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青春Part8 第六章
    僅管身處敵境、麻煩不斷,琉璃香榭里的東邦人依舊處之泰然、有說有笑,一點也  沒有大難臨頭的緊張感。  

    這會兒,除了正在替安凱臣複診的曲希瑞之外,展令揚、向以農和南宮烈三人全聚  在起居廳裡喝茶、吃點心、閒磕牙兼干正經事。  

    南宮烈忙著占卜,向以農制做易容用面具,展令揚坐在計算機桌前,利用「展氏專用  密碼語言」和正在月光島仵客的雷君凡網上熱談:親愛的小凡凡,島上生活還算愜意吧  ?  

    馬馬虎虎囉!雖然有沙法爾大叔可以欺負,還是不及你們在桑亞那斯堡好玩。  

    別急嘛!再過不久,你就可以歸隊加入我們囉!  

    我會祈禱那天快快到來。  

    放心,我相信諸葛避大叔不會讓你失望的。  

    但願如此。  

    對了,你那邊的事進展得如何?哈啦完畢,展令揚開始進入正題。  

    相當順利,只要再幾天就能把所有的資料搜集完整。雷君凡對自己的任務執行成果  相當自傲。  

    記得把圖畫詳細一點呀!  

    知道啦!  

    原來雷君凡詐輸和沙法爾到月光島,是為了調查月光島的內部情報。包括:形路線  、人員配置、建築結構、武器佈置、警備系統……等等。  

    雷君凡因有「一目十行」、「過目不忘」的獨門神技,所以成為這項差事的最佳執  行人選。  

    好了,沙法爾大叔造訪你的時間又快到了,咱們就下一段熱線時間再聊囉!  

    行啦!  

    別太早把沙法爾大叔氣病了,否則你就會少了個調劑生活的玩具囉!  

    我知道。  

    如果炎狼一行人知道他們天天都如此自由自在的保持密切連繫,不知會是什麼表情  ?  

    展令揚結束和雷君凡之間的熱談不久,曲希瑞便返回起居廳來。  

    「凱臣的情況如何?」向以農搶得第一發言權,代表問道。  

    「還是沒什麼起色,而且有可能會再發生更糟的變化。」曲希瑞據實相告。  

    「該死──難怪那天史蒂夫會自信滿滿的對我放話,要我三天內把凱臣送回他身邊  。」南宮烈忿忿不平的低咒。  

    「現在怎麼辦?總不能稱了史蒂夫那卑鄙大叔的心意。把凱臣交出去吧?」向以農  真想把史蒂夫千刀萬剮之後丟到太平洋喂鯊魚去。  

    「當然不能,把凱臣交給那傢伙只會惡性循環,讓凱臣永遠受制於第三型無瑕的藥  力。」曲希瑞也想痛宰史蒂夫,「唯今之計,還是盡快把第三型無瑕弄到手,研發出解  藥才是治本之道。」  

    「如果藍洛大叔肯跨刀,那事情就好辦了。」展令揚天外飛來一筆的笑道。  

    「那傢伙肯才是奇跡。」向以農絕非故意打擊士氣,而是按常理推論。  

    藍洛是「無瑕」研發中心的主要負責人,掌控無瑕的一切研發和使用,沒有藍格的  准許,即便是現任炎狼老大也拿不到無瑕,更無法自由運用。  

    因此,史蒂夫用來攻擊安凱臣的第三型無瑕必經藍洛之手。  

    換句話說,攻擊安凱臣這事藍洛一定有份。  

    「說不定真會有奇跡發生哦!」展令揚莫測高深的笑道。  

    「我不管什麼奇不奇跡,只要告訴我,史蒂夫那傢伙在哪裡便成!」一個充滿危險  殺氣的聲音突兀地介入他們。  

    「凱臣,你醒了?」  

    向以農又驚又喜,正要跑過去,卻給安凱臣的咆哮駭住腳步──「你是什麼東西?  我可不記得我有允許你直喊我的名字!」安凱臣表現得極不友善,斜倪向以農的視線是  對待陌生人的冷漠。  

    「凱臣?」不只向以農,在場的東邦人都意識到事有蹊蹺。  

    「不准亂叫我的名字,說!誰知道史蒂夫在哪兒?」安凱臣不耐煩的再一次粗魯咆  哮。  

    此時,東邦夥伴們已有了個譜──大事不妙。凱臣的老毛病「雙重人格」又現世了  !  

