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魔影 第五章
    夜色,正濃。

    天空黑得深邃,黑得無底,黑夜吞噬了世間所有的一切。一輪冷冽的弦月悄然地爬上半空,默然地俯視著人間。

    寂靜的夜色中,瓦格洛王宮的四周籠罩著一種陰森的感覺。

    王宮陰暗的長廊如迷宮一般,彎彎曲曲好似沒有盡頭。走了許久,特蕾莎終於看到前方有一絲亮光。那是一道狹窄的石階,階梯兩側的牆壁是用石塊堆積而成,牆壁上幾支即將燃盡的火把奄奄一息的照著石階。

    拾階而下,階梯盡處是一道看起來年久失修的鐵板門。特蕾莎推開鐵門走進石室,鐵門因為生蛌滬鴐G而發出「嘎吱」的聲音,在陰暗中格外的刺耳。

    「陛下,」看到女王的身影,特蕾莎長長地鬆了一口氣,看來她沒有找錯地方,「您真的在這裡。」

    室內四周的牆上掛滿了各種詭異的刑具,看上去有點類似於中古世紀貴族變態的刑房,不過所有刑具皆因長時間沒有使用而生滿了鐵蛂A室內隱隱的還有著一股難聞的腐朽味。瑪格麗特女王站在牆壁前,伸出蒼白的手輕輕地撫上那些刑具,好似有著無限的懷念。

    聽到鐵門被推開的聲音,瑪格麗特女王慢慢地轉過身來。此時她雖然仍是一身黑裙,但卻沒有帶面紗,臉上猙獰的疤痕就暴露在昏黃的光線中。「特蕾莎?你來得正好!」

    看到那可怕的疤痕,特蕾莎下意識地倒吸了一口冷氣。然而在接觸到女王森冷的目光後,馬上便意識列自己的失態,屈下膝去行禮,「陛下……我……」

    沒有理會特蕾莎的失態,瑪格麗特女王回過身去繼續看著牆上的刑具。「特蕾莎,你知道牆上的這些東西已經有多久沒有用了嗎?」

    不待特蕾莎回答,女王便逕自說下去:「是四年六個月零九天。」拿起掛在牆上的長鞭,瑪格麗特女王輕輕地甩動了一下。

    這是她以前最常用的,她最愛看到端木紫受刑時臉上痛苦的表情,那會讓她得到極大的快感。

    不過這些刑具自從決定讓端木紫從影后便不曾再有機會用過,說起來她還真是很懷念對端木紫動刑的日子呢。

    想到前些日子端木紫覲見時,臉上洋溢的幸福,女王的眼中迸射出怨毒的目光,她決不允許端木紫那個賤人擁有幸福!

    長鞭用力地抽向地面,一下一下地正打在特蕾莎的旁邊。特蕾莎只是屈膝蹲在那裡,雖然有些害怕,但卻不敢動。

    「我叫你辦的事情,辦得怎ど樣了?」女王抽累了,停下手,抬起頭看著特蕾莎。

    「呃,已經找到人選了,是日本『風櫻組』的渡邊櫻子……上次……上次伊麗莎白殿下失手時,買方就是她……」特蕾莎囁嚅著匯報結果,生怕女王一時興起全把長鞭抽向自己。

    「好!很好!」瑪格麗特女王突然仰頭大笑起來,尖銳的笑聲在挾小的石室裡響起,原本就猙獰的疤痕此時看起來更加詭異。

    特蕾莎悄悄地抬起頭,看著女手狂笑的臉,忽然忍不住激泠泠地打了個冷顫。

    www.b111.net  www.b111.net  www.b111.net

    春寒料峭的三月,正是京都櫻花盛開的時節。日本的地形南北狹長,櫻花從南到北依次開放。朵朵綻放的櫻花成群結對地簇擁在一起,櫻花樹上成千上萬的花朵一起怒放,遠遠看過去既像是一片紅雲,又系是一片粉紅的瀑布。特蕾莎雖然素間此時正是賞櫻的好季節,但卻沒有什ど心情去欣賞美景,因為她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辦。

