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周時光英豪之奇異家族 第一章 獻給蕭神的美少女
    枯籐、老樹,崢嶸山石,明月夜,山風正緊。

    寒風肅殺,雖然是夏夜,在這座石山山頂卻是一片森寒,彷彿是嚴冬,但是天上的寒星、明月卻清朗似畫,一點也沒有冬夜北風怒號的淒厲。

    但是那一陣陣的寒風吹來,還是讓人忍不住打了個寒噤。

    在這樣的夜半深山之中,不曉為什麼,卻在山頂平坦地靜靜俯臥著一群人。

    人群大約有二十來人,此刻大家不發一言,靜默地以最崇敬的跪拜禮,每個人朝著東方,連大氣也不敢喘一聲地跪伏在地。

    人群中,這時響起一陣淒迷的歌聲。

    隨著歌聲,淒厲的山風似乎有些止息了下來。

    跟著,在寂靜的夜來山景中,緩緩地,透現出淡淡的甜香。

    那是一種近似花香,又近似蜜汁的幽香。

    花香出現的時候,人群裡所有人仍然保持著俯臥的姿勢,但是其中幾名老者卻開始低聲地騷動起來。

    「出來了,出來了!」

    在這些人的最角落處,有個十五六歲的少年,少年雖然和族人一樣俯伏在地上,但是他畢竟是少年心性,充滿著對未知的好奇,於是他偷偷地抬起眼來,窺看著前方的動靜。

    只見在人群之中,這時輕輕地站起來三個身形纖細的少女。

    少女們身上披著柔軟似情人呼吸的白紗,在俯伏的人群中顯得出塵而脫俗,空氣中那幽幽的清香,伴著少女們前進的步伐,白紗輕飄,宛若神仙中人,連夜空彷彿也要相形失色。

    少年伏在地上,有些失神地看著這幅美麗中帶著幾分詭異的景象,心中不禁想起從前聽族中老人說過的傳說。

    在族中長老們的敘述中,這個蕭神迎娶少女的儀式,是放中數百年來最神聖,也最重要的禮儀慶典。

    據說,這個「蕭神」是數百年來守護村落的神明,歷史可以追溯到上古之時,周武王伐紂的「封神榜」時代。根據故老相傳,蕭神鎮守著整個村落,讓村民們免於天災,安居樂業,而村民們為了答謝蕭神的辛勞,每隔三年,便要在這樣的夏日深夜送上三名最美的少女隨待「蕭神」。

    少女們裊裊裊裊地走到前方一處山崖處,就定站好,不一會兒,便從空曠的山谷深處傳來幽長深遠的蕭聲。

    而少女們這時也就著蕭聲,放開稚嫩的嗓音,輕緩溫柔地唱著族中敬拜蕭神的「待歌」。

    「明亮的星,是神明您多情的眼睛為了我們的生命,就請神明多多費心我們只是小小的女子敬虔的心意,卻要比山高,比海深只願我們粗笨的手,能為您織農不夠聰慧的心,能為您分憂處女的身子,能夠薦您的枕席……」

    族中故老說,那蕭聲是數百年來「蕭神」出現的預兆,聲音清揚幽雅,卻能傳出數十里,連附近山下的村莊都能聽得清清楚楚。

    而祖先中懂得音律的,便配著這樣的蕭聲做出了「侍歌」,是祭拜蕭神的最高敬禮。

    在少女們柔美的歌聲中,本來漆黑不見底的深谷這時泛出了濛濛的光,而山間的輕霧也在這時候逐漸濃了起來。

    人群中,每個人都因為敬畏之情不敢直視眼前的情景,只有少年膽大好奇,仍然偷眼望著黑間的霧夜中,山谷裡那團光芒逐漸轉亮,在亮光中,依稀還看得見人影。

    就著那明亮的白色光芒,少年的眼睛不禁睜大,嘴巴張得開開的,一時間目瞪口呆。

    在迷濛的白光中,此刻居然出現了一個俊雅的白衣男子,因為霧氣深重的關係,那男子的臉容看不真切,但是那瀟灑優雅的身形,卻伴著四圍芳香的風,悅耳的歌,讓人產生神仙中人的奇妙之感。

    「啊……」當時,少年的心中不自禁地這樣想著:「那一定就是『蕭神』了吧……」

    迷濛的白色光圈像是有生命似地,光芒在夜空中吞吐不定。光圈中較黯淡處,像是一道門,而「蕭神」便站在門口處,清雅地背手直立。從他的腳下,緩緩伸出一道暗紅色的影子,從半空中延伸而下,伸到少女們的面前。

    站在谷前曼聲而歌的少女們歌聲仍未止歇,但卻像是失了魂似的,緩緩踱步,走上那道暗紅色的長影。

    原來,那暗紅長影便是階梯也似的東西,少女們踏著步伐,如醉如癡地登上「階梯」,仰頭向清雅的白衣神明「蕭神」走去。

    看來,這便是蕭神迎娶隨侍少女的過程。

    便在此時,像是不及掩耳的迅雷一般,卻從西方的遠處傳來一聲清脆的嘯聲。

    那嘯聲也不甚大,但是卻響亮不已,聽在眾人的耳中清清楚楚,有幾名善獵的族人甚至可以判定,嘯聲的起處距離山上大約有二十餘里的距離。

    什麼樣的生物,能夠發出這樣清朗的聲音?