    曲希瑞第一倜上前查探虛實:「你知道我們是誰嗎?」  

    「誰管你們是誰?夠了,少在那邊廢話,如果知道史蒂夫的下落就快說,不知道就  閃邊涼快去別擋路!」安凱臣暴躁不耐久候的吼嚷。  

    「你找吏蒂夫做什麼?」南宮烈接棒問道。  

    「當然是宰了那傢伙!居然敢暗算我,我就讓他去向閻羅王報到。」安凱臣殺氣騰  騰的冷絕低咒。  

    「不可以!」向以農、曲希瑞、南宮烈齊擋在安凱臣面前吼道:「妳不可以殺人!  」  

    他們知道安凱臣是玩真的,所以一個比一個緊張。  

    「滾開!否則我先殺了你們:」安凱臣邊說著邊掏出槍對準他們三人。  

    「那你就殺吧!」他們說什麼也不會讓他走出琉璃香榭去殺史蒂夫、犯下殺人重罪  。  

    「別以為我不敢!」安凱臣說做就做,毫不遲疑地拉開保險扣住扳機。  

    正當雙方氣氛凝重、危機一觸即發之際,展令揚突地蹦進雙方中間,橫擋住安凱臣  的槍口笑道:「哈囉!安兄,你這槍還真酷,不過你真以為用B.B.槍就可以幹掉史蒂  夫大叔嗎?」  

    「我沒那麼蠢!我會先去奪取﹃閃電﹄再去找那傢伙算帳!」閃電是炎狼組織最新  研發成功的超強戰力槍械。  

    「你也知道閃電?」展令揚露出誇張的吃驚表情,一臉崇拜的問。  

    「那當然,閃電可是在我手中研發成功的!」安凱臣自負的嗤哼。  

    「安兄好厲害哦!」展令揚像崇拜偶像明星的小女生般,故做可愛的拚命擊掌稱讚  。  

    經過一番旁敲側擊,展令揚一行人終於確定安凱臣的現況:現在的安凱臣知道原始  人格的安凱臣許多事,但不包括他們這群死黨。  

    「知道就別擋路,給我閃邊去!」安凱臣覺得眼前這個嬉皮笑臉的多嘴公實在礙眼  極了,但不知怎地就是不會有拳頭相向的想法。  

    「可是人家想告訴你史蒂夫大叔的下落耶!」展令揚完全沒有讓路的打算。  

    「那就快說!」安凱臣不耐的催促。  

    「告訴你是沒問題啦,不過安兄應該知道,天下可是沒有白吃的午餐唷!」  

    「你究竟想怎樣?」安凱臣怒眸冷瞪。  

    展令揚視而不見的悠遊自在依舊。  

    「也沒什麼啦,只是想和安兄較量較量罷了。如果你贏了,我就告訴你史蒂夫大叔  的下落,如果你輸了就得乖乖待在這兒陪我們,如果你怕輸沒膽子和我較量那就當我沒  說。」  

    「誰怕輸?要比劃儘管放馬過來,我奉陪到底!」安凱臣給展令揚一激,立即鬥志  高昂的接下戰帖。  

    「那就到外面去囉!」展令揚以大拇指指指屋外眶竣d紅的花園。  

    安凱臣一馬當先的就戰鬥位置,擺好架勢喊戰:「來吧!」  

    「令揚──」曲希瑞三人不放心的忙著阻止。  

    展令揚笑顏粲粲的阻止他們往下說,小聲的拋下一句:「你們快準備好,待會兒我  一打昏凱臣,希瑞就速速給他打一針鎮定劑讓他乖乖入睡,烈和以農負責把凱臣扛進房  裡去,好好看住凱臣,絕對不可以讓凱臣踏出琉璃杳榭半步。」  

    「知道了!」三人立即合作無間的接下任務。  

    東邦人之間的強烈默契,讓他們彼此心知肚明:安凱臣極可能因第三型無瑕的則作  用而產生了第三人格,而且這第三人格極為好鬥嗜殺、血腥暴力,和桀傲不馴的第二人  格「凱」又迥然不同,危險多了!  

