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重雪 第六章
    水晶簾裡,顏暮雪倚在一個極大的靠枕上,身旁放著一個墨玉的矮几,在上面擱著的晶瑩剔透的水晶盤裡,嫣紅的櫻桃還帶著一粒粒細小的水珠,看上去說不出的誘人。顏暮雪一面聽著花園裡傳來的悠悠笛音,一面就著顏語冰的手吃著櫻桃。

    「爺,有人給你送了封信。」琥珀在簾外悄聲回道。

    「拿進來。」

    琥珀一掀簾子,輕盈的走了進來,把信遞給了顏暮雪,眼光溜過躺在顏暮雪腿上的顏語冰,抿嘴一笑,款款又出去了。

    「誰寫的信?」

    顏語冰慵懶的伏在顏暮雪膝上,眼眸半合,漫聲問道,昨晚的激情實在是累壞他了。

    顏暮雪看著信,隨口答道,「哦,是高麗的公主。」

    顏語冰不由得睜開了眼睛,這些天,顏暮雪也告訴他不少事情,他知道顏暮雪曾經買船出海,在周圍的臨國好好遊歷了一番,不過,為什麼高麗的公主會寫信給顏暮雪?

    「嗯,什麼事啊?」

    「她兩個月後自擇夫婿,所以請我過去。」

    「為什麼要你過去。」

    顏語冰這次整個人都坐了起來,一股強烈的不安湧了上來,他定定的看著顏暮雪。顏暮雪笑了笑,對他的不安視而不見,閒淡的解釋道。

    「我一年前去過高麗,認識了她,她非常喜歡我,所以這次求的父親讓她自主擇婿,就找人拜託找我過去,希望嫁給我?」

    「那你……」顏語冰緊張的握住了手掌。

    「我準備答應她。」

    「為什麼?」顏語冰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為什麼顏暮雪可以這麼輕易的就說出這樣的話?難道顏暮雪對他當真一點留戀都沒有,就這麼輕鬆的打算拋棄掉他。

    顏暮雪淡淡的瞧了他一眼,不在意的說,「高麗國王只有她一個女兒,若我娶了他,將來就是國君,我還沒當過君王呢,試試到也不錯。而且她也是一個很不錯的女子,若我娶妻,她怕是最合適的人了。」

    「那我呢,我怎麼辦?」

    顏語冰猛的站了起來,不可置信的看著顏暮雪,顏暮雪笑了,輕拍了顏語冰的手,安撫道,「你仍然是顏家的家主啊,你總不會想我娶你吧?」

    他雲淡風輕的語氣,每一個字都化成一把利刃刺在顏語冰身上和心上。顏語冰不由自主的搖著頭,一步一步退後。

    原來,顏暮雪根本就沒有把他放在心上,在他眼裡,他始終只是一個用來玩樂的東西是嗎?原來自己一直生活在虛假的幸福裡,他的五哥,這次又要拋棄他,為什麼,為什麼每次他都是被仍下的那一個?他到底做錯了什麼?為什麼要一次又一次被傷害?

    「你到底當我是什麼?我愛你,你真的不知道,還是從來都不在意?顏暮雪,當初你拋下我,我怪我自己不好,可是,我找了這麼多年,我現在如此,當真你一點感覺都沒有,當真你一點點心都不肯給我嗎?」

    顏暮雪被顏語冰突然的發作嚇了一跳,從小到現在,顏語冰在他面前永遠都是溫馴的,連說話都沒在他面前大聲過,何況是如此激動的質問。在短暫的錯愕之後,顏暮雪也是心頭火起,他抓起水晶盤砸向顏語冰,語氣裡也難得的帶上了火氣,「滾,我的事情不需要你來多嘴,我可從來也沒要你守著我,我意已決,你守好自己的本分就行了,不高興,就給我滾回顏家去,我不想見你。」

    隨即又揚聲向外喊道,「琥珀,你和衛風吩咐下人收拾東西,我們明天就走。」

    顏語冰胸口被重擊了一拳,差一點喘不上氣來,痛楚的火焰灼燒著他的全身,一咬牙,顏語冰轉身衝出了小樓,否則,他不能保證自己不當場崩潰在顏暮雪面前。

    **bbsnet**    **bbsnet**    **bbsnet**

    「拿酒過來,」慘白著臉,顏語冰闖進了一家酒館。現在,他只想大醉,他的心,已經痛的無法忍受,借酒澆愁也罷,飲鴆止渴也吧,他目前,最需要的,就是酒,好麻醉自己已經被撕裂的心。

