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算(官場) 正文 第一章 受命
    在林蔭寫下李斌良名字的同時,李斌良正牽著女兒在街頭徜徉。D嚴冬已經過去,初春悄然來臨,路旁的樹木已經吐出了綠色的嫩芽,雖然晚霞已逝,暮色降臨,街道上仍然行人不絕。街燈燦燦,暮靄溫柔,遠處的喇叭裡,一個男歌手正用憂鬱的嗓音唱著一首抒情歌曲。李斌良就在這樣的情境中,牽著女兒的小手漫步前行。D三年來,他的很多週末都是這樣度過的。離婚時,他淨身出戶,把住宅樓及家庭的所有財產都留給了她們。畢竟和她同床共枕過幾年,畢竟有一個共同的女兒。儘管離婚了,他也希望她們生活得舒適一些。只是在女兒的歸屬問題上,他實實在在地苦惱了很久。他愛女兒,他希望和她生活在一起,可是,他知道自己的職業特點,不可能有充裕的時間照顧她,也沒有精力和王淑芬進行曠日持久的訴訟,所以,只能同意女兒跟她一起生活,而自己只能在節假日星期天時看上她一眼。如果來了案子,這一眼也就看不上了。因此,他非常珍視每次看望女兒的機會。今天下晚班前,他早早趕到學校,把女兒接出來,帶她吃了一頓燒烤,然後,就開始手牽手的街頭漫步,暮色中的歌聲勾起他心中的苦澀,溫馨伴著惆悵和憂傷瀰漫在心頭,久久揮之不去。D離婚後,他一直再未組成家庭,至今仍孑然一身。每到晚間,回到辦公室那張單人床上,無論他怎樣迴避和忘卻,那種形影相吊的孤獨感還是強烈地滲透他的身心,他的神經。因此,他也就格外地思念女兒。對他來說,和女兒共度週末就是最好的節日。所以,每次見到女兒,他都會久久不願和她分開。今天晚上也是如此,他知道天不早了,應該送她回去了,可是,卻仍然不願放開她的小手,他想盡量和她在一起多呆一些時光,多享受一會兒這樣的溫馨。D然而,他萬沒想到,溫馨被突然而粗暴地打破了。他居然和女兒共同目睹了一個血腥的場面。DD事情是在沒有一點徵兆的情況下發生的。當時,有三個男子向著李斌良父女迎面走來,沒有任何異常。李斌良只是無意間打量了他們一眼,走在中間的是個四十出頭的矮個兒中年男子,看上去有點面熟,卻一時想不起來在哪兒見過,身後還一左一右保鏢似的跟著兩個二十多歲的青年男子。左邊的是個大塊頭,體壯如牛,右邊的青年塊頭雖然小一些,但身材也很矯健。當時,他們也看了他一眼,但,雙方都未搭話,相安無事地交臂走過。D

    就在這時,事情發生了:李斌良看得清清楚楚,那輛摩托車從街角拐過來,駛上人行道,迎面向自己駛來。摩托開得極快,而且是逆向行駛,還駛上了人行道,這不能不引起他的注意。可是,他只以為是個飆車的小青年,也沒有多想,抱起女兒閃到一旁,還想訓斥幾句,可是,摩托車風一般就從身邊駛了過去,加之天色暗,駕車人戴著頭盔,面目看不清,也不容他開口。他下意識地掉過頭,目光跟隨著飆車者,就這樣,他看到了那個場面。D摩托車向著三個男子的背影撞去——那三個與他擦肩而過的男子。D具體地說,是撞向走在中間的矮個兒中年男子,而且,在接近男子時,摩托手的手中還出現一把閃著寒光的利刃。D三個男子還渾然不覺,依然漫步向前走著。D震驚之下,李斌良已經來不及做別的,只脫口叫出一聲:「小H心——I」D也許是聽到了李斌良的叫聲,也許是本能地覺察到危險,三人及時地轉過頭來,發現撞來的摩托車。左右兩個青年飛快閃開,只剩下中年男子怔在原地,而襲擊的利刃已經向他頭上砍去。D李斌良心裡說了聲:完了!D然而,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個已經閃開的青年男子突然又衝上來,猛地把矮個漢子往旁邊一拉,躲開了摩托和利刃,可是,那把利刃已經落下,中年男子躲開了,卻落到青年男子的肩上。於是,一聲慘叫清晰地傳過來。D摩托車迅速向遠處駛去。D李斌良下意識地捂上女兒的眼睛,心突突跳個不停,這還了得,太大膽了,太猖狂了……他把女兒放到路旁:「不要亂走,等著爸爸!」然後拔腿跑過去。D這時,受到襲擊的三個男子已經向前追去,跑在最前邊的,是那個中了一刀的青年,他雖然受了傷,速度仍然極快,矯健的背影迅速消失在遠方。D落在最後邊的是矮個兒中年男子,他一邊追趕一邊大罵著:「快,追上他,抓住他,殺了他!」D可是,這顯然是徒勞的,人的腳步再快也無法和摩托車競賽,它眨眼就沒了影子。李斌良一邊向前跑,一邊拿出手機撥通110,把情況簡單介紹了一下,要其通知有關警員馬上出動,同時,指示刑警大隊長胡學正帶人盡快趕到現場。D李斌良放下手機,又跑了幾步也停下來,因為,他看到追趕的三個男子已經折返回來,受傷的青年走在中間,矮個兒漢子和另一個保鏢攙扶著他。