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婚貴族撞情記 第五章
    醫生表示婷婷雖然出了不少血,但並無很重的傷勢,可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只要多加調養即可。

    「最美麗的公關」可不是浪得虛名,韋婷婷出車禍的事一經傳開,便有來自各方的慰問及到訪。但都被天華擋在門外了。

    婷婷剛住院時,艾兒通知婷婷的爸媽來過,直到醫生宣佈婷婷無大礙後,在婷婷的堅持下,她的爸媽才回南部去。

    而少玲正好出國洽商不在,婷婷的哥哥韋沛文則飛國際線尚未回來。

    「婷婷,事情都過去了,妳不要再想了。」艾兒在婷婷身邊,輕輕的說道。

    「艾兒,放心!我沒事的,」這幾天,我想開了,一切就讓它隨風而逝吧!不要再提了,這次是真的再見了。」婷婷虛弱

    地笑笑。

    艾兒放心了,因為她知道婷婷是真的想開了。

    「這幾天,少玲天天自美國打電話回來問妳的情況哩!還有沛文,也打回來過。」艾兒笑著說道,試圖讓婷婷快樂些。

    「少玲和沛文真是……」婷婷總算笑了。她一向直呼哥哥的名字。

    「婷婷笑了,太好了!」艾兒高興得又哭了。

    自從婷婷住院以來,艾兒反恍婷婷哭得多。婷婷好窩心,有朋友p此,夫復何求。

    「啊,公司……我是說妳,艾兒﹗」

    「天華放我假,直到妳出院。抱歉!那天為了救妳,我全告訴他了,包括……」艾兒說不下去了。

    「沒關係,妳是為了我嘛!艾兒,謝謝妳,還有天華,真的。」婷婷不介意,她反而很感動。因為艾兒一向膽子較小,這

    次她能這樣做,已是非常可貴了。

    「倒是天華,和那個……他哥哥完全不同,他是個好人。」婷婷不想再提到易天培的名字,這個名字簡直就是她的夢魘。

    「是呀,天華人非常好。哦,對了,少玲和天華的二哥易天雲易大律師,就是我最崇拜的那個,竟是好朋友哩!」艾兒高

    興地說道。她知道在婷婷面前提易天培是一個禁忌,於是,企圖轉變話題。

    「真的?太好了,下次要少玲介紹給我們認識。」婷婷也很感興趣,因為易天雲在法庭總是站在女性這方,所以,婷婷對

    他印象挺好的。

    「少玲還說,本來要天雲先代她過來看妳的,但是,易天雲正巧南下辦事,一時趕不回來。」

    「那就沒辦法囉,下次吧。」

    「是呀,真可惜!」艾兒歎道。

    「妳們在談天雲呀﹖」天華不知何時進來的。

    「天華,你來啦!正好,你陪一下婷婷,我去把你帶來的花插起來。」

    說完艾兒便帶著花束出去。其實她是故意給天華和婷婷製造機會的,本來艾兒就認為天華和婷婷很相稱,有意要將他們湊

    在一塊兒,這點艾兒曾對天華提過,而天華這幾天的表現,也在在顯示出,他對婷婷有相當的好感。

    現在問題在婷婷而已。

    「天華這些日子謝謝你,我都聽艾兒說了,辛苦你了,我很感激,真的。」婷婷真誠地對天華說道。

    「妳別客氣了,婷婷,能為美人服務,是我易天華的榮幸,更何況妳還是我的得力助手──艾兒的死黨哩﹗妳知道嗎﹖那

    天發生事情時,艾兒哭著來找我,求我幫妳。」天華一想到那天的艾兒,著實感動不已。現在的人都挺功利而現實的,難

    得還有像艾兒如此替朋友想的人了。

    「艾兒真是……」

    她真是太幸運了,有兩個如此為她好的死黨,還有這麼多人關心她。婷婷決心要重新振作,她不能辜負這麼多關心她的

    人。

    「天華,有件事,我想和你談談。」婷婷認真地說道。

    「嗯?」

    「請你先把艾兒叫回來好嗎?」

    「好!」說著,天華就出去了。

    婷婷知道艾兒的好意,也很感動,但是……唉!感情這種事是沒有道理的。

    她知道天華對她好,而且他人不壞,除了花了點,但並非感情騙子,可惜的是,她對天華沒有那種感覺。

    「婷婷……」

    艾兒和天華進來了。

    「來,艾兒。」婷婷對她甜甜一笑。

    「艾兒,我知道妳的好意,謝謝!」