    「爺,九爺他怎麼了?」琥珀被顏語冰衝出去的樣子嚇壞了,那個溫文的男子好像受到了什麼巨大的刺激一樣,臉色鐵青,目光散亂,這副模樣,比起當日他在門外一夜,還要駭人。

    「不用理他。」

    顏暮雪冷冷的轉過頭,心情同樣惡劣,顏語冰有什麼資格來管他的事情。他從來就只憑自己高興行事,那會因為他人改變心意,顏語冰真以為他是誰,居然這麼指責他。真是平日裡太寵他了,居然敢對他吼。

    琥珀終是放心不下,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喜歡這個九爺,瞧著顏語冰待顏暮雪一片深情,偏生顏暮雪老是冷冰冰的樣子,讓人看著不由得心疼顏語冰的癡傻。可能是女孩子都同情弱者吧,老是瞧著他被顏暮雪欺負,自己情不自禁的就會想護著他幫著他。

    琥珀悄悄找到了秦少擎,讓他通知了顏昊日。顏昊日趕緊派人出去,幾乎搜遍全城,好不容易才把喝的酩酊大醉,又哭又笑的顏語冰拖回了自己的住處。

    顏昊日看著酩酊大醉,不停的胡言亂語的顏語冰,不由得大歎自己倒霉,早就知道那個無心的五哥會傷了顏語冰,自己還是一時心軟告訴了顏語冰,當然其中也有被威脅的成分啦,不過顏昊日怎麼會承認這個。

    「為什麼,我這麼愛他,為什麼他始終不肯愛我?難道因為我是一個男人?這又不是我的錯,為什麼他可以這麼輕鬆的就決定拋下我?」

    「他到底要我怎麼辦??除了變不成女人,我什麼都可以為他做,如果他想當君王,我可以為他聚兵,為他爭奪天下,只要他不要拋下我。」

    「我愛他啊,難道就因為我愛他,所以他才一次又一次的傷我?我可以為他,我真想把心挖出來捧到他面前,讓他看看,不過,他一定不要的,我為什麼要生在顏家,為什麼要認識他?」

    顏語冰早已經喝的大醉,根本不知道面前的人是誰,只想把心中所有的委屈怨恨都說出來才好,否則,他一定會憋死,一把抱住面前的顏昊日,顏語冰語無倫次的訴說著,晶瑩的眼淚更是不受控制的滑下面頰。

    顏昊日無奈的看著顏語冰,真是不明白,為什麼冷靜睿智,理智沉穩的顏語冰只要一碰到顏暮雪,就會變的這麼不可不可理喻,難道真的是一物克一物,顏暮雪生來就注定是他這個九哥的剋星?顏語冰今日這話若敢傳出去,今後顏家還安生的了嗎?

    可是,瞧著顏語冰滿面淚痕,楚楚可憐的樣子,顏昊日心頭竟然無法抗拒的起了憐惜之意,長歎一聲,他終於明白那個嬉皮笑臉、自私到家的顏展雲為什麼獨獨對顏語冰沒轍了,他還不是一樣,難得的心軟都給了這個兄弟,想來顏暮雪也是一樣吧,特別的關懷憐惜還不是都給了這個弟弟?罷罷罷,我就幫你到底,算是我欠你的。

    顏昊日一指點在抱著他又哭又說的顏語冰睡穴上,阻止了顏語冰的醉鬧。和喝醉酒的人無法溝通,還是等顏語冰酒醒後再說吧。

    **bbsnet**    **bbsnet**    **bbsnet**

    第二天,顏語冰是在頭疼如裂中醒過來的,隨著思維的清醒,昨天的一切又回到了他的腦海裡,顏語冰悲愴的笑了,原來,心真的是會碎的,然後,每一片碎片都會變成刀子扎進肉裡骨裡,看不見的傷比還要疼的多。