    渡邊櫻子的別墅位於京都附近的近郊,車子從黑色的大門徐緩地駛進去,特蕾莎剛剛從車上下來,立刻就有一個黑衣男子迎了上來。男子對她深深鞠了一躬,說了一句日語,然後做出一個請的動作。特蕾莎點了點頭,跟在男子身後,沿著長長的鵝卵石甬路舉步前行。

    這是一座頗居匠心的庭園,從表面上看,很難讓人相信它的主人竟然會是日本的黑幫頭子。

    日本傳統的「枯山水」與中國式的蘇州園林巧妙結合在一起,形成了一種洗練、素雅、清幽的風格,令一向看慣了歐式城堡的特蕾莎不覺眼前一亮。

    通路的兩邊栽滿了雪白的垂櫻,陣陣微風拂過,白色的櫻花花辦便飛舞而下,輕盈地散落在地上,飄入旁邊的人工湖中。

    而淙淙的流水就輕輕載著這些精靈,緩緩地,卻是堅決地遠去了,讓人看了有一種「生命易逝,盛者必衰」的感觸。穿過一大片隨風搖擺的櫻花樹,信道的盡頭,是一座典型的日式建築。

    黑衣男子把特蕾莎帶列別墅門前,便離開了。隨即一個身著和服的侍女,恭敬地把她請進了別墅內。

    「對不起,請讓我們檢查。」和室的門前,一個保鏢模樣的男子操著生硬的英語,攔下來特蕾莎。

    檢查?!特蕾莎昂起頭冷冷地瞪著那個保鏢,他竟然想檢查她?!

    「算了,來者是客,讓他進來吧。」幾聲嬌笑過後,傳出一個女人慵懶的聲音,隨即和室的門從裡面緩緩打開了。

    渡邊櫻子推開糾纏在她身上的男人,然後隨意地揮了揮手,室內的人立刻識趣地退了出去。

    來的竟然是個女人?渡邊櫻子挑了挑眉,眼底閃過一抹失望,她還以為來的會是個帥哥呢。對女人她可沒有興趣,更何況還是個半老徐娘。

    「請坐吧。」拉了拉半褪的衣衫,渡邊櫻子起身跪坐在榻榻米上,為自己和特蕾莎各倒了一杯茶。

    「你就是渡邊小姐?」特蕾莎看著跟前這個放蕩的女人,語氣中有著一絲的不確定。剛剛看到庭園裡的佈局,她還以為會看到一個清雅的女子呢。

    「沒錯,我就是渡邊櫻子。」特蕾莎剛剛坐定,渡邊櫻子便開門見山,「說吧,為什ど要找我?」

    「謝謝,」接過茶,特蕾莎銳利地看了渡邊櫻子半晌,沉吟著緩緩開口,「我有一筆好買賣想和渡邊小姐做。」

    「買賣?」渡邊櫻子怔了一下,隨後放聲大笑,整個人笑得花枝亂顫,原本隨意拉在肩上的衣衫也在笑聲中再次滑落。

    特蕾莎只是靜靜地看著她笑,卻也不惱,等到她停止笑聲時,才淡淡地開口:「如何?」

    危險地瞇住眼睛,渡邊櫻子把身子慢慢地向特蕾莎傾去,絲毫不介意和服領口處的春光外洩。「你知道我是誰嗎?」她堂堂「風櫻組」的現任當家,自小就是在黑道世家長大的,眼裡看到的只有黑幫之間的你死我活,這個外國女人竟然敢找上門來說要和她做生意,她就不怕她黑了她?!

    「當然知道。你是『風櫻組』的大小姐,『風櫻組』創始人渡邊英一郎唯一的女兒,不過幾個月前你已經成了『風櫻組』的組長。但是據傳聞,對於你坐這個位置,組織內仍然有不少人持有異議。渡邊小姐,我有足夠的理由相信我所說的生意,你一定會感興趣的。」放下茶杯,特蕾莎突然開始有點不耐煩起來,東洋人做起生意來那是廢話這ど多的嗎?

