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破壞王 第七章
    車子慢慢的行駛在仰德大道上。看著在副駕駛座睡得安穩的琦安,東方傲發覺他越來越拿她沒轍。

    還說什麼不挑嘴,買回來的三明治不合她的口味,她咬了一口就丟到一旁,接著繼續忙她的事,那可憐的三明治只好喂垃圾桶了。

    問她為何那麼浪費食物,她卻只有「不好吃」三個字。也不想想這世界上有多少人吃不飽、穿不暖的,她卻這樣浪費成性,實在是該打。

    為以防中午的事件會重新上演一次,他乾脆告訴老媽要舉辦烤肉大會,想吃什麼自己動手,這樣也省事多了。

    將車子停在門口,他傾身看著琦安的睡顏,替她將散落到額前的髮絲撥到一旁。

    他到底該拿她怎麼辦才好?樊傑這軍師又不曉得跑到哪去死,他該跟誰討論接下來的發展?

    他就這樣一邊看著琦安沉思,直到她悠悠轉醒。

    「嗯?東方傲,你幹麼?」琦安揉揉眼睛,打了個呵欠。這高檔貨果然不一樣,睡起來部下會腰不會痛的。

    他像做錯事情被逮個正著的小孩一樣。「沒有啊,我家到了,正想叫你越來,你就剛好醒了。」滿臉通紅的,一看就知道在說謊。

    「是喔。」伸了伸懶腰,她舒服的歎了一口氣。「不下車嗎?」雖然說睡起來不會腰酸背痛的,但長時間身體一直維持同一個姿勢,還是有些難過。

    她迫不及待地想下車去舒展一下筋骨、呼吸一下新鮮空氣。

    「喔。」他如大夢初醒般。「走呀,下車吧!」開啟中控鎖。只見琦安隨即打開車門,蹦蹦跳跳的下車。

    啊,這才算是人呼吸的的空氣呀!台北市的空氣品質太糟了,害她皮膚狀況也越來越慘。

    她用力的大口大口呼吸著,看得東方傲莫名其妙。

    她又在搞什麼鬼?

    「歐陽琦安,你在幹麼?」做什麼熱身操呀?

    「沒有啊。」她忽然好想練身體喔,超久沒跟道場裡的師兄弟比畫比畫,關節可能都生蚺F。「你要不要當我的沙包?我猜我的功夫可能已經退化了,讓我測試一下好不好?」

    「測試你個死人鬼!要我讓你打好玩的,免談!」這沙包顧名思義就是要被打,他才沒那麼笨呢!

    「好吧,反正跟你也沒什麼好玩的,我還是回家找師兄來打比較痛快。」至少師兄還會還手,她猜東方傲可能只能受她一拳,然後就趴在地上起不來了,這樣很無趣,還是別讓東方傲掃她的興好了。

    聽到這句話,東方傲真想揉死她。什麼叫和他沒什麼好玩的?她腦子裡面到底都在想什麼啊?

    「你別再這樣胡搞瞎搞的,等會見到我家人,你——」

    東方傲的話都還沒說完,就聽到有人在門口大喊:「少爺,回到家就進屋裡去呀,站在門口做什麼?」

    他看向來者,原來是在這個家服務了三十幾年的福嫂。「福嫂,好久不見了!」說完給她一個大大的擁抱。

    福嫂和原本是他家司機的福伯是一對夫妻,可惜的是福伯在五年前的一場車禍中過世,所以現在只有她在陪伴他父母。

    「最近過得好嗎?你孫子凱凱幾歲啦?我好久沒見到他了。」他開始和福嫂寒暄,完全忘了琦安的存在。

    這凱凱實在是很討人喜歡,大大的眼睛、甜死人的小嘴,不僅把他克得死死的,連他老爸老媽也把他疼人心裡。

    「都已經上幼稚園啦。誰叫你不常回來,他也常常念著你呢。」只要一提起那令人憐愛的小孫子,福嫂就眉開眼笑的。

    孩子長大之後就不在身邊,還好她還有這個小孫子能疼,不然她可寂寞死了。

    東方傲擁著福嫂的肩,眼看就要進屋,福嫂趕緊提醒他琦安的存在,不然琦安可就得在屋外罰站了。

    「很高興喔?」琦安皮笑肉不笑的,甩開東方傲伸過來的手。

    她昨晚雖然也很不想讓東方傲進屋,但還不至子把他一個至於在門外呀!