    搖搖晃晃的站起來,顏語冰推開門準備出去,宿醉雖然難受,但是比起心碎的痛苦,他寧可永遠醉下去,再也不要清醒。

    聽見響動的顏昊日正好抱住出來後搖搖欲墜的顏語冰,奮力把他拖回床上,顏昊日不悅的責問道,「你幹什麼?好好給我躺著,連走路都搖晃,你想去那?」

    「我想喝酒。」

    「你喝的還不夠嗎?」

    「醉了比較不痛苦。」

    顏語冰茫然的說道,眼淚卻不受控制的滑下,他也懶的去擦拭,任它滑過面頰,鹹鹹的流進嘴裡。

    顏昊日抱著他,卻不知道如何安慰,半天,終於歎著氣低喃,「唉,顏暮雪這混帳別的事情我不管,但是對你,的確他虧欠太多。反正一次也是幫,二次也是幫,我認了,最多被他追殺,真拼起來,還不知道誰贏誰輸呢?」

    一把揪起渾渾噩噩的顏語冰,顏昊日大吼道,「顏語冰,你要是真的想把顏暮雪那個混蛋留下來,就給我清醒過來。否則,你就去醉死好了。」

    顏昊日的話彷彿冷水一樣澆在顏語冰的身上,他彷彿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一把抓住顏昊日的胳膊,眼睛裡也閃出微弱的希望,「昊日,告訴我,該怎麼辦?」

    「你是不是什麼都願意做,什麼都敢做?」

    「那是自然。」

    「我想也是。」顏昊日咕噥著,當日裡為了避問出顏暮雪的下落,連他都想殺,那裡還有什麼不敢做的。

    「好,顏語冰,你好好給我聽著,你現在不是當年那個沒有絲毫還手之力的柔偌少年。你現在是顏家家主,手上有權、有人、有錢,你的武功我估計也是真的比他好的多,你幹嗎還這麼求他啊?」

    顏昊日詭譎的笑了,「直接把顏暮雪綁回來,關著他,守著他,到時候,他就是你籠子裡的鳥,你想怎麼樣都可以。反正對付顏暮雪那種沒血沒淚的人,你再求他,也沒有用,只有用強的,以暴制惡,才是最有效的方法。」

    顏語冰怔住了,這主意的確是人人都會想的,但是,他從小對顏暮雪一往情深,迷戀愛慕,可以說一直就被顏暮雪壓的死死的,慢說去做,他連想都沒往這方面想過。對顏語冰而言,他從來就沒有考慮過,他也可以用強硬的手段來奪取顏暮雪。

    「這樣做,五哥他不會原諒我的……」

    顏語冰喃喃的道,有些遲疑,他怕死顏暮雪生氣了,想到顏暮雪知道後憤怒的容顏,雖然能和顏暮雪相守一生的誘惑,卻是他無法抗拒的,但是他還是忍不住的猶豫。

    「笨蛋,反正他現在都要娶別人了,你還顧及這麼多幹嗎?先搶回來再說,只要把他綁在你身邊,他再生氣,又怎麼樣?反正你有的是時間哄他,如果他娶了別人,你連一點希望都沒有了。」顏昊日恨鐵不成鋼的瞪了顏語冰一眼,端起桌子上的水一口喝掉,潤完嗓子,又道,「你自己想,是願意讓他高興,隨了他的心意去娶別人,然後你淒淒慘慘的過完下半生呢?還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留住人再說。我言盡於此。該怎麼做自己決定。」

    「而且他生氣又如何?他一日不原諒你,你就關他一日,一年不肯愛你,你就關他一年,最多你綁他一輩子罷了。」

    顏昊日狡黠的笑了,「我就不信,磨上幾十年,五哥他還真能氣你幾十年不成?就算能,反正你也算和他斯守一生了。」

    他奸笑著看向顏語冰,「我想就算是顏暮雪氣你一輩子,九哥你也是甘之如飴吧。」

    的確,只要能日日守著他,即使他對自己永遠沒有好臉色,自己也已經心滿意足了。

    「好。」顏語冰目光裡盈滿了決絕,只要把暮雪留下,他不惜一切代價,寧可他生自己的氣,也總比再追他個六年的強。

    「就是嘛,」顏昊日詭秘的笑了,哼,終於也論到顏暮雪被算計一次了,他從小可沒少被這個五哥算計,他念念不忘要報復,可惜他這個五哥好像一點弱點都沒有,害他鬱悶了這麼多年,現在終於可以一償所願了,一想到顏暮雪吃癟的樣子,他就忍不住興奮。