    最糟的是:第二人格的「凱」還認得他們五人。而這第三人格的暴戾傢伙並不認得  他們。卻記得和仇家史蒂夫有關的事,一心只想殺人報仇。  

    所以他們絕對要阻止安凱臣,無論如何都不能讓凱臣在沒有自我意識下成了殺人犯  !  

    「你還在磨菇什麼?還不快點滾出來!怕了不成?」安凱臣不耐久待的催促屋裡的  展令揚。  

    「就來囉!」展令揚這回很合作,一閃眼已來到安凱臣面前。  

    安凱臣目睹身經如燕的展令揚騰空翻飛而下,鬥志更旺的嗤哼道:「很有來歷嘛!  」  

    「好說。」展令揚談笑間已抽出纏在腰際上的長軟劍準備隨時開打。  

    安凱臣一見長軟劍更加興奮的道:「相當有意思的武器。傳言它快得可擋下子彈,  我就來試試它的能耐,希望你不會讓我失望,壞了長軟劍的威名。」  

    「何不試試便知?」展令揚輕震右臂,那長軟劍便像有靈性和生命般,服服帖帖的  任展令揚使喚。  

    安凱臣吹了聲口哨,迫不及待的大喊開戰:「來吧:」  

    在一聲喊打下,宛如龍爭虎鬥的激烈纏鬥於焉展開。  

    展令揚招招難纏且挑釁味道濃烈,全是極易引發對手旺盛鬥志的打法,照理對現在  這個好鬥暴力的安凱臣應該極具煽風點火之效,但不知怎地,安凱臣卻無法集中精神全  力以赴。  

    最令安凱臣匪夷所思的是:面對出手毫不留情的展令揚,他居然狠不下心出狠招。  

    他明明可以用百發百中的神射絕技對付展令揚,但每每瞄準展令揚後,在扣下扳機  的剎那他便會下意識的射偏,幾乎是竭盡所能的避免射傷展令揚。  

    該死!怎麼會有這種傻事?  

    安凱臣索性丟下槍徒手攻擊展令揚,展令揚也收起長軟劍空手迎戰。  

    原以為赤手空拳的對打便不會再有所顧忌,哪知依然下不了重擎。尤其是面對展令  揚那張氣定神閒的笑臉時,安凱臣便更加猶豫。莫名的就會減輕力道放水。  

    然,展令揚卻是一點也不客氣,趁安凱臣閃神分心空隙一拳揍昏他。  

    南宮烈和向以農立即上前扶住昏厥的安凱臣,讓曲希瑞順利的給他打了一針安眠藥  劑,然後動作迅速確實的將安凱臣送回房裡歇息。  

    展令揚方輕吐一氣,炎狼和鬼而便自身後欺近他。  

    「相當精采的打鬥嘛!」炎狼雙眸有兩簇火焰劇烈跳動著。  

    「大叔下一句該不會是想說:『咱們也來打一場吧!』。」展令揚連問句也懶得用  ,直接以肯定句對炎狼笑道。  

    「知道就快把傢伙亮出來!」炎狼轉眼已擺好戰鬥架勢。  

    展令揚當他是街頭賣藥的跳樑小丑,雙臂交抱、動也不動的直打呵欠道:「我說大  叔,你該不會是閒閒沒事吃飽撐著了,還是自律神經出了問題?否則幹嘛有事沒事就找  人單挑,不怕辛苦維持的冷酷形象毀於一旦?」  

