押寨新娘 第九章
    入夜,一個身著黑色裝束的蒙面人施展上乘輕功翻過一座大宅的高牆。

    落地後,黑衣人像是極熟悉這座大宅似的,左拐右繞,穿過一道道長廊,來到大宅西邊的一處苑落。

    緩緩地,黑衣人一步一步的逼近此苑的廂房,然後悄無聲息的打開房門,陰狠狠的走向床榻……

    李少白好夢正酣,忽然猛地被打了一巴掌,立即痛得坐了起來,連聲咒道:

    「是哪個混蛋敢打我,快滾過來……」語聲未畢,一把匕首已冰涼的貼在他頸項上,他立即噤聲,身子抖個不停。

    他哀求道:「大……大爺,有……有事好商量,要銀子的話儘管拿去,求……求您饒我一命……」

    李少白身旁的妻子亦連聲求饒。

    黑衣人狂笑了起來。「饒你?說得簡單,十年前,你可曾輕易的饒過別人?當別人苦苦哀求的時候,你放過他們了嗎?」

    李少白心下一驚,聽這聲音分明是個女人,而且似乎在哪兒聽過。「我……我不懂你在說什麼?﹄

    「李大少,你真是貴人多忘事,還記得蘇家大宅嗎?」

    此時李少白心中的疑懼已到了頂點。「你究竟是誰?」

    黑衣人冷哼一聲,緩緩解開面罩,露出她冷艷絕俗的臉。「還記得我嗎?」

    「你……你……你……」李少白簡直像遇到了鬼般,臉色瞬間慘白。

    天哪!她竟沒有死……

    「小……小釵……」李少白聲音顫抖得厲害。

    「很好,你還記得我這個苦命人!」蘇小釵凌厲地盯著他。

    「你……你沒有死?」

    「哼!死人是無法報仇的!」

    「報仇?」李少白惶然道。

    「十年前蘇家的大火不是你們父子放的嗎?」她瞇了瞇眼,射出危險的利光。

    「當然……不是!」李少白口是心非,不敢與她對望。

    「是嗎?當年你在殺害我腹中孩兒時,親口在我耳邊說的,難道你忘了?」蘇小釵冷笑,那笑聲彷彿來自地獄般的冷冽。

    李少白渾身起了雞皮疙瘩,害怕極了,怎麼十年不見,她竟像變了個人似的?花容月貌雖然沒變,但是她的眼神、她渾身散發的氣勢令他不由得心生畏懼,不寒而慄!

    蘇小釵見他顫抖不語,不由得暗暗冷笑。「也許--這樣會令你想起來!」她手指輕彈,一枚如牛毛般粗細的銀針沒入李少白手臂。

    霎時,李少白全身劇痛,猶如萬蟻鑽心般,痛得他哀號不已,他身旁的妻子嚇得昏了過去。

    「求……求你……火……火確……是我放的……但……這都是……是趙……趙公公所……指使的……」李少白痛得臉色發白,冷汗直流個不停,他這輩子還沒有這麼痛苦過。

    「很痛是嗎?」蘇小釵冷冷的笑著。

    李少白點點頭。

    「你可知道家破人亡、兒女被殺的痛,猶勝過你現在的十倍?」她這十年來日日夜夜受此煎熬,如此的沉痛,早令她心性大變;不再是從前那個溫順可人、充滿善念的蘇小釵。

    「你看在我們曾是夫妻一場,饒……饒了我吧!這一切都是我爹的主意……要殺……就殺他和趙紫敬……」

    「怎麼,開始父子相殘了嗎?」蘇小釵冷笑。「像你這種無情無義,又如此不孝之人,我是饒你不得的!」

    「小釵……」李少白哀叫著捉住她。

    「滾開,你不配叫我的名字!」蘇小釵一掌推開他,掏出麻繩將孿少白夫婦綁了起來,然後推倒油燈。「你們李家下地獄去吧!」

    火--開始猛烈的蔓延起來。

    不清片刻,李家大宅頓成一片火海。

    蘇小釵站在火光中,面容極端痛苦。當年,她的爹娘以及上上下下幾十口的人就是這麼死的吧!