    一旦決定,顏語冰馬上開始了行動,他先叫來了秦少擎,簡潔的吩咐道,「少擎,你馬上派人把三十六飛雁給我調來金陵,三天之內,我要見到人,還有,你手下的侍衛也都調過來,讓他們把明燕,香兒那四個丫頭順便帶過來,然後你給我買座宅子,要幽靜,乾淨,大一點,而且,一定要容易防衛,價錢好說,但是我只給你三天,還要把宅子收拾好,這事誰也不許說,若走漏了風聲,我唯你是問,你知道怎麼做了。」

    一旦下了決心,顏語冰立刻恢復了他的敏銳和冷靜,以最迅速的方式做出反應。

    「是,」秦少擎恭肅的應道,心裡疑惑不解,跟著顏語冰這些年,大風大浪他經過不少,可是還從來沒見過顏語冰如臨大敵,如此嚴肅警戒的樣子。

    在顏語冰的周密部署下,一張羅網張開了,罩向了對這個弟弟毫無防備的顏暮雪。

    **bbsnet**    **bbsnet**    **bbsnet**

    三天後,當顏暮雪帶著隨從走出倚紅樓的大門時,顏語冰靜靜的站在那裡。

    「五哥,」顏語冰低低叫了一聲。

    「什麼事?」顏暮雪仍舊冷著臉,但是奇異的,他發現自己並沒有生氣,三天前的事情似乎已經煙消雲散,反倒因為見著面前的人兒,心底竟然浮起一絲隱約的喜悅。

    「我想和五哥說句話,行嗎?」

    瞧著顏語冰黯然的神情,顏暮雪一陣迷惘,恍惚間竟不假思索的答應了下來,隨著顏語冰走到了離眾人遠遠的地方。

    「什麼事?」

    顏語冰垂首不語,突然,他抬頭,揚手,手指輕彈間,一片淡的彷彿朝霧般的輕煙罩向了顏暮雪,顏暮雪毫無提防之下,被那片霧氣撲了個正著,一口氣吸進去,他只覺得身子一軟,便要摔倒。顏語冰伸手一攬,把顏暮雪抱進懷中,「五哥,對不起。」

    顏暮雪驚怒之下,反倒什麼話也說不出來,只是定定的看著顏語冰。卻只聽到顏語冰在他耳邊的最後一句低語,然後,就在一陣眩暈中失去了意識。

    那邊顏語冰突然迷到了顏暮雪,變起倉促,衛風等人一楞間,剛想動手,他們四周卻猛的出現了一群人,錯落散開,團團圍住了琥珀和衛風等人,壓住了他們的行動。

    琥珀是多機靈的丫頭,一瞧這架勢,先制止了衛風的動作,然後衝著已經抱著顏暮雪走走來的顏語冰甜甜一笑,「九爺,這是幹什麼?」

    「琥珀,我很抱歉,可是,我沒有別的辦法,只好委屈你們了。」顏語冰誠摯的對琥珀道歉。

    琥珀靈活的眸子轉了轉,嬌俏的笑了,「我還想著呢,九爺難道就這麼讓我家爺一走了之,原來……」她抿嘴一笑,不再說下去,換了話題,「九爺準備怎麼做呢?把我們關起來?」

    「不敢,姑娘放心,我只想請諸位好好休息,這是我和五哥的事情,我,只是想留下五哥罷了,姑娘你也該明白語冰的心事。語冰只是不想再起波折,才有此無奈之舉,姑娘見諒。」

    顏語冰說的謙沖溫和,話裡卻有著不容輕忽的強硬。

    琥珀眨眨美目,微微笑了,「我信你。」

    轉過頭,她拍拍衛風的手,「你們不用擔心,只管跟著九爺的人走,其他的事情不用你們操心。」

    「可是?」

    衛風楞了楞,疑慮的看著琥珀,真的就不理顏暮雪的安危嗎?這個人,雖然是顏暮雪的弟弟,可是,畢竟是他突施暗算,迷倒了顏暮雪,琥珀怎麼還這麼相信他?