    「天華,我想你知道我想說什麼了。」婷婷轉向天華,真誠地說道。

    「好了,我知道了。從妳這幾天對我的態度,我就知道沒希望了,沒關係,我們可以當朋友,如何?」天華倒是無所謂,

    他就是這樣,來者有選擇性,去者則不留。

    「嗯,我們會成為好朋友的。其實,基本上,我是很喜歡你的,天華,只是……」婷婷聽天華直麼一說,輕鬆多了。

    「只是妳就是對我不來電,再加上我大哥的關係,所以,妳實在無法對我激起愛情,是吧?」天華瞭解地說道。

    「就是這樣。」婷婷笑了。

    天華也笑了。

    他倆都知道,彼此已把對方當成普通朋友。

    「唉!太可惜了,妳和天華是如此地登對。」

    艾兒看到這種情況,也只有歎說可惜了。

    「艾兒,妳別這樣,我倒是覺得妳和天華根相稱哩!」婷婷是說真的。

    「不可能的!」艾兒和天華竟同聲地大加否認。

    然後,三個人都笑了。

    天華知道艾兒是不可能愛他的,因為她心中早已有了心儀的對象。

    艾兒也知道天華是不可能愛她的,因為一方面,她是天華的秘書,而天華向來不對自己公司的女職員下手;另一方面,天

    華也明白地表示過,艾兒不是他喜歡的典型。

    只有婷婷不以為然。瞧艾兒和天華那句「不可能的」,說得多有默契呀,可不可能就等著瞧吧!

    婷婷的笑意更深了。

    ????????????????????????????????????????????????

    天培和婷婷的事,在易家已是人盡皆知,而且易家人這回炮口一致地對準天培。

    而天培自已也認為這次的事,是他不對,他太過分、太殘忍了。

    竟然只因為婷婷傷了他大男人的自尊心,他便如此殘酷地撕開她的傷口。

    唉!我真是昏了頭了,竟做出如此殘忍的事來。天培不知已如此罵過自己多少次了。

    易天培雖然自尊心強又瞧不起女人,但他卻是個勇於認錯的人。

    自從他聽到婷婷那天從攝影棚衝出去,出了車禍以陵,天培不知有多後悔,

    多痛恨自己。他易天培,堂堂易氏傳播的董事長,竟這麼沒風度,做出如此卑劣的事來!!

    易守為和易夫人責備他,他無話可說;天雲說他,他也無話可說。

    就連他的弟弟天華罵他,他更是無話可說,對於天華那天在攝影棚還為他保留顏面一事,他是相當感激的,由於天華的

    「護短」,因此,現在婷婷車禍住院的事並沒有任何謠傳說是和他易天培有關。

    而少玲,也遠自美國打越洋電話質問他。

    連谷艾兒對他這個董事長都很不滿意。

    現在,他已成為眾矢之的。面對如此的情況,天培無話可說,因為他真的認為是自己錯了。

    他也想過要去向婷婷道歉,但是回心一想,以目前的情況,如此做並無任何效果,反而可能更進一步刺激婷婷,因此,他

    忍了下來,決定再觀察一陣子,再伺機而動。

    想到婷婷,她一定恨死他了。天培不禁歎口氣。

    婷婷住院後兩天,天培為珠玉堂拍的唇膏廣告,也就是鄧偉桀和婷婷合拍的那支廣告已開始在電視上播出了。

    各方反應相當好,尤其珠玉堂更是滿意,那支唇膏的銷售量也扶搖而上。

    天培不知道看過這支廣告片幾遍了。

    畫面中的婷婷是如此的甜、如此的美,尤其是回眸流淚的那個鏡頭,真是教人心疼。

    她的光芒蓋過了鄧偉桀,使鄧偉桀在畫面上看起來相形失色。

    天培心裡不得不承認婷婷好美。從第一次在地下停車場看見婷婷,天培就對她有好感了,因為婷婷正是天培最喜歡的典

    型。雖然天培一向視女人為玩物,瞧不起女人,但他相當寵他的女朋友,除了幾個想纏上他好竀釣?齯狺H的女人外,他

    大部分已分手的女友都相當讚賞他。反正大家都是玩玩,何必撕破臉,以後難做人?

    而婷婷可說是天培所認識的女人中,最甜、最美的一個,可借的是,自第一次見面起,他們就合不來,她老是和他唱反

    調,這對一向在女人堆裡吃得開的天培而言,無異是破天荒的打擊﹗

    他竟被自己一向最瞧不起的女人如此三番兩次的冷嘲熱諷,教他怎麼能不生氣?怎能嚥下這口氣呢?