    十年了,她總算報此血海深仇。

    十年前,她會認為這種舉動慘絕人寰,十年後,她只覺得這一切都是理所當然,她不過是要他們為自己當年所犯下的罪行付出代價而已。

    ****

    展無極一路由「斷情崖」緩緩步回城內。

    突然,他瞧見一個黑色身影由李家大宅內竄出,並迅速消失在轉角處。

    緊接著,他看見李宅冒出火光及濃濃的黑煙,不假思索地,他朝黑衣人消失的方向追了過去。

    蘇小釵奔行不久,警覺到有人在追她,於是她提了一口氣,施展師父所傳之獨門輕功。

    初時,蘇小釵遠遠地奔在前頭,過了不久,來人竟逐步拉近彼此距離,不消一會兒工夫,那人已在她身後。

    蘇小釵心頭一驚,隨手向後發了數枚銀針,以阻擋那人之勢。

    展無極a覺一陣勁風直逼他而來,袍袖連忙一揮,格開激射而來的銀針。此人必定心狠手辣,所發之暗器針針射向他要害。

    於是他一個翻身,轉瞬間來到黑衣人面前。在白眉師父的指點下,他的內力大有進益。

    「讓開,否則殺了你。」蘇小釵冷然道。

    展無極此時卻如遭五雷轟頂一般,當場不能動彈。

    這個聲音,這十年來他未曾忘記,是他一直魂縈夢繫所不能相忘的。看著黑罩巾裡若隱若現的一雙大眼,晶瑩動人,依然如同十年前一般,教他整個人為之牽動,沒錯,一定是她!

    「小釵……」他深情的脫口喚道。

    蘇小釵心頭大受震動,厲聲問道:「誰?是誰?」聽這低沉的聲音,難道是他?

    展無極緩緩摘下他戴了十年的面具,露出他削瘦的臉龐。「是我,無極!」

    蘇小釵難以置信的、恍惚的看著他,時光彷彿倒流回十年前一般,她輕輕喃語:「無極……無極……」想不到他還活在這世上!

    禁不住心中的激動,她的眼眶紅了起來。

    驀地,她想起家仇尚未報完,況且師父曾對她說過感情一事如同毒藥,碰也碰不得;否則輕者痛苦一生,重者則一命歸西。

    她曾答應過師父要斷情斷愛,方能練就一身武藝,師父告誡過她,日後若動心愛上男人,則功力會大減。

    因此她沉默良久,幽幽開口道:「你認錯人了!」

    不,絕不可能!她的聲音、她的模樣是他這一生如何也忘不了的,他怎可能認錯人?「小釵,你……」展無極走上前,他多想擁她入懷。

    「站住,別過來,否則休怪我對你出手!」蘇小釵拔出長劍對準他。

    「我不信你會殺我!」他又前進了一步。

    「看招!」蘇小釵毫不猶豫地舞動長劍向他刺了過去。

    展無極站在原地不閃躲。眼看劍尖已將刺中他心口,他依然不為所動。

    蘇小釵劍尖一偏,刺向他手臂。

    展無極手臂頓時染滿鮮血。

    「為什麼不閃躲?」

    「因為我知道你不會殺我,倘若我推斷錯誤,那麼死在自己最愛的人手上,我亦無怨無悔。」他深情的凝視著她。

    「是嗎?那我就成全你!」說罷,她再次舉劍朝他揮去。

    這一劍輕靈無比,卻也狠辣異常,筆直地朝展無極心口刺了下去。霎時,鮮血由他胸口噴出。

    「你……」蘇小釵頓時滿心悔意,她以為他不過是說說,沒想到他竟當真願死在她劍下。「無極……」她收起長劍,連忙扶住他。

    「你……你總算肯認我了!」展無極蒼白的臉上帶著滿足的微笑。

    「你……為什麼不閃?」她激動的哭了。

    「我不是說過,若能死在你劍下,亦是心甘情願。」

    蘇小釵見他對自己深情如此,心中不覺一慟。十年來,她早已練就無情無愛、無悲無憫的性格,怎知為了他,她竟流下了十年來的第一滴眼淚。

    突然她喉頭一哽,哇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

    展無極在恍惚間見她如此,憂心道:「你……你怎麼吐血了?」

    蘇小釵搖搖頭:「我不要緊,還是先救你吧!」她伸手點住他的穴道,替他止血。

    爾後,她才扶起他緩緩的朝城外的方向離去。

    ****

    展無極醒來時,已是二天後。

    這時正逢中午,他聞到陣陣香味由房子後面傳來。

    不一會兒,蘇小釵端了一盤菜、一盤魚走進來。「你醒了。」她對他淡淡一笑。所幸她長劍刺得不深,否則他可能真會死在她劍下。

    「這十年來,你都住在這兒?」

    「不。」她搖頭。「先吃飯吧!」

    展無極這十年來早已跟著白眉師父改吃齋菜,但如今見到小釵末死,心中的歡娛自是遠勝過一切,也就破例的吃起她所燒的魚。

    兩人邊吃邊聊,像一對結縭多年的夫妻。

    「小釵,告訴我,當年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蘇小釵臉色一黯,憶起過往,她開始緩緩的訴說……