李斌良急忙迎上前,伸手阻攔:「請等一等,怎麼回事,我H是……I」D他的「警察」二字還沒說出口,中年漢子已經不耐煩地伸出手臂猛地一推:「滾開,別礙事!」由於他用的勁兒很大,李斌良沒有防備,不由踉蹌了一下,差點摔倒。D李斌良有些惱火,穩住身子,一把揪住矮個兒男子:「你們站住,怎麼回事,我是警察!」D三個男子這才停住腳步,互相瞅了一眼,盯著李斌良。矮個兒中年男子愣了片刻,突然像抓住兇手似的一把抓住他:「什麼,你是警察,那好,這事你都看到了吧,就交給你了,有人要殺我,你趕快去追他,把他抓住!你聽見沒有,還等什麼,快點呀……」D一種強烈的反感在心中生出:這是幹什麼呀?你是受害人不假,也不能用這種口氣對待警察呀!然而,他此時無暇計較這些,只是耐心地說:「我已經通知了110,可是,你們得協助我們工作,這到底是怎麼回事?」D中年男子:「你不是看見了嗎?我們就這麼走著,不知從哪兒來了輛摩托,要殺我。事情發生在你們江泉,你是警察都不知道怎麼回事,我們怎麼會知道?」D話仍然難聽,可一下把李斌良問住了。他遲疑了一下:「這……不管怎麼回事,你們得協助我們調查呀,走,趕快跟我去公安局!」D矮個兒男子:「不行,你沒看見嗎,我們有人受傷了,得去醫院!」D體壯如牛的大塊頭也大聲地:「對,我們得去醫院看傷!」D這個要求合理。李斌良看了一眼受傷的青年,他正痛苦地手捂肩頭看著自己。他想了想:「去醫院可以,但是,去一個人陪著就可以了,留下一個人跟我去公安局!」D矮個兒男子還想堅持己見,受傷的青年說話了:「趙董,我自己能行,你和大剛哥跟警察去吧!」D矮個兒男子想了想:「不,讓大剛陪你去,我一個人去公安局!」DD李斌良帶著矮個兒男子回到案發處,發現女兒還站在路旁等待,而刑警大隊副大隊長沈兵已經帶著幾個弟兄趕到,正向聚集在附近的群眾進行詢問。他一扭臉看到李斌良,急忙迎上來:「李局,怎麼回事H啊?」ID李斌良簡單介紹了一下情況,沈兵聽完又轉向矮個兒男子問怎麼回事。矮個兒男子依然憤憤地:「你們咋都問我呀,我剛到江泉,咋能知道怎麼回事?我還想問你們呢!」D沈兵不高興地:「你這是什麼態度?」D矮個兒男子:「你說什麼態度,我是受害人,我的弟兄受傷了,你們不去抓壞人,老盯著我幹什麼?」D沈兵還想爭論,李斌良將他止住,要求他馬上採取相應措施,在調查走訪的同時,配合交警、巡警設卡堵截,排查車輛,然後,要開沈兵的車帶矮個兒男子回局。可是,矮個兒男子卻說:「別了,開我的車去吧!」D李斌良:「你的車在哪兒?」D矮個兒男子:「帝王大飯店!」DD

    李斌良抱著女兒,跟著矮個兒男子趕到帝王大飯店門外,一眼認出了他的車。D因為,它實在太醒目了。D它是一台加長林肯。有幾人正圍著它看稀罕。D矮個兒男子器宇軒昂地向林肯轎車走去。D這時,李斌良才意識到其人身份不凡,並馬上猜到了此人是誰。D李斌良:「對不起,我還沒來得及問您的身份,請問您貴姓,從哪裡來?」D男子:「免貴姓趙,從白山來。」D果然是他。D李斌良藉著飯店門外的燈光打量了他一下,四十左右年紀,車軸漢子,其貌不揚,一雙難以琢磨的眼睛也在打量著自己。真看不出,他就是那個白山地區家喻戶曉的人物,怪不得看他面熟,怪不得他說話是這種態度,原來……D李斌良:「您是……趙董……」D男子:「趙漢雄。」D猜想被證實了,李斌良的心猛然沉重起來。想不到,這樣一個人居然在本縣出了這種事,而且被自己碰上了。如果案子一時半會兒破不了,作為目擊者和刑偵副局長的自己,壓力恐怕就大了。D李斌良抱著女兒隨趙漢雄進入車內。趙漢雄坐到駕駛員座位上,李斌良和女兒坐到副駕位置上。女兒上車後頓時睜大了眼睛,回頭向後邊的車廂看個不停。李斌良知道,林肯車內的設施肯定非同一般,可是,他不想在這個人面前顯出沒見過世面的樣子,受到他的輕視,就故意克制著自己,不往後看。D趙漢雄沒有馬上開車,而是拿起車內的電話:「您好,是劉書記H嗎……I我是趙漢雄……別提了,我出大事了,就在剛才,在你的寶地上,差點把命丟了,要不是一個弟兄替我挨了一刀,我就不能給你打電話H了……I警察,他們能不能抓住兇手不知道,不過,非要先審查我不H可……I他……你等等,我問問……」掉過臉瞥一眼李斌良,「你貴H姓……」ID一股怒火湧上李斌良的胸膛。聽口氣,他是給縣委書記劉新峰打的電話。過分點了吧,你就是再有神通也不能這麼幹哪?你告狀可以,可不能說瞎話呀?火氣上來,說話也就不客氣了:「我叫李斌良,是分管刑偵的副局長。