    現在說什麼都無濟於事,還是等過一陣子再說吧!他只好如此自我安慰。

    這些日子以來,他不斷地自責,再加上來自家人的責難,也真是夠他受的了。

    廣告開始播出以後,天華就告訴過艾兒,要她看住婷婷別看電視,免得又受刺激。沒想到婷婷堅持公事第一,一定要看。

    還好,婷婷看了並沒有怎樣,還說拍得很好、很成功,可以對董事長有個交代了。

    而珠玉堂的董事長也對婷婷這次的表現讚賞有加,並要婷婷好好養病,等傷痊癒了,再回公司上班。

    幾天後,婷婷終於可以出院了。

    ????????????????????????????????????????????????

    「少玲,關於婷婷的事,我真的很抱歉,我也馬過天培了,他似乎挺後悔的。」天雲很過意不去地說道。

    「好了,事情過去就算了,反正,最重要的是婷婷現在已經完全康復了,而且,我看得出來,她是真的不在意了,我和艾

    兒也安心了。何況,這又不是你的錯,你就不用再自責了,好嗎﹖天雲,不要再提那件事了。」少玲坦率地  說道。

    「好吧!哦,對了,我媽最近老是問我,妳為何從上次以後,就沒再去看她了﹖我媽好想妳哩,天天把妳掛在嘴上,她真

    的很喜歡妳。也難怪,我媽一直想要有個女兒,偏偏我們家三個都是兒子。少玲,如果妳有空,能不能常去看看我媽,還

    是妳不喜歡她?」天雲認真地問。

    「天雲,你不要誤會,我很喜歡易媽媽的,她比你說的還好。那天,我真的好高興,那是我從小到大,第一次感受到母

    愛,真的,讓我一生難忘呢!只是……」少玲欲言又止。

    「只是怎樣?」天雲很高興少玲喜歡自己的母親。

    「這樣怕對你不好吧!那天,易媽媽的態度,似乎有點誤解你我的關係。」

    這是少玲一直不肯再去易家的原因,她怕如此一來,會給天雲帶來額外的麻煩。

    「原來妳是考慮到我,少玲,妳真是個好朋友。」

    天雲很高興,少玲果真將他當作好朋友,細心地設想到他的處境。

    「關於這點,妳大可以放心。事前,我就跟家裡的人說過了,他們都知道妳和我一樣是獨身主義者,我們兩個純粹是朋友

    而已,這些,他們都知道的。只是,妳知道我以前從不跟女人打交道,因此,我媽才會有這種態度,妳不用在意,而

    且……」

    「那好吧!我明天就去看易媽媽,說真的,我很想見她哩!哦,對了,你剛剛話還沒說完。」少玲聽了天雲的話真的放心

    了。

    「我告訴妳……」

    於是,天雲把父母對他們三兄弟「逼婚」的事告訴了少玲。

    「難怪易媽媽他們會急,你看,你們三個兄弟,雖然原因各不同,但卻都視婚姻為畏途,教他們怎能不急呢?何況,你們

    也都到了適婚年齡。不過,感情這種事,還真是勉強不來,我和艾兒、婷婷也都還是孤家寡人。」少玲笑道。

    「少玲,說說看,妳為何抱獨身主義?」別的女人如何,天雲才不管,他只關心少玲。

    「唔,首先,你別誤會,我和婷婷不同,我並未受過任何感情傷害,只是,

    我就是和追我的人不來電,當然,我也不是同性戀。我想過,我爸只有我這麼一個女兒,我媽又死得早,我爸是非常寵我

    的,如果我就這麼嫁了,那……我爸爸將來怎麼辦?誰來陪他?而且,我不能否認,我有些戀父情結,每當有人對我示

    愛,我總是會把他們拿來和我爸比較,這一比,結果就立刻分曉囉﹗大概就這樣,否則,我也沒有特別對男人有什麼成見

    啦,說不定,我將來真會遇到心儀的對象也說不定,不過……」

    「不過怎樣?」

    聽了少玲的話,天雲更欣賞她了,少玲不但對朋友好,對父親更是孝順。

    「我想如果我要談戀愛,對方年紀一定會大我挺多的,我說過我有戀父情結嘛!因此,對於大哥哥型的人可能比較容易心

    動。當然,這只是假設啦,但是也可能是真的。像婷婷的哥哥沛文,今年二十七歲,我們和他是在大學時認識的,他現在

    在航空公司當飛航員,他就是大哥哥型的,因此,從剛認識,我就很喜歡他,只可惜,我對他也是不來電,所以,我看我

    是當定了單身女郎。」少玲笑嘻嘻地說。

    天雲發現,少玲她真是個與眾不同的女孩。