    「別這樣嘛,太久沒回來了,一時高興。」他趕緊賠笑,因為冷落她的確是他的錯。

    「你完蛋了,我要跟我爺講,他肯定會罵你罵到臭頭!」琦安惡狠狠的說,期待那畫面早點來到。

    東方傲無奈笑著。都幾歲的人了,還什麼講不講的,實在是幼稚耶。

    「好好好,我的大小姐,是便你,你等不要不要順便跟我爸媽告狀?」東方傲邊說邊推著琦安的背。反正她等下一高興就全忘了,還講什麼。

    「你完蛋了,我一定會跟你爸媽說,讓他們也順便罵罵你,怎麼可以把淑女丟在門外呢!」琦安越講越生氣,整個火都上來了。

    東方傲在心中竊笑。還淑女哩,她怎麼不看看她現在這副模樣,能和她現在配的名詞,只有「潑婦罵街」四個字。

    「琦安呀,多吃點,千萬別餓著嘍!」東方傲的母親楊馨正親切的招呼著琦安。這女孩笑容甜滋滋的,讓人不由得打從心裡喜愛。

    而且琦安是傲第一個帶回家的女生,該不會是下定決心要結婚了吧?不然以前都沒瞧他帶任何一位女朋友回來呀。

    「阿姨,我會的。你也別光挾菜給我,你自己也多吃點呀!」她的盤子滿滿都是食物,雖然色香味俱全,但要她全部吃下肚,還真有點困難。

    這東方傲是死哪去了?看她這樣,也不會來解救她一下!

    不遠處,東方傲與東方皇正啜飲著小酒,談論著琦安。

    「你們是交往多久了?怎麼會想帶回家給爸媽看?」該不會是不會小子真的動了凡心,打算為他們夫妻倆生個小孫子吧?

    「沒呀。」東方傲聳肩。「剛好這幾天媽一直催我回家一趟,就順便帶她目來了。」

    「那你什麼時候要結婚呀?」東方皇雀躍的說。既然都帶回家來了,就是有那個打算了。

    他們東方家的婚禮可草率不得,想他們政商兩邊都有交情,這排場可不能輸,今年初老程他兒子娶媳婦時,辦了一百多桌還不夠坐呢。

    那現在傲的婚禮該怎麼辦才好呢?這可得好好的計畫一番,因為輸人不輸陣,輸陣難看面。

    他豈能讓老程給比下去!況且他東方家只有他這個兒子而已,他一定場面搞得轟轟烈烈的才行。

    正當東方皇興高采烈的作著美夢的同時,東方傲也不忘潑他老爸一盆冷水。

    「別想了,我是不會跟她結婚的。」這可是場遊戲呢,他才不會弄假成真,這樣豈不便宜了歐陽琦安?

    想他一表人才、風度翩翩的,有多少名媛淑女爭相與他交往,更別提他那顯赫的家世了。

    而且這場遊戲應該也快結束了,還什麼嫁娶哩!

    別傻了,他才不會挖個坑給自己眺。

    「你講這什麼話!」東方皇一聽兒子這樣講,不禁為之氣結。「把人家吃干抹淨了卻不負責,你這樣算什麼頂天立地的男子漢!我是這樣教你的嗎?當初我對你媽一見鍾情,連手都還沒牽就把你媽給娶回家了。你們現在這些年輕人真的是……亂七八糟!」講到最後只有這個結論。

    「拜託,最好是我已經把她吃干抹淨了,你想太多了!」最多只是牽牽小手,連摟腰都還是這幾個星期才有的事,老爸真的太會幻想了。

    認真想起來,他們倆還真是純純的戀愛,他功力何時退步成這樣了?

