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歡就好 正文 第7-9章
    NO.7

    躲到了自己的小房間裡,打開了檯燈,雖然不開燈也能看得見,但她喜歡在柔和的黃燈下看溫暖的文字,比如看一些溫暖的書,總是讓她覺得沉靜了下來。而此刻,她想沉靜在方騰給的溫暖裡。

    她是多麼缺乏愛的一個妞啊,太孤單了,太渴望一個家了,關於這個方騰,出了帥,好看和金城武這三個詞,她目前想不出別的詞了,但是她總覺得這樣會讓她溫暖起來。

    無論是被牽掛還是心有牽掛,總不至於孤單。

    打開被自己暗暗摸了好多遍帶著身體溫熱的信封,裡面是一張疊得整整齊齊的信紙,她打開一看,很醜陋的字跡,歪歪扭扭的像極了毛毛蟲,還有幾團黑乎乎的,她感覺像吞了一個活蒼蠅一樣噁心。

    接著看信的內容,果然是大吃一驚。

    這並非是方騰的信,她不禁竊喜,是說啊,字如其人,方騰那麼好看怎麼會寫出這麼難看的字跡呢,說是衛十三寫的那還差不多。

    這是一封寫給方騰的信,接著看信的內容,簡直是不堪入目,唐未歡握著信就想啊,這簡直是一個青樓女子寫給書生的相思情書啊,什麼奴家官人啊,什麼鴛鴦被床第之歡啊,太不婉約太不含蓄太少兒不宜啊。

    再一看信的落款,赫然被擊中:你的仰慕者——唐未歡(一中)。

    居然還在後面括號加了一中兩個字,不然的話她還可以找借口說這是同名同姓的人,與自己無關,現在學校都劃定了,連個借口都抹殺掉了。

    尤其是唐未歡這三個字,寫的是格外的醜,簡直是醜的不可以饒恕,怎麼有人能把美麗的中國漢字寫到如此難看的境地,真是匪夷所思,唐未歡要抓狂了。

    她仔細追憶信中的細節,想了想,這絕對是阿刺和小喇叭搗的鬼,狸貓換太子,當時當她面念的那封婉轉而深情的情書早變成了另一個模樣,更恕不能忍的是這麼醜陋的字跡,一定是阿刺讓衛十三那個乞丐男重抄一遍的。

    那兩個小蹄子變了信的內容,變得讓她這麼的情何以堪。

    這一封信,毀了她十五年的清白,方騰一定會以為她是個——女流氓!。

    要是早幾十年,她可就是犯了流氓罪。

    她將這封信握在手裡,跑到了陽台上,對著小喇叭的窗口高喊一聲:「喇叭,你玩我!」

    五十秒後,小喇叭出現在她家門口,手上拿了一個飯盒,搶先開口說:「歡妞,這是我外婆做的獅子頭,讓我送過來給你吃,你還沒吃飯吧,趁熱吃了吧。」

    她握緊了拳頭揮了起來,齜牙咧嘴作勢要嚇唬小喇叭。

    「饒命啊,看在我外婆和獅子頭的份上歡妞饒了我吧,無關我的事啊,主謀不是我啊,是阿刺,因為阿刺她妹妹阿蝟也喜歡方騰啊。」沒氣節的小喇叭被我虛張聲勢一下子就招了。

    阿刺,到底我唐未歡不是你親姐妹,你就這個玩我啊,虧我平時把你當把子(姐們),她想到最後,就有了一個十分偉大的想法,越是不讓我得到是吧,我偏要得到方騰,我偏要讓那些喜歡方騰的女人都羨慕嫉妒恨。

    NO.8

    不過一想到那龐大的對手群,就有些底氣不足了,追到方騰,那可不是和一個兩個三個女生對抗,那是一個人單挑一個群體。那些暗戀方騰的女生寧願方騰就保持現在單身的現狀,大家都公平暗戀,也不願意讓哪個女生獨享方騰。

    阿刺說方騰是公共設施,我可不願意這個公共設施被搬走,那萬一方騰走了,衛十三成下一個公共設施了怎麼辦。雖然阿刺不喜歡方騰這類型的,卻希望眾女生都把目光集聚在方騰的身上,以免方騰有女朋友了,眾女口味大變會轉移傾慕到她的衛十三身上。

    蒼天啊,就算衛十三成了公共設施,那也是公共垃圾箱,沒有人想把它帶回去的。

    誰想把公共設施帶回家,那就是破壞公物。罪過罪過,一不小心就要擾亂社會治安了。

    小喇叭拿著那封信仔細一瞧,發現裡面還有一張白色的信箋,小喇叭激動地揮舞著手中的信封說:「歡歡快來看快來看呀,裡面還有一張呢。」

    歡歡多像是一隻寵物某的名字,寵物豬寵物狗寵物貓等等。

    她打開一看,字跡很清秀,這麼好看的字,一定是方騰的,她一隻手遮著不讓小喇叭看,把信舉得高高的,小喇叭蹦跳著夠不著。

    她看得最後咬手指,眼冒愛心,原來信上寫了相信這封信是別人以她的名字寫的惡作劇,他相信她,自從那天見面之後,她在他心中已是美好的形象,他說他希望每個星期都可以和她寫一封信。

