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的凶器 正文 第十三章
    翔子聳聳肩,說:「你應該知道他手裡拿著槍吧!他被開槍的時候,自己也對那個女的開槍。那個女的就搖搖晃晃,最後摔到河裡了,現在好像還沒找到她的屍體,應該是沒救了。所以我才會活下來。」

    但是,小夜子搖搖頭,說:

    「他……他不可能對人開槍的。這事情我最清楚。」

    「自己中槍之後意志很脆弱,所以他自己開槍的。」

    翔子變得認真。從這個反應,小夜子相信自己的直覺是正確的,接著說:

    「不是這樣。他發現自己要被開槍了,在擊倒對方之前,應該會先逃走。他就是這樣的人。」

    「但是,那個時候他的確是開槍了。我說的絕對沒錯。」

    「對那個女的開槍的是你,」小夜子果斷地說,「是你開槍的,然後讓我先生握著手槍。」

    「你有證據嗎?」

    佐倉翔子用力拍打桌子。

    「我就是知道,我很瞭解我先生。」

    「你夠了沒啊?」

    翔子把杯裡的酒灑向小夜子,說:「雖然說你們結婚,但也太自以為是了吧?你根本不瞭解他。我跟他都把自己的靈魂賣給了惡魔,叫做禁藥的惡魔。他的事情我比你還請楚才對。」

    「既然你們是這麼好的朋友,為什麼要丟下他?」

    「丟下他?」

    「警察說他腹部中槍,如果馬上送到醫院還來得及搶救。你為什麼把我先生丟下自己逃走?為什麼?」

    對於小夜子的追問,翔子別開臉,雙眼垂下,好像在膝蓋上把玩著什麼。

    「你打算嫁禍給我先生吧?畢竟死無對證……」

    說到這裡,小夜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因為一個至今從來沒有過的想法,突然浮現在腦海:「難道說,是你把我先生……?」

    翔子看向小夜子,眼神中燃起敵意。翔子此時感受到情況危急,高高地舉起刀子……

    41

    少女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深夜了。

    卡車後面的檯子上有許多瓦楞紙箱,她就在那一座紙箱小山之中。卡車開始啟動,引擎的聲音讓她醒來。

    從河裡爬出來,搖搖晃晃地走著,發現堤防旁停著一輛卡車,於是便爬進後車廂篷內。

    她再度失去意識是當天早上,所以她睡了超過十個小時。

    她慢慢地站起來,左腹部激烈的疼痛,全身也疲憊不堪。

    她完全沒有想到佐倉手裡會有槍。她想,在日本一般人是不會有槍的。

    她在河裡脫掉身上的防風外套,穿著外套她沒辦法游泳。所以她現在的裝扮是黑色的連身衣和賽車短褲,然後打赤腳。

    她站起來,窺探駕駛座。卡車司機是一位中年男子,副駕駛座沒有人。

    她把自己藏匿起來,用拳頭敲打駕駛座後面的玻璃。卡車終於停下來,她躲在箱子陰暗處。

    她感覺司機從後車廂上來,準備檢查貨物的狀況。正當他來到她旁邊時,她倏地站起,中年男子一臉驚訝地整個人往後仰。她朝男子屁股用力踹了一腳,當男子哀號出聲,痛得蹲下,少女趁機壓住他的頭兩度撞向後廂車車緣處。男子當場昏死過去。