    「廢話少說,出招!」炎狼滿腦子都是展令揚方才和安凱臣比門的精彩畫面,體內  的好戰因子早被激盪到最高點。  

    展令揚卻當他在和空氣說話,充耳不聞。  

    可。炎狼不會每次都拿他沒轍。只見他森邪的冷哼:「你可以繼續對我視而不見,  如果你不在乎你那幾倜夥伴遭到不測的話。」  

    果然如炎狼所料,這話讓展令揚有了動作。  

    「看來我是非奉陪不可囉!」  

    「你最好別敷衍了事。只要你輸一招,你的同伴就會有人受你連累而遭殃。」炎狼  放出狠話,硬是把展令揚逼到毫無退路,好迫使展令揚全力以赴的和他較勁。  

    展令揚自然明自炎狼的心思。  

    可能的話,他並不想認真和這男人交鋒,因為他十分瞭解這男人激烈好鬥的性格。  

    擊敗這男人並無法斷絕他繼續糾纏的意念,反而會令他愈挫愈勇、愈是糾纏不休。  

    但不擊敗這男人,他可愛的夥伴們便安全堪虞。  

    無奈之下,展令揚只有全力應戰一途。不過他也不是省油的燈,不會就這麼受制於  炎狼。  

    「要打可以,不過得先把戰利品談好。」  

    「說是!」  

    「如果我贏了今天的比劃,從今以後,你不可以再踏進琉璃喬榭半步,這當然是包  括所有炎狼組織的人。」其實展令揚開出這個倏件真正的目的是:禁止諸葛避和史蒂夫  現身琉璃香榭,以保護受催眠暗示控制的南宮熱和一心想殺史蒂夫的安凱臣。  

    「豈有此理!這裡是我的地盤我愛來就來,誰也無權干涉──」  

    「大叔又何必發這麼大的脾氣,你只要贏我不就成了?除非你對自己沒信心,還沒  開打就已認定必會成為我的手下敗將,既然如此又何必執意開打,在鬼面大叔面前丟人  現眼?」展令揚一副門縫裡瞧扁人的惱人神態。  

    「你──」炎狼明知展令揚是用激將法激怒他,卻無法不受挑釁的應允了展令揚你  要求:「行!只要你夠本事。不過你若輸了一招半式就等著向你的同伴們纖悔!」  

    「那就來吧!大叔。」展令揚談笑間,閃著金屬光輝的長軟劍已揮灑自如地操控在  手中,隨時都可展開攻擊。  

    炎狼滿意極了展令揚的聽話,二話不說地便發動一連串的猛攻,完全沉浸在激烈纏  斗的刺激興奮之中。  

    此時,老天爺不知是存心幫誰,居然浙瀝嘩啦的驟降傾盆大雨。  

    然,大雨卻末洗去炎狼火焰般的旺盛鬥志分毫,反而令他更樂在其中,愈打愈忘情  ,完全沒有停手的跡象。  

    一旁觀戰的鬼面算是開了眼界。  

    打從認識炎狼以來,在他印象中的炎狼一直是個冷酷寡言的冷漠傢伙,喜怒哀樂幾  乎不形於色,像座萬年不化的大冰山。  

    沒想到這座大冰山的真面目居然是外冷內熱的超級火山,他此刻的模樣非但和炎狼  一直給人的冷靜冷酷形象南轅北轍,而且還激烈偏執得令人難以置信。  

    眼看展令揚略嫌纖細的身影在滂沱大雨中濕透,卻還無奈地被迫應戰,鬼面心底不  禁掠過一絲不忍。  

    他是很高興把令揚拉進自己的世界,但並不是為了讓令揚像現在這般時時處於爭鬥  的局面。他想要的是令揚的相伴相隨,像那次徹夜對酌暢談般的相知相契,而不是永無  止境的比武較勁。  