    那一天,在李少白的追迫之下,她選擇結束性命,既然她的家人、孩子、以及無極全都離她而去,那麼她活著又有什麼意義呢?於是她心無眷戀,縱身跳下「斷情崖」。

    只是她萬萬沒想到,她會被崖邊的樹枝勾住。這時她看見樹枝旁有個山洞,此時洞口站了一位老婦,奇醜無比。

    「如果你答應當我的徒兒,終生留在此地陪伴我,我便救你。」老婦開口道。

    蘇小釵並不答應,反正她一心求死,她不在乎她是否願意救她。

    老婦見她死意甚堅,心知她必是個傷心之人,頓時起了同病相憐之感觸,歎了口氣,解下腰間長緞,將她捲進山洞之內。

    初時,蘇小釵終日鬱鬱寡歡,不言不語;時日一長,老婦待她甚好,因此她逐漸撤除了心防,拜老婦為師,修習武藝。

    由於老婦年輕時曾被男人毒害,對方不但佔領她的財富,又將她毀去花容月貌,推下斷崖。所幸蒼天有眼,她亦被樹枝勾住,在她費盡氣力來到山洞內時,她發誓有朝一日必報此仇。

    但時間一年年過去,轉眼數十載已過,原以為自己將老死於此,不料她遇上了小釵,於是她將自己畢生的武功傾囊相授。

    日子飛快,十年過了。老婦臨終前告訴小釵如何走出山洞,抵達崖底之路。

    「師父,為什麼你知道路卻不離開呢?」

    「其實,為師也是在三年前無意才發現的,為師已老,出去又有何用。也許這是上天留給你的路吧!記住!往後千萬別對男人動情,否則你十年來所修習之武功將無法完全發揮。切記!」

    於是師父過世後,蘇小釵便離開「斷情崖」。

    「你的師父可曾要你替她報仇?」展無極問道。

    「有。」

    「你……做了嗎?」

    「怎麼突然關心起這個問題?」

    「我只是希望你少殺點人!」

    「哈哈哈!很難相信這種話是出自你口中!」蘇小釵好笑的盯著他,從前的她不也是這麼期望他的嗎?

    「天理昭彰,因果循環,我只希望你早點回頭。」

    蘇小釵狂笑了起來。「不要跟我說因果報應,十年前李少白逼我喝下去胎藥,讓我們的孩子因此而流失,難道是我做了什麼傷天害理之事嗎?」

    展無極痛苦的閉上眼睛。原來,他們的孩子是這樣失去的!

    「小釵,你跟我回龍焰島去吧!我們別再理這世俗的一切仇恨好嗎?」

    蘇小釵看著他,一時之間過往的一切己憶全都湧了上來,往日的愛恨情仇,彷彿是昨日才發生一般,爹娘的仇、失去孩子的痛、無極的深情,讓她頓時迷茫了起來,究竟她這一生是為了什麼而活?

    看著款款深情的無極,她不明白自己究竟能帶給他什麼。凡是任何與她有關係的人都發生不幸,她深覺自己實是個不祥之人,她不能再將不幸帶給無極。

    「不,我不能!」她毅然決然的拒絕。

    「難道你想一輩子過這種日子?」

    不,她當然不想,只是像她這樣不祥的人就不該再將不幸帶給其他人!

    「人各有命。」她歎了口氣。

    「不,命運可以由自己掌握!」他握住她的手。

    「無極……」她神情淒楚的看著他,十年來他改變了許多,不再是那個到處殺人的魔頭了,這不正是她一直希望的嗎?望著他英俊的臉龐,她才知道自己這十年來從沒有一刻曾忘了他,也許為了修習內功而強迫自己不去想他;但是,這一刻她胸中柔情一時牽動,忍不住又吐出了一口血。

    「你怎麼了?」展無極憂心道。如果他沒記錯,這是他第二次看見她吐血。

    「我不要緊的!」她勉強一笑。吐血不過是代表她的內力又喪失了幾分的表徵罷了。

    「為什麼這樣?你受內傷嗎?」展無極關心地追問。

    「我沒受內傷,只是我所修習的內功是屬於克制感情、斷情斷欲的內功心法,倘若一旦動情,內力將逐漸消退,雖然不至於全部喪失,但必定大受影響;吐血不過是內力消散的徵兆。」

