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靈島 過去篇 3
    傍晚,當他回到許久未回的家中時,家裡有些陰暗,蠟燭還沒點上,看樣子女兒似乎還沒回來。

    是去哪裡了?

    想到這個問題時,他不禁自責內疚了起來,自從男人搬離村子後,他一個月裡幾乎有一半以上的時間都在男人那裡度過,只因為男人說害怕寂寞,他便扔下了女兒……

    比起害怕寂寞的男人,他更該優先考慮的是一旦他離開,就是一個人獨自在家的女兒吧?

    但,他選擇的卻是……

    而現在,他非但沒能完成女兒的心願,反倒還因為眷戀男人的溫柔,想請女兒再多等一段日子……

    自己真是個不負責任又自私自利的爹啊,他在心中狠狠地鄙視了自己一番。

    看了看天色,太陽快要下山了,他拿出打火石點燃桌上的蠟燭,倒映在窗紙的燭光搖曳,更顯得屋內幽深重重。

    「婕兒?」

    原本以為還沒回家的女兒,就站在竹製屏風旁,那個位置較為陰暗,女兒又不發一語,因此他才會沒有發現到。

    「婕兒,你在家啊?爹還以為你沒有回來。」

    女兒淺淺地笑了。

    「爹,您吃過飯了嗎?沒想到您會回來,女兒還沒準備晚飯呢。」

    「還沒吃……不過你不用麻煩,非兒那邊應該煮好了,不如你和爹一起過去吃?」

    女兒笑著搖頭,不曉得是不是他多心了,總覺得女兒有哪裡怪怪的,平時的女兒很少會對他笑得這麼開心。

    「女兒去不好吧,子非哥會生氣的。」

    「怎麼會?你多心了……」

    這安慰連他自己也知道太過虛假,男人對於女兒的排斥,只要是有眼睛的人都可以輕而易舉地看出。

    女兒臉上的笑容依舊不變。

    「爹真是溫柔……可是不用了,子非哥真的很討厭我,我心裡很清楚的……所以爹,上次我和你講的那件事,就作罷吧,當我沒有說過。」

    「可、可是——」

    女兒說道:「可是什麼?難不成爹已經跟子非哥提過了嗎?」

    聞言,他心中一驚。

    既然女兒都願意暫時放棄了,他又何必說出會讓女兒不高興的話?就這樣吧……這樣是最好的了……直到男人厭倦他為止。

    他僵硬地笑了笑。

    「不,我也還沒有向非兒提起……」

    「是嗎?那就好了,以後遇見子非哥的話也不用怕尷尬了。」女兒笑著說,突然臉色一變,浮現驚訝的神情。

    「唉啊,子非哥,你怎麼來了?」

    非兒?他順著女兒的視線回頭一看,卻沒有看到半個人影。

    腦後一陣呼嘯風聲。

    他還來不及回頭,便被一陣巨力重重撞擊後腦,整個人摔倒在了地上。

    「婕兒……」

    腦後的劇痛令他的意識有點模糊,愣愣地望著拿持燭台的女兒,他顫顫的右手撫上腦後,頭髮被一種黏稠的液體糾結。

    是血,滿手的血。

    「爹,其實我看到了……剛才你和子非哥做了什麼,我看得一清二楚。」

    女兒微笑,雙眸像是不見底的潭水般深沉。

    「我很早以前就發現到了,子非哥對你抱著不正常的感情……

    「可是我想你這麼懦弱沒有用的人,應該不可能會接受子非哥才對,子非哥也只能把他的心意藏在心裡……

    「原來我錯了,錯得真離譜……居然還笨到叫你去幫我跟子非哥提親……你一定在笑我吧?偷偷在心裡笑我,子非哥那麼迷戀你,怎麼可能會答應跟我成親?」

    「不是……婕兒,我沒有……」他紅了眼眶。

    「騙子!」

    女兒的腿狠狠地踢向他的腹部,一次又一次地用力踢著,但比起被女兒毆打的痛楚,女兒那強烈的責難視線才更讓他難受。

    「吶,很舒服吧?被子非哥當成女人一樣……你也只能被當成女人了,因為你沒辦法當個正常的男人,連我娘的紅杏出牆也只能裝作沒看到,還得撫養根本就不是你女兒的我……真是沒用。」

    女兒居高臨下地望著他,冷冷睥睨著他,輕蔑的目光刺得他皮膚發疼。

    「叫你一聲爹,是可憐你,是同情你……沒想到你那麼厲害,既然當不了正常的男人,就乾脆當一個女人……

    「葉昔文,我該改叫你娘嗎?你還真是有夠不要臉。」

    他搖頭,不顧昏眩地拚命搖頭。

    「不是,我不是,我只是……」

    只是什麼?