    「夠了。快住手!」鬼面終於按捺不住的對著炎狼大吼。  

    炎狼給他的響應卻是更加猛烈的攻擊展令揚。  

    「別這樣,唐納森,快住手,別再打了!」鬼面不死心的繼續勸阻,怎奈響應他的  只有頻鳴不息的雷聲和震耳欲聾的雨聲。  

    「沒有用的,大叔就不必再白費唇舌了。」一樣在滂沱大雨中觀戰的曲希瑞,好心  的勸阻鬼面。  

    鬼面難以接受的對曲希瑞咆哮:「為什麼不阻止?為什麼只會在這裡說風涼話?難  道你一點都不關心令揚的死活?」  

    「大叔你呢?難道你不出手阻止也是因為你一點也不在乎炎狼大叔的死活?」曲希  瑞不以為忤的反問。  

    「我──」鬼面頓時無言以對。  

    他心裡明白自己對曲希瑞的怒斥是無端遷怒,他更明白如果這場激戰是他和曲希瑞  介入便能解決,他們早就不由分說的出手,不會只是呆呆地杵在一邊乾著急。  

    「令揚不會輸的,無論面對多強的對手,令揚都不會輸!」曲希瑞雖說得溫和平淡  ,氣勢卻極震撼人心。  

    「你對自己的同伴相當有信心嘛!」鬼面雖不屑的冷哼,心底卻偷偷希望事情如曲  希瑞所言,因為他不想看到令揚受傷的臉。而他心知肚明,一旦令揚敗陣,炎狼必會言  出必行的傷害其它幾個小鬼,做為對令揚戰敗的懲罰。  

    曲希瑞無奈的苦笑兩聲才歎道:「應該說我是不希望令揚輸了!因為令揚一旦輸了  。接下來就是炎狼大叔的死期!」  

    鬼面聞言心頭一顫,但依舊故做經松的強笑道:「你太扯了吧!或者你以為我那麼  好唬?」  

    「你應該親眼目睹過令揚對付傷了君凡的沙法爾大叔那副絕不留惰的狠勁吧?」曲  希瑞提醒他。  

    「那是──」鬼面實在不想去回憶那刻骨銘心的一幕。  

    「我不知道你們瞭解令揚多少,但我給大叔一個良心的忠告:絕對不要把令揚當成  可以掌控在手中的泛泛之輩,尤其不要打利用我們來牽制令揚的主意。若你們執意招惹  令揚,一旦真把令揚惹火,就算我們五個夥伴聯手都沒把握能牽制住令揚發飆,到那時  候誰都沒有好處。如果你愛惜炎狼大叔、諸葛避大叔或者炎狼組織其它人的性命,奉勸  你三思而行。」  

    「你──」  

    鬼面方啟口想說些什麼,展令揚突地背對著他撞進他懷裡。鬼面眼明手快的扶住展  令揚,以防他因猛力撞擊而受傷。  

    在觸及展令揚的身體時,鬼面不禁全身一震,「你──」  

    正在發高燒!  

    「不要碰我!」背對著鬼面的展令揚以一種令鬼面背脊發涼的語調說道。  

    「可是你──」  

    「我沒事。」展令揚掙開鬼面的掌握,濕透的背寫著鮮明的拒絕。  

    鬼面明白他的意思──不許揭露他正在發高燒的事實!  

    一時之間,鬼面沒了主意,只能眼睜睜看著展令揚重返戰場,和炎狼繼續纏鬥。  

    正當他按捺不住,想不顧一切道破真相好令炎狼停手之際,另一個聲音比他搶先了  一拍──「唐納森先生請住手,米歇爾先生正在流金水榭等候唐納森先生和馬爾斯先生  ,說是有非常重要的大事相談。」說話的是炎狼的心腹大將尤金。  

    鬼面逮著千載難逢的良機趁勢對炎狼喊道:「唐納森,別玩了,辦正事要緊。」  

    炎狼依舊充耳不聞,醉心於打鬥。  

    鬼面見狀。加重語氣吼道:「唐納森,別忘了你是炎狼老大!」  

    這話總算對炎狼起了作用,令炎狼住了手。  

    鬼面和尤金這才暗鬆一口氣。  

    「走吧!」鬼面幾乎是用拖的把炎狼拉離琉璃香榭。  

    他知道曲希瑞會照顧展令揚,所以他能做的就是盡快將炎狼帶走。  

    「令揚──」曲希瑞才想上前探詢展令揚的狀況,展令揚已先一步溜出了琉璃香榭  。  

    「我很快就回來,你先回屋裡守著凱臣。」語畢,展令揚便以曲希瑞來不及制止的  速度消失在大雨中。  

    曲希瑞自知奈何不了展令揚,只好望雨興歎,乖乖的返回屋內和南宮烈、向以農會  合,合力守著沉睡中的安凱臣。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