    「有什麼法子可以補救?」

    蘇小釵搖搖頭,微笑道:「你別再為我擔心。像我這樣不幸之人,孤獨一生是最好的選擇。」

    「不!」展無極激動的起身,將她緊緊擁住。「我們好不容易能夠在一起,說什麼我也不再放你走!」

    「你何苦如此,我只會帶給你不幸。」她的眼淚,再次滾滾而下。

    「別再說這種話,你能不能給我幸福,難道我會不知道?在我知道你還活著後,卻不能和你朝夕共處,往後一生必須倍受煎熬的思念著你,難道這樣我就會一輩子幸福嗎?」展無極輕抬起她的臉。「倘若我們能在一起,縱使只有短短的一天,也是幸福,不是嗎?」

    「你為什麼總是對我這麼好?」蘇小釵淚眼迷濛的看著他。

    展無極微微一笑,拭去她的淚水。「因為我愛你。」

    蘇小釵感動得凝視著他,然後她輕輕地靠在他胸膛上。

    就讓她放縱自己一次吧!縱使內力將一點一滴流失,她也不在乎,因為她知道,這是最後一次。

    兩人珍惜這相聚的美好感覺,他將她抱起,輕柔的放在床榻上,爾後才欺身吻著她,一切如同回到了從前一般,熾熱的激情漸漸淹沒兩人,不斷的狂燒著……

    第二天一早,展無極突然驚醒,他發現小釵已不在自己的身旁。

    他頓時如發狂一般,屋前屋後拚命尋找,他希望在猛一回頭就會看見她對他溫柔一笑,並輕輕喊著他的名字。

    但是,他失望了,她並不在這裡。

    於是他像瘋了一般在滿山遍野裡狂喊著她的名字,從清晨到日暮,終於他知道她不會再出現了。

    懷著滿心黯然,他回到了木屋之中,此時,他才發現桌上有一張紙條。

    無極:

    今生無緣,但求來世

    來世……真有來世嗎?

    展無極怔怔的坐在暮色之中,許久……許久……

    ****

    展無極回到「靈台寺」與白眉會合。

    「無悔……你的頭髮怎麼白了?」白眉和尚訝異道。

    今早在溪邊取水之時,展無極發現自己兩鬢灰白。人說一夜愁白了頭,果真如此!

    「師父,我找到小釵了。」

    「蘇姑娘不是早在十年前跳崖身亡了?」

    「不,她被一名世外高人所救……」展無極於是將事情的始末告訴了師父。

    良久,白眉和尚開口道:「你還記得三年前,你曾要求為師為你剃渡一事?」

    「記得!」

    「你可知為師當時為什麼拒絕?」

    展無極搖了搖頭。

    白眉歎了口氣。「其實為師早在當年救蘇姑娘時,便已算到日後與你必有師徒之緣。而三年前你要求剃渡出家,為師見你雖心性已變,但總是情根深種,無法忘記蘇姑娘,要知道出家人必四大皆空。為師曾多次渡化於你,但如今看來,你為了蘇姑娘竟可一夜之間兩鬢成白髮,可見用情之深。」

    「我放不下她!」展無極苦澀道。

    「看來,我們師徒緣分已盡。」

    「師父……徒兒教您失望了!」

    「其實,只要你一心向善,即使沒有出家,沒有跟在師父身邊,依然讓為師感到安慰。」

    「多謝師父教誨。」

    「你去吧!」白眉和尚神情慈善。

    展無極拜別白眉和尚之後便離開靈台寺。

    ****

    離開靈台寺之後,展無極聽說刑部李平遠一家已在一場莫名的大火中全部被燒死。

    他歎了口氣,只覺得一切冥冥之中皆有因果報應,想起自己從前的行徑,如今不也正是報應嗎?

    展無極開始在附近的縣、鎮尋找小釵,後來他又多次到蘇家荒宅等她出現,但是始終覓不到她的芳蹤。

    如此過了一年,此時適逢寒冬,漫天飛雪。

    這一年來,展無極依然戴著臘黃面具行走各處,每逢聽人提起「玉羅剎」,他便趕往當地尋找,結果卻總是慢了一步,她已不知去向。不過他並不灰心,只要在他有生之年,不管千山萬水,他總要尋到她。