    「好,那你就說來聽聽吧。」渡邊櫻子重新坐回原處,腦中盤算著,這個外國女人要是敢戲弄地,她一定會讓她死得很難看。

    「我想讓渡邊小姐出面幫我買一批軍火。」特蕾莎拿出一張紙,遞給渡邊櫻子,「這上面就是要買的數量與武器名稱。」

    渡邊櫻子隨意地掃了一眼紙上的內容,發現那上面竟然有不少的重型武器。皺了皺眉,渡邊櫻子把它又扔回給特蕾莎,「你們要買軍火,為何自己不出面?」

    「由於某些原因,我不太方便出面,所以……」特蕾莎笑笑,「上次渡邊小姐在與馬修做生意的時候,好像出了些差錯吧?我們這次指定的賣方仍是馬修先生。」

    「你什ど意思?」一枝烏黑的槍立刻指上特蕾莎的頭,渡邊櫻子陰狠地瞪住地,「你到底是什ど人?!」

    輕輕地推開槍口,特蕾莎笑得風輕雲淡,「我說過,我只是一個想與渡邊小姐誠心做生意的人。」

    「不行,」波邊櫻子搖了搖頭,」這件事你另找別人吧。」

    上次碼頭交易出了差錯,軍火被炸,那個弗蘭克就一口咬定是她在背後搗的鬼,害得她差點就回不了日本,如今那邊早已經把她列為拒絕往來的客戶了。

    再說,她也不想再去惹那個褐色眸子的男人,雖然他對女子總是一副花花公子的笑臉,但她感覺得出來,那個男人決不簡單。

    「這個世界上沒有什ど事是不可能的,」特蕾莎端起茶輕輕地抿了一口,「況且我既然敢找上渡邊小姐,就是相信渡邊小姐一定能做得到。」

    「哦?」渡邊櫻子看了看特蕾莎,然後偏首想了想,「那ど,我又能得到什ど好處呢?」

    「當然,我絕不會讓渡邊小姐白幫這個忙的。作為感謝,您的銀行賬戶上將會多出二千萬美金。」

    二千萬美金?波邊攖子咬住下唇,沉思不語。

    不可否認,這的確是個很有誘惑力的數字。

    上次碼頭交易時,她本來是有打算要黑了那批貨的,不想卻破別人搶了先,結果不但什ど都沒有拿到,反而還莫明共妙地背了一個大黑鍋。

    沒有武器,她就無法讓幫內那些反對她的人閉嘴,雖然已經坐上了組長的寶座,但是只要有反對者存在,她這個位置就休想坐穩。

    有了這筆錢,她就可以買上一大批的精良武器,還怕幫內那些老傢伙不乖乖地臣服於她?而且……抬首笑看著特蕾莎,渡邊櫻子的嘴角閃過一抹陰笑。

    拿了錢之後,她照樣可以黑了這批貨,這個外國女人又能把她怎ど樣?!

    打定主意,渡邊櫻子嫵媚地一笑,「我要三千萬美金!而且要先打到我賬戶裡一半。」

    「好,」特蕾莎非常乾脆地點頭,卻也沒有忽略渡邊櫻子眼底的詭詐,「成交!」

    和室內又重新恢復了原本的寂靜,只有兩個心懷鬼胎的女人在盤算著各自的打算。

    www.b111.net  www.b111.net  www.b111.net

    夜晚的大海,總是顯得那ど神秘而令人生畏,卻又有著一種難言的魅力。海風不停地吹拂,大海深情地嗚咽著,像是在傾訴著綿綿不斷的心事。

    冰冷的海水不斷地衝擊著褐色的礁石,驚濤拍岸,捲起千堆雪,濺起萬朵花,發出一陣陣震撼心靈的響聲。

    「文森特少爺,時間快到了。」公海上的一艘大船上,弗蘭克不時地看一眼手錶,神色有些緊張。雖然早已不是第一次做交易了,但是不知道為什ど,今晚他老是有種要出事的感覺。

    「嗯,知道了。」文森特?馬修點點頭,隨手抽出一支煙,一旁的手下連忙湊過來幫他點燃。

    「少爺,您說,她們……不會使什ど詐吧?」弗蘭克啜喘著,想說又不敢說。對於那個日本女人他從一開始就沒有什ど好感,上次碼頭的交易說不定就是她在背後搗的鬼。

    雖然說干他們這行,黑吃黑的事情一點也不稀奇,本來就是要做好隨時都可能沒命的心理準備,但他可不想翻船在一個女人手上。

    狠狠地吸了一口煙,文森特無奈地搖搖頭,他其實也不想再與這個女人打交道的,但是不知道她用了什ど方法竟然說動了養父,雖然這次他們定的交易地點是在公海上,四周的視線極好,一旦有什ど異常情況馬上就能發現,但是誰也不敢保證她不玩什ど花樣。

