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美人缺時間 第七章
    一年一度的重要日子,沒想到又降臨了。

    往年她都會親手幫他做生日蛋糕,然後兩個人一起慶祝,但今年,她醒著的時間已經不夠讓她做出一個蛋糕了,這讓她有些悵然,更多的是還願。

    或許……這是最後一次了……

    但凌軾央一點也不在乎生日蛋糕到底是不是她親手做的,只要她能夠陪著他度過這個特別的日子,對他來說就已經非常足夠了。

    拿著從外面買回來的現成小蛋糕,他們坐在凌家客廳內,關上燈,只點著蛋糕上的蠟燭,就這樣圍在小桌子邊,氣氛是說不出的甜蜜融洽。

    「二十六歲……」瞧著蛋糕上的蠟燭數字,俞朔晚只覺得時光飛逝,「沒想到你這麼老了,再過幾年就要突破三十大關了。」

    「不要緊。」他毫不在意的露齒一笑,「反正會先突破三十大關的人是你,女人三十拉警報,可是男人不同,三十正搶手呢。」

    「看來你很得意嘛,說的也是,憑你的『姿色』,或許到了四十,還是會有許多年輕辣妹爭著想要倒貼你。」

    「那她們可慘了,因為我的心早已給了一個女人;再也收不回來了,再怎麼勾引我也只是白費心機,還是早點放棄的好。」

    俞朔晚原本嬉鬧的笑容在聽到這句話後瞬間黯淡了一下,卻又馬上恢復正常,不想破壞氣氛。

    「真是臭屁的傢伙!」

    「你為什麼不問我,我心中的那個重要女人到底是誰?」

    「這種事情我才不想問,懶得理你。」她伸手推推他,「快點許願,要不然蠟燭就要燒完了。」

    凌軾央聞言,非常無奈的拉住她的手,「你真是一點情調也沒有,連讓我告白的機會都不給。」

    她就是不希望他告白呀,因為她不該、也不能答應。

    自從那一次差點失控的親熱之後,他就像是豁出去了一樣,對她的愛意由之前的默默壓抑,到現在的熱情付出,讓她完全無法招架,卻又無力阻止。

    他真的很傻,傻到不知道該放棄,執意的認為……他們倆最終一定還是有未來可言的。

    她只好當作沒聽到剛才他所說的那一句話,笑著把話題給轉開,「別浪費我的時間,許完願吹了蠟燭,我們才能吃蛋糕呀。」

    「小朔……」

    「快點,別讓我再說第三次。」

    凌軾央此刻的眉更是皺得死緊,他突然瞇起鳳眼,一口氣就把燭火給吹掉,客廳內頓時陷入一片黑暗。

    俞朔晚打算起身去開燈,她的手卻一把被凌軾央給拉住,「小央,你到底在做什麼」。」

    「小朔,我的願望只有一個,就是希望你能答應嫁給我。」

    她呆了呆,「你說……什麼?」  

    「我要你嫁給我,我在向你求婚呀!」

    在一片黑暗中,俞朔晚根本看不到他的表情,但卻可以從他的語氣中知道他很認真,這絕對不是在開玩笑。

    可是這樣的她……又怎麼能夠答應呢?

    她心酸的落下淚來,哽咽的聲音在寧靜的夜裡聽得格外清楚,這讓凌軾央心疼的將她拉回來,緊緊的擁住她,希望這麼做能化開她內心的哀傷。

    「小朔,答應我好不好?小朔……」

    儘管感動,她仍是拚了命的搖頭。絕不能讓他這麼做,這個笨蛋,為什麼都到了這個節骨眼上了還一直執迷不悟」。

    「為什麼?我就不信你一點都不愛我!」

    俞朔晚努力止住淚水,只能想盡辦法要他死心,「那好呀,等到我三十歲生日的那一天,我再答應嫁給你。」

    凌軾央的身體很明顯的顫了一下,卻更是收緊雙臂,「這是你自己說的,不能反悔,知道嗎?」

    她以為這麼說他就會放棄嗎?反正他也已經豁出去了,都到了這個最後關頭,他和俞修任都有全力一搏的打算了!