    俯拜的人群中,這時有些騷動了起來,但是因為絕對的敬虔緣故,還是沒有人敢抬頭。

    只有那膽大好奇的少年,忍不住又往「蕭神」的光團望了一眼。

    最令人訝異的是,此刻希神的光影中彷彿也受了那嘯聲所感,開始呈現出不穩定的波紋,連蕭神清雅的身形也彷彿擴散出一股肅殺之氣。

    少女們的步伐有些遲疑,有個少女甚至還宛若由夢中驚醒似地,身子陡地一震,望向後方,又看見腳下的紅色暗影,忍不住大聲尖叫出來。

    因為,如果光團並不是個實體的話,此刻她們是懸空站在山谷上的,腳下只有那條暗紅色的長影。

    便在此時,那嘯聲又響了起來,這次的距離更近,竟是已經到了山下。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甚至連邁個十步的時間都不夠,嘯聲居然已經前進了數十里。

    是什麼樣的驚人速度,才能在如此電光火石的剎那來到這裡?

    少年和族人們正在驚疑間,只見那白色光團中的「蕭神」在一剎那間變了身形,依稀可見變成了猙獰可怖的模樣。少年瞪大了眼睛,卻看見三名少女慘聲而呼,那紅色長影「則」地一捲,竟然一下子就將三名少女「吞」進了光團之中。

    光團逐漸擴張,這時候,整個石山也開始起了隱隱的震動。

    俯伏的族人們有幾個再也忍不住,也拍起頭來,有的人則感受到了那段令人不安的震動,開始在地上狼狽地爬行。

    然後,變故就在這一瞬間,在沒有人來得及反應的情形下陡然發生。

    多年後,少年經過了無數的奇異經歷,卻無法告訴自己,當年在石山上,「蕭神」到底發生了什麼狀況,他也曾經試圖對別人描述當時情況之震撼。之可怖,卻總是無法具體描述當時的情景。

    至多,以他的同江無法解釋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當年在石山上,少年只覺得地面彷彿是令人手腳發麻似地震動不已,而空氣中的蕭聲、香味、霧氣仍在,卻已經扭曲成了另一種古怪的情境。

    蕭聲像是老婦嘶吼般的難聽。

    香氣像是變成有形體似地,在鼻子內形成極為不快的觸感。

    而霧氣卻像是無數只小小的尖刺,侵襲著人的皮膚。

    少年當然不會知道,如果他晚生個三千多年,生在公元二十四世紀,便會在物理學上學到一種叫做「空間扭曲」的力場現象。

    此刻的情形,便是典型的空間扭曲現象。

    而就在這樣的異常感覺中,長嘯聲再起,這一次,發出嘯聲的人已經出現在山頂。

    少年看見那是一個形貌秀偉的高大男人,手裡持著一柄寬大的袧C,背上卻有著一雙肉翅,他的身旁還有一個白衣的女子,兩人來得極快,「唰」的一聲躍過族人們的上空,便往山谷中「蕭神」的方向奔去。

    英偉男人將巨劍長揮過頂,神威凜然地砍向「蕭神」所在的白色光團。

    而山谷中的「蕭神」這時也出現了奇異的變化,只見他的光團陡然熾亮起來,像是霸氣的妖魔,向著英偉男子和白衣女人席捲而來。

    而少年的世界,便在這瞬間化為空白。

    因為整個天空像是崩垮下來一般,彷彿在一剎那間化為塵煙。

    只不過,在一切進入絕對黑暗之際,少年還是聽見了那英偉男人和「蕭神」幾乎同一瞬間個自狂吼了一句話。

    或者可以說,個自狂吼了一個「名字」。

    英偉男人的聲音清朗,聲傳數里,他吼出來的是五個字。

    「南鬥!你該死!」

    而蕭神的聲音卻出乎意料地尖利沙啞,他吼出來的話卻是——「狄孟魂!奸賊!」

    而後,一切化為空白,化為一片絕對的死寂……

    少年在幾天後被挖出來時,已經是奄奄一息,只差一口氣就要死在土石堆裡。

    那天晚上石山發生的異變、巨響,村落中的族人都已經聽見,但是因為恐懼的緣故,一直到第三天才有大膽些的族人上來察看。

    結果,整座石山早已面目全非,彷彿是經歷過一場極大的災難,祭拜「蕭神」的山頂整個崩垮下來,已經完全看不出原先的景象。

    前來一探究竟的族人們在一處崩垮處挖出了少年,因為他身旁有一株極大的古木擋住,少年非常神奇地沒有被千萬塊土石壓死,但是被挖出來的時候,卻也已是一身塵土和乾涸的血跡,幾乎只剩下最後一口氣。