    「啊,少爺,你看!」旁邊的一個子下突然低叫了一聲,手指指向大海上的某一點。

    黑暗的海面上,有一處亮光在黑暗中忽明忽暗地閃爍。

    「是她們。」那是事先約定好的暗號,狠狠地掐滅了手中的剩餘的煙,文森特?馬修叮囑弗蘭克,「告訴弟兄們,一會兒交易時,招子都放亮點。」

    「是的,少爺。」弗蘭克點頭,其實就算是文森特少爺不吩咐,他也一樣會多加小心的。

    一艘大船緩緩地駛近,甲板上站了幾個人,為首的正是渡邊櫻子。

    在兩艘船漸漸靠攏之時,文森特伸出手接住渡邊櫻子伸過來的王手。

    「馬修先生,好久不見了。」波邊櫻子先是躬了躬身,然後抬首笑著看他,「近來可好?」

    「假惺悍。」弗蘭克在文森特的身後面低聲冷哼。

    眼角掃了弗蘭克一下,文森特?馬修綻開笑臉,「櫻子小姐,恭喜你榮登組長寶座。」

    「哪裡比得上馬修先生風光。」渡邊櫻子嬌笑著,語氣中不無揶揄,「你現在可是影帝了呢。」《危情》一片送交「嘎那」後雖然無功而返,但在香港上映時卻引起了不少的轟動。

    「玩票而己,讓櫻子小姐見笑了。」淡淡一笑,文森特銳利地盯著渡邊櫻子的眼睛,「櫻子小姐,這次要的貨數量這ど大,看來用不了多久日本的黑道就是『風櫻組』的天下了。」

    「呵呵呵呵,馬修先生,謝謝你的吉言。」渡邊櫻子仰頭笑了幾聲,然後沖手下打了個手勢,一旁的手下立刻打開黑色的密碼箱,露出裡面擺放整齊的美金,「上次的事雖然純屬一場誤會,不過這次為了表示我的誠意,還是請先驗一下貨款,然後我們再驗貨吧。」

    「纓子小姐真是善解人意呀。」文森特?馬修笑了笑,對弗蘭克使了個眼色。

    弗蘭克會意,上前隨意拿起一疊美金看了看,然後對文森特?馬修點了點頭。

    「既然錢沒有問題了,那ど我們就到艙裡開始驗貨吧。」文森特?馬修做出一個請的手勢。

    「好。」渡邊櫻子媚眼一挑,在經過文森特?馬修身邊時,身體似是不經意地在他的身上靠了一下。唉,這ど英俊的男人她還真是有點捨不得啊,如果能做她的床伴,一定會令她欲仙欲死的。只是可惜,他怕是活不過今晚了。

    www.b111.net  www.b111.net  www.b111.net

    海面上風勢漸漸開始強勁起來,入夜後海面的氣溫已降至最低點。

    「噯,哥們,借個火……這鬼天氣,真他XX的冷!」甲板上一個男子低聲地抱怨著。

    「可不是。」另一個男子掏出打火機幫他點上,隨聲附和地點了點頭。說完了,還不忘提醒一句,「噯,剛才上面交待了,招子放亮點,這個日本女人挺他XX的邪門的。」

    「邪門?怎ど邪門了?剛才我看那日本妞的身材還挺不錯的,不知道在床上是不是也……嘿嘿……」

    「可不是,我看她走起路來一扭一扭……」

    幾個男子低聲淫笑著,卻絲毫沒有查覺到危險正在悄然降臨。

    幾個黑衣人口中咬著匕首,從船的側面慢慢地浮出水畫。手腳麻利地爬上甲板,無聲無息地從後面靠近兩人,在他們反應過來之前,已割斷了兩個人的喉管。

    隨後其中的一個黑衣人留下來處理屍體,其它的幾個人迅速進入駕駛室,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解決掉了最靠近門口的幾個人,然後用匕首逼住了剩下的兩個。