    「少給我胡說八道,我去找琦安問清楚。」這死小鬼,就會亂說話,還是去問本人比較清楚。

    「你去呀!」東方傲擺擺手,一臉不在乎。「反正沒有的事情就是沒有,你問再多次也沒用。」他才沒在怕呢,連吻都沒接過,最好這樣能生出個子來。

    東方皇走到琦安身邊,猶豫著該怎麼開口才好,一個老頭跟年輕女孩提這種事……是有些尷尬。

    他來回的踱來踱去,想不引人注意都難。

    琦安怯怯的開口;「東方伯伯,有事嗎?」該不會是來分食的吧?她可是很樂意分享喔。

    東方皇傻笑。「阿姨借我一下喔。」這問題,還是由女人去問女人比較適合,要他來說,真的不行。

    「哦,好呀!」這樣東方傲他媽媽才不會一直在她盤子裡面放食物,趕快把她帶走吧!

    這東方傲到底是死到哪去了?沒看到她吃得很痛苦嗎?不管她再怎麼努力,這盤中的食物仍然堆得像座小山一樣,絲毫沒減少半分。

    沒辦法,她只好把憤怒化為力量,把那些散發著陣陣誘人香味的烤肉全當成東方傲,洩憤似的大口吃著,彷彿這樣她才能消氣。

    ***  雲台書屋獨家製作  ***  bbscn  ***

    東方皇與楊馨正在一旁竊竊私語,正大口吃著心頭恨的琦安,完全不知道自己被討論著。

    「你說什麼?」楊馨聲音忽然拔尖八度。那死小孩真的這樣說?

    「你小聲點。」及時搗住老婆的嘴巴。回頭看看琦安,嗯,還好,她還努力的吃,並沒發現異狀。

    「傲這小子真的這樣說?」真是太傷心了,他們怎麼會養出這樣的小孩!

    明明小時候是那麼天真可愛惹人憐,怎麼長大了卻那麼欠揍!

    「對呀。」東方皇也很無奈,養兒失敗呀!「所以我想叫你去問問看,我這大男人問這事,實在難以啟齒。」

    「好好好,」楊馨拍拍胸脯,決定給他們歐陽家一個交代。「我去問個清楚。」

    會始亂終棄的,絕不是他們東方家的小孩!

    來到琦安身後,楊馨發現她與東方皇一樣,不知該如何開口。

    「那個……」

    「嗯?」琦安放下正在努力啃咬的肋排。「阿姨,有事嗎?」

    這家人是怎樣呀?怎麼都鬼鬼祟祟、畏畏縮縮的?還以為東方傲他媽媽是唯一比較正常一點的,沒想到她錯了。

    「琦安啊,是這樣的……」楊馨搓了搓手。這死老頭,她上當了,這該怎麼問呀?

    「怎樣?」琦安疑惑。這吊人胃口是很不道德的,怎麼不快說?

    「我們家傲啊,他……是不是……欺負你了?」這是她能想出來比較含蓄的問法,真要她直截了當的問,還真有點害羞。

    「欺負?」琦安偏頭想了想。「有哇,他常欺負我,今天也欺負我了。阿姨,你要替我做主,一定要好好罵東方傲才行。」哈哈,看吧,東方傲,你的死期來了!

