌良心一動,一下想起明主任說的馬強等黑惡勢力的行為:「怎麼,有人強迫你買的?」男子:「差不多。」苗雨:「誰強迫你買的,跟我們說說,我們找他算賬!」男子樂了:「那可不行!」苗雨:「為什麼?誰強迫你買的?」男子:「還有誰,鄭書記。」李斌良又是一驚:「什麼,鄭書記強迫你買這台車?」男子:「是啊,這台車本是他前任買的,他來之後,說山陽連教師的工資都不能保證,他的屁股沒這麼嬌貴,說啥也要跟我的那台破桑塔納換。可是,能白換嗎?我得給他找差價呀,結果,找回的錢讓他給教師發工資了!」原來如此。現在,李斌良和苗雨的心中,對這位縣委書記已經不是好感,而是崇敬了。苗雨:「你是說,鄭書記放著4700不坐,非要坐你的舊桑塔納?」男子:「誰說不是。其實,我還有一台好車,是奔馳,可是,山陽的路況不好,特別往這邊來,路更難走,禍害車,我就特意買台桑塔納坐,已經跑舊了,還硬讓他熊去了!」男子雖然在埋怨鄭書記,可是,口氣中不乏敬佩和自豪,顯然,他不是個普通人物,和鄭書記關係也不一般。李斌良:「請問,您貴姓?」男子:「免貴姓孫,孫鐵剛。」李斌良:「什麼,你就是孫鐵剛?」孫鐵剛:「是啊,怎麼,聽說過我的臭名?」當然聽說過,趙漢雄指控暗算他的人就叫孫鐵剛,在案卷的詢問筆錄中也見過這個名字,鄭楠就是在同他喝酒的時候接到那個罪惡電話的,然後,在他的陪同下趕回家中,發現了慘案……莫非,就是這個人了?李斌良腦筋急轉,沒有馬上問,而是迂迴著:「啊,聽說過,聽說過,這條公路你承建的?」孫鐵剛:「對,承包這個工程,我可沒少花血本啊!」花血本……這又是什麼意思?苗雨:「你是說,給領導送了好處,才得到這個工程的?」孫鐵剛:「是啊。」苗雨:「送給誰了?」孫鐵剛:「還能是誰?當然是縣委書記。」苗雨:「你是說,鄭書記……」孫鐵剛:「不是他,別人敢嗎?」這……李斌良一愣,和苗雨互相看著,覺得十分意外。不,他一定在說假話,哪有賄賂別人往外說的,他……孫鐵剛哈哈大笑起來:「怎麼樣,懵了吧,我是跟你們說笑話。告訴你們吧,我雖然和鄭書記關係不錯,可我能包下這項工程,是公平競爭來的,而且,看在他的面子上,不但墊資百分之二十,還投了一大筆錢。鄭書記跟我說過,賺錢要靠本事,不能靠關係。別說我,誰跟鄭書記也別想來歪門邪道。這不,江泉要修江堤,我聽說鄭書記和江泉的劉書記關係不錯,讓他給說句話,可他說啥也不答應,我只好把標書交上去坐等了。」不用再問,肯定是他了,他肯定就是趙漢雄說的那個孫鐵剛。想不到,居然這樣和他相遇了。看來,他真參加了江泉的江堤工程競標……難道真是他暗算了趙漢雄?看他的樣子,不像啊……可是,人不可貌相。李斌良迂迴:「孫董……該怎麼稱呼您呢?是孫董還是孫總?」孫鐵剛:「你說呢?你想想,如果叫孫總的話,不細聽成什麼了?」李斌良一愣,旁邊的苗雨卻笑出聲來,李斌良想了想,也笑了。是啊,孫總的諧音是「損種」,誰願意讓人這麼叫哇?看來,這個孫鐵剛挺幽默的。李斌良忍住笑:「對不起,那我就稱您孫董,可以嗎?」孫鐵剛:「行,只要不叫我『損總』叫啥都行,我年紀比你們大,叫孫大哥也行……怎麼,聽你的口氣,有話要問我?」李斌良:「啊,沒事,隨便扯扯,聽說,你原來是山陽人,後來離開了,是鄭書記請回來的?」孫鐵剛:「可以這麼說吧,如果不是鄭書記,我是說啥也不會回來的。對了,你們肯定知道,我是有錢人。這年頭,一說起有錢人,就不往好了想,其實,有錢人也不一定都是壞人。當然,我也不隱瞞,我也買空賣空過,打過政策的擦邊球,可是,憑良心說,我沒幹過大的缺德事兒,也沒有大的違法犯罪。做生意辦企業是這樣,你錢越大,賺錢也越容易,特別是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初的幾年,我抓住了機會,發了點財,在經濟上打下了基礎。可是,後來就不行了,越不違法犯罪做生意越難,處處卡你不說,還有人跟你強拿硬要,不給就收拾你,你又沒處告去,沒有辦法,只好離開了山陽……」孫鐵剛話沒有說完,卻沉默下來,好像陷入當年的回憶中。