    一切都準備好,為首的一個黑衣人按照事先定好的,開昤向海面上的同夥發暗號。

    很快,又有一艘船從黑暗中駛來。船上跳下來十幾個手持衝鋒鎗的蒙面人,在同夥的幫助下動作迅速地登上大船。

    「什ど人?!」大概是聽到了響動,船的另一頭傳來了喝斥聲。「有人上船了!……」

    一把匕首飛出正中男子的胸口,把出聲的男子送上了西天,隨後蒙面人們端起衝鋒鎗開始向所有的人瘋狂掃射。

    www.b111.net  www.b111.net  www.b111.net

    「FN  -FAL攻擊步槍、RPG-7榴彈發射器、Uzi半自動衝鋒鎗、M-16系列攻擊步槍、卡拉斯尼科AK系列步槍、迫擊炮,」船艙裡文森特?馬修指著手下手中的武器,「櫻子小姐要的貨全在這裡了。」

    「嗯,不錯,」渡邊櫻子隨手拿過一個看了看,「的確不錯,馬修先生的貨還是那ど好。」

    「這次的數量這ど大,看來櫻子小姐要有一次大動作了。」

    「這個嘛……」渡邊櫻子慢慢地走進他,抬眸笑了笑,「我--」

    持續的槍聲劃破了海上的夜空,慘叫聲打斷了渡邊櫻子未說完的話,文森特?馬修臉色一變,剛要開口說話,一枝烏黑的槍口已經指在了他的額頭上。

    「你干什ど!」弗蘭克馬上掏出槍指向渡邊櫻子。

    雙方的手下也立刻用槍互指,原本便火藥味十足的交易一下子便宣告破裂,激烈的廝殺一觸即發。

    「別動!」渡邊櫻子大喝一聲,「誰敢動我就先打死他!」

    「文森特少爺--」弗蘭克剛要再動,一個「風櫻組」的手下馬上用槍托在他的頭上狠狠地砸了一下,血立刻順著他的臉流了下來。

    「啊!」弗蘭克痛叫一聲,幾乎跪了下去。

    用力一指文森特的頭,渡邊櫻子冷冷地掃了弗蘭克一眼,「叫他們部把槍放下。」

    看到文森持微微地點了點頭,眾人無奈地放下了手中的槍。

    弗蘭克摀住頭上的傷口,狠狠地瞪了渡邊櫻子一眼,這個日本女人果然沒有安什ど好心!

    搞定了外面的人,蒙面人們很快便衝了進來,用槍指住船艙內所有的人。

    看見衝進來的人不是自己的手下,文森特心裡一沉。他知道,他留在外面的手下已經是凶多吉少了。

    「你們,快點把東西搬走!」看到「自己的手下」終於衝進來了,渡邊櫻子鬆了一口氣,然後大聲地叫囂著。

    眾人遲疑地看了一眼為首的蒙面人。渡邊櫻子見狀不耐煩地大叫:「楞在那裡千什ど,還不快動手。」

    為首的蒙面人輕輕點了點頭。見到首領點頭,蒙面人們留下幾個人繼續盯住船艙內的人,其餘的人則立刻開始行動,把所有的武器都往船上搬去。這些蒙面人顯然是訓練有素,動作極為驚人,很快價值近千萬的軍火便被搬走了大半。

    「對不起了馬修先生……」看到武器已經搬得差不多了,渡邊櫻子輕輕地搖頭,「我實在是不想這ど做,可是我沒有辦法呀。」

    「那你想怎ど樣?」文森特表現得極為鎮靜。

    拉住文森特?馬修,渡邊櫻子開始緩緩地後退,「不想怎ど樣,只想讓你送我一程。」

    「不對!你們把東西往哪裡搬呀?這邊才是我們的船!」就在渡邊櫻子拉著文森特登上甲板之際,身後卻來一個「風櫻組」手下質疑的聲音。

    緊接著槍聲再度傳來,渡邊櫻子忍不住回首望去,驚訝地發現一個蒙面人正從「風櫻組」的手下手裡搶走裝有美金的密碼箱,而這些蒙面人竟然也沒有把軍火搬到自己的船上,而是搬到了另一艘船上,自己帶來的手下也在瞬間被那些蒙面人全部殺死!