    這一天,風雪極大,展無極來到一個小村落,眼看著天色將暗,於是他來到一家小客棧,晚上打算在此歇息。

    一入客棧裡,他才發現這家小小的客棧熱鬧非凡,於是他撿了個不起眼的角落坐了下來,點了碗麵,默默地吃了起來。

    不一會兒,一個操關外口音的大漢開口道:「各位,你們可知上個月關外富豪向雲鵬是怎麼死的?」

    他的話一說出,人們頓時你一言我一句的隔桌交談,個個饒富興味的看著大漢。

    「難道你知道?」一個細瘦的矮個子瞟他一眼。

    「我親眼見到。」他語出驚人。

    「呸!你別信口胡謅,倘若你親眼所見,怎麼還能活著?」眾人覷道。

    「我可沒胡說。不信,你們看,我手臂上這條新疤,便是『玉羅剎』所賜。」

    眾人一聽見「玉羅剎」三個字,更是交頭接耳了起來。

    「難道人是『玉羅剎』殺的?」有人問道。

    「那可不!當時我路經向宅,由於天色已暗,於是我開口借宿,向雲鵬即一口答應,反正他宅子那麼大,也不差我一個。誰知當晚我起來小解時,突然聽見一聲淒厲至極的慘叫聲,於是我好奇的奔了過去。乖乖,當時我愣在原地,那向雲鵬不但面色發青,七孔流血,而且全身不停地抽搐著,我這輩子還不曾見過這麼可怕的死法,當場嚇得我雙腿發軟;就在此時,一名美若天仙的女人打暗處裡走了出來,恰好正對著我,她雖長得頂美,但臉上的冰冷表情卻讓我寒毛直豎,由頭頂冷到腳底。」他回想至此,仍忍不住微微發顫。

    「我看你是見鬼了!」眾人笑道。

    「沒錯,我當時也是這麼想,不過她突然開口,警告我此事不得報官,然後冷冷一笑,取出長劍抵在我心口上,當時我簡直快暈過去;結果手臂突然一陣劇痛,原來『玉羅剎』在我手臂上刺了一劍,臨走前還叫我不得到處宣揚此事,否則就要取我性命!」大漢說到此,臉色異樣慘白。

    此時,門外突然走進一名冷艷至極的女人,她筆直的朝大漢走了過去。

    「你……」大漢當下驚駭得無法言語。

    「我不是要你別說的嗎?你竟不當一回事!」她凌厲的注視著大漢。

    眾人一聽之下,心下大駭,原來她正是「玉羅剎」,果然美如天仙,性如羅剎!

    「既然你這麼多嘴,那麼我就割了你的舌頭!」玉羅剎冷笑的逼近他。

    「小釵!」展無極在一旁急急的喚道,他不願她再犯下罪孽。

    玉羅剎聞聲,臉色大變,直直地望向展無極。突然她一個箭步衝至窗前,竄了出去。

    展無極見狀立即追了出去。

    此時屋外積雪已深,兩人一前一後,施展著絕頂輕功,奔馳於雪地之上。

    展無極憑著高深的內力,不一會兒便追上了蘇小釵。而蘇小釵突地停了下來,兩人相隔數步之距。

    「小釵……我找得你好苦,跟我回去好嗎?」展無極摘下面具。終於皇天不負苦心人,他總算尋著了她。

    「你認錯人了,我是玉羅剎不是蘇小釵!」她冷冷地回道。

    「不管你是玉羅剎也好,蘇小釵也罷,你就是你,永遠是我展無極的妻子!」他癡癡地凝視她絕美、卻也絕冷的嬌容。

    「你的妻子,早在十年前便死了!」

    「不,她此刻正好端端地站在我眼前。」

    「像她這樣惡毒、滿手血腥的女人,你就當她死了,忘了她吧!」她面無表情地說道。

    「不,我怎能忘了她?無論她是如何惡毒、如何壞,她永遠都是我展無極的妻子,終此一生,我都會等她;一如十年前我曾對她許下的承諾一般,永遠都不會改變!」他一步步走向前,希望他的真心能融化她冰冷的心。

    「不要過來,如果你再上前一步,我就立即死在你面前!」蘇小釵拿著銀針對準自己心口。

    「你何苦如此,難道我對你一點意義都沒有?」展無極哀傷地吼道。他是如此地愛她,為什麼她還能如此淡漠、無動於衷,為什麼?

    「別再說了,忘了我吧!如果你還念著以前的情分,就別再來找我!」說完,她轉過身,再次以絕快的速度離去。

    展無極失神的呆愣在原地,任風雪不斷的飄落在他身上。她怎能如此絕情?他不懂!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蘇小釵在轉身離去的剎那,早巳淚流滿面。

    只可惜,他並沒有看到!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