闇夜伯爵 第四章
    「斯琴……斯琴……」弗雷擰眉低喊。

    托天之幸,她仍有氣息!雖然微弱,卻令他驚狂的心起了莫名的喜意。

    無暇細辨此時的心緒,他立刻將昏迷的她抱了起來,記得從前這附近有間狩獵小屋,弗雷抱著納蘭斯琴刻不容緩地邁步而去。

    弗雷的坐騎十分具靈性,默默地跟在兩人身後。

    天色愈來愈暗,弗雷開始擔心自己是不是記錯了方向,再不然便是小屋早已傾毀。

    雨勢在此時似乎又有轉大的趨勢,所幸在這個時候弗雷看見了那間他幾乎要以為不存在的小屋。

    將坐騎「雷神」於木屋旁的圍欄拴妥之後,弗雷抱著納蘭斯琴進入木屋。

    斯琴的體溫似乎比剛才更低了!

    弗雷立即將她放在大床上,點起了放置於桌上的蠟燭。燭光照映出她過於蒼白的小臉……

    再這麼下去,她一定會失溫而亡!

    立即地,他由皮囊中取出烈酒,緊接著脫下她的長靴用勁搓揉她的雙腳,之後,再脫下她一身濕衣。

    此時的他已無心欣賞她赤裸的胴體,一心只想救她性命。

    他喝下一口烈酒,然後噴灑在她胸前、小腹以及背脊,一雙大手開始在她身上用勁搓揉。

    時間一點一滴過去,納蘭斯琴開始恢復知覺……

    弗雷聽見她口中喃喃自語,傾身細聽,發覺她說的是中國話,而他一點兒也聽不懂!

    該死!也許她說的是很重要的話。

    當他的雙手來到她的小腿時,發覺她似有脫臼的情況,於是他取來木板,將她的小腿固定在木板上,待下山之後再請醫生為她接骨。

    察覺她身子稍稍回溫之後,弗雷准備在壁爐裡生火。

    只是屋裡的柴火因久置而微有潮濕,無法著火,弗雷索性取過一張木椅,拿到屋外劈散之後再進屋嘗試。

    這一次,木柴冒起黑煙,待些微水分被蒸乾之後,終於冒出火苗,火勢迅速擴展,終成熊熊火焰,

    「格格……格格……」弗雷耳畔再度傳來納蘭斯琴的低語。

    弗雷走近床榻,為她蓋上棉被。

    此刻她似醒非醒,口中喃語不斷,弗雷取過烈酒湊到她唇畔,將口中的酒哺入她口中。酒一入喉立即嗆醒她,但也僅止於一瞬,轉眼間,她再度合上眼,並未真正醒來。        

    俊美的臉龐微顯擔憂,再一次,他喝了口烈酒,傾下身,以唇就口緩緩將酒哺入她口中……

    這一次,他順利地喂她喝下幾口烈酒,青白的臉色這才稍稍和緩。

    不過她仍舊沒有醒來,口中仍不時發出他不懂的話語。

    弗雷取過囊袋中的乾糧,一邊在火爐邊烤乾她濕衣,一邊吃著晚餐。

    龤www.xiting.org♂龤@ 龤www.xiting.org

    夜色已來臨!

    英俊的臉龐卻更顯陰郁,他一向痛恨黑夜。

    莫利斯家族古老的咒語再一次在他身上印證……

    打從他十八歲起,每當子夜來臨,他便陷入短暫的失憶,直到天明。

    這種失控的情形由一開始的驚惶失措到如今每夜將自己鎖在西翼,其間的痛苦從無人知曉,

    而今夜她需要人守護,他亦無鎖鏈可困住自己。

    另一個失控的弗雷會傷害她嗎?他不知道!

    他真的不敢去想!