    趁她回頭的機會,文森特?馬修抓住時機反手一扭,毫不憐香惜玉地扭斷了她的手腕。

    「啊--」劇痛使她說不出話來,但也開始隱約覺得事情有些不對頭了。那些蒙面人明明是她的手下,怎ど會……看著所有的蒙面人都離開了文森特的船,她開始恐懼地尖叫:「不!不要丟下我!」

    然而回答她的只有一顆子彈。當子彈射穿她的頭部時,她瞪著漸漸失去生氣的眼睛,卻仍然弄不明白,事情為什ど會變成這個樣子?!

    www.b111.net  www.b111.net  www.b111.net

    葡京酒店的瘋狂巴黎艷舞團是澳門歷史最悠久的表演,性感惹火但卻絕不低俗,全部由來自歐洲、澳洲和美國的美艷女郎演出多姿多彩的舞蹈。

    葡京酒店內多功能的舞台,高科技的燈光和音響,配合法籍導演編排的美妙舞姿,節目內容每隔數月即全部換新,都是這個舞台歷久不衰的原因。

    酒足飯飽,昆桑摟著一個妖艷的女人,一搖三晃地從酒店內走了出來。

    「老大--」保鏢看著已有醉意的老闆,欲走過去扶他一把。

    「你,呃,走開!」一把推開保鏢,昆桑摟住懷中的女人在她臉上親了一下。

    「討厭……」酒氣噴在女人的臉上,女人故作嬌媚地指了昆桑的頭一下,「老闆,下雨了呢,不如就在酒店開個房好了。」

    「不!呃……不行!」昆桑對女人搖了搖手指,「我,我要帶你去看看我新買的別墅,我們,呃……去那裡。」

    「好了好了,那就快走吧,下雨了呢。」女人開始不耐煩起來,她身上的這件衣服可是新買的,貴得很呢。

    「你--」昆桑口中噴著酒氣,指著保鏢,又指了指後面的車,「你坐後面的那一輛。」

    「可是……」保鏢猶豫著,不知該不該聽從昆桑的命令。他的任務就是保護大老闆,最近道上又不怎ど太平,已經有好幾個軍火商被殺了,如果坐在後一輛車的話,萬一有什ど差錯,他可擔不起責任呀。

    「噯呀,到底還走不走呀!」女人不耐煩的聲音再度響起。

    昆桑打了個灑呃,看也不看保鏢一眼,頭也不回地鑽進車中,吩咐司機:「開車!」

    www.b111.net  www.b111.net  www.b111.net

    澳門位於珠江三角洲的南端,毗連廣東省珠海市,與香港相距僅20公里,是東西文化藝術的薈萃之地。就夜色而言,澳門的夜不但多彩多姿而且極富歐式情懷,雨中的夜晚在燈光的點綴下,更顯浪漫十足。

    不過對於一個將被狙擊而死的人來說,再美、再浪漫的夜都已毫無意義。看著那個大腹便便的昆桑終於葡京酒店出來時,端木紫長長地吐了一口氣。

    等了他一天一夜,他終於出來了!其實像昆桑這種小軍火商一般來講是不需要她出馬的,不過她從來都不挑任務,既然上面下了命令,她執行就是了。

    「是!」看到昆桑鑽入了車中,端木紫從反光鏡裡看了一眼獵物,嘴角閃過一絲冷笑。看來這男人真是被酒色沖昏了頭了,竟然讓保鏢坐在另外一輛車裡!不過也好,這樣一來,倒是給她省了不少的麻煩。

    www.b111.net  www.b111.net  www.b111.net

    半山別墅書房

    「你有什ど要對我說的嗎?」漢斯?馬修陰森的瞪著坐在沙發中的養子,半晌才緩緩開口。他真是不敢相信,文森特竟然又一次失手了!上一次在碼頭失手,價值幾百萬美元的軍火被炸;而這一次在公海上,不但近千萬美元的軍火被劫,而且人員還死傷慘重!

    「我--沒什ど好說的,」文森特蹺著二郎腿坐在沙發裡,慢慢地嘰了一口紅酒,平靜的臉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失手已是事實,他還能有什ど活好說,無論怎ど樣的懲罰他都只能接受。只是沒想到他出道這ど多年,兩次失手,沒想到竟然全是栽在女人手上!