    「為什麼……為什麼我都已經把話說得這麼絕了,你還是像笨蛋一樣,打也打不走,罵也罵不跑?」

    「那是因為我愛你呀!」不管她的哭喊叫罵,他依然深情的對懷中泣不成聲的女孩要求,「小朔,你再等我一下,我和伯父一定會……」

    「親愛的兒子,我回來啦!」

    就當凌軾央還想繼續深情告白時,突然多出一個意料之外的礙事者,客廳的燈隨即亮起,只見百年難得出現的凌士鈞居然神奇的站在門口。「喔喔,這次你在家耶,前幾次我回來晃了一下都沒看到你,今天真是太幸運啦,哈哈哈!」

    凌軾央雙手緊握,指關節還喀喀作響,氣得咬牙切齒,恨不得馬上將這個亂來的天兵給踹出家門去,「你這個傢伙……」

    「哇,兒子你都已經長這麼大了呀,我都快認不出來了,倒是……」

    凌士鈞突然把視線放在兒子懷中的嬌小女孩身上,表情也變得困惑,「這個小妹妹……怎麼那麼像對面俞家女娃小時候的模樣?」

    沒料到凌士鈞會突然出現,俞朔晚根本不知道該怎樣解釋她的情況,「伯父,我……」  

    「你別理他。」凌軾央將她偏過去的臉扳正,「我的話還沒講完。」

    「兒子,你……誘拐末成年少女?」

    「……」

    凌軾央快抓狂的利眼發狠地瞪向完全搞不清楚狀況的父親,誰料到他根本完全無視,還非常開明的向自己兒子說道;「不要緊,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嗜好,你不必覺得有什麼,爸爸我絕對支持你!」

    「……你可以滾出去再繼續流浪了,而且最、好、不、要、再,給,我,回、來!」

    「小央,不要這樣。」俞朔晚趕緊拉住再度變身成火神的男人,要不然他可能真的會把自己的老爸給一腳踹出門去,「他可是你的爸爸呀。」

    「那又怎樣?他根本就完全沒盡到當父……」

    「咦?兒子,你今天生日呀?」有蛋糕耶!

    凌軾央氣憤的對身旁的女孩告狀,「你看,他連我的生日都不記得,這是哪門子的父親呀?」

    當個老爸能天兵到這種程度,俞朔晚也無言了。

    「二十六歲?哦哦哦,我有個東西都忘了要給你,兒子你等等,我馬上送你生日禮物。」

    無視於那惱火到不行的眼神,凌士鈞飛快地跑進自己房裡,在一陣東翻西找後,就拿了一樣東西放在凌軾央手中,顯得非常得意。

    「兒子,生日快樂,這是我們凌家的傳家寶,現在傳給你啦。」

    凌軾央的眉微挑了一下。這是什麼傳家寶?一把看起來有些生蛂A像是年代久遠。

    「這鑰匙本來該在你滿二十歲的時候就傳給你的,可是……嘿嘿……」他忘記了,就這麼簡單。

    忍了又忍,凌軾央勉強的沉住氣,要不是俞朔晚在一旁,他早就發飄了。「這是什麼鬼鑰匙?到底做什麼用的?」

    「還記得小時候我曾經告訴過你,尉、應兩家合送我們祖爺爺不知道什麼爛禮物,結果卻鬧翻的那一件事嗎?」

    「那又怎樣?」  

    「這就是開鎖住禮物的寶盒鑰匙呀。」

    「那寶盒呢?」

    「呃……我也不知道。」

    凌軾央一一話不說就想把鑰匙砸向脫線老爸的臉,可這次凌士鈞倒是機靈的反應過來,趕緊大叫,「不准丟!這可是傳家之寶,是祖爺爺吩咐要一代傳一代的,你想當個不肖子孫嗎?」