聽清楚了吧!」D趙漢雄哼聲鼻子,衝著話筒:「劉書記,他說他是副局長,叫李斌H良……I好,好!」D趙漢雄放下電話,轉過頭來,表情和語氣忽然變了:「李斌良,刑偵副局長……啊,我知道是誰了,大名鼎鼎啊,當年,鐵昆殺人的案子不就是你破的嗎?你還救了劉新峰一命……對不起,我可不是告你,主要是被剛才的事氣的,跟劉書記反映一下。」把手伸過來,「李老弟,也算是緣分,不打不相識吧!」D看著對方伸過來的手,李斌良不得不把自己的手伸過去。D當了幾年刑警,李斌良已經見慣了形形色色不正常的事。趙漢雄其人他也早有耳聞,據說是個黑白兩道的人物,早年靠經營洗頭房、泡腳屋起家的,後來又辦起娛樂城、洗浴中心之類的場所,近幾年又開始轉移到建築、房地產等事業上,生意越做越大,居然成了漢雄集團的董事長兼總經理,成了白山市有突出貢獻的著名企業家,市縣兩級人大代表,政協常委。如今,在白山市所屬各縣市區,恐怕沒多少人不知道他的名字,尤其在黨政幹部中,其名聲更是如雷貫耳,有的人甚至以結交上此人為榮。據說,很多官迷們為了提拔,都要走他的路子,即使一些縣市區領導幹部,對他也要恭而敬之,公安政法機關也要對其禮讓三分。其實,大家在談論起這些事時,都覺得不正常,可誰也沒辦法,慢慢也都接受了這種現實。對此,李斌良當然也沒有辦法,他早已明白,靠一腔正義感和憤世嫉俗在這個社會上什麼用也沒有,正義和邪惡鬥爭,很多時候勝利的是邪惡,即使最後正義勝利了,也要付出慘痛的代價。為此,他不得不改變自己,以適應社會。他知道,人不能超越現實,只能立足於現實,才能生存,才能鬥爭,並改變現實。所以,儘管滿心的不情願,他還是做出親熱的樣子和他握手,嘴裡說著:「沒關係,只要趙董能理解我們警察,就比什麼都強。您放心,您被襲擊的事,我們一定全力查清,不過,也得請您多配合!」D趙漢雄:「那是。不過,李局長,我信不著別人,就信著你了,你一定要親自破案,真要能把兇手抓住,案子破了,我獎勵你!」D李斌良淡淡地:「謝謝。不過,破案是我的職責,不需要您獎H勵……請I開車吧!」D關係得到緩和。在去公安局的路上,李斌良問趙漢雄,跟誰結過仇,誰可能這樣做,趙漢雄開始一無所知,可忽然間想起一件事:「對了,前些時候,我在關河也差點遭到暗算,要不是小馮子,就出大事H了……I可是,關河離這裡兩千里開外,難道和這事能有什麼聯繫嗎?」D李斌良注意起來:「關河……到底怎麼回事?」D趙漢雄講述了在關河的歷險經過:他去那裡談一筆大生意,那天晚上,他也像現在這樣,在大街上閒逛,卻突然遭到幾個不明身份的歹徒攻擊,而他身邊只有大剛子一個保鏢,眼看招架不住,小馮子突然衝上來,把幾個歹徒打跑……D小馮子……D李斌良聽完後,問小馮子是誰。趙漢雄說:「就是剛才替我挨了一刀的那個,對了,他叫馮健男,這是第二次救我了!」D馮健男。D李斌良記住了這個名字,然後又問這個人的情況。趙漢雄說:「我就是在關河那次和他認識的,從那以後,他就跟了我。」D李斌良:「那麼,你瞭解過沒有,他是個什麼人?」D趙漢雄:「你是不是懷疑他呀?難道我能用不清不楚的人嗎?他家不在關河,是離關河一千多里的江口,到關河是去打工的,完全是偶然碰上那件事的,絕對沒有問題。哎,我得提醒你,可不能把眼睛盯到他身上,耽擱了抓真正的歹徒!」D李斌良沒有再談馮健男,改口問起趙漢雄來江泉幹什麼,他遲疑了一下,說是來參加本市修建江堤工程競標會的。李斌良的心一下被觸動,正想細問,懷中手機響了起來,他拿出來看了一眼,原來是石局長打來的,他急忙放到耳邊。D石局長:「斌良嗎?你在哪兒?馬上到我辦公室來一趟!」D李斌良:「有什麼事嗎?」D石局長:「有,快來吧,我當面跟你談。」D石局長說完就把手機放下了,李斌良也把手機放回懷中,心中暗想,肯定是為眼前這起案子。D林肯轎車駛到公安局大樓外,李斌良一眼看到,胡學正和兩個刑警等在門外,他下車後,急忙把趙漢雄介紹給他們,自己牽著女兒向樓內走去。D趙漢雄一把將他攔住:「哎,李局長,你幹什麼去?不是說好了嗎?你得親自辦我的案子,不能交給別人!」D李斌良:「趙董,你別著急,先跟他們談著,石局長找我,等完事後我們再談。」D趙漢雄這才悻悻地跟胡學正而去。DD李斌良走進一把手石局長辦公室,以為要談的一定是眼前這起案件,想不到石局長卻說:「斌良,市局要你明天去山陽公安局報到!」D李斌良一愣:「去山陽……幹什麼?」D石局長:「這還用說嗎?縣委書記妻子和女兒被殺,三個多月沒破案,能交代嗎?市局決定成立專案組,從各縣市區局抽人,林局長第一個點的就是你!」D這……D李斌良原地未動,但是,他清晰地感到,一種興奮、期盼的感覺伴著輕微的戰慄在心底生出,順著血管和神經向全身擴散。