    「對了﹗天雲,妀天我介紹婷婷和艾兒給你認識好嗎?你先別誤會,不是要介紹女朋友。她們兩個一向很欣賞你在法律上

    的表現,上次婷婷住院時,她們兩個一知道我和你是朋友後,便老跟我提,所以……」

    「這件事,我也聽天華說過了,好吧,妳的死黨我也很想看看哩﹗」

    天雲爽快地答應了。

    「好,就這麼說定了。」

    ????????????????????????????????????????????????

    艾兒非常高興,因為剛剛婷婷來電告訴她,沛文今天下午會回來,晚上想找艾兒和少玲到她那兒聚一聚。

    因此,艾兒好高興,一想到可以看到沛文,她魂都快飛了。

    「艾兒,怎麼了﹖看妳從剛剛聽完電話就笑得好恐怖哩﹗」天華笑她,他就是愛糗艾兒。

    「沛文……婷婷的哥哥今天下什要回來了,睌上,我們要在婷婷那兒小聚。」

    艾兒知道瞞不過他,因此,對天華,她一向是實話實說。

    「哦﹗原來是心上人回來了,難怪妳那麼高興。好吧,我向來宅心仁厚,今天放妳一下午的假,讓妳提前回去準備。」天

    華笑著說。

    「真的?太好了,謝謝你,天華。」

    艾兒忘情地衝過去抱住天華。

    呃?這是什麼感覺﹖艾兒立刻跳開了。

    「對不起,天華,我失態了!」

    艾兒臉都紅了,心臟更是快跳出來了。

    「沒關係,我知道妳是太高興了。我現在要出去,妳中午就下班吧﹗」天華說完便匆匆走出辦公室。

    「謝謝﹗」

    艾兒對著快速離去的天華大聲道謝,一顆心仍撲通撲通地跳。

    天華幾乎是逃著離開辦公室。他抱過無數的女人,其中更不乏自動投懷送抱的,但他從未有過像剛剛艾兒高興過頭,突然

    抱了他一下。那樣深刻的感受過。

    那瞬間,彷彿有股電流貫穿他的全身,令他相當震驚,這是他和女人在一起以來,從未有過的感受。

    幸好,艾兒單純,而天華又善於掩飾自己,因此艾兒並未發覺天華的異常。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天華的情孕嬙下來後,不禁自問道。

    ????????????????????????????????????????????????

    少玲、婷婷、艾兒和沛文四個人在婷婷的住處大鬧。婷婷和沛文兩人合租這間房子,平時沛文不在時就只有婷婷一人。

    「少玲啊,妳還是抱獨身主義嗎?」

    沛文笑著問少玲,他到現在還是喜歡著少玲。這事只有艾兒和他本人知道。

    「沒辦法,要少玲動心,除非左爸爸再年輕個二十來歲。」婷婷調侃少玲。

    少玲的戀父情結,在場的人都知道。

    「婷婷﹗妳取笑我,看我饒不饒得了妳。」少玲笑著追婷婷。

    「上帝啊﹗救命啊﹗妳不會對一個因說了實話而要被治罪的無辜少女見死不救吧!」婷婷一面跑,一面大聲說道。

    然後,大夥兒都笑了。

    少玲和婷婷又在那兒玩「摔角」,她們兩個從大學玩到現在,還樂此不疲。

    沛文看了看少玲和婷婷,不禁笑著歎了一口氣。

    「沛文……」艾兒立刻安慰沛文。

    「艾兒,我知道妳要說什麼,謝謝妳!反正,一直都是這樣的,我也從未敢抱太大的希望,對於少玲,我是抱著得之我

    幸,不得我命的想法。」

    沛文很感激艾兒。他並不知道艾兒暗戀他,因此,沛文一直把艾兒當成妹妹一般的看待。

    你愛我好嗎?我一直喜歡你的,沛文。只可惜這句話艾兒說不出口。

    「艾兒,明天我想去百貨公司買些東西,因為後天我又要飛歐洲了,所以想買些日用品,但自己又不大會挑,婷婷和少玲

    明天都有公事要忙走不開,不知道妳是否……」沛文不大好意思地開口。

    「沒問題!明天我陪你,反正這一兩天剛好比較不忙。」

    艾兒立刻答應,當然她說的也是事實,否則今天下午,天華也不可能放她假的。

    艾兒決定待會兒回去,再打電話向天華報備一下。

    「太好了,謝謝妳。」

    ????????????????????????????????????????????????