    琥珀安撫的笑了笑,「你們放心,我怎麼會拿爺的安危開玩笑?九爺是世上最不會傷害爺的人了,聽我的,沒錯,再說了,還有我跟著爺呢。」

    衛風怔了怔,不過琥珀在顏暮雪面前一向比較受寵,所以他雖然很是猶豫,卻還是聽從著琥珀的話,帶著人跟著顏語冰的手下去了。

    「多謝。」

    顏語冰感激的望著琥珀,他怎會不知道這丫頭對他一向是關心保護,今日若非她,想把顏暮雪帶走,勢必還是得費上一番周折。雖然他不懼衛風那些人,但是,畢竟他們是顏暮雪的手下,他極為不願意傷了他們。

    「要謝我,你先改了稱呼好不好?叫我琥珀就好了,別姑娘姑娘的叫。我幫你,是知道九爺你對我們主子的心。不過,你若是傷了爺,我可真的放不過你。」

    到後面一句,琥珀清甜的語氣突然轉為冷肅,美目也緊緊的盯著顏語冰。

    「我絕對不會傷害他。我寧可自己傷上千遍,也絕對不會讓五哥受到一點點傷害。」

    顏語冰毫不迴避琥珀的視線,眼眸一片坦蕩和堅決。琥珀又笑了,拍拍手,「那我們走吧,我都餓了。」

    **bbsnet**    **bbsnet**    **bbsnet**

    顏暮雪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是在一所陌生的地方了。他正躺在一張錦蚴姘驉A流蘇掛帳的床上。顏暮雪緩緩的動了動,想坐起來,卻發現自己身體軟綿綿的,一點力氣都使不出來,居然連動一下都非常困難。

    顏暮雪心裡怒氣翻湧,他一向絕頂聰明,心狠手辣,且心思縝密,從來只有別人吃他的虧的份,那裡吃過這等暗虧,可是他僅有的兩次,竟然都是犯在了顏語冰手上。當年他就是因為完全沒有提防顏語冰,才大意失手,也讓他羞怒之下,遠走十年。如今,他居然還是一點也沒有防著這個弟弟,還是栽到了他的手上。顏暮雪心裡,又羞又怒又氣又恨,簡直是五味雜陳,說不出是什麼滋味。

    這時,兩雙柔胰探了進來,拉開幔帳,現出兩張俏麗的容顏,「五爺醒了,要不要起來?」

    清脆的聲音相當好聽,兩個丫鬟一面笑,一面輕手輕腳的拉開床幔,搭在兩邊的金鉤上。顏暮雪這才看清楚自己原來在一間相當大的屋子裡。

    屋子非常奢華,室內,暗香縈繞,珠簾翠幄,雖是珠玉粉陳,卻一點不現俗氣,一桌一椅,一帳一塌,皆是用盡心思佈置的,令人看上去只覺舒適無比。屋子是裡外兩層,顏暮雪所在的地方是裡面的臥室,中間垂著珠簾,珠簾外是一間小小的花廳,大大的窗子敞開著,可見外面花木扶疏,鳥鳴啾啾。

    屋裡還有兩個丫鬟站著,看來也是來服侍他的,這四個丫頭聰明伶俐,服侍的也極為周到妥帖,但是除了笑,卻是一句話也不多說。顏暮雪連動都動不了,有氣也沒辦法撒,他這輩子第一次嘗到了身不由己是什麼滋味,真真是氣到幾欲發狂。

    門聲響動,四個丫鬟齊齊回頭,只見顏語冰已飄然而入。

    「九爺,」四個丫頭紛紛見禮。

    「你們出去吧。」

    顏語冰揮揮手讓幾人出去,自己卻不停步的走到了床前,「五哥,有什麼不舒服沒有?」

    顏語冰就勢在床邊坐下,溫柔的扶起顏暮雪的身子,讓他靠在自己身上。

    「顏語冰,你好,你夠種。」

    顏暮雪怒極反笑,雖然軟軟的倚在顏語冰身上,目光卻如火般瞪著顏語冰。

    「五哥,對不起,可是……」

    「我只有這樣,才能留下你,五哥。」

    顏語冰靜靜的看著他,目光哀傷悲慼,「你總是會離開我,當年是這樣,現在還是,你從來都不回頭看我一眼,我不甘心。你不愛我也行,你恨我也罷,總之我是要定了你。就算是上天不給我這個緣分,我也要與天爭。我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顏語冰的話語裡,有著一種切冰斷雪般的堅忍和決絕,顏暮雪臉色森寒,一言不發。心裡卻隱約浮上一絲驚愕,原來,這個弟弟真的不再是當年那個,只知道聽話的柔順少年了,也許,自己這次真的怕是很難脫身。