片刻,李斌良問道:「到底怎麼回事,誰跟你強拿硬要?」孫鐵剛還是沉默不語。李斌良想了想,小心地:「你認識馬強這個人嗎?」孫鐵剛不在意地:「當然認識,山陽有誰不知道他呢?」李斌良:「這個人怎麼樣?」孫鐵剛仍然不以為然地:「怎麼樣?你們警察能不知道嗎?坑蒙拐騙搶偷,不是好種。」苗雨:「是不是他跟你強拿硬要?」孫鐵剛哼聲鼻子:「也有他一份吧!」李斌良:「聽你的話,還有別人,他還有同夥?」孫鐵剛又不說話了。苗雨:「孫董,我看你是個爽快人哪,怎麼吞吞吐吐的,你是不是害怕馬強啊?」孫鐵剛憤然地拍了一下方向盤,觸碰到喇叭按鈕,喇叭發出一聲沉悶的哼鳴:「我怕他?他算個什麼,只是個出頭露面的打手罷了,他要是後邊沒人,早讓公安局收拾了。」苗雨:「這麼說,他後邊還有大人物,是誰?」孫鐵剛又不說話了。李斌良:「孫董……」孫鐵剛:「你們別問了,這個人比我的名聲大多了,在白山市沒有不知道他的。」苗雨:「是誰?」李斌良:「你是不是說,趙……」孫鐵剛冷笑著:「怎麼樣,我一提你們就想到是他,名聲大不大?對,就是他!」李斌良心一動:有意思,那邊,趙漢雄指控孫鐵剛暗算他,這邊,孫鐵剛又對他憤憤不平,看來,這裡邊確實有文章。李斌良小心地:「你和他……」孫鐵剛毫不掩飾地:「我們是死對頭。」停了停,「對了,他也是有錢人,錢恐怕比我還多,可他的錢和我的錢來路不一樣。你知道他的第一筆錢是怎麼來的嗎?和外地老客簽了筆合同,說有鋼材銷售給人家,把老客領到站台上,比劃一大片等著裝車的鋼材,就說是自己的。那時候鋼材缺呀,老客害怕貨跑了,很快就把六千多萬打到他的賬上,回去卻咋等貨也不來,就報了案,可他早用這筆錢把掌權的買通了,結果,按經濟糾紛處理,他弄了一些報廢車,按好車的價格抵給了老客,老客一下就破產了,他呢,最少干撈四千萬。你說,他是人嗎?」苗雨:「除了這些,他還幹過什麼?」孫鐵剛:「多了,坑蒙拐騙,強打硬要,還有,貸款,坑銀行,坑國家。反正,沒有一樣好事!」李斌良沒有感到意外。這種事,在中國並不新奇,理論界曾提出富人的「第一桶金」問題,也就是「原罪」之說,意思是,現在的百萬、千萬乃至億萬富翁們,賺到的第一筆錢令人可疑。可是,可疑歸可疑,誰也沒有辦法。孫鐵剛繼續講:「有了第一筆錢,事情就都好辦了。他用錢開路,黑道白道啥招兒都使,錢就越來越多。別人不知道,他光從我身上就弄去五百萬以上。」苗雨驚訝地:「這麼多?他是怎麼弄的?」孫鐵剛:「怎麼弄,全是壞招兒。我這邊正常做生意,他那邊買通了管我的人,處處刁難我,算計我。然後,他又找到我,說能替我消災平事兒,開始我也不知道,就請他幫忙。這下可壞了,三天兩頭衝你要錢,你要不給,那就等著吧,損失的錢保證比他要的還多。後來,我實在呆不下去了,只好一拍屁股走了,好幾個產業都被他用仨瓜倆棗的價錢弄去了。我是真被他整怕了,要不是鄭書記,是說啥也不會回來的!」李斌良:「那麼,鄭書記是怎麼請你回來的呢?」孫鐵剛:「咋說呢,也不完全是他請的,我自己也願意。不管咋說,山陽終究是我的家呀。當年……我是說我還沒離開山陽的時候,鄭書記在市委調研室工作,來山陽搞過調研,知道了我的事情,替我向上級反映過,還為我寫過文章,雖說沒頂什麼用,可我看出他是個好人,就成了好朋友。後來,聽說他來山陽當了書記,處處和趙漢雄對著幹,我就和他取得了聯繫。他說山陽需要加快發展,需要資金投入,也有很多賺錢的機會,我就心活了。可是,想回來,又有點害怕,他說,以縣委書記的名義保證我的安全,還說,只要他在山陽一天,絕不允許趙漢雄橫行霸道。這樣,我就回來了。」苗雨:「你回來之後,趙漢雄又欺負過你嗎?」「他敢?!」孫鐵剛忽然強硬起來,可是,馬上又住了口,停了停,變了口氣,「也不能這麼說,我剛回來的時候,他真的威脅過我,可我有鄭書記撐腰,不理他那份鬍子,後來,他也沒敢把我怎麼樣。再後來,他覺得在山陽沒有了市場,不得不把總部遷走了。不過,他也算有本事,在白山又打出一片天地,名聲越來越大了,現在,全市各縣市區,除了山陽,沒有他不插手的。