    琦安在心裡哈哈大笑,完全不知大難臨頭的是她自己。

    「厚,你看吧,我就說嘛!東方傲你這死小孩給我過來,還什麼沒有,琦安都親口證實了,我看你還怎麼狡辯!」東方皇適時的跳出來,時機抓得剛剛好。

    不過他突然的出現,可把琦安嚇了一大跳。

    這家人,與她家那一群不按牌理出牌的瘋子還挺合的嘛。

    楊馨走到老公身邊,捏了他一把。「你可好呀,鋒頭全被你搶盡了,那我呢?」這死老頭,就會撿現成的便宜。

    「哎呀,」拍了拍親親老婆,東方傲陪笑的說:「別生氣嘛,審問這種傷神的工作我來就好,你先到旁邊休息,千萬別動怒,這可是美容大忌喔。我怎麼捨得讓你做這種粗活呢,我來就好,喔?」

    算你會說話!楊馨站到旁邊,就看他怎麼審問兒子。

    東方傲姍姍的走過去。「又怎麼啦?」

    「你說你沒欺負琦安,可琦安說有,這你怎麼解釋?她還要我們替她做主呢!」百口莫辯了吧?

    「我欺負她?有沒有搞錯呀?」這根本是莫須有的罪名嘛!「歐陽琦安,你自己說,我有欺負你嗎?」東方傲逼近,卻被楊馨阻擋。

    「後退點,別想威脅證人。」

    「有哇,你每天都欺負我,你不是說我可以告狀的嗎?你死定了你!」仗著在楊馨背後,琦安還調皮的做了個鬼臉。

    嘿嘿,現在先讓他被他父母罵,等會兒她回家,她還要告訴爺爺,她要讓東方傲被罵到臭頭。

    「兒子,我看你再說什麼都沒用了,你認命吧!琦安,你放心,明天我們就到你家負荊請罪去。」東方皇說完就興高采烈的牽著老婆的手,準備進屋去擬結婚計畫及來賓名單。

    這非得辦得比總統家娶媳婦還光彩才行。

    「咦,你爸媽是要去哪?」怎麼沒打他?她要看的就是這一幕耶!而且還說要到她家去負什麼荊請什麼罪呀?

    「你不懂他們所謂的欺負是什麼意思嗎?」東方傲壓著太陽穴,只覺得事情嚴重了。

    「不就是你每天都會讓我生氣的事情。」琦安張著無辜的大眼,好奇的問。

    「老人家所謂的欺負,就是問我們上床了沒?」這小妞,是該為她的純情鼓掌喝彩,還是該為她的蠢痛打她的屁股?

    什麼……「那你快點跟他們說是誤會一場,這全是誤會一場呀!」難怪他父母高興得要命。她怎麼會那麼笨!這表情昨晚才在爺臉上見過一次,她怎麼會忘了呢?

    「這是你自己闖出來的,貧道無法解救你。」東方傲搖搖頭。個人造業個人擔呀!

    不過他該如何才能不趟入這渾水裡呢?因為不只是他父母,連琦安的爺爺也說要為他們挑個良辰吉日。

    「你這死沒良心的,別忘了他們是要『我』跟『你』結婚喔,你別以為你能全身而退。」大不了同歸於盡,沒什麼了下起。

    哼,事情要鬧,就鬧大些吧!

    雙方父母坐在琦安家的大廳,不過因為琦安母親過世了,那位置就由爺爺頂替。

    而琦安的姑姑及姑丈們也一同參與。

    「那個……真是不好意思,我家的傲真的是太不像話了,你們琦安一個黃花大閨女,就這樣被傲採下……我真是不知該如何向你們交代。」東方皇用著下知民國幾年的用詞,還聲淚俱下呢。

    他實在是對不起東方家的祖先啊!

    東方傲實在是聽不下去了,翻了白眼,歎了口氣。還黃花大閨女哩,虧他爸想的出來,他實在是服了他。

    他看向坐在旁邊的琦安,發現她像無事人一樣的玩著衣服的縫線。

    她怎能這樣無關緊要的?禍是她闖出來的耶!