    顏語冰垂著目光,不再說話,輕柔的放下顏暮雪,走到一旁,拿起桌子上的茶壺,小心的倒了杯水,然後取出一個瓷瓶,把其中的藥粉傾如杯中。拿著杯子,他轉過身,又扶著顏暮雪坐起,顏暮雪從來沒感覺自己如此無能過,可是身子虛軟無力,只能任顏語冰擺佈,羞怒交集之下,他雪玉般的面頰上染上了艷麗的紅霞,下唇也被咬的嫣紅,顏語冰心內一跳,他從來沒見過顏暮雪氣極的樣子,竟是這般誘人,別是動人,一時間,他不由的呆滯的凝視著顏暮雪冰清雪艷的絕麗容顏,神思恍惚起來。

    顏語冰正呆呆的看著那嬌麗的容顏,卻被顏暮雪冷火一樣的目光灼了一下,顏語冰慌忙收回視線,小心的扶著顏暮雪餵著他喝下水,才淡淡的解釋,「先前用的是軟骨散,喝了水就解了,我剛下的藥傷不了你,只是讓你用不能武功罷了,五哥,我絕對不會傷你,只求你,留下來。」

    果然,喝了水不久,顏暮雪就覺得四肢有了氣力,他暗暗運氣,卻惱怒的發現,確如顏語冰所說,自己的真氣完全無法凝聚,也就是說,他現在雖然不會再像剛才如同廢人一樣躺在床上任人擺佈,卻還是只能像一個普通人一樣,什麼功夫也使不出來。

    顏暮雪坐起來,二話不說,先重重一腳踹過去,顏語冰靜靜的站在那裡,連閃都沒閃,硬生生挨了這一腳,也是顏暮雪現在被壓住了功力,否則以他現在的怒火,這一腳,至少也能讓顏語冰吐血,不過力道卻仍然是不輕,顏語冰面容掠過一絲痛楚,抬眼望著顏暮雪。

    「顏語冰,你好大的膽子,敢算計我?不想活了,你明說,我成全你。」

    顏暮雪斥罵著,站了起來,怒視著顏語冰,真是恨不得活剝了眼前這個人。

    「五哥喜歡打就打吧,反正我是絕對不會放開五哥的。」

    顏語冰挺拔的姿勢變不都變,竟是等著顏暮雪動手。顏暮雪冷冷的瞧著他,顏語冰的委屈順從更加激起了他的怒火,一揚手,他又是幾記耳光,重重摑在顏語冰的臉上。

    「你以為你擋的住我,我要走,誰也別想攔。」

    顏暮雪狠聲放下話,昂然大步走到門邊,推門出去。顏語冰靜靜站在那裡,不攔不擋。

    顏暮雪剛一推開門,只見一個藍衣人正攔在門外,見他開門,秦少擎恭身一抱拳,「五爺。」

    「滾開。」

    顏暮雪冷聲道,根本沒把秦少擎放在眼裡,呵斥著他讓路。

    「五爺請回去休息吧。」

    秦少擎語氣非常恭順卻又堅決無比。高大的身軀更是像一座山一樣擋在門前,巍然不動。

    「秦少擎,你當你是什麼東西?敢擋我的路?」

    「少擎只是從命,請五爺見諒。」

    「當初你可是我的手下,怎麼,如今,我的話你都敢不聽?」顏暮雪還真沒被人氣成這個樣子過,他已經有點被氣過頭了,反倒沒有大怒,只是勉強壓住心頭的怒焰,冷冷的問道。

    「不錯,少擎本是五爺的人,不過,當年五爺把少擎派給九爺的時候,少擎就問過,今後,少擎是聽誰的命令?五爺當時的話少擎絕不敢忘。」

    「五爺說了,既然少擎今後的主子是九爺,那少擎只要聽從九爺一人之命就行了,即使是五爺的話也可以不從。」

    「五爺要打要罵,少擎絕對不敢還手,但是,沒有九爺的話,少擎絕對不敢從命放五爺出去。」

    秦少擎口氣溫和,但每一句話都說的是斬釘截鐵,絕無一絲圜旋餘地。

    顏暮雪已經氣的說不出話來了,他第一次這麼清楚的知道,什麼叫做搬起石頭卻砸了自己的腳。當年顏語冰總是被人欺負,雖然有他護著,但是他常常外出,難免有顧不到的地方,而且顏語冰性子柔順,縱使受了欺負也不坑聲。所以,他思忖下,才把最有能力,也最忠誠恭謹的秦少擎送給了顏語冰,又怕秦少擎唯自己之命是從,不肯盡心對待顏語冰,才斷然下令,讓他只聽顏語冰一人的。可是,他真是萬萬沒有想到,他的好心,居然這麼現世報到了自己頭上。