就這樣的人,還混成人大代表,政協常委,你們說怪不怪?」李斌良:「這麼說,他一定恨鄭書記了?」「那還用說嗎?」孫鐵剛激動起來,「他不是人,他什麼事都幹得出來,鄭書記的妻子和女兒一定是他僱人殺的,你們要盡快破案,把他抓起來,不然,他肯定還要算計我。在山陽,他第一恨鄭書記,第二就是恨我。他原來壟斷了煤氣罐、煤炭和木材市場,別人不敢插手,是鄭書記動員我出來經營,打破他的壟斷,他能不恨我嗎?對了,當時,他就曾指使馬強出面,砸過我的攤子,鄭書記聽說後,立刻要求公安局查處,結果,馬強和幾個打手拘留的拘留,勞教的勞教,從那以後,就太平了。也就從那以後,趙漢雄撤出了山陽。你們說,他能不恨我嗎?」對上了。孫鐵剛的話和此前掌握的情況都對上了。看來,他說的是實話。H苗雨:?「聽你這麼說,馬強的後台就是趙漢雄了。既然馬強是趙漢雄的人,那麼,趙漢雄已經離開山陽,馬強還留下幹什麼,為什麼不跟他去呢?」孫鐵剛:「這還用說嗎?我早看出來了,這是趙漢雄的一步棋。他在山陽雖然沒有了市場,可他並不甘心,讓馬強留下,是隨時掌握山陽的動向,給鄭書記和我這樣的人使壞,準備有一天打回來。說真的,現在我很擔心,除了怕趙漢雄背後壞我,還擔心有一天鄭書記離開山陽,他要是離開了,我怎麼辦呢?」看來,孫鐵剛是個豪爽的人,說的也都是心裡話,李斌良非常樂於相信他。可是,他忽然想起當年,吳志深也是一副豪爽模樣,自己把他當成惟一可信的人,結果,恰恰上了他的當。從那以後,他再不敢輕信任何人。現在,趙漢雄指控孫鐵剛暗算他,孫鐵剛又認為是趙漢雄殺了鄭書記的家人,到底誰的話可信,裡邊又隱藏著什麼呢?沉吟片刻,李斌良試探著問:「孫董,你一定恨趙漢雄吧!」孫鐵剛毫不掩飾地:「對,恨,太恨了,要是殺人不償命,我非親手宰了他不可!」這……李斌良大腦迅速地旋轉著:現在,孫鐵剛已經知道自己是警察,也知道自己在專案組。如果趙漢雄在山陽遭暗算真是他幹的,他對自己一定刻意迴避……也不一定,或許,他是故意給自己這種印象,讓自己無法正確判斷。如果是這樣的話,這個人可實在夠狡猾了。李斌良沉默著,苗雨卻忍不住:「趙漢雄他為什麼這麼猖狂,難道就沒人治他?」孫鐵剛歎息一聲,「有哇,鄭書記就治他。可是,鄭書記官太小,出了山陽,他就管不著人家了。」歎息一聲,「其實,就是在山陽,他也只能適可而止,因為還有人管著鄭書記呀。」苗雨:「你是說,有比鄭書記大的官包庇他?是誰?」孫鐵剛不回答了。苗雨催逼著:「孫董,你說呀,是誰?」孫鐵剛口氣變了:「我都是聽別人說的,到底有誰我也不敢說,我是只聽轆轤響,不知井在哪兒!」三人都沉默下來。李斌良想了想,又把話題轉到案子上:「孫董,筆錄上記載,是你和鄭書記一起趕到發案現場的,你還記得當時的情景嗎?」孫鐵剛:「當然記得,公安局問我好幾回了。當時,鄭書記正在帳篷裡……我說的是我們修路工地的帳篷,正在給我們敬酒,他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他跟我們喝下一杯酒之後才接的,接後我就看他臉色很難看,懷疑出了什麼事,他說要回家,我就陪著他,一進院子,我就覺得不對勁兒,進屋後,我一眼就看到那娘倆都死了,那慘勁兒就別提了,鄭書記當時就暈了過去,我和小丁打電話報告了公安局,叫來了救護車,把鄭書記送進了醫院。」李斌良:「你的筆錄上說,鄭書記暈過去前罵了誰一句,是嗎?」「這……」孫鐵剛猶豫了一下:「是,可是,當時太忙亂,心又慌,沒太注意,罵的誰沒聽清。你們問小丁了嗎?他當時在鄭書記身邊,不知他聽清沒有。」李斌良意識到,這個問題再也問不出什麼了,就不再開口,孫鐵剛和苗雨也不再說話。車裡安靜下來。又行駛了一會兒,前邊還是沒有鄭書記的桑塔納的影子,孫鐵剛自語地:「鄭書記到底去哪兒了?怎麼看不到他的車影呢……」孫鐵剛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打斷了他的話,他一手開車,一手把手機放到耳邊:「是我……什麼……啊……鄭書記……這還了得,我馬上就去!」孫鐵剛臉色大變,車身猛地搖晃了幾下,他好不容易把住方向盤。李斌良:「孫董,怎麼了?」孫鐵剛:「出事了,沙場發生塌方,好幾個人埋在底下,鄭書記也在裡邊……」