    不久之後,納蘭斯琴開始發燒,高熱的體溫下是易畏寒的身體,她不住地發顫,不斷地發出迷亂的模糊囈語……

    「格……快救格格……」她不斷的重復這句話。

    弗雷再一次把酒噴灑在她身上,使勁地搓揉,為她祛寒兼降低過高的表面溫度。

    在他一再的努力之下,漸漸的奏效,酒精開始降低她身上的高熱。弗雷立即取過稍早煮好的熱湯,讓她喝下一些些。

    納蘭斯琴口中發出輕吁,接著陷入沉睡,不再發出囈語,

    漸漸,弗雷倦極,伏在床邊沉沉睡去。

    龤www.xiting.org♂龤@ 龤www.xiting.org

    半夜,納蘭斯琴在一陣奇異的聲響中醒來,她發現自己身在陌生的本屋之中,外面下著大雨,木門不知何故大開……

    正困惑間,門外忽然竄入一頭山貓!

    山貓生性凶殘,因久不知肉味,因此一見納蘭斯琴立即咧開嘴低吼一聲,倏匆一躍而起,飛撲向她。

    在這危急的一刻,一道閃電急掠而來,雷聲混著槍響同時打破寂靜的黑夜。

    納蘭斯琴尖叫一聲,眼睜睜地瞧著山貓直直摔至地上!

    「幸虧趕上了!」弗雷僅著一條黑色長褲站在門口,他的右手則握著一枝烏亮的槍銑。

    在見到他的一瞬,她想起了一切——

    天!她做了一件天大的錯事!

    她不該答應嫁他為妻!

    因為,她不是格格,她只是個丫鬟,一個叫辛兒的丫鬟吶!天!

    也許是承受不住這樣的刺激,她眼前一黑,再度昏厥了過去。

    弗雷走進屋內,將死去的山貓拖出門外之後,再回到床畔。

    「斯琴……甜心……」他輕拍她蒼白的面頰。

    辛兒再度悠悠轉醒。見他俊顏赫然在眼前,她不由直往後退。

    她不是斯琴格格……更不是他的伯爵夫人!

    天!她犯了多大的錯啊……該如何彌補一切呢?

    「我……我不是……」        

    弗雷的濃眉上揚。    「不是什麼呢?」他在床榻上坐下來,雙臂貼靠在牆上,似不經意地將她鎖在雙臂之間。        

    能說嗎?        

    這樁婚事可是皇上的旨意,攸關兩國之間的交流;如今發生船難,格格失跌、生死未卜,而她這個丫鬟竟陰錯陽差地被誤當成斯琴格陪與伯爵完婚……一切還有轉圜的余地嗎?

    「嗯?寶貝,你想告訴我什麼呢?」弗雷湊近她略顯驚懼的小臉,藍眸隱隱閃著邪佞的光芒。

    老天爺!他似乎又成了那一晚在西翼為她破身的邪魅男人!

    「怎麼不說話了?被山貓嚇丟了魂嗎?別怕,我已經一槍解決它了。」這一次他靠得更近,近得幾乎與她氣息相通。

    辛兒可以感覺他溫熱的男性氣息正徐徐噴在她臉上,如辰星般的邪氣藍眸散發出魔魅的力量,令她渾身輕顫不已。

    下一刻,他的唇輕輕攫住她微顫的唇瓣,品嘗她無邪的甜美。

    這一吻勾起辛兒的回憶,她忘不了那一夜銷魂蝕骨般的歡愉……

    弗雷一雙大手探入她裹住身軀的被中,握住那兩只誘人擷嘗的挺聳。

    不……她不是格格……她不是!

    他的寵愛,她不能再接受!她勉力推開他,在兩人間拉出些微距離。

    「我……我頭很疼……不要……」她羞澀地拒絕。

    俊顏勾起一抹邪氣的笑。    「我的撫觸可以令你忘憂。」徐淡的語氣滿是引誘。

    「不……我真的很不舒服……請求你不要……」她不能再與他發生這種親密的關系,她不配!