    少女脫下男子身上的灰色工作服,套在自己的連身衣外面。衣服不夠長但很寬鬆,所以還能穿。她還套上男子的運動鞋,戴上工作服口袋裡的灰色工作帽。

    左半身依然激烈地疼痛著。她蜷曲在地上,等待疼痛感減緩。

    卡車停在道路左邊。她下了車環顧四周,不曉得這一帶是哪裡。她回到車內尋找地圖,找了幾回,她在地圖上發現佐倉翔子的地址。

    她撕下那一頁,這時她從卡車後照鏡看到有輛小轎車停在卡車後面。一位年輕男子從車上下來。少女也從車上下來。年輕的男子在路旁的自動販賣機買香煙,車子沒有熄火。

    少女接近轎車,迅速地坐進後座躲起來。沒多久男子開門坐進駕駛座,少女起身,用右手把男子的脖子往後勒住,男子驚叫出聲。

    她給男子看地圖,示意他佐倉住的那一帶。

    「要去這邊嗎?」

    她點點頭,左手也掐住男子的脖子。男子顫抖著說:「好,我知道了,不要勒我……品川很快就到了。」

    或許怕猛踩油門,女子會突然勒死自己,於是他小心翼翼地發動車子。

    她忍著腹部的疼痛感,聚精會神,雙手掐著男子的脖子,避免自己中途暈過去。

    42

    精神狀況看似不太正常的佐倉翔子拿起刀子刺了過來。小夜子拚命閃躲,往玄關的方向逃。翔子以猛獸般的速度早一步擋在她面前。

    「你以為你逃得掉嗎?!」

    翔子歪斜著嘴,露出醜陋的表情,說:「我會空翻啊,你動作這麼遲緩,怎可能贏得過我的速度!」

    「你就算這時候殺了我,也沒辦法善後屍體吧!」

    被往後逼退的小夜子說著。

    「無所謂啊。把你分屍,用宅急便寄回你家就可以了。」

    翔子竊笑著。

    「你這個瘋子。」

    小夜子搖搖頭:「不要過來!我要大叫了!」

    「請便啊。這個房間為了可以讓我練習唱歌,還特地做了隔音設備呢!要是聲音漏了出去,別人也只會以為我又在練歌了。」

    救命啊!救命啊!小夜子喊叫了兩聲。但是只能心急,卻發不出清亮的聲音。

    「警察知道我來這邊。」

    「你想我會被這種容易被看穿的謊言蒙騙嗎?」

    翔子再度向她攻擊,小夜子只能繞著室內逃竄。看到東西就拿起來扔去,驚嚇之餘手腕無法靈活,東西胡亂飛去也打不中目標。

    「夠了,放棄吧。你逃不掉的。」

    翔子拿著刀子一步一步逼近她。小夜子往臥房的方向跑去,翔子緊追在後。

    「不要!」

    「你哭吧!你看你,還穿什麼孕婦裝咧!告訴你,這把刀是有介的,是他為了殺人準備的。死在這把刀下,應該也是你的心願吧!」

    一說完,翔子再度襲擊過來。

    小夜子拚命地抓住翔子拿著刀子的手,就這樣兩個人都倒在床上。

    體力相較之下,小夜子肯定沒有勝算。摔倒在床上,手腕也被鉗制住了。

    我要死了——小夜子這麼想著,閉上眼睛。覺悟之際,身體定住不動,只想著該如何保護肚子裡的小孩。

    這時,突然間聽到尖叫聲。小夜子睜開眼睛,翔子被三名男子抓住。

    「啊!警察先生。」

    是昨天晚上到橫濱娘家去的那幾位刑警。根岸刑警拿起手銬銬住翔子。

    「佐倉翔子依殺人未遂當場逮捕。」

    「不要!不要!」翔子哭喊著。

    「不要動!」根岸刑警嚴厲地命令翔子。

    「有沒有受傷?」

    「還好……沒事了。」

    心情稍稍平復後,她從床上起來:「為什麼你們知道這裡?」

    「鎖定車子為線索,這車子擁有的人不多。再鎖定體育關係者去查,就只有佐倉翔子。」

    「原來是這樣啊!」

    「查到之後就趕過來,請管理員讓我們通過保全上樓,到房門口時,總覺得很奇怪,所以就請管理員拿鑰匙讓我們進來了。」

    「謝謝你們救了我。」

    小夜子使盡了全身的力氣,當場蹲了下來。