    什麼……三人大驚。李斌良:「快——」飛速向前駛去。孫鐵剛一邊開車一邊喃喃自語著:「天哪,鄭書記,你可不能出事H啊……不對呀,我昨天剛檢查過沙場,挺安全的,怎麼會出事呢?」孫鐵剛一邊開車,一邊拿出手機,按了幾個號碼,放到耳邊:「是我,怎麼個情況?」一個男聲從手機中傳出來:「裡邊算鄭書記有六個人,正在挖著!」

    孫鐵剛:「我問沙場怎麼會出事,昨天我還去過,沒看出一點問題,今天怎麼就出了事,鄭書記怎麼會埋到了裡邊?」男聲:「鄭書記下去檢查了,怎麼也攔不住他,結果就出事了……我也納悶呢。作業面該支撐的地方都支撐了,昨天還檢查過,什麼也沒發現……孫總,我懷疑有人破壞!」孫鐵剛放下手機,沉默著駕車前行。李斌良:「鄭書記怎麼去了沙場?」孫鐵剛:「我不是說過嗎?他就這樣,檢查工作從不讓你知道,淨搞突然襲擊,誰知趕上這事。」咬牙罵了起來,「不用說,肯定是趙漢雄干的,當初,他也想承建希望公路,可是沒競爭過我,他這是報復我!」這……難道真是這樣?迎面駛來一台運沙料的卡車,兩車交錯時,都放慢了速度。孫鐵剛把頭從車窗探出:「哎,沙場怎麼個情況?」卡車司機:「不清楚,我離開時才出的事,聽說了想回去看看,可怕耽擱用料。」兩車慢慢交錯駛過。苗雨突然地:「哎,李局長……」李斌良回頭:「怎麼了?」苗雨指著駛過的卡車:「你看,卡車貨廂裡有個人!」李斌良急忙向卡車的貨廂望去,果然,隱約有個穿著迷彩服的人影,大半個身子隱藏在沙中……直感告訴他,這個人有問題。李斌良:「孫董,快,調頭,追上卡車!」孫鐵剛急忙調頭,向卡車追去。4700漸漸駛近卡車,鳴起了喇叭。隱伏在沙中的人發現了情況,把頭翹起一點向後看著。卡車開始放慢速度。這時,車上的青年男子忽然爬起來,沒等車停下,就跳下車,向路旁的田野中跑去,邊跑還邊回頭看。苗雨:「快,這個人可疑……」李斌良:「孫董,停車!」孫鐵剛:「不用,我看他能跑哪兒去?」孫鐵剛駕車追去。男子回頭看了一眼,拚命向田野中跑去。這時就看出4700的越野能力了。孫鐵剛一邊駕車,一邊咬牙罵著:「好小子,看是你腿快還是我車快!」4700在田野中迅速逼近。男子見勢不妙,跳進一條壕溝。4700只好停下,三人跳下車,也跳進壕溝。壕溝是拐彎的,李斌良查看了一下,對苗雨和孫鐵剛:「你們從這邊追,我從那邊繞過去堵住他!」三人分成兩個方向,一左一右奔去。李斌良按照看清的方向,一陣猛跑,估計已經趕到嫌疑人的前面,在一個拐彎處隱藏起來。不一會兒,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和喘息聲傳來。李斌良做好準備,青年剛一露頭,他腳下一絆,冷不防將其摔倒,隨之撲上去,拔槍頂住後腦:「不許動!」可是,青年不聽這一套,仗著一股蠻勁兒,猛地一翻,將李斌良翻下身去,站起來欲跑,李斌良情急之下,一把扯住他的大腿,他一下摔倒在李斌良身上。二人在地上滾成一團。青年身強力壯,體力上明顯佔據上風,李斌良雖然手中持槍,可是,頂著他的腦門不敢開火。他現在只是嫌疑人,如果搞錯了,真的開槍打死他,會負重大責任。青年見李斌良不敢開火,更加大膽:「媽的,是小子你開槍!」一隻手控制著李斌良沒拿槍的手臂,另一隻手居然來掐他的脖子,李斌良立刻覺得喘不過氣來,眼前發黑。如果再不開槍,恐怕後果難料,可李斌良仍然不敢扣動扳機……就在這時,他看到一個人影在青年身後一閃,青年就「哎呀」一聲從他身上滾了下去。李斌良摸著脖頸咳嗽著站起來,一眼看到,來人是苗雨,正颯爽英姿地用槍指著地上的青年。是她救了他。可是,還沒容李斌良表示感謝,她就瞪了他一眼斥責道:「都什麼時候了,怎麼還不開槍?」說著,手槍對準地下的青年,「你要敢再動一動,我就打死你!」青年抱著後腦倒在地上不動了,看來,是被她手槍砸的。