    如果能動手,顏暮雪真想一掌劈死面前這些人,可是,他們不會還手,而自己也傷不到他們,更是絕對出不去,那種行為只能讓他像一個小丑一樣,顏暮雪的驕傲不允許他用這種方式發洩。冰冷的轉過身,顏暮雪看也不看一旁的顏語冰,躺回床上,合目不語。

    **bbsnet**    **bbsnet**    **bbsnet**

    「九哥,你動作還真是快,我這次是真的佩服你。」顏昊日笑嘻嘻的走進來,卻在看到顏語冰紅腫的面頰時收住了口。

    一望而知,那紅腫明顯的是掌痕,不用猜,這世上,能打顏語冰耳光的,除了顏暮雪,怕是真找不出來第二個人。

    「五哥好狠的心啊,這幸虧是制這了他的功夫,要不然,這幾下,怕是真能要了你的命,哎,我說九哥,你就這麼受著?不知道躲一下嗎?」

    「讓他打幾下,心裡會舒服一點,我沒關係的。」

    顏昊日不可思議的看著顏語冰,佩服啊,他真佩服他的九哥,居然能這麼忍辱負重,居然是這麼的情深意重。隱隱然,顏昊日心裡浮出一絲嫉妒,憑什麼顏暮雪那個沒心沒肝的冷血動物,偏有人這麼喜歡他?哼,都到這地步了,顏暮雪還這麼囂張啊。他真是越想越不服氣,哼,顏暮雪不是很驕傲嗎?不知道若是他再被顏語冰抱了會氣成什麼樣子,真是令人期待的事情。顏昊日陰險的笑了。他敢肯定,顏語冰絕對有這個念頭,只不過,不敢想更不敢做罷了,他只要稍微的挑一下,稍微的給火上加上一點點油,那麼……

    顏昊日目光中閃爍著算計的光芒,微笑著轉過頭,看向顏語冰。

    「老這樣也不行啊,九哥啊,你別老是想著挨打啊,讓五哥心裡舒服,有的是辦法,你可以好好服侍一下他的身體嘛。對了,九哥你是不是一直都被五哥壓在下面啊?」

    顏昊日直接的問題讓顏語冰大窘,臉騰的紅了。

    「說真的,你沒想過抱五哥嗎?被人做其實很舒服的,你從來沒抱過五哥,現在可以試試啊,說不定,你讓五哥舒服了,他就不生氣了。」

    顏語冰徹底楞了,擁抱顏暮雪,那是他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怎麼敢想呢?顏暮雪那麼高傲的性子,那裡容的別人壓在他身上,他只求能留在他身邊就好了,就是永遠被他擁抱也無所謂。可是,他畢竟是男人,想要擁抱自己最愛的人是本能的渴望,也是最深切的誘惑。不敢想是不敢想,這渴望卻一直存在在心裡,如今,顏昊日卻把這個魔鬼放出來了。

    「反正他現在是恨你入骨,再壞也壞不到那裡去了,你乾脆就一次做完,人氣過頭了,比較容易想通,而且你抱了顏暮雪的話,他的心情一定會有所變化的,反正事情再壞也壞不到那裡去了,你幹嗎不試試?」

    顏昊日引誘著顏語冰,唇邊的笑容彷彿惡魔一樣。

    「送你樣東西,這可是別人送我的,保證你用了後,五哥絕對再也捨不得丟下你。諾,我那裡還有一本書,一會我給你送來,你好好學學怎麼伺候五哥吧。」

    顏語冰接過藥,目光複雜的看著手中的瓷瓶,心裡思緒翻滾,再也靜不下心來。而一旁的顏昊日已經開始盤算了,該怎麼樣溜的遠遠的,雖然親眼看到顏暮雪抓狂的樣子比較爽,但是,還是保命要緊。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