    小喇叭說這封信表露的很含蓄,但是仍能感受到那含蓄背後熾烈的濃情。

    唐未歡陷入前所未有的熱戀,其實不過是情書,她每週都會準時去郵局寄一封信,那些綠色的粉色的淡藍的信箋,滿載著她對溫暖的渴盼。

    她只是,太缺乏一個家的安全感,方騰的每週一封情信,讓她感覺到了手心裡微微冒著細汗的熱潮。

    除了唸書,幾個蹄子一起瘋,然後就是寫信,這些信,其實也不能稱作是情信,上面寫的,更是都是傾訴的心事。

    這些事,有的是她連小喇叭和阿刺都沒有說過的。

    唐未歡變得憂鬱了起來,小喇叭舉著放大鏡看著她的瞳孔,說她的眼睛裡面都是春天,都是春心,蕩漾開來。

    那條舊綠的裙子始終都掛在窗台上,蒼綠得微微泛白,唐未歡手握著裙擺,坐在陽台旁,什麼時候開始變成了一個愛發呆的女孩,頭髮有些長了,突兀的骨骼,沾了灰的帆布球鞋。

    好像會一直孤單下去,她和小喇叭一樣,都像是被遺棄的孩子,小喇叭至少還有一個耳聾的外婆,而她,也許只有一隻叫「藍藍」的流浪貓了。

    藍藍是一隻腿瘸的白色流浪貓,是她在路邊合歡樹下遇見的,她對著它說了很多連自己都聽不懂的話,到後來說得合歡樹都累了,落了一地的合歡花。它在她的裙畔摩挲,她說,藍藍,跟著我,我們一起過,我們一起喝牛奶。

    NO.9

    小喇叭每次來的時候都會抱著藍藍給它化上藍色的眼影,小喇叭說有藍色眼影的貓才叫藍藍,因為小喇叭喜歡藍色的眼影,藍色的指甲油,好像在小喇叭的身上,你總是只能看到兩種顏色,火紅色和深藍色。

    聽說那是愛或死的顏色。

    如果你遇到一個染著火紅色短髮,有著藍色的眼影藍色的指甲,脖子上掛著銀項圈,左耳上有七個耳洞,右耳只有一個耳洞,說話聲音要比常人大幾分貝的女孩,那麼她一定是小喇叭。

    唐未歡則是梳著馬尾露出光潔的額頭,用一個小小的紅夾子夾住了額前的一縷劉海,她一直都穿乖巧的裙子,如果說她看起來要比小喇叭要乖巧,那麼一定是假象。

    小喇叭是沒心沒肺沒胸沒腦子的傻妞,上課耳朵上總掛著一副耳機,搖頭晃腦聽著歌,或者就低頭將藍色牛仔褲上的一個小洞摳成個窟窿。

    老唐婚禮的當天,唐未歡帶著小喇叭,還有阿刺阿蝟這對雙胞胎姐妹一起去了。老唐似乎很浪漫,婚禮訂的是七夕情人節那天。

    四個人一起叫計程車去往婚禮活動現場,唐未歡穿了一身白裙坐在計程車裡一路上都在抖,小喇叭握著她的手,生怕她會失控。

    她沒想到有一天會參加自己老爸的婚禮,下了出租車,老唐和那姐姐喜氣洋洋地穿著禮服站在酒店門口迎賓,老唐看起來年輕了不少,鬍子茬都刮極乾淨。

    她出現在老唐的面前,老唐愣了幾秒隨即笑著擁抱了她一下,在她耳邊輕輕說:「今天老爸好日子,你帶朋友來玩玩行,別給老爸鬧事,乖。」

    新娘叫蘇丹,唐未歡曾說這個後媽就是一個蘇丹紅姐姐,跟那染了紅心看起來很漂亮很好吃的毒鹹鴨蛋一樣。看起來年輕貌美漂亮精緻,其實非常有手段的,一瞧就是小狐狸精。

    按照事前商量好的,小喇叭阿刺阿蝟都異口同聲懂事地喊了一聲「唐叔叔好」然後又對新娘子笑著喊了一聲:「蘇姐姐好」,最後統一的來了一句:唐叔叔和蘇丹姐姐百年好合。

    這句差輩的話讓這一對老夫少妻更吸引了眾人的議論和眼光。

    老唐臉色似笑非笑,十分尷尬,新娘蘇丹的臉上都是委屈,老唐輕輕拍了蘇丹的肩膀,這讓唐未歡看了十分的不舒服,老爸簡直就被這個蘇丹紅迷得忘了東西南北。

    宴席開始的時候,眾賓客都要新郎新娘講述他們相識相愛的故事,唐未歡拿著不袗的筷子在餐盤上敲著,然後小喇叭和阿刺都敲了起來,阿蝟是文靜的女孩,只是靜靜坐看著。

    唐未歡站起來,走到了司儀的身邊,從口袋裡掏出一張紙,大聲朗讀起來:「我爸和蘇丹姐認識時,還沒有和我媽離婚,蘇丹姐就是所謂的小三姐姐,也許是我爸魅力太大,蘇丹姐不愛小男人就愛老男人就愛有婦之夫」

    「你怎麼可以這樣子!」蘇丹氣紅了雙眼,就要哭了出來,本來老唐說他是二婚就不舉行婚禮了,可蘇丹是頭婚,覺得不舉行婚禮就是人生的遺憾,沒想到婚禮瞞著瞞著還是被唐未歡知道了。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