    天華一接到艾兒的請假電話,一口就答應了,還為艾兒打氣。

    易家,天培和天華接到女人的電話是兵家常事,不足為奇。因此,易家的人都沒放在心上。

    天培發現天華今晚怪怪的,於是放下雜誌,看著天華說話。「怎麼?剛剛是誰打電話給你﹖」

    「艾兒啦!就是我的秘書,她打電話來說明天要請假。」

    「就是那個走十步就會跌三次,使你每天『快樂』的泉源?」

    易守為插嘴問道;易夫人也很感興趣地望著兒子。

    「爸、媽,我知道你們在想什麼,但你們可要失望了,你們知道我和天培一樣,向來不對公司員工出手的,何況,艾兒又

    不是我喜歡的典型,反倒是婷婷比較合我的意,還有少玲,可惜的是這兩個女人都對我沒興趣。」天華忙著解釋。

    易守為夫婦不禁又失望了。

    提起婷婷,天培心中不免有些感觸,他到現在還苦無機會向她道歉呢。自從那件事後,婷婷似乎是存心避著他。

    而一提到少玲,天雲就打從心裡感到快樂。

    「哦,對了,媽,明天少玲會來看妳。」

    「真的,太好了!」易夫人總算又開心了。

    太好了,機會來了。天培心裡好高興。

    「媽,我明晚也會回來吃飯。」天培說道。

    「唷,這可稀奇啦!你大少爺什麼時候想到要回來吃晚飯啦?該不會是為了少玲吧?」易夫人故意調侃他。

    「正是!」

    「什麼﹖﹗」天培話一出口,易家的人立刻吃驚地異口同聲。

    而天培則早已陷入自己的思緒中。他正在計畫,明天要如何說服少玲幫他約出婷婷,因為他知道少玲、艾兒和婷婷三個人

    是死黨。

    天華吹了聲口哨,易守為夫婦則交換一下眼神。

    天雲的臉色可不怎麼好看,但他自己沒發現。

    易夫人看看天培和天雲,心想:也好,無論是天培或天雲,只要能娶到少玲就好了。

    就在此時,電話響了。

    易夫人接起電話,她聽了一下,故意提高嗓門說:「天雲呀,是少玲找你。」

    話一出口,天雲和天培都立刻衝向電話。

    「天培,你揍什麼熱鬧?人家少玲又不是找你的。」天華看到天培反常的樣子,取笑他。

    「你知道什麼!她不找我,我卻急著找她啊!」天培急著說。

    天雲聽了,立刻握緊話筒。「少玲,怎麼會突然打電話給我?」

    「我只是要提醒你,別忘了告訴易媽媽,我明晚要去你家的事,剛剛本想直接告訴易媽媽的,誰知易媽媽一聽到是我,就

    立刻叫你聽電話,可能以為我有急事找你吧。」

    「天雲,電話先給我一下。」

    天培不由分說地就搶了天雲手上的話筒。

    天華看了又吹聲口哨;天雲的臉色更難看了。

    易守為夫婦則一副看好戲的模樣。

    「少玲啊!太好了,我正急著找妳呢。過去我真笨,怎麼沒有想到要找  妳。」天培高興得大叫。

    「天培,你是想請我幫你當和事佬吧﹖」少玲笑道。

    「少玲,  妳真是瞭解我的心,我愛死妳了,那明晚我們再談。」

    天培掛完電話,快樂地哼著歌,準備上樓去。

    自從婷婷事件後,易家的人今晚是第一次看到天培如此高興。

    「天培,你不要忘了,少玲可和我一樣,是個獨身主義者呀﹗」天雲聽完天培對少玲講的話,那張臉實在有夠難看。

    「我當然知道,那又如何﹖」

    天培一面高興地跑上樓,一面回答天雲,然後,消失在樓梯上。

    聽完天培的回話,天雲的心情真是惡劣到極點。

    「爸、媽,我先回房去。我累了﹗」天雲丟下這句話後,便自顧自地走回房裡。

    「天培和天雲今晚是怎麼搞的,全吃錯藥啦﹗天培對少玲會興趣,這可是新聞哩﹗雖然天培說過他挺欣賞少玲的,但他也說過少玲是屬於天雲的,還和我約法三章,不可以和天雲搶少玲哩﹗」天華在那兒哇哇大叫。

    易守為夫婦更是交換了一下眼色,看來,兒子的婚事大有希望了。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