    他輕撞了下琦安,「你做什麼?」

    「無聊呀。他們講他們的,我們又無法插嘴。」琦安表情很是無奈。

    「不過你爸也真好笑,把你講得像是採花大盜一樣,真好笑!」她是真的很想笑出來,但這時機噴笑肯定會被罵,她只好憋著,藉著玩縫線來轉移注意力。

    「歐陽琦安,你這罪魁禍首還敢說!」如果不是她亂講話,他們用得著坐在這邊嗎?

    「哎呀,沒事的啦,放心,沒那麼快的。」憑她這個歐陽半仙隨便掐指一算,都知道這婚事沒那麼快談成。

    以她這三寸不爛之舌,一定說得動爺跟老爹。

    「最好是。如果事情不像你所說的,我肯定掐死你!」他可不想下半輩子的自由就綁在琦安身上。

    這世界如此遼闊,他還沒好好玩樂、痛痛快快的享受人生,豈能就此敗在這場遊戲裡!

    琦安揮揮手,要他放心。「話說回來,東方傲,你到底當過幾次採花大盜?不然為何你爸如此痛心疾首的樣子。」她自小就在男生身邊打轉,從小轉到大,所有該聽的、不該聽的,她全部都知道,所以男人的心態她可以抓個大概,只是現在身邊有個活教材,不問白不問。

    痛心疾首?「你講話很難聽喔,這種事情都是你情我願的,我絕對沒去逼迫別人。」該痛心疾首的應該是你爸吧?

    「隨便啦,我又不是問你這問題,你回答我問的就好了。」她睜大雙眼,像個好學不倦的學生在等待答案。

    她身邊友人最高紀錄是十六個的樣子,東方傲會不會破呢?

    那麼想知道喔?「我想一下。」東方傲思索著,眼珠子轉來轉去的。「大概是二、三十個吧。」這答案會不會一聽就知道是騙人約?

    「什麼……」琦安吃驚,連杯子都掉到地上發出好大地聲響。

    所有人都回頭望向他們倆,不知發生何事。

    正談論得興高采烈的呢,全被打斷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你們繼續。」東方傲邊道歉邊蹲下身收拾。

    大家的眼神超恐怖的,像是他犯下滔天大罪般。

    「你怎麼了?」東方傲問。怎麼瞬間變臉,比川劇還快?他又做錯什麼事情了嗎?

    她就知道,果然破紀錄了,而且還是兩倍之多。這種男人怎麼能依靠一輩子呢?大家都被騙了!

    琦安暗自生著悶氣,嘴巴翹得半天高。

    不屑不屑不屑!她瞧不起他。

    「生氣嘍?」東方傲將臉湊到琦安前面。「愛問又愛生氣。」

    「我才沒生氣!」也不知道為什麼,她心中期望他與別的男人不一樣,結果卻令人意想不到。

    「跟你開玩笑的啦,我對愛情可是忠貞得很。」發覺玩笑開得太過火,極力挽救中。

    「少來!」琦安還是一臉不相信。「對於東方少爺的花邊新聞,我可是耳聞不少。」而且多不過是自家員工爆料。

    不過後面這句琦安可說不出口,她可不想害到無辜的人。

    「唉唷,隨便說說你也信,你很愛吃醋耶!」

    吃醋?她不禁懷疑起來,她這叫吃醋?她是在吃醋嗎?

    不不不,她怎麼會是在吃醋呢?她豈是會做這種事情的人?

    她是誰?她可是鼎鼎大名的歐陽琦安耶,吃醋這等小家子的事情,才不會發生在她身上呢,東方傲想太多了。

    不過她這難以解釋的情緒又是怎麼回事?

    越想越煩。琦安丟下一句,「我不理你了啦!」說完就跑上樓,不管大家訝異的眼光。

    她怎麼會去問這問題呢?所得到的結果與她猜的相距不遠,她又怎麼會生起氣來?琦安也搞不懂自己了。

    發現大家眼光又聚集在他身上,東方傲尷尬的說:「不好意思喔,她……又鬧彆扭了,你們繼續,別理我們。」

    說完也跟著跑上樓,向琦安解釋去。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