這時,孫鐵剛也氣喘吁吁跑過來,協助李斌良和苗雨制服青年,給他戴上了手銬。這時,青年男子忽然撒起潑來:「你們幹啥呀,我怎麼了,你們憑啥抓我呀……」苗雨:「你說憑什麼抓你,你幹了什麼事還不知道嗎?」青年:「我沒幹啥呀?那事不是我幹的,真不是我幹的!」李斌良:「不是你幹的?那你看到我們,為什麼逃跑?」青年:「我……我……」孫鐵剛:「媽的,你要是不說實話,我扒了你的皮!」李斌良等人將青年帶回路上,那台卡車還停在原地,司機莫名其妙地迎上來:「孫董,這是怎麼回事啊?」孫鐵剛:「我還問你呢,這個人怎麼在你的車上?」司機:「我也不知道啊。」對青年,「哎,你什麼時候爬上來的?」青年低頭不語。孫鐵剛讓卡車司機離開,對李斌良和苗雨:「這事怎麼處理,我得去沙場!」李斌良想了想:「我們也去。」孫鐵剛:「這個人呢?」李斌良:「當然帶上他。」孫鐵剛:「對,他是啥面做的,到沙場一問就都明白了。」一推青年,「上車。」青年掙扎著:「不,我不去,我不去,那事不是我幹的……」H苗雨:?「我們還沒問你,你怎麼知道我們要問什麼事?你說的是什麼事?」青年說不出話來。李斌良打量著青年:二十七八歲的樣子,一身髒兮兮的迷彩服,上邊還沾著很多沙子,一副民工模樣,可是,一雙骨碌碌轉著的眼睛說明他不是善良之輩。青年掙扎著不想上車,可這當然由不得他,苗雨拉下臉:「怎麼,你還讓我們費事嗎?」青年看了看李斌良和苗雨,垂下頭,不再掙扎,鑽進車內。李斌良和苗雨一邊一個,把他夾在後排中間。

    4700重新啟動,向前駛去。李斌良從青年身上搜出一個手機和一個身份證,身份證上,姓名一欄寫著喬亮,住址是江泉。李斌良拿著身份證:「你叫喬亮,是江泉人?」青年:「嗯。」李斌良:「那你認識我嗎?」青年看看李斌良,搖搖頭,低聲地:「不認識!」李斌良知道,自己雖然在江泉有點名氣,可還遠遠不到誰都認識的份上,想了想又問:「那你說,江泉市委書記是誰?」青年語塞:「這……姓王還是姓李來著……」H李斌良:?「你別胡說了。你既然是江泉人,怎麼連市委書記是誰都不知道?」青年:「我一個小百姓,從來不打聽這種事,怎麼知道他是誰?」李斌良:「可是,市委書記姓什麼你總該知道吧!」青年:「這……不知道,我從來不打聽這種事。」這肯定是假話,你可以不打聽,可是,不可能沒聽說過。李斌良改變了問題:「你既然是江泉人,在這裡幹什麼?」青年遲疑了一下:「在沙場幹活!」駕車的孫鐵剛突然喝道:「那你怎麼不在沙場,跑到拉料車上幹什麼?」青年:「這……我不幹了,扒車回家。」孫鐵剛:「胡說,那你見到我們跑什麼?沙場的事肯定是你幹的,說,誰讓你幹的?」青年頑固地:「不,不是我幹的,我是在沙場出事前離開的……」突然,一個手機鈴聲響了起來,苗雨急忙對李斌良:「李局,快接!」李斌良反應過來,是剛才從青年身上翻出的手機,急忙拿出來看了看,是一個神州行號碼。他剛要接,又猶豫起來,不知怎麼辦才好。苗雨:「李局長,怎麼不接?」李斌良沒有回答。直覺告訴他,輕率地接了會打草驚蛇。他把手機拿到喬亮眼前:「誰的?」喬亮看了一眼手機號碼:「這……不知道。」苗雨:「胡說,到底是誰的?」喬亮:「我……我真的不知道,要不,你們讓我接。」還沒等李斌良做出決斷,手機鈴聲已經斷了。此後,任憑李斌良、苗雨和孫鐵剛問什麼,青年都不再說話。孫鐵剛恨恨地:「好,你等著,到沙場咱們再算賬!」青年不語,只有一雙眼睛骨碌碌地轉著。沙場就在前面。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李斌良真難以想像,一個沙場居然這麼大。如果要比喻的話,可以和大型露天煤礦相比,只是,那裡是一片黑色,而這裡卻是滿眼鮮黃。看上去,整個沙場大約有一百多米寬,三百多米長,至於深度就不好判斷了。一道長長的、傾斜的黃沙路,把一輛輛大型運載沙料的卡車引入沙坑內,使它們立刻變得渺小起來。因為沙坑的上層是厚厚的泥土,必須掘進很深才能掏沙,這樣,為了省事,兩旁的沙壁上就深深地掏進很多寬大的沙洞,而沙洞的上方,用一些木板搪住,然後以立木頂住,這樣,一車車黃沙就從裡邊運出來。