D預感應驗了。D說真的,這起案件從發生那天起就引起了他的密切關注。想想吧:被害的是縣委書記的妻子和女兒,三個多月沒破案……這樣的案子,會令癡迷於破案的刑偵人產生什麼樣的嚮往啊?而李斌良所以嚮往這起案件,除了對職業的熱愛,還在於他特別痛恨兇手作案的殘忍手段和大膽狂妄,從山陽同行的手中,他得知,兇手在作案後,還打電話告訴了身為縣委書記的鄭楠,讓他回家去收屍,實在是令人髮指,是可忍,孰不可忍!再想到那對受害母女死前蒙受的痛苦,更叫他不寒而慄,夜不能眠。他也試想過受害母女的丈夫和父親、山陽縣委書記鄭楠的痛苦,甚至還設身處地想過,如果此案發生在自己身上,自己的女兒被人如此殘忍地殺害,自己該如何承受……每想到此,他就覺得如墜深淵,心肝俱裂。因之種種,他恨不能親身參與案件的偵破,親手抓獲罪犯,將其就地正法。遺憾的是,這不是他的職權範圍,他只能暗中關注。D可是,不知為什麼,他卻在心中產生一種感覺,覺得自己和這起案件有緣。有時,他也曾暗中對此案進行分析,受害人是縣委書記的妻女,作案手段又這樣的殘忍,肯定是一起報復殺人案,而且,報復的對象並不是死去的母女,而是身為縣委書記的鄭楠,是通過他的親人來報復他。由此判斷,兇手肯定和書記有著深仇大恨。所以,嫌疑對像應該比較容易圈定,案件應該不難偵破。D可是,三個月過去了,案件不但未能取得突破,偵破工作還好像已經山窮水盡。想不到,自己在這種時候,以這種方式介入了。D預感真的應驗了。D石局長說:「其實,我真不想讓你去,也推薦了別人,可是,林局長不答應。沒辦法,小局服從大局,只好這樣了。當然,要是你不想去,就自己跟林局長說!」D李斌良急忙地:「不不,既然林局長點了我,我去,我去,可H是……」ID李斌良想說說趙漢雄的案子,可是,還沒等他開口,門外一陣急促的腳步聲,趙漢雄的聲音傳進來:D「咋的,把我撂下不管了,我非見你們局長不可!」D隨著吵嚷聲,趙漢雄和胡學正一前一後走進來。石局長一見,急忙起身迎接,熱情握手:「哎呀,趙董,什麼時候到的,快坐快坐,出什麼事了?」D趙漢雄:「行了,石局長,你別裝糊塗了,出什麼事你還不知道嗎?對,李局長親眼看到了,有人要殺我,要不是我手下來得快,我已經躺到醫院裡了,出了這麼大的事,你們把我往旁邊一扔,就不管了?」D石局長:「這說哪兒話?我聽說有人被砍了,可不知道是您哪?來,消消氣,坐,喝茶,喝茶!」D石局長親自給趙漢雄倒了杯茶水,可趙漢雄並不買賬,把茶杯往旁一推:「我喝不下去,正好,二位局長都在,你們說吧,我這案子咋辦?」D胡學正在旁看不下去了:「趙董,你說咋辦?我們不正辦著嗎。你找局長,局長也得讓我們辦哪,你快跟我走吧!」D趙漢雄固執地一擺手:「不,」對李斌良,「李老弟,你答應過我,要親自辦我的案子,除了你,我不跟別人談!」D李斌良一時不知說什麼才好,這時,石局長把話接了過去:「趙董,實在對不起,我們剛剛接到市局通知,李局長明天就去山陽!」D趙漢雄:「去山陽?去山陽幹什麼?他走了,我的案子咋辦?」D石局長:「趙董,我們公安機關有公安機關的規矩,斌良去山陽另有任務,你的案子由刑警大隊辦,你放心,我親自抓,胡大隊具體負H責……I」D趙漢雄不等石局長說完就惱了:「不行,我就信著李老弟了,非他不可。他去山陽幹什麼?是不是鄭楠老婆孩子被殺的事……啊,書記老婆孩子受害你們這麼重視,有人要殺我,就不重視了?咋的,縣委書記官大,命比別人值錢哪……」D趙漢雄話沒說完,門外傳來一個男子的聲音:「趙董,我怎麼得罪您了?」D李斌良一下聽出是誰,脫口叫了聲「劉書記」,急忙拉開門,市委書記劉新峰微笑著走進來,走向趙漢雄。D李斌良一下猜出,劉書記是被趙漢雄叫來的。看著他和他緊緊握手的親熱勁兒,他心裡不知是什麼滋味。D【BT25D很多人都知道,李斌良和本市的市委書記劉新峰有一種特殊的關係:他是他的救命恩人。三年前,劉新峰還是市委副書記的時候,地委擬從他和當時的市長中提拔一人任書記,市長魏民居然僱傭殺手想除掉他這個競爭對手。可是,就在殺手實施殺人計劃之時,李斌良及時趕到,救了他。同時,通過那起案件的偵破,揭開了本市的深層腐敗黑幕,引發了一場政治地震,劉新峰最終當上了市委書記,從此,李斌良就被很多人視為劉書記的救命恩人。D對此,李斌良誠恐惶恐,反覆解釋說自己只是履行職責,事情發生在其他人身上,也會這麼做。可不管怎麼說,很多人都認為劉書記和他很「鐵」,是他的後台,甚至還有人求他辦事,走劉書記的後門,他怎麼解釋也不頂用,也無法堵住別人的口。