    「現在換我們問了。你怎麼會在這裡呢?」

    「嗯,看來必須全部讓你們知道了。」

    小夜子垂著頭。根岸帶著翔子,紫籐則跟在小夜子旁邊。另外一名年輕的刑警拿起電話叫巡邏車過來。

    「先不要叫,」翔子立即反應:「出去之前,我要補一下妝,巡邏車來的時候請他們到地下室停車場。我不想銬著手銬從玄關正門出去,絕對不要。」

    年輕刑警困惑的臉看著根岸。

    「好吧!」

    根岸點點頭說道。

    43

    佐倉翔子整理儀容時,紫籐陪同根岸坐在客廳的沙發等待。年輕的高山刑警則監視著翔子。

    日浦小夜子環抱著肚子坐著,害怕地將背拱了起來,臉色依然蒼白。紫籐想這也難怪,她一定過度驚嚇了。

    紫籐完全想不透是怎樣的過程讓她會過來這裡。但是蒙騙警察還不惜跟兇手對峙,背後代表了她對丈夫那份深厚的情感。

    你真傻——紫籐心中嘀咕著。當然是對她丈夫日浦有介說的。

    翔子化完妝後走過來。看著她的臉,紫籐瞬間無言。她的妝容讓她看起來像個洋娃娃,伴著抑鬱的表情,醞釀出一股蠱惑的魅力。

    「久等了。」她對著刑警們說道。

    「現在可以叫巡邏車了嗎?」根岸問道。

    「可以,但是如果在前門的話,我就不出去。」

    「我知道。」

    根岸示意高山打電話。

    「我們有很多話想問你。」

    在電梯裡,紫籐對翔子說道。

    「我沒有什麼話要說。」

    翔子看也不看紫籐一眼,冷淡地回應他。

    來到地下室,巡邏車還沒來。慎重起見,高山刑警走到入口處,其餘四人在電梯前等著。

    根岸拿出香煙點火,深深地吸了一口。煙味瀰漫在空氣中時:

    「屍體找到了嗎?」

    翔子突然開口問道。

    「日浦有介的?」紫籐說道。

    「不是。」

    她這麼說時,別處傳來男子哀號的聲音。紫籐與根岸互看。

    「什麼?這個聲音。」

    根岸不安地說著,看向年輕刑警走去的那個方向。可是走到底,再左轉,也沒看到半個人影。

    「我去看看。」

    說完,紫籐快步走了過去。

    停車場雖然有日光燈,但還是不夠亮。他穿過兩側停著高級轎車的通道前去。

    一過轉角,看到前方有人倒在地上。紫籐快步跑過去,發現是高山刑警,後腦勺出血,雖然還有心跳,但已經失去意識,旁邊有個生蛌瘍K餅滾落在一旁。他趕緊翻找高山刑警的西裝,手槍已經不見了。

    紫籐站起來大聲叫道:「那個人來了,趕快進電梯!」

    沒聽到根岸的回應,取而代之的卻是兩個女生同時的尖叫聲。應該是日浦小夜子跟佐倉翔子!紫籐奮力地跑回去。

    回去之後,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可怕高大的黑影。只見兩個女生從反方向逃開,而這黑影從根岸後面掐住他的脖子。

    「走開,不走開的話我開槍了。」

    紫籐架著手槍。但事實上對方跟根岸距離非常近,他根本沒有辦法扣扳機。

    少女知道他的意思了,於是高個子的女生單手扣住根岸的脖子,另一隻手慢慢地伸向紫籐,手裡同樣握著槍。

    紫籐意識到危險,動作敏捷地躲進車子陰暗處。隨後聽到槍聲,子彈胡亂飛。

    紫籐從車子暗處露出臉來,根岸倒在電梯前。紫籐以為剛才的槍聲是根岸中槍,趕緊壓低重心跑到他身旁。不過看來子彈沒有擊中根岸,而他果然跟高山一樣頭部受創,看來兇手是用槍柄攻擊。

    紫籐舉著槍,慢慢地離開電梯前面。周圍只有車子,沒有任何人影,小夜子跟翔子應該是為了保護自己躲起來了。那個女的一定是躲起來伺機而動,紫籐再度前進時,突然周圍暗了下來。看來是那個女的把電燈關掉了。他倏地放低身子,屏住呼吸。

