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帝 楔子——鬼屋.花尋.就是那道光!
    這幢房子很奇怪。

    它老舊得如此搖搖欲墜,卻又位於繁華的市中心,勇敢地杵在一片嶄新大樓群中,造成視覺上的嚴重突兀感——許多人都在奇怪,這幢房子既是荒廢,又位於黃金地段,為何能逃過財團的強力收購?

    它的建築造型奇特,說不上是日式風格,還是閩式風格,甚至有點像是水上人家慣常建築的高腳屋模樣,若從高空鳥瞰,又依稀是一艘船的造型,然而不管怎麼說,它的屋齡絕對超過百年——大家都很奇怪,以台灣超過百年的建築就叫古跡的情況來說,為什麼它竟沒有被政府列為受保護的古跡?  

    一間像是被屋主棄置的老舊宅子,空了數十年,佔地不下百坪,位於精華區,卻不見財團收購,也不見政府保護,連流浪漢都對這個上佳的棲身地視而不見,甚至沒遭過小偷,情況會不會太詭異了點?

    就因為很奇怪,怪得無法解釋,所以就理所當然地流傳起一種說法——這屋子鬧鬼!

    對!就是鬧鬼!誰敢動它的腦筋,它就跟誰過不去!

    所有人都認為這是非常合理的推測,所以屋主才會直接棄置;財團不敢收購;政府任它自生自滅;流浪漢毫無興趣在此築窠;小偷對這房子裡可能有的古玩一點好奇心也沒有——就是因為鬧鬼!

    這間空置幾十年的宅子,除非不得已,不然沒有人願意靠近,就怕沾染上什麼陰氣邪氣的,不過,季如繪卻是一個例外。

    她不僅靠近,而且還進屋子裡去了。而通常,她進屋子裡去的時間是傍晚,在天色將暗未暗、天地間一片介於黑白之間的曖昧時刻。

    並不是刻意挑這個時間來,不過當她第一次見到「他」時,就是在傍晚時分,於是,到了後來,只要她來,就一定是這個時間。

    「他」是一個非常優雅的男子。古典而淡定,彷彿是清末民初那個年代走出來的書生,渾身是道不盡的儒雅,纖細、文弱,徹底地與現代格格不入。

    季如繪從來就看不起缺少男子氣概的男人,不過奇異的,她卻不討厭「他」。

    「他」,叫花尋。是個男人,但以他目前的狀態來說,肯定不能被稱為男「人」,因為他不是人。

    更精確一點地說,花尋不是人,是鬼。

    這是個很奇特的經驗,季如繪非常訝異自己毫無抗拒就接受了這樣的事實,甚至從來沒感到害怕過。

    或許是因為她天生比別人膽大,也或許花尋太美形、太溫雅,讓人怎麼看也興不起一點戒心。總之,從三年前見過花尋後,只要她回家探望母親,都會來到這裡。有時運氣好,她會見到他,雖然大多時候都是見不到較多;也許就算是鬼,也有休息放假的時候吧,天曉得。

    花尋曾經委婉地對她說:「這個地方,你還是別再來了吧。」

    對於花尋這個男鬼,她心中有諸多疑問,卻沒有太好奇到想要問出個答案。有些事情,身為局外人是沒有好奇的權利的,就算心中好奇,也不能認為別人該滿足她的好奇心。季如繪一直保持這樣待人處世的分寸,也許正好投了花尋的脾性,所以兩人若是碰著面,都相處得十分愉快。

    三年多來,她隱隱約約覺得他之所以留在這裡沒有離開,似乎是在等待著什麼,或許是事件,或許是人。

    不過不管是什麼,總之花尋等的人不是她、或與她有關的事物。在第一次意外見面時,花尋臉上錯愕的表情就足以說明了一切。

    原來,鬼真的不是萬能的。他可能在等人,也許更認為他所等的有緣人,肯定就是唯一可以看到他的那一個,而他也知道會見到什麼樣的人,當然,那人絕對不是季如繪。但是季如繪卻看見他了,硬是成了個無法解釋的例外!  