災難就發生在這樣的一個沙洞裡。此時,沙場一片混亂,在一個沙洞前,一些民工在忙碌著。孫鐵剛把車停在沙場外邊,打開車門就向出事的地方奔去,李斌良讓苗雨看住喬亮,緊隨其後奔過去。恰好,幾個人攙著一個男子從沙洞裡走出來,除了一個穿著夾克衫的瘦個青年身上和臉上乾淨一些,其他人都戴著安全帽,身上、臉上全是黃沙泥土,看不清什麼模樣。瘦個子青年還嗚嗚地哭著。孫鐵剛見狀,也帶出了悲聲:「小丁,你哭什麼,鄭書記怎麼了,鄭書記……」沒等嗚咽的瘦個兒青年回答,被攙扶的男子把話接過去:「孫董,我在這兒,沒事……」這……難道,他就是山陽縣委書記鄭楠?李斌良呆住了,他萬沒想到,會在這種情況下見到他,更沒想到,他會這副模樣出現在他面前,此時,除了滿身滿臉的沙土,什麼也看不清楚。孫鐵剛聽出鄭書記的聲音,已經奔上前去,一把抱住他,也嗚咽起來:「鄭書記,真是你嗎……太好了,你沒事吧……」瘦個小伙子把話接過去:「孫董,鄭書記是為了救我才差點把自己搭進去的。他是進去檢查安全的,我跟在後邊,可剛進去,就出了事,他發現情況不對,一把把我推出沙坑,自己卻悶在了裡邊,可鄭書記福大命大,正好處在兩大塊硬土中間,頭髮都沒傷一根……」青年嗚咽著,又哭又笑地介紹完了情況。原來如此。孫鐵剛頭仰面沖天:「天老爺,你今兒個可睜開眼睛了,要是鄭書記在我的沙坑裡出事,我可咋見山陽的老百姓啊!」轉向鄭楠,「鄭書記,這是老天保佑你呀,你沒事吧……」鄭書記拍打著身上的沙土:「我沒事,你們不要再圍著我了,趕快組織人往裡邊挖,把那個人救出來……對了,還要組織人保護現場,我馬上通知公安局和安全辦,讓他們來人。再數一遍民工,看漏下誰沒有!」旁邊一個工頭模樣的男子:「鄭書記,你別惦著別人了,我剛才已經數好幾遍了,一共有十二個人在裡邊幹活,跑出來八個,裡邊扣了四個,已經找到三個,就差一個沒挖出來了!」孫鐵剛急忙地:「哎,救出來的三個人怎麼樣?」工頭沒有馬上回答。孫鐵剛變色:「你說話呀?怎麼了?」H工頭:?「孫董,還用我說嗎?那麼深的沙坑,壓在裡邊還有個好?除了一個在邊上的,因為臉露在外邊,沒啥大事,另外兩個……孫董,屍首就停在出事的沙坑外邊,你去看吧!」孫鐵剛:「天哪!」孫鐵剛掉頭向出事的沙坑方向奔去,李斌良也緊跟在後。沙坑邊上,並排停放著兩具男子的屍體,滿身黃沙,臉上蒙著件衣服,肯定是沒救了。孫鐵剛站在屍體旁,不說話也不動。工頭也悄然跟過來,站在孫鐵剛旁邊不出聲。孫鐵剛自言自語地:「這……昨天我還來檢查過,什麼事也沒有,怎麼會這樣……」工頭:「是啊,我也覺著怪!」H鄭書記也走過來:?「孫董,你別這麼愣著,趕快挖最後一個人,事故先不用管了,等公安局的結論吧!」孫鐵剛緩過一點神來,對工頭:「還差誰沒找到?」工頭:「新來的,沒幾天,是山陽人,叫喬……好像叫喬亮……」「什麼……」李斌良和孫鐵剛同時叫了起來。孫鐵剛一拍大腿:「我操他個活祖宗,果然是他幹的!」孫鐵剛叫罵著,扭頭向遠處的4700走去。李斌良:「孫董,你不要亂來……」

    李斌良緊趕慢趕,還是落到孫鐵剛後邊,他像頭暴怒的獅子一般,不可阻擋地走到4700車前,打開車門,一把將喬亮扯出來。喬亮沒有防備,一下摔倒在地。苗雨:「哎,孫董,你……」苗雨跳出車來:「李局長,這是怎麼回事……對了,剛才你們走了,我們倆在車內,他老想跑……」李斌良顧不上回答苗雨的話,因為,孫鐵剛已經把喬亮扭到工頭面前:「是不是他?」工頭:「是啊,他就是喬亮……哎,他怎麼在這兒……喬亮,這是咋回事?」喬亮耷拉著腦袋不說話。孫鐵剛咬著牙:「你還不說實話?」喬亮低聲嘟噥著:「我說啥呀,又不是我幹的……」不打自招。工頭明白過來:「啊……我明白了……媽的,喬亮,這是你幹的!我說嗎,動工前檢查時,一切都好好的,怎麼忽然出了事,原來……」工頭氣得衝上前打喬亮,附近的幾個民工知道了怎麼回事,都怒不可遏,擁上來要打喬亮,有的人還叫著:「打死他!打死他!」