    他豎起耳朵仔細凝聽周圍的聲音,可是一點人的氣息都沒有。額頭上的汗,從他的臉頰流到下顎,嘴唇乾裂。

    紫籐調整呼吸,仔細留意著腳步聲,開始慢慢移動。那個女的一定也是在某個陰暗處準備接下來的攻擊。

    他想起攻擊根岸的女子的身影。

    確實比想像中還要高大,訓練過的肌肉,真不愧是仙堂之則用盡全部的熱情換來的傑作。紫籐蹲低,仔細確認每部車子之間的空隙,瞬間感覺自己就像是在墓地一樣。

    喀沙的聲音從對面的車子那邊傳來。

    他停止任何動作,豎起耳朵,隱約可以聽見人的喘息聲。

    他舔了舔乾裂的嘴唇。握好手槍,二次深呼吸後,往車子那邊走去。

    又有聲音了。兩個小小的身影蹲在牆邊。仔細一看,是日浦小夜子跟佐倉翔子。

    「殺了她啊!」

    這時翔子大叫:「快殺了她啊!」

    「不要出聲。」紫籐小聲地說著,空氣中瀰漫著騷動的氣氛。他回頭環顧四周,兩輛車中間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身影舉著槍瞄準他們。

    「趴下!」

    他說完的同時,對方的槍口迸出火花。子彈打到水泥的聲音,翔子放聲尖叫。

    這次紫籐槍口對向她。她如猛獸般快速地從旁邊躲開。

    「啊,腳,腳好痛。」

    抱著膝蓋,翔子的聲音悶住了。血流出來,看來是剛剛的子彈從她腳上擦了過去。

    「鎮靜!」

    說完,紫籐從車子中間走出來,環顧四周,發現那女的不見了。

    跑去哪兒了——正當這麼想時,突然身上感到重力,強大的力量,兩隻手腕勒住他上半身。

    紫籐試圖甩開她的雙腕時,瞬間敵人的蹤影又消失了。紫籐吞了一口氣後,發現自己從地上飄了起來。沒有任何反抗的機會,紫籐身體重重地摔在水泥地上,全身幾近麻痺。

    他咬著牙,集中全力站起身來。看到少女朝小夜子那邊跑去,但是相較於她敏捷的動作,紫籐要踏出一步都顯得相當困難。

    翔子哀號出聲。小夜子蹲著,睜大眼睛看,身體不斷地顫抖著,她知道她必須要離開……

    少女走到小夜子她們面前站著,緩緩地舉起槍。

    紫籐尋找著自己的手槍。原來掉在距離他一公尺的地方,他使出全身的力量伸出手。就要來不及了——紫籐心想。

    在小夜子旁的翔子,不成聲地哀號著。她想逃跑,可是礙於腳上的傷無法移動。

    「救命啊!求求你。救命啊!」

    翔子像毛毛蟲一樣扭動著身體,躲在小夜子後面。

    小夜子只能顫抖著身體,仰著臉,睜大眼看著高度幾乎要碰到天花板的少女向她們逼近。跟剛剛翔子想要殺她的恐懼感截然不同,她已經沒有力氣抵抗了。

    少女冷酷的表情舉起槍朝向她。

    就要被殺了,小夜子心想著。她閉上眼睛,這時她發現自己早已淚流滿面。

    但是,似乎沒有馬上聽到槍聲。感覺持續了一段好長的空白,她睜開雙眼……

    巨大的少女緩緩地彎下腰,伸出雙臂。小夜子吞了一口口水,心想:沒有開槍,難道是要勒死她嗎?

    看來也不是這個樣子。少女悲傷的神情,像是要訴說什麼似地看著她。

    「什麼?」

    正當小夜子想問的時候,只聽見「轟」的槍聲響起。同時少女高大的身體仰起,接著又一發。

    就像慢動作一樣,少女整個人跪癱了下來。她沒有倒下,只是微微地皺著眉頭,咬著牙根,想要前進似的。她的眼為什麼一直看著小夜子?伸長著手,動了動手指,像是向她乞求什麼……

    終於,她再也使不上力,倒了下來。瞬間聽到她倒在水泥地上的聲音。

    紫籐搖搖晃晃地靠近,垂下握著手槍的右手。

    「有沒有受傷?」

    「沒有。」小夜子點點頭。

    紫籐收起槍,俯看著倒在地上的高大少女。

    「終於可以回山梨了。」

    他喘著氣低聲說道。

    小夜子看著死去的少女,雙手護在自己的肚子上。少女像是在向她乞求似的,伸長著手臂。少女嘴裡吐出虛弱無力的聲音。

    BA……BY……

    小夜子聽到「baby」的聲音。

    為什麼少女最後會這樣說呢?她究竟是不是這樣說呢?

    小夜子不明白。

    巡邏車紅色的燈,從黑暗處駛近。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