    別說他百思不解個中緣由,就連她也是充滿疑問。當她知道別人真的見不到花尋,而她也從沒見過花尋以外的鬼之後,就覺得一切怪得不可思議。

    原本她還以為自己不小心長出了所謂的陰陽眼,為了印證,三年前甚至還跟著學校的通靈社團跑到著名的「民雄鬼屋」去親身體驗所謂的靈異第六感……結果讓她很失望,就算其他人嚇得鬼哭神號、指天咒地說自己「有感應」什麼的,她就是沒感覺,甚至連害怕的感覺也沒有。

    花尋留在這間屋子是有任務的,而她不是他的任務,就這麼簡單。所以花尋希望她不要再走進來,怕會帶給她不好的影響,也怕自己太酖溺在友情裡,養出了依賴,再也無法忍受住往後不知多少年,注定要過的孤寂日子。

    為此,季如繪在大學畢業後,決定離開台北到高雄工作。心中也打算就此不再踏進這裡。如果她的闖入讓花尋感到困擾,那麼身為朋友的人,就該幫忙解決這個擔憂。大學畢業後,她與花尋告別,南下高雄。她以為她再也不會進入這間屋子,至少十年二十年之內不會。

    意外!純粹是個意外!真的真的只是意外!  

    這個意外,由許多並不特別的事件湊成——

    首先,她拎著為母親買的大包小包補品名產,回家探望母親,卻沒算對時間,硬是與父親碰上了面,一陣電光石火的眼力交戰之後,敗陣下來的人當然不會是一家之主,所以她連家門都還沒碰到,就拿著滿手的物品轉身走人。  

    這是個不幸的開始。當她邊走邊想著可以聯絡哪位同學或朋友收留她兩晚時,不經意地抬頭,就見到這間房子,自然就會想到已經快兩年沒見到的花尋。不知道他還在不在?

    才這麼想著時,就看到有個年輕的女子走進了那幢宅子——而且是從圍牆那扇生蛌瘍K門走進去的!

    那人是屋主嗎?

    一定是屋主!不然怎麼能夠打開那道鎖著的鐵門?季如繪以前可是從後面某段已經傾圮的圍牆爬進去的。

    那人,難道就是花尋一直在等待著的任務?!  

    季如繪不由自主地跟了上去,滿心只想知道花尋等的人到底是誰?那個任務到底是什麼?居然可以讓花尋在這裡等了近三十年?!

    當季如繪衝進鐵門時,看到那人正拿著把大鑰匙跟正門那只發蚼楔う甄篔Y對抗,似乎努力了好久,才將廳門打開。

    「咦?那人……是?」季如繪悄聲走近,愈看愈覺得那個背影好眼熟,想得太專注,所以腳步有絲遲疑。

    似乎快要想起,卻總差了那麼一步,就是想不起來!但季如繪肯定自己應該認識這個女人,雖然只是看到背影,但就是知道。是誰呢?

    「啊!」突然腦中一閃,眉頭微微皺起,頓住步伐,輕道:「不會吧?是她——花靈?怎麼會……」

    好吧,現在不是自欺欺人的時候,那人確實是那個花靈!不管她願不願意相信,眼下重要的是快些進去!她想知道花靈能不能看得到花尋……咦?花?花尋與花靈……兩人之間是什麼關係?莫非花靈其實是花尋的後代?!

    有種奇特的預感呼之欲出,讓她迫不及待往那扇已經打開的大門奔去,在踏進去的瞬間,她開口叫道:  

    「花靈——啊!」她的聲音被一道強光給打散,失聲叫了出來。

    「——如繪!」那是花尋驚慌失措的聲音。

    花尋的聲音是她失去意識前最後的記憶,在不知名強光籠罩下,她覺得整個人徹底失重,不斷不斷地往下掉去。

    沒有底淵,就是,一直的墜落。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