李斌良急忙上前,拚命護住喬亮,將他從孫鐵剛手中奪下來,推上車,關上門,然後大聲對眾人:「都住手,我是警察,這件事我們會處理的,誰也不能胡來。」苗雨也走上前,幫助李斌良阻止激動的民工。這時,鄭書記走過來:「怎麼回事?」孫鐵剛指著車內的喬亮大聲地:「他就是喬亮,那個失蹤的民工,都是他幹的!」鄭書記不相信地:「真的,這種事可不能亂說……」孫鐵剛:「我沒有亂說,我們是在半路上碰到他,他一見我們就跑,好不容易才抓住。不信您問他倆,他們是警察,來找你的……」鄭書記臉色忽變:「什麼?找我的……」孫鐵剛:「對,他們是市公安局專案組的。」孫鐵剛對鄭書記耳語了幾句,鄭書記臉色有些難看地轉向李斌良:「你們找我?」苗雨高興地:「對,我們是專門來找您的,這位是我們專案組的副組長李斌良,江泉市公安局副局長,我是苗雨,市局刑偵支隊的。鄭書記,我們換個地方談談吧!」鄭楠不高興地看著苗雨:「談什麼?」苗雨:「當然是案子的事啊……」鄭楠向出事的方向甩了一下頭:「你們沒看見嗎?這種時候,我哪有時間和你們談?」苗雨:「可是,我們是專門來找您的……只佔用您一點時間就行。我們是為了破案,為了給您報仇。」鄭楠好像被說動,看了苗雨一眼,猶豫了一下:「那好,現在就談吧,你們問什麼?」這……一時之間,李斌良倒不知問什麼好了。是啊,你這麼迫切地找到他,到底要問什麼呢?該問的,案卷的詢問筆錄裡都有,再問,無非還是那些,還能問出什麼來呢?再說了,在眼前這種情況下對他進行詢問,是不是太不合時宜了?此時,鄭楠身上的沙土已經都打掃乾淨,臉也簡單地擦過,所以,也現出了真實的模樣。不知怎麼回事,李斌良對他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大概都是縣委書記的緣故,他在氣質上和劉新峰確實有幾分相似:消瘦的身材,消瘦的臉龐,全身上下透出一種沉重,一種堅韌……這也正是自己想像中的樣子。鄭楠望著李斌良:「怎麼不說話,我在等你們詢問。」「這……」李斌良環顧一下四周亂哄哄的景象,「鄭書記,我們能不能換個地方?」鄭楠:「不能,你們說了,只佔用我一點時間,有什麼事,現在就問吧!」李斌良終於想起最迫切的問題:「那好吧。鄭書記,在詢問筆錄中我們發現,在你的妻子和女兒被害之後,你接到一個人的電話,要你回家看看她們。有這回事吧!」鄭楠:「你下邊要問的是,我到底認識不認識這個人,對吧?那你就不要再問了,這個問題我已經回答過很多遍,我不認識他,也沒聽過那個人的聲音,我的手機號是公開的,他可以很容易得到。可是,他到底是誰,我真的不知道,我回答得夠明確了吧!」苗雨搶過話頭:「可是,你既然不認識他,他怎麼會……」「他怎麼會害我的親人,是吧?」鄭楠銳利的目光轉向苗雨,「難道,你們懷疑我明明知道兇手是誰,卻不告訴你們嗎?難道,我會包庇殺害我妻子和女兒的兇手嗎?難道我是兇手的同謀嗎?如果你們問這個,恕我拒絕回答。」鄭楠說著扭過頭,李斌良也沉默下來,是啊,哪個男人能明明知道是誰殺了妻子女兒而保持沉默呢?一個已經失去了妻子和女兒的丈夫和父親,一次又一次地接受這樣的詢問,難道不是痛苦的折磨嗎?他和苗雨互相看了一眼,都搖搖頭,決定不再問下去。苗雨小心地:「鄭書記,對不起,我們是為了破案,並不想傷害您。」鄭楠抹了一下眼睛,轉過頭,神情緩和了一些:「沒關係,你們還有什麼要問嗎?」有。李斌良瞥了一眼站在旁邊的司機,對鄭楠:「鄭書記,我們還想和您的司機談談,可以嗎?」鄭書記眼睛閃了一下,轉向旁邊的司機:「可以,但是,時間也不能太長……對了,我得迴避!」鄭楠說著,走向旁邊的幾個民工,和他們嘮起了什麼。沒等李斌良和苗雨開口,小丁就著急起來:「你們還問什麼呀,該說的我早說過了,不還是那些事嗎?我給鄭書記開車,發現什麼可疑的沒有,都有誰恨鄭書記。對了,最重要的是,鄭書記昏過去之前,到底罵了誰。我最後再跟你們說一遍,我什麼也不知道,鄭書記工作認真,要求人嚴格,是得罪過一些人,可是,我不知誰可能害他,他昏迷過去的時候,我光顧著慌害怕了,根本就沒注意聽他說什麼。再說了,你們為什麼不去問鄭書記本人呢?