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那件事發生後,除非為了工作,他從未因私事去找過劉書記,非但不主動去找,甚至還有意無意地躲避他,不想讓人覺得自己是趨炎附勢之徒。然而,也不能否認,自從發生過那件事之後,他對這個縣委書記產生了一種特殊的感情,總是在暗中關注他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希望他能當個好官,當個清官。他好像沒有令他失望,三年過去了,他的形象和口碑一直很好,為人正派,深入下層,平易近人,工作也比較務實,群眾的反映也不錯。對此,李斌良感到欣慰,覺得自己救了一個好人,一個好領導。D劉書記的話音傳過來。D「趙董,實在對不起了,你在我們市出了這種事,我有責任,向你道歉了!」D趙漢雄:「不敢,我一個平頭百姓,哪敢接受你市委書記道歉,我也不需要道歉,只要你們把案子破了,把兇手給我抓住就行了。」D劉書記:「這你放心,我們一定全力以赴,一定!」D趙漢雄:「得了吧,你們的破案能手都撒手不管了,怎麼全力以赴?」D劉新峰不解地看著李斌良:「斌良……」D石局長在旁:「劉書記,市局來電話,要斌良明天到山陽報到。」D劉新峰:「山陽……是不是為鄭楠的案子?」D石局長看了趙漢雄一眼:「對,市局決定成立專案組,從各縣市區公安局抽破案能手。」D劉新峰:「這就沒辦法了。」對趙漢雄,「趙董,你聽見了吧,下級服從上級。你放心,斌良走了還有別人……」D趙漢雄蠻橫地:「可是,別人我信不著,我就信著李老弟了,我現在就跟市領導反映,非把他留下不可,能人走了,我的案子怎麼辦?」D劉新峰:「那好啊,我們也不想讓斌良去,市領導要真同意,正好把他留下來!」D趙漢雄開始撥號。趁這工夫,劉新峰向李斌良使了個眼色,李斌良明白過來,急忙對趙漢雄打個招呼:「趙董,天不早了,我得把孩子送回家去!」然後,牽著孩子向外走去。D劉新峰尾隨在李斌良身後。D【BT26D走到樓梯口,李斌良停住腳步,用詢問的眼神看著劉新峰:「劉書記,有事嗎?」D劉新峰:「啊,沒事,送送你。」D李斌良:「別別,劉書記,你忙,送我幹什麼?」D劉新峰看著李斌良:「斌良,你有事嗎?」D李斌良想了想:「沒什麼,不過,我真的想去山陽,可是,趙H董……」ID劉新峰搖了搖頭:「既然是市公安局做出了決定,就不是哪個人能輕易改變的,何況,他這是無理要求。你去吧,把這案子破了!」歎息一聲,「鄭楠太不幸了,案子破了,死去的親人雖然活不過來了,可是,起碼能安慰安慰他。」D李斌良:「可是,我走了,這位趙董恐怕會找你的麻煩。」D劉新峰:「找吧,他已經找了不少麻煩,也不差這一個。」D李斌良:「這……還有什麼麻煩?」D劉新峰苦笑一聲:「這不明擺著嗎?咱們市決定修江堤,實行公開招標,可是,招標還沒開始,就接了一大堆條子,最讓我頭痛的是他,他昨天就來了,手中的條子來頭最大。這事我還沒推出去,現在,又出了這事,案子要是不能及時偵破,我可真不好交代!」D李斌良知道,市委市政府根據近幾年洪水多發的情況,決定今年維修江畔大堤,投資三千多萬,競標會下周召開,此時,一些參與投標的單位已經有人陸續來到……咦,今晚發生的案件莫非與此有關?某競標單位為除去競爭對手,不惜採取暴力手段,當年,鐵昆不就是為了商業競爭殺掉的毛滄海嗎……這……這好像太簡單了吧……D劉書記打斷李斌良的思索:「我有一種感覺,既然事情出在趙漢雄身上,肯定不是簡單的事,如果不能及時偵破,壓力太大,所以,你這一走,我心裡發空……不過,鄭楠的案子更重要,他出事後,不但我,全區甚至全省的市縣委書記都在心裡壓上了一塊石頭……對了,你不知道,我們倆是大學同學,而且,是最要好的朋友,畢業後,還一起在市委調研室共過事,後來,他去市委辦當了秘書,再後來,又當上了副主任……這個人相當不錯,有能力,有水平,人也正直,在山陽的口碑相當好,有的百姓甚至稱他是孔繁森。可誰想到會攤上這種事,十有八九也是得罪人狠了,也虧他能挺得住……你去吧,一定把案子破嘍,既是為鄭楠,也為你自己!」D李斌良奇怪地:「為我自己……」D劉新峰:「對,你知道了吧,已經報你為副處級後備幹部,你在專案組好好表現,讓市委領導認識你。」D李斌良:「這……劉書記,我參加專案組不是為了表現自己,而是關心這起案件……劉書記,我聽說市委已經將我報為後備幹部,可是,我不想讓人認為,我是靠著你才……而且,這恐怕也會影響到你的聲譽!」D「別,斌良,千萬別這麼想。」劉新峰急忙說,「確定你為後備幹部,是市委常委通過組織部門考察,經集體研究決定的。如果你認為這是我個人的報恩之舉就錯了,如果你品行能力不行,我肯定不會同意。