    只是想多陶醉一下被男人依戀的感覺……

    是報應嗎?

    是報應吧……這是他傷害了女兒,讓女兒如此痛苦地報應。

    女兒高高地舉起燭台,漠然的眼神像冬夜的寒風似地冰冷。

    ——他,低下頭,慢慢閉上了眼。

    ***

    「真慢……」

    葉子非坐在桌邊,單手托著腮幫子,一臉鬱悶地望著門外。

    不管昔文怎麼說,他都應該要和昔文一起回去的,不然昔文絕對又會花上很長的一段時間安慰那個麻煩的女人……說不定今晚就不會過來了。

    好不容易才讓昔文更相信、接受了自己一點,為什麼得因為那個女人而減少相處的時間?

    本來想要一整晚抱著昔文,聽昔文喊他子非的說……

    前方的小路上,出現了一大群手拿火把的村民,帶頭的,是潘昔文的女兒,潘如婕。

    氣氛有點不太對勁……

    葉子非心中感到惴惴不安,起身走到門口,冷冷望著潘如婕。

    「來這麼多人,你們是有什麼事情嗎?」

    潘如婕輕顰淺笑,說道:「子非哥,我都從爹那裡聽說了喔,真過分,你們怎麼可以這樣?」

    昔文都和她說了啊……

    葉子非暗自竊喜著潘昔文在女兒和他之間,終於選擇了自己,但面上卻不透痕跡,冷冷一笑。

    「這是我們的事情,關你什麼事?」

    「子非哥,你怎麼可以這樣說?真令人難過……這怎麼算是你們的事情,應該是關乎全村的事情吧?竟然想要離開這座島……」

    他皺眉,「離開?你在說什麼?」

    潘如婕呵呵笑了起來。

    「子非哥,不要再裝了,爹都跟我說了,說要和你一起離開島上……這怎麼可以?萬一那個妖怪的事情被你們洩漏出去怎麼辦?長生不死、青春不老可是每個君主都夢寐以求的呢,萬一那個妖怪被搶走,我們可就麻煩了。」

    視線環繞,卻找不到那個心心唸唸的身影,葉子非心中的不安越擴越大,忍不住變了臉色高聲說道:「我不懂你在說什麼,昔文呢?昔文在哪裡?」

    「爹?」潘如婕眨了眨眼。

    「對,昔文在哪裡?」他迫切地想問出那個人的下落。

    潘如婕把玩起頭髮,「爹啊……死了,誰讓我怎麼勸他也勸不聽,沒辦法,為了保守村子的秘密,我也只能這樣做了,這是為了村子好。」

    葉子非的臉色驟然發白。

    「不可能……昔文怎麼會死……」

    「怎麼不可能,很簡單啊,就跟殺活死人的方法一樣,把腦袋砸爛就行了。」潘如婕兩手做出握著某種東西的動作,然後用力揮下。

    「昔文……昔文……」

    葉子非全身簌簌顫抖著,他抱住自己的頭顱,嘴巴像魚嘴似地一張一合,不斷呼喚這個名字。

    「你殺了昔文?你居然敢殺了昔文?你居然敢殺了昔文!」

    猛地抬眼,葉子非怒吼一聲衝向潘如婕,所有恨意的源頭都在那個女人身上,他要殺了那個女人!