    「這種爛東西還能當傳家寶,簡直是笑死人……」

    「小央,冷靜點。」俞朔晚趕緊輕拍他胸口,拚命安撫,「既然是祖先傳下來的東西,那就要好好收著,知道嗎?」

    「就是說嘛,你看,這個小妹妹多懂事呀。」凌士鈞趕緊連聲附和。

    凌軾央又狠瞪了父親一眼,才回頭看著俞朔晚,立刻換上一張溫柔無比的笑顏,「那你幫我收著,好嗎?」

    「我?」

    「沒錯,就是你。」

    雖然這把鑰匙真的很舊、很爛,但畢竟是他們凌家的傳家寶,現在他居然要將這樣東西交給她保管,不需要他明說,她也知道他的意思是什麼。

    這代表他認定了她,就只要她一個人。

    俞朔晚雖然感動,卻只能將他遞過來的鑰匙推還給他,儘管表情甜美的漾起笑容,卻還是忍不住淚流而下,「這鑰匙……你還是自己留著吧。」

    「為什麼?你不肯替我保管?」

    「就算真的由我替你保管,我想……我大概也很快就得把鑰匙還給你了。」

    「小朔……」

    凌軾央痛心的伸手替她擦掉臉上的淚痕,一次又一次,不忍心再和她繼續爭執下去。

    「小央,我累了,好想睡覺……」

    「你睡吧,我會抱你回房的,別擔心。」

    聞言,她才放心的輕輕靠在他胸口,以極快的速度沉沉睡去,讓凌軾央看得心驚膽戰。

    伸手看了一下手錶,他沉痛的發覺她沉睡的時間又提早了。

    輕輕將輕如鴻毛的女孩抱起,他將她放在自己房間的床上,細心的替她蓋好被子,接著就在自己抽屜內找起東西。

    拿出一條銀煉,他將鑰匙串進鏈子裡,之後來到床邊,輕輕的將鏈子戴上她的脖子,以此宣示他的決心。

    在她額上輕而柔的落下一吻,凌軾央啞聲說著誓言。「小朔,等我回來,我和伯父一定會成功的。」

    「小朔」。」凌士鈞困惑的跟到房門邊,終於感到情況似乎有些奇怪,「兒子,這個小女孩到底是……」

    「她是俞朔晚,就是你口中所說的對面俞家女娃。」

    「嗄?這怎麼可能?」

    凌軾央簡單的說了一下情形,並說出他和俞修任已經計畫好今夜要潛入苗嶸的研究室中,竊取他的研究資料。因為俞修任得到消息,苗嶸真的成功研發出能讓細胞年輕化,而且還能穩定細胞狀況的藥劑,既然他的實驗已經成功,那應該也有讓細胞狀況回復正常的方法。

    一聽到他們的計畫,凌士鈞馬上自告奮勇自薦為後援,「你們去吧,小朔我可以照顧,你們就放心去做你們的事吧。」

    「真的?」

    「當然,既然時間已經不多,你們就快點去吧,別再耽誤時間了。」

    這才像句為人父說的話呀,凌軾央感激點點頭,「我知道,我和伯父會快去快回的。」

    ***  雲台書屋獨家製作  ***  bbscn  ***

    夜越來越深,而凌軾央和俞修任一出去就是好幾個小時,連個消息都沒有。

    凌士鈞在客廳內耐心的等待著,卻也越等越無聊,他伸伸懶腰,只覺得這些年在外頭四處遊蕩慣了,一回到舒服的家中,還真感到非常不習慣。

    難道他天生就是流浪兼勞碌命,連半刻都無法清閒下來?或許真的是吧,總覺得……身體又開始蠢蠢欲動,好想出去拍照兼活動筋骨。

    但是他剛才已經答應過兒子要留下來照顧俞家女娃了……但她在房裡睡著,又不會出什麼亂子,不是嗎?

    「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吧,我只是在附近拍幾張照而已,拍完了就回來。」

    說走就走,凌士鈞馬上拿起他的單眼相機,開開心心的出門去。現在出門剛剛好,等會就可以拍日出,那景色一定很美!

    就在他出門後沒多久,有三個鬼鬼祟祟的傢伙打開門鎖闖了進來,看起來就像是地痞流氓,一身邪氣。

    「是這問沒錯吧?」

    「是啦,一定沒錯,就凌家嘛。」 

    「那就動作快一點,再不動手天就要亮了。」

    他們在房內摸索了好一陣子,卻只在凌軾央的房內找到一個昏睡的小女孩,三人狐疑的面面相覷,只因他們得到的資料是凌家只剩下凌士鈞和凌軾央父子倆而已,就沒有其它的成員。

    那……那現在躺在床上的這個小女孩又是誰?