其實,我是為全市的公安事業著想。可是,如今,提拔幹部要有政績,也要有關係……也就是說,必須有上級領導賞識你,而賞識你的趙書記已經調走了,所以,你只能在工作上做出更大成績,讓現任領導知道你這個人。我想,市領導一定非常重視這起案子,在破案期間,他們也可能會聽取匯報,你如果有機會接近他們,一定要給他們一個好印象,最好,建立起私人的感情。當然,我知道這對你很難,可是沒有辦法,你必須適應這個,改變自己!」D他一時無法準確地選擇合適的詞彙,可是,不等他說出來,劉書記已經明白了他的意思,他笑笑,又歎口氣說:「怎麼,聽了這話心裡挺灰暗的,是吧……其實呢,我在這方面也只是停留在理論的水平上,真正去實行也不行……對了,你聽說了吧,各地都在籌備黨代會,馬上就要換屆了,我還能在江泉干多久也不好說了!」D「這……」D李斌良心情更灰暗了。劉新峰搖搖頭又笑了:「對不起,我不該跟你說這些,影響你的心情,不過,我真是為你著想,你現在已經是正科級,要想晉副處,必須由白山市委決定,所以,我希望你能抓住這個機會,最起碼,不能給領導留下壞印象!」D李斌良想了想,低聲說:「劉書記,謝謝你……我盡量吧!」D劉新峰歎息一聲,不再說話。D李斌良抬頭看看劉新峰:「劉書記,沒事我走了。」D劉新峰:「走吧。」摸了一下苗苗的臉蛋,「好孩子,對不起了,伯伯耽擱了你的時間!」突然又想起什麼,拉了李斌良一把,放低聲音說,「對了,既然市裡已經報你為處級後備幹部,你就得處處格外注意,包括私生活,老這麼打光棍會讓人說鹹道淡的,最好盡快組建家庭。再說了,你也是三十幾歲的人了,沒家的滋味不好受……和王淑芬怎麼樣,還能破鏡重圓嗎?」D李斌良心裡一陣不舒服,看了一眼懷中的女兒,沒有說話,只是輕輕地搖了搖頭。D劉新峰:「那你想找個什麼樣的,把條件說一說,我可以幫忙。」D李斌良缺乏思想準備,加上女兒在身旁,很難回答這個問題,只能再次搖頭:「不不,劉書記,這種事很難說,我這樣的,談什麼條件H啊……I當然,也許我還是不成熟,我只想碰到一個能打動我的人。」D李斌良不知自己怎麼說出這種話,覺得臉上發燒,沒說完就停下來。劉新峰卻理解地點點頭:「我明白了。你用不著不好意思,其實誰不是如此,誰不想找到一個能打動自己心靈的伴侶……不過,我個人的體驗,一見鍾情,往往是初戀的年輕人,對於成年人,愛情往往是在長期相處中產生的,因此,你首先得和人相處,才能瞭解這個人,你的心也才有被打動的可能……對了,我還真認識這麼一個人,各方面條件都不錯,不過,不在咱們江泉,可離得也不遠,我給你溝通一下吧。」D李斌良再次搖頭:「不不,劉書記,您就別操這個心了,我馬上就去專案組了,哪有時間談這個呀!」D劉新峰:「那就等你把這個案子破了之後,我一定要給你們介紹一下。這個人真不錯,好像還不到三十歲,未婚,人長得也漂亮,文化也挺高的。別說,她在擇偶這點上還真和你有點相似,也是眼高,說碰不到可心的,就一直沒找,等有空兒,我一定給你們介紹。好了,就到這兒,你走吧……好孩子,跟伯伯再見!」D苗苗伸出小手招了招:「伯伯再見!」D【BT27D李斌良抱著女兒走出公安局大樓,正要走上前面的街道時,忽然,一個粗重的嗓音從另一側傳來:「哎,我大哥在哪兒?」D李斌良急忙回頭,一眼看見兩個青年男子迎面走來。D正是趙漢雄的手下,說話的是那個大塊頭,燈光下,可以看清他的相貌:身材又高又壯,一副不好惹的凶相,一看就不是善良之輩。對了,他好像叫什麼「大剛子」。受傷的青年跟在他的旁邊,肩頭纏了紗布,左臂也用紗布吊在肩上,正用陰鬱的目光盯著自己。對,他叫什麼來H著……I啊,馮健男。D二人顯然是從醫院過來。D李斌良停下腳步,迎著二人:「趙董在樓裡,你們到刑警大隊等他吧!」D二青年扭身欲向樓內走去,李斌良急忙地:「哎,你們等一等!」D二青年都停下腳步,回過身,用戒備的眼神望著李斌良。D李斌良:「沒有別的,我就是想問問,當時到底怎麼個情況?」D大剛子的口氣和趙漢雄差不多:「你不是都看見了嗎?我們剛吃完飯,從飯店出來,正跟著大哥逛街,那輛摩托就從後邊上來了,對了,您都親眼看到了,還問什麼?」D李斌良:「可是,你們離得近,我離得遠。你們看清兇手的相貌了嗎?」D大剛子:「我們也不是火眼金睛,天那麼黑,哪能看得清?」D馮健男態度稍好一些,在旁補充道:「對,他戴著頭盔,天又黑,時又那麼短,我們根本無法看清!」D李斌良沉吟一下:「那,你們怎麼看這件事?有誰可能害你們老闆呢?他有什麼仇人嗎?」D二人同時搖頭,都說不清楚。