    數名村人卻擋在潘如婕的面前,他們舉起棍棒揮舞,落在身上的痛楚他卻毫無所覺,一心一意地只想殺了這個奪走他愛人的女人。

    ——但,他無法接近,明明就在眼前而已,卻無法接近。

    最後,葉子非倒在了地上,整張俊美的臉龐被血液染得鮮紅,眼皮沉重得睜不開。

    「……死了嗎?」

    「還沒,還有氣,村長,您說該怎麼處理好?」

    「怎麼處理……把他帶去給那只妖怪吧,別弄髒了我們的手。」

    葉子非感覺他被人拖行了很長的一段路,然後,拖著他的人停下腳步,他聽到「鏗啷」一聲,打開鐵鎖的聲音,接著他便被人扔在冰冷的地上。

    鐵門重新關起。

    「這次……真快看到你……才半個月左右吧……」

    有手指在眼皮上揉動的感覺,是那只妖怪正在把凝固在他眼睛上的血塊揉掉。

    「還記得我說過的話嗎?我想喝你的血……知道你究竟是發生過什麼事,才能讓你的眼光變得那麼差……我的苦心沒有白費啊……」

    葉子非艱難地轉動目光,張開嘴,發出和妖怪幾無所差的乾澀嘶啞聲。

    「你說的……是什麼意思?」

    一片漆黑,葉子非看不到妖怪的表情,但他隱隱感覺妖怪在笑,咧開嘴地笑著。

    「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要告訴他們……我的血能讓人長生不死?遇到這種對待,乾脆死了還比較好……可是我就想喝你的血……才堅持下來……你那麼有趣……不知道瀕臨死亡前又會是……怎麼樣的表情?」

    「我不明白……」

    「我啊……只是在賭……你很在意那個村長吧?那個村長似乎也是一樣……本來這沒什麼,頂多讓人鄙視嘲笑……不過再加上那位大小姐……事情就變得很有趣了……如果事情照著我的預想,我就能喝到你的血了……」

    「有……趣?」

    妖怪笑出了聲。

    「對,有趣……如果不給你們喝我的血,或許有一天那個村長會和你離開這座島……這樣就不好玩了……讓全村的人喝了我的血……他們會為了保守秘密,不讓任何人離開島……那個很負責任的村長當然就更離不開了……

    「這樣長久下來,會發生什麼事?那位喜歡你卻得不到你的大小姐……在知道你喜歡的居然是那個村長……又會發生什麼事?」

    「因為……有趣?」

    「沒辦法,活太久了……總得找點樂子……不然會很無聊的……」

    那個妖怪說著,眼中閃過一絲紅光,瞬間咬上葉子非的脖子,只見鮮紅的血液沿著弧線蜿蜒流下。

    葉子非沒有反抗,他感覺不到痛,感覺不到血液的流失,浮現在他腦中的,只有每個夜晚從噩夢驚醒過來,在他懷裡顫抖哭泣的愛人。

    因為有趣,就讓昔文痛苦自責了那麼久?

    因為有趣,就讓昔文死得那麼淒慘悲哀?

    只是因為有趣……

    身體內部猛然湧出一股力量,葉子非用力地扯開那個妖怪,銳利的獠牙在他的脖子上拉出兩道血痕,他卻毫無所感,只顧著抓住那個妖怪的頭不斷敲擊地面,一遍又一遍,直到妖怪的額頭破出大洞,流出混合腦汁的鮮血。

    ——後來,發生了什麼事情葉子非自己也記不太清楚,只記得當他恢復意識的時候,鐵蛌漕道充斥鼻間,他的嘴裡正在啃咬血淋淋的生肉。

    那個號稱不死的妖怪前額破了一個大洞,裡頭的腦漿葉子非記得好像是被他吃光的。

    妖怪已經不動了,是不會動的生物了。

    而他,居然覺得嘴裡的生肉非常美味,鮮嫩的肉汁溫熱又帶點甜味。

    無法抑止食慾,他瘋狂地撕咬妖怪的身體。

    腦海中飛快地跑過一幕幕的景象,那些景象好似是妖怪的記憶,但他只是任由那些景象流過腦海,完全沒有注意,專心地吃著手中的肉塊。

    腦海裡,出現了一名男子,一名一臉驚恐的男子。

    「昔……文……」

    葉子非癡癡地伸出手,他想摸摸那名男子的臉,告訴男子不要害怕,有他在,所以不需要害怕。

    什麼也摸不到。

    他眷戀的人不在這裡。

    葉子非死死抿著嘴不發出哭聲,任憑眼淚一滴滴地流落。

    好孤單,好寂寞。

    好想再見昔文一面,好想再看到昔文的溫柔微笑……

    昔文,昔文,我的昔文……

    我會活下去的,我會讓那些傷害你的人全都不得好死,我會再一次地把你擁進懷裡。

    只要一直想著你,我就可以活下去。

    ——只要一直、一直不斷地想著你……

    ——《過去篇》——END——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