    望著她蒼白的小臉,藍眸半瞇了起來。好半響,他終於開口:

    「好吧!今晚就饒過你。」他撤回雙手,並褪下長褲。

    「你……你做什麼?」辛兒顫抖地間。黑眸透著驚懼,現下他正一絲不掛地站在她床前。        

    「現在才別過頭,不嫌遲了嗎?你早已是我的女人了,不是嗎?」弗雷勾起她的臉,邪譫地說道。

    「你……你快穿上衣服。」她心慌地道,並半垂下眼。

    「甜心,這一點我可不能答應。」語畢,他跨上床,一把扯下她緊裹的被。

    辛兒驚呼一驚,雙手橫在胸前。

    「別遮了,今晚我們還要裸裎相對呢。」驟地,他長手一伸,將她拉進懷裡。

    「你想干什麼?」她驚惶地開口。

    「今晚我就這麼抱著你睡。」他拉過被子,大腿老實不客氣地壓上她的雙腿與之交纏。

    「不……」她掙扎著想推開他。

    「嗯?不?!」藍眸倏地瞇了起來。「你感覺不到我的悸動嗎?也許……我該狠狠的要你才是。」他半是威脅地開口。

    「不要……求你……我……我身體真的很不舒服。」她虛弱地表示。

    藍眸凝睇她半晌,徐緩地開口:

    「既然身體不舒服,就該好好的睡覺,不准再亂動。」他霸道的擁緊她,讓兩人的身體緊緊貼合。

    雖然不願,但她卻也明白此刻是唯一能讓他不碰她的方法,

    也許,拖得一天是一天。在格格尚未找到之前,就讓她暫時代替吧!

    這件事,一定不能讓人發現,否則不但會壞了兩國間的交流,還極有可能連累她遠在家鄉的親人……        

    辛兒就這麼靜靜地躺在弗雷的懷裡,不安的感覺在他溫暖的臂彎點一滴消失,終於,她沉沉入睡。

    弗雷看著她沉睡的容顏,唇畔匆現一抹微笑,伴著她入睡。

    盡管屋外雷雨交加,但是屋內卻是溫暖而寧靜。      

    龤www.xiting.org♂龤@ 龤www.xiting.org

    弗雷睜開眼,立即發覺身下的異樣。

    當眸光停在那張無邪的小臉時,他心頭微微一震,立時發現她一絲不掛地躺在他身旁,而他的手正牢牢圈圍在她纖細的腰上。

    昨晚,他對她做了什麼?該死!他一點也想不起來!倏地,他推開她,翻身而起。

    辛兒猛地醒來,卻見他滿臉怒容。

    「昨夜發生什麼事?」他問,語氣比屋外的天氣還冷。

    「你……你不記得了嗎?」她再一次訝異,記得上一回也是如此。

    「回答我!」他怒瞇起眼。

    「我們只是抱在一起睡覺,」

    「就這樣?我沒有傷你?」濃眉微微地糾結,他再問。

    「沒有,你還打死一只山貓救我一命,難道你忘了?」想起那驚心的一刻,她的全身仍忍不住戰栗。

    是他救了她一命,她衷心感謝。

    匆地,弗雷的眸光落在她半裸的軀體上。    「衣服乾了,穿上吧!」

    辛兒臉頰一紅。「嗯,麻煩你轉過身。」

    俊顏泛起嘲諷的笑,弗雷冷言道:「既然夜裡已與我裸裎相擁,現在又何須故作羞態?」      

    辛兒心口微微一揪,為什麼他又變成那個冷漠又帶著敵意的男人?