馮健男還補充說:「我剛跟趙董時間不長,不太瞭解情況!」D李斌良注意地看了一眼馮健男,見他身材雖然不很魁梧,但一舉一動很是矯健敏捷,只是眼神總在躲閃著自己。他心念一轉,不由問道:「對了,我聽趙董說,他在關河也發生過這種事,是你救的他,有這事嗎?」D沒等馮健男回答,大剛子走上來:「有啊,當時我也在場,怎麼了?」D李斌良:「沒什麼,隨便問問。」繼續盯著馮健男,「聽說,你就是在關河跟的趙董,對嗎?」D馮健男眼睛閃了一下,迎著李斌良的目光:「是。怎麼了?」D李斌良很想盤問一下這個青年的底細,可是轉念一想,這種匆忙的情況下,肯定問不出什麼來,再說了,趙漢雄也肯定審查過他,就放棄了這個打算,改口問:「你跟了趙董,在他手下做什麼?」D馮健男現出一絲窘態:「這……當保安。」D李斌良笑了一聲:「保安?恐怕是保鏢吧,對不對?看來,你很合格呀,關鍵時刻挺身而出,用自己的身體保衛了主人的安全,他一定會獎勵你吧!」D可能是受了刺激,馮健男突然翻了臉:「這是我的事,和你無關。趙董對我好,我願意替他挨刀,你管得著嗎?」D馮健男說完,扭頭向樓內走去,大剛子瞪了李斌良一眼,哼了一聲,跟在後邊。D李斌良看著二人的背影走進樓內,抱著女兒向「家」的方向走去。D【BT28D夜幕低垂,路燈閃爍,已經九點多了,氣溫降低了,街上的行人也少了,好幾輛出租車駛過身邊時都放慢了速度,希望他和女兒上車,可是,李斌良卻擺手謝絕,繼續漫步向前走去。D這樣做的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他希望能和女兒在一起呆長一些,盡量長一些。明天就要去山陽了,誰知什麼時候回來再見到她?可是,他又擔心這麼走下去會累著她,牽著她的手走一會兒,又抱到懷裡一會兒,後來,又把她背到了背上。苗苗有些不好意思,也怕他累,要自己走。他說:「沒事,爸爸背女兒不累。」在他的堅持下,女兒終於趴到了他的背上,雙手從後邊摟住了他的脖頸,一種濃濃的親情和酸楚從脊背滲入到心房。D父親和女兒在一起,本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可對李斌良來說,卻不那麼簡單,這是他的節日,是支持他走過三年人生之路的心靈雞湯。D孩子需要父母,父母同樣需要孩子。一家三口,平靜而溫馨地生活在一起,是人生的最大幸福。這是李斌良離婚以來的一個體會。但是,他知道,自己這一生已經沒有那樣的幸福可言,他只能每週一次或間隔更長時間才能和她短暫地相聚一次,然後再依依不捨地分別。當然,他知道世界上並不止自己一個人、自己的一個女兒不能享受那樣的幸福,還有很多更不幸的人。有的孩子,甚至自幼就失去了父母,這樣的人在警察隊伍內尤其多,由於職業的關係,他們的家庭易於破裂,也由於職業的關係,使他們一分鐘前還是活生生的,一分鐘後就永遠地離開了這個世界,於是,這個世界上就又多了一個沒有父親的孩子。譬如,兩年前在偵破季小龍系列殺人案中犧牲的雷副局長,大熊,還有寧靜……D李斌良的心又顫抖了一下。已經過去兩年多了,可是,每當想起她,他仍然感到痛苦,一種刻骨銘心的痛苦。從某種意義上說,她是為他死的,當時,要不是她衝上去分散了季小龍的注意力,死的就是他了,是她救了他,她卻為此獻出了生命,拋下了她的兒子,並把兒子托付給他,可是,他卻辜負了她……D…………D她離開不久他就離婚了。儘管他和她不是夫妻,也從來沒有發生過那種關係,可是,他和她的心靈卻那樣相通。她的離去,給他的心靈留下了難以彌合的創傷,也成為他婚姻解體的一個重要原因。D難道,自己的一生就這樣過下去?D當同事朋友們意識到他和王淑芬的感情無可挽回時,曾有不少人給他介紹對象,但是,一個個都被他拒絕了,到後來,他甚至連面也不見了。他心裡清楚,他不是眼高,他只是沒有遇到可心的人,他可心的人已經離去了,永遠的離去了。那張明朗親切的面龐,那雙明亮溫暖的眼睛永遠失去了。他雖然從來沒有擁有過她,可是,他已經從她那裡知道了什麼是愛情,除了她,再也沒有一個女人喚起他的那種心跳,那種血脈賁張的感覺。D曾經滄海難為水。那種感覺,成為他再次擇偶難以逾越的溝壑。D他不得不繼續生活在孤獨與寂寞之中。D現在好了,最起碼,能有一段時間擺脫這種感覺了。可以想見,到專案組後,一定會相當忙,再加上置身異鄉,參加專案組的人全都撇家捨業,自己的孤獨感覺也會大為減輕。何況,這個案件又如此誘人,如此富有挑戰性……D