    「喂,這怎麼辦呀?」

    「管他怎麼辦,抓了就對啦!」

    「哦,好啦好啦,快點動手,一起來。」

    「咦?她脖子上戴著鑰匙煉耶,該不會這就是我們要找的……」

    「厚,這叫做『鑰匙兒童』啦,你還真的是少見多怪,別說那麼多廢話,趕緊走人了啦。」

    「喔。」

    ***  雲台書屋獨家製作  ***  bbscn  ***

    回到卓越生物科技研發中心,俞修任和凌軾央非常順利的便潛了進去。

    因為自從俞修任離開IDEAL計畫之後,苗嶸一直沒有撤銷他的研究員資格,一方面他要是肯回來那是最好,他要是不肯回來,對他也沒有任何損失,反正他早就認定俞修任一個人根本無法成就任何大事。

    不過這倒是為潛入的兩人大開了方便之門,輕輕鬆鬆通過各個關卡,直搗黃龍的來到了研發中心最重要之處,也就是苗嶸所屬的IDEAL計畫研究室。

    進入空無一人的研究室裡,俞修任和凌軾央馬上分頭尋找對俞朔晚的狀況有幫助的資料,他們不能在這裡待太久,必須盡快離去,才不會被其它人發現有異樣。

    可是研究室內實驗器材散放各處,不同的資料報表也到處亂堆,想要在這雜亂的環境中找到他們想要的東西,簡直是困難到了極點。

    但他們絕對不會放棄,只要有任何一絲可以救回俞朔晚的機會,他們都不能夠放過!

    「你們在幹什麼?」

    一記突如其來的怒吼讓凌軾央和俞修任都嚇丁一大跳,趕緊回過身,就見苗嶸正站在門邊,一臉凶狠的瞪著他們倆,像是想將他們給碎屍萬段一樣。

    「俞研究員?」苗嶸冷哼了一聲,「怎麼,聽到我的研究已經成功,所以想回來做什麼事呀?」

    這些年來他一直都有派人監視著俞家,監視著俞朔晚,所以她因為實驗藥劑的關係逐漸變小的事他也是一清二楚,既是興奮,又是得意。

    就因為看到她的變化,他更是在這幾年排除實驗上的種種瓶頸,好不容易才研發出他夢寐以求的永遠年輕化藥劑,這是他費盡一切心力才得來的成果,絕不容許其它人奪走它,絕對不能!

    「苗研究員,你放心吧,我對你的長生不老藥一點興趣都沒有,我只想知道讓我女兒恢復正常的方法,就這樣而已。」

    「哈,你說要,難道我就會給你嗎?」

    凌軾央氣憤的緊咬著牙,真想馬上撲過去痛扁他一頓,「那你到底想怎樣?」

    苗嶸走進研究室裡,在一個上了鎖的保險箱前按下密碼,箱門馬上應聲而開,露出放在裡頭的重要東西。

    那是一小罐透明並裝滿不明液體的瓶子,還有一份寫了密密麻麻難解符號的珍貴資料。

    將資料從保險箱中拿出,苗嶸得意的亮在手上,「知道這是什麼嗎?」

    他們倆驚訝的瞧著那份資料,難道那就是他們遍尋不著的……

    「哈,沒錯,這就是研究最終的結果,裡頭寫了能讓細胞年輕化且穩定維持在某個狀態的藥劑製造方法,並且……還有讓細胞回復正常的復原法。」

    就是這個東西!凌軾央急切的咆哮,「快把資料給我們!」

    「給你們?休想!」

    苗嶸突然一把將資料給撕成兩半,並且越撕越碎,越撕越起勁,接著衝到放滿實驗藥劑的桌上,將紙片全丟人裝滿強酸溶劑的燒杯中,只見那紙片迅速融化在溶劑裡,就快要一張都不剩了!

    「不——」

    凌軾央像是發了狂般衝了過去,伸手就想救回那剩餘的紙片,俞修任看情況不對,趕緊跑上前架住他,不讓他做出無法挽回的傻事,「混小子,別碰,那個溶劑會溶掉你的手!」

    「不——那是救回小朔的唯一希望呀——」

    凌軾央依舊死命的掙扎,他不能讓這唯一的希望消失在溶劑當中,小朔的命還等著他們來解救呀!