    弗雷嗤笑一聲,開門欲離去。

    「你去哪裡?」

    他略停下腳步。「隨興之所至。」

    「可……現在正下著大雨啊……」辛兒支吾的說,蒼白的臉上微顯擔憂。

    「我就愛淋雨!」語畢,他大步走入雨中,很快的便失去蹤影。

    辛兒瞧他逐漸消失的身影,一顆心竟隱隱的痛了起來。

    龤www.xiting.org♂龤@ 龤www.xiting.org

    日落前,弗雷終於回到小屋。

    「下山的路有坍崩,看來我們必須再留一夜。」他輕輕開口,俊顏仍透著冷漠。

    「你不必擔心,我相信要不了多久一定會有人找到我們!」辛兒柔聲道。        

    他忽然問:「你的腿還痛不痛?」藍眸落在她綁著木板的小腿。

    「好多了,」她回道。

    弗雷點點頭,脫下衣褲在火爐前烘烤。

    不知為何,他這種不經意的關切,令她的心頭無端升起愉悅。

    這一晚,兩人吃了點乾肉與面包便准備就寢。

    臨睡前,弗雷取來繩索,要她縛住他雙手與雙腿。

    辛兒雖有遲疑,但仍然依他所言。這麼一來,他就不會碰她了吧?她暗忖。

    「記住,無論如何,不許替我解開繩索!」他叮囑。

    辛兒點點頭,扶他坐在木椅上。

    半夜,辛兒在一陣騷動中驚醒。睜開眼,便迎上一雙魔鬼般的邪魅藍眸。

    「你……」        

    「區區數條繩索怎能困住我?」低啞的嗓音傳入她耳中,一雙大手在被褥底下急切地扯下她單薄的褻衣。

    「不……不要……」辛兒掙扎道。

    「不要?」他一把捏住她尖細的下顎,抵上她前額。    「今晚由不得你不要!」語畢,他一把扯掉她的褻褲,讓兩副赤裸的軀體緊緊交纏。

    他愛極了熨燙在她光滑的肌膚上的感覺。

    辛兒明知抵不過他的力量,卻始終不肯放棄掙扎。她不能對不起格格!

    只是,她愈是抵抗,愈是挑起他強烈的占有欲……

    「小東西,你這分明是在挑逗我!」他粗嗄地輕笑。

    辛兒忍不住用力甩了他一巴掌。

    弗雷怔了下,飲起笑。這個女人竟敢打她!

    辛兒趁隙翻身,滾落床下想奪門而出。但她腳痛,根本無法起身逃跑。才爬到火爐前,便被他捉住腳踝!

    「你以為你還能跑到哪裡?」赤裸的偉岸身軀隨即貼上她的背脊。

    「求你,不要!」辛兒回眸央求。

    薄唇掀起一抹邪笑,弗雷冷冷地開口:

    龤www.xiting.org♂龤@ 龤www.xiting.org

    接連兩天,兩人皆困在木屋中。

    這一日,雨後初陽,馬夫麥克領著一組搜索隊來到坍塌的山道前。

    「還要前行嗎?路都塌了!」其中一人問道。

    「當然要往前,萬一爵爺就困在前方那怎麼辦?」另一人回答。

    正當眾人議論紛紛之時,不遠處忽然傳來馬嘶聲。

    「快,爵爺一定在前方,我們快挖出一條通道出來!」麥克下令。

    眾人有了目標,立即展開救援工作。

    此時,弗雷正好來到坍塌處——

    「你們看,是爵爺!」其中一人開口。

    眾人抬頭一看,只見弗雷朝他們招手。「快!」

    不久之後,眾人挖出一道通路,跟著弗雷來到小屋,將辛兒一同接回海德居。

    當一行人遠遠地出現在海德居前方時,珊蒂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海瑟,快,爵爺與夫人回來了!」她大喊。

    所有的僕從們都來到海德居的入口列隊歡迎。

    雷神由快至慢,載著兩人緩緩走入莊園,辛兒則倚靠在弗雷身前。

    凱兒一見到她,神情立即轉為激動。

    「我想抱抱她。」辛兒回眸對弗雷說。

    弗雷無言,翻身抱她下馬,凱兒立即投入她懷裡。

    多日不見,辛兒一見凱兒哭泣,心頭立即湧上一陣心酸的感覺。

    凱兒這麼小就懂得思念的感覺,那麼她呢?有朝一日離開海德居時會不會懷念這裡的一切?

    終究,她不屬於這裡的!

    「珊蒂,快去請醫生,夫人的腳受傷了。」弗雷在一旁開口道。

    「是的,爵爺,」珊蒂迅速離去。

    「現在,我要抱她回房休息,你明白嗎?」弗雷對凱兒開口。        

    凱兒有些驚訝,不過仍然乖順的點點頭。

    之後,弗雷攔腰橫抱起辛兒,大步離開。

    「你該多陪陪她、多和她說說話。」辛兒匆然開口。

    「誰?」      

    辛兒望著他冷淡的俊顏,好一會兒才回道:「你心裡明白。」她是多麼希望他們父女兩人可以再親密一些。

    弗雷直視前方,沒有回答,那張如上帝親自雕琢的俊顏上仍舊維持一貫的淡漠。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