    想到這裡,李斌良的心微微地有些熱了。D「爸……」D李斌良的遐想被女兒的輕呼打斷了。他停下腳步,答應一聲,問她有什麼事,她卻不出聲了。他覺得奇怪,把她從背上放下,抱到胸前,問她要說什麼。她仍然不出聲,只是用幽幽的眼神盯著他,讓他不安,他正想再問,女兒突然用雙臂緊緊地摟住他的脖頸,把頭埋在他的肩頭,抽泣起來。D李斌良的心猛地一痛,一種深深的內疚湧上心頭。儘管女兒什麼也沒說,可是,他已經痛切地感受到她在想什麼,她在呼喚爸爸,她希望爸爸跟她一起生活,隨時生活在她的身邊,對了,有一次翻她的作文本,有一個造句,是「雖然……可是……」女兒是怎麼造的呢?「雖然爸爸很愛我,可是,卻不能和我生活在一起……」天哪,看到這個造句,他當時眼淚就出來了。然而……他什麼也說不出來,此時,他只能把女兒抱在懷裡,輕輕地拍著她的後背,眼睛再一次地濕潤了。D他感到,自己對不起女兒,作為父親,自己未能給女兒提供一個溫暖的家庭。或許,因為父母的離異,女兒心中永遠地失去了安全感。對了,自己查處的很多少年罪犯,不都是因為父母離異,家庭不幸造成的嗎……D熱淚無聲地溢出來。D李斌良緊緊地抱著女兒,默默地往前走了好一會兒才平靜下來,這時他才發現,夜空中映出一幢熟悉的住宅樓的輪廓,心不由又是一動。D那曾經是他的「家」,可現在不是了,永遠也不會是了。然而,他畢竟在那裡生活過,在那裡度過很長的時光,現在看到它,心中不由又生出難言的惆悵。D女兒在他的耳畔輕聲問:「爸爸,你要出門嗎?」D李斌良這才想到,還沒有正式對女兒談這件事。而現在已經不用談了,她已經從自己和劉書記的對話中知道了一切。他輕聲回答:「是,爸爸要去山陽破案,抓壞蛋。」D女兒:「那……你什麼時候回來?」D李斌良:「這……很難說,也許時間很短,也許很長,不過,只要一破案,爸爸就回來!」D女兒又緊緊地摟住了他的脖頸:「不,爸爸,我要你常來看我,每個星期五來學校接我,行嗎?」D「這……」D這是個難以回答的問題。他只能含糊地回答:「這……爸爸爭取吧!」D「不嘛!」苗苗撒起嬌來,「爸爸,我一定要你在星期五回來,是大下個星期五,你一定要回來接我,記住了嗎?」D李斌良不解地:「大下個星期五?為什麼呀?」D苗苗鬆開他的脖子,臉和他拉開了距離,嬌嗔地盯著他:「爸爸,你一點都不惦念人家,你怎麼忘了,大下個星期五是我的生日。」D原來如此。D一陣歉疚、羞愧的感覺湧上心頭,是啊,女兒的生日怎麼都忘了?其實,他並不是不知道這一天是女兒的生日,而是因為心裡剛剛裝了去山陽的事,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D苗苗又摟緊他的脖頸,貼著他的耳朵輕聲說:「爸爸,我知道,你一定能回來,對不對?啊!」D李斌良覺得嗓子發緊,可是他不能讓女兒失望,就輕輕地應了一聲。然後叮囑她好好學習,聽老師的話等等。女兒高興起來,對他說:「爸爸,昨天數學測驗,全班就我得了一百分。數學老師表揚我聰明,將來有出息。」D聽了女兒的話,李斌良心裡也輕鬆了一些。他知道,數學成績是一個孩子智商的標誌,並直接影響其他學科。女兒雖然剛上一年級,可從數學成績上,可以對她未來的學習抱以樂觀態度。他連著誇獎鼓勵了女兒幾句,父女的心境都好了一些。後來,他又告訴女兒,平時要注意安全,走路時一定注意車輛,還要勇敢堅強。女兒還告訴他,現在,她已經不像有些小朋友那樣,每天都要家長接送,而是經常自己回家,李斌良又誇獎了她幾句,她更高興了。D終於,父女走到那熟悉的住宅樓下。李斌良把女兒放到地上,幫她把書包背到肩上,讓她自己去按門鈴。每次與女兒相見後,都是這樣分手。D

    半小時後,李斌良回到公安局,他看見刑警大隊除了值班室,窗子都黑了,看來,趙漢雄已經離開。他正想打手機問問胡學正怎麼個情況,手機卻響起來,他拿出來看了一眼,正是胡學正打來的。D「李局,到胡家肉串店來,給你餞行!」D李斌良:「餞什麼行,都快十點了,別忘了五條禁令。」D胡學正:「咳,我們都沒帶槍,也沒穿警服,現在不是工作時間,不犯禁。你這一去不知啥時回來,幾個弟兄非要送送你不可,對,還有沈兵,你快來吧,我們都在等你!」D李斌良:「這……好吧……哎,趙漢雄的案子怎麼樣,有什麼線索嗎?」D「沒有,」胡學正悻悻的聲音,「無論是堵截的還是排查的,都沒發現什麼線索。」D李斌良:「趙漢雄他們呢?沒有什麼懷疑目標嗎?」D胡學正:「提了一個,說人家跟他作對,有可能害他,可沒有一點證據。」D李斌良:「是誰?」D胡學正:「我正想跟你說,趙漢雄說,這個人在山陽,你去了可以順便查一下,他叫孫鐵剛!」D「孫鐵剛?」D李斌良把這個名字記在了心裡。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