    「哇哈哈哈哈哈!你們死心吧!」

    苗嶸像是瘋了一樣,異常得意的狂笑出聲,「除了我以外,誰也別想知道長生不老的辦法,我成功了,我終於成功了!」

    他的野心終於實現了,這世界再也沒人比得過他,他終於完成自古以來人類最大的夢想了!

    拿出保險箱中的透明小瓶子,這是唯一製造出來的一份藥劑,他毫不猶豫的拿出針筒,將藥打入自己手中,然後再度狂笑。

    「哈哈哈哈!我即將長生不老了,這世上只有我能長生下老,羨慕我吧,哇哈哈哈哈……」

    看著最後一張紙片消失在溶劑當中,凌軾央的心一沉,有種萬念俱灰的感覺,他們的希望就這麼沒了,難道他就真的只能眼睜睜看著小朔永遠沉睡不醒,成了真正的睡美人?

    「該死,我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的,絕對不會!」

    掙脫開俞修任的鉗制,凌軾央轉而揪住依舊狂笑不已的苗嶸,表情是憤恨到了極點,「既然這世界上只有你知道藥劑的製作方法,那我就要逼你把方法說出來,不計任何代價!」

    「哈哈哈哈,你憑什麼?你以為我會怕你嗎,乳臭未乾的小子!」

    「你——」

    凌軾央訝異的看著苗嶸原本半白的頭髮居然開始變黑、變得濃密,臉上的皺紋也慢慢消失,就連蒼老的皮膚都開始平整,速度變化之快,簡直讓他不敢相信。

    然而苗嶸的身上也突然開始散發出莫名的高溫,而且還越來越熱,這讓凌軾央趕緊放開手,後退了幾步,馬上處於戒備狀態。

    「奇怪……怎麼會變成這樣?」苗嶸的年輕化依然持續著,但越來越熱的高溫卻讓他恐懼不已,他的皮膚好像要燒起來了一樣,體內像是有道灼熱的岩漿到處亂竄,讓他瞬間痛苦到了極點!

    苗嶸難受的抓著胸,呼吸越來越困難,「為什麼?這不可能……明明俞朔晚就順利變小了呀!」

    「你除了知道她因為藥劑而順利變小之外,又知道她受了怎樣的折磨?」凌軾央冷笑了一聲,「她有好長一段時間體溫都處在正常值以上,還經歷了兩次差點就熬不過去的高燒,你研究細胞年輕化那麼久,應該知道是什麼原因吧?」

    那是因為細胞不正常的改變產生了多出來的熱能,藉由身體發散出來,因此體溫才會異常升高,而小朔和苗嶸最大的不同處在於,她的縮小是漸進式的,而不像苗嶸現在這樣急速改變。

    她花了好長一段時間慢慢縮小,所以熱能也是慢慢發散,只讓她的體溫比平常還要高一點,但苗嶸這樣一次迅速的年輕化,熱能當然也是一次爆發,那種傷害絕對能夠要了他的命。

    「什……什麼?」苗嶸直到現在才知道自己犯了多大的錯誤,但已經來不及了,他已經做了自我毀滅的錯誤動作呀!

    「很可惜,你的長生不老還是有缺陷在,不過你已經沒有機會再改進了,放棄吧。」

    「不……我不甘心……不甘心呀——」

    苗嶸痛苦的在地上掙扎,將死之前還不死心的尖聲咆哮,過沒多久,他的掙扎慢慢變小,最後連掙扎也停止,皮膚迅速潰爛溶化,還散發出強烈的熱氣。

    最終,他化成了一攤血水,自此後世上再也沒有苗嶸這個人。

    沒想到結果居然是這樣,俞修任有感而發的歎了口氣,「他一心所追求的IDEAL,其實有兩種不同的涵義,一個是他極力追求的『完美的』意思,另一個卻是『不切實際的』,就像是一場幻夢一樣。」

    也就因為這一個不切實際的幻夢,讓他落得了這樣的下場。

    但凌軾央不能接受這樣的結果,苗嶸不該因為自己的野心而害了別人,本質已經不純的想法難怪會導致毀滅,只是自己消失就算了,為什麼還要害無辜的小朔捲入其中呢?

    「真是該死!」他挫敗的抱頭低吼。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