他罵了誰,應該比我清楚啊?」都讓他說中了,李斌良和苗雨想問的真是這些。小丁說完,他們就再也提不出新問題來。不等李斌良和苗雨發話,小丁就走向鄭楠,大聲地:「鄭書記,你不是說,今天晚上要去宏峰鄉開現場會嗎,還去不去了?」鄭書記轉身走回來:「怎麼,問完了?」看著李斌良和苗雨,變為和緩的口吻,「實在對不起,讓你們白跑一趟,你們也看到了,這裡出了這種事,什麼也顧不上了,宏峰鄉那邊更去不成了,如果你們還有什麼問題,等處理完這件事我們再談。好嗎?」李斌良和苗雨互相看看,不這樣又有什麼辦法?李斌良:「那好,鄭書記,打擾您了,真對不起。」鄭楠口氣緩和了些:「不,你們是為我破案,說對不起的應該是我,可是,你們也看到了,我實在是太忙了,不然,真應該和你們好好嘮嘮。」李斌良示意苗雨離開,苗雨走了一步,又停下來,回過身,看著鄭楠小聲地:「鄭書記,您……不要太難過!」鄭楠意外地:「這……謝謝,我能挺住。你還有什麼事嗎?」苗雨咬著嘴唇想了想:「有,鄭書記,請允許我們向您表達敬意!」鄭楠疑惑地看著苗雨:「你是說……」苗雨:「鄭書記,我們聽了您的很多事跡,也聽到了百姓們對您的評價,很受感動,您是一個優秀的領導幹部,我們向您表示真誠的敬意!」鄭楠冷峻的臉上閃過一絲羞澀的笑容,但是一閃即逝,使人鬧不清這個笑容到底出現過沒有,他望著苗雨:「你當過記者吧!」苗雨驚奇地:「哎,你怎麼知道?」鄭楠:「看來,我猜對了。因為,只有記者才會有這樣的想法,而且,還必須是年輕記者,女記者。你們用自己浪漫的思維,虛擬出一個英雄人物,把他套到宣傳對像身上,然後把他捧為神人。對不起,我必須告訴你,我並沒有像你說的那麼好,如果你深入瞭解我,會非常失望的。好,就這樣吧,我們有空再談,再見!」鄭楠轉身向沙坑處走去,小丁緊緊地跟在他身後。苗雨癡癡地望著鄭楠的背影。李斌良不得不喚醒她:「苗雨……」喊了兩聲,苗雨才醒悟過來,和李斌良向停車的地方走去。可是,他們卻吃驚地看到,4700正在啟動,向遠處駛去,車內還隱隱傳出喬亮心慌的叫聲:「你們要幹什麼……警察,救命啊……」這……再找孫鐵剛,孫鐵剛也不見了。他把車開走了,他要幹什麼……附近的一些民工都在望著遠去消失的車影,沒人理睬他們。李斌良拉住工頭模樣的男子:「這是怎麼回事,孫董他……」工頭咬著牙說:「就得這樣對付壞人,你們太文明,不行……」也就十幾分鐘的工夫,4700折返回來。孫鐵剛和兩個棒小伙子跳下車。李斌良急忙走上前:「孫董,你……」孫鐵剛氣憤地指著車搖頭:「這小子是賊皮子,拿不下來,可我敢保證,是他幹的,你們回去得好好審……」這……他們幹了什麼?李斌良和苗雨進入車內,看到的是臉上、嘴巴上還殘留著血跡的喬亮。這個孫鐵剛,怎麼能這麼幹。苗雨也明白過來:「喬亮,他們打你了?」喬亮驕傲地梗著脖子:「打了。可我不是軟骨頭,他們啥也沒問出來!」苗雨:「可是,你到底幹什麼了?」「我……」喬亮剛冒出一個字,馬上又警覺起來,仰著脖子:「我啥也沒幹,啥也沒幹,你們憑啥抓我,咋抓得咋放了我!」苗雨冷笑一聲:「這是不可能的。李局,咱們怎麼辦?」李斌良沒有回答,他拿出手機,要給林蔭報告一下情況,可是,還沒容他撥號,手機鈴聲已經響起,他急忙放到耳邊,傳來的是秦志劍的聲音:「李局,你們在哪裡,有新情況,馬上回來!」李斌良:「我們正準備回去。不過,這裡出事了,沙場發生塌方,砸死兩個人,你告訴林局長一聲,讓山陽公安局來人。」秦志劍:「山陽公安局的人出發好一會兒了,恐怕快到了!」李斌良奇怪地:「這麼快?」秦志劍:「能不快嗎?省裡都打來電話過問了,還有報社,都知道了!」李斌良更加奇怪:「這……怎麼這麼快就傳到上邊去了?」秦志劍:「那我就不知道了。哎,你們得快點回來呀,林局長有事回市局了,你不在,我和邱局拿不定主意呀!」李斌良:「到底出什麼事了?」秦志劍:「有人給你寄來一封信,提供重要破案線索……」什麼?!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