    其餘的族人卻沒有他的幸運,他們全都已經被活埋在崩垮的石山土石之下。

    這兒……到底發生過什麼樣的巨變呢?

    因為山頂崩塌了下來,一些更膽大的族人,便攀援而下,到蕭神的山谷中一探究竟。

    在以往,蕭神的石山是族內最神聖的所在,沒有人會無緣無故上來,族中只有地位最崇高的長老才能來到山頂,而且每次獻上少女時都一定在深夜,從沒有人在白天來到這兒。

    進入山谷一探究竟的族人們循著崎嶇蜂蝶的谷底走了一會,眼前豁然開朗。

    但是映入他們眼中的景象,卻讓最膽大的人也要肝膽俱裂……

    原來,在谷底的這片空地上散落著一地的人骨,放眼看過去,有無數個骷髏頭散置四方,那黑漆漆的眼窩,彷彿在嘲笑著眼前的不速之客。

    而在骷髏頭之間,隱約可以見得到許多年代新舊不一的碎裂白紗,族人中有見識較廣的,捧起其中一個骷髏頭,頭型嬌小細緻,發現那些骷髏頭竟然都是少女的頭骨。

    更駭人的是,在空地的正中央有一個平台,平台的四周以放射狀的方式排著十數條巨大無比的蛇皮殘蛻,蒼白透明的鱗皮狠惡地排在那裡,令人不禁戰慄起來。

    那似龍似蛇的巨大殘蛻算了算,每條都有三十人長,大約是五六個大人合圍粗細,頭部有著巨大的樹枝狀犄角,但是最令人驚奇的是,每條巨型殘蛻的尾端,都長長地延伸到平台頂端,十多條蛇蛻的尾部交接一起,形成巨大且詭異的放射太陽形狀。

    而那尾部的形貌更是可怖,因為在蛇皮的末端形成的,是宛若男人形體的乾癟皮囊,遠遠看去,像是有十數個人皮圍坐在平台之頂,或坐或臥,彷彿是在聚集商議著什麼似的。

    數百年來,這個部族不停地獻祭蕭神,將少女送來侍奉。原以為這些少女都到了蕭神的極樂府第,但是如今卻成了曝曬荒山數百年的屍骨。

    那……那位「蕭神」到底是什麼東西?

    在蕭神山谷看見的景象因為太過駭人,幾個族人在歸途上決定永遠三緘其口,不要說給任何人知道。他們將山上的通路封死,也回去轉告其他族人,永世不得再踏入蕭神山谷一步。

    而這個部族獻祭「蕭神」的儀式,便再也不曾舉行,不是因為族人不肯,而是從此之後他們再也不曾得過簫神的訊息。

    在山谷中發現蕭神秘密的幾名族人,因為過度驚駭的緣故,不久後紛紛生病而死,所以,帝神山谷的秘密,便成了一個永遠沒有人知道的謎。

    只除了一個人例外……

    在石山山頭僥倖獲救的少年身上有著上百道傷痕,躺在床上將養了近半年,才勉強可以下床走路,經此一劫,少年瞎了一隻眼睛,折了一隻右手,走起路來也一跛一拐。但是那一夜的震懾情景,卻在少年的心中洛下了永生難忘的回憶。

    而在山谷中看見「簫神」蛇蛻的族人們,在歸程的時候曾經談論過那令人驚恐的情景,雖然他們立誓不要說出去,卻被抬在一旁的重傷少年聽進耳裡。

    少年的族人們從來不曾有人離開村落,大家對村落三十里外的世界一無所知。某一個風雨如晦的下午,少年下定了決心,要到天下最遠之處採訪天地之奇,帶著簡單的行囊,拄著一支枴杖,微駝的身影就此遠去。

    此後,少年的足跡就遍及了古代中國的奇異大地。

    那是一片充滿了奇人異獸、上古大神、詭異地仙的壯美大地。

    時值武王伐紂,姜子牙封神後三百年,西周王朝「歷王」姬胡在位年間。

    後來,因為厲王無道,遂被諸臣所逐。

    而盛極一時的西周王朝,也將在不久之後進入尾聲。

    接下來要出現的,將是一個殺聲震天,血光遍野的英雄世代……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