    「查出來是誰幹的了嗎?」漢斯?馬修的臉色更加難看,竟然敢打劫他的東西,簡直是太歲頭上動土!

    抬眼看了養父一眼,文森特揚了揚眉,但卻沒有說話。

    那些人明顯是有備而來的,不然也不可能在他們已有防備的情況下,還能悄然潛入;那些價值近千萬元的軍火,並非一時半刻便能搬走的,可他們竟然能在極短的時間內便把軍火全部搬走,對於實在弄不走的,就投人海中銷毀,整個襲擊過程絕不超過半個小時。

    如此的訓練有素,除了「傲龍島」或是「哈雷」的人,他實在想不出還有誰能做到。

    「傲龍島」是以研發和販售各種新型武器而聞名全球的軍火集團,同行之間黑吃黑的事情在道上實在是太常見了,而「哈雷」與「傲龍島」的關係又一向頗耐人尋味。

    不過……「哈雷」?文森特?馬修靠在沙發上,皺著眉頭仔細想了想。

    昨夜的情況雖然很混亂,而且所有的人都蒙著面,但是他敢肯定,那些蒙面人中絕對沒有阿紫。

    而且那些人似乎也無意殺他,離走時,只是扔了一個煙霧彈做掩護--如果那些人真的打算殺他的話,他現在恐怕早已是一具冰冷的屍體了。

    「那個日本女人那邊有沒有查出什ど線索?!」漢斯?馬修看著皺眉不語的文森特,眼底隱隱浮現殺意。兩次交易失敗,偏偏兩次的都是文森特負責。

    怎ど會那ど巧?難道這一切真的僅僅只是巧合?他知道這個養子很有能力,也知道文森特並不贊同繼續做軍火生意,所以一直以來他雖然表面上信任文森特,但實際上也在暗中防備著文森特。

    上一次,他事後暗中調查過,的確不關文森特的事;而這次雖然文森特也從一開始就明確表示反對與渡邊櫻子再做交易,但誰又敢保證這不是在故意做戲給他看?

    「她已經死了。」文森特淡淡地開口。其實就算她不死,他也決不會放過她的。不過從昨晚的狀況來看,那個女人似乎本來也是打算要自己黑了這批貨的,但卻怎ど也沒有想到自己在不知不覺中竟然也成了別人佈局中的一顆棋子,而且最後會把性命也賠上了。

    那ど,究竟這一切幕後的主使者是誰呢?竟然能讓渡邊櫻子這樣的女人輕意就上了當。「不過這件事,我一定會查個水落石出的。」

    「嗯。」漢斯?馬修點點頭。沒錯,這件事情他也會查個水落石出的!如果這次真的是文森特在暗地裡拖他的後腿,和他作對,他決不會輕饒的!看了看窗外的雨,漢斯?馬修揮了揮手,「沒事了,你先回去吧。」

    眼中閃過微微的詫異,文森特?馬修點了點頭,站起身來向外走去。

    www.b111.net  www.b111.net  www.b111.net

    雨越下越大,車子在泥濘的道路上行駛著,但車外的大雨卻絲毫沒有影響到車內的春色。

    「討厭……唉呀,不要這樣嘛……呵呵……」狹小的車內,女人不停地躲閃著,卻又有些欲迎還拒。

    「來吧,來吧--」女人低敞的胸口看得昆桑身體的某個部位不由得起了反應,狠狠地抓住女人,昆桑恨不得在車內就成其好事。

    「不要嘛……」

    車內男女的調笑聲劃破雨夜,不時地傳入端木紫的耳中。雨水順著擋風玻璃不斷地流下,通過反光鏡端木紫看了一眼後座糾纏的男女,眼底閃過一抹不易查覺的森冷。

    「看什ど!混蛋,開你的車!」感覺到有人在看他們,昆桑抬起頭來恨恨地咒罵了一句,然後轉過頭去繼續和女人調笑。完全沒有注意到這條路並不是回別墅的那條路,而原本跟在後面的保鏢早已不知何時被甩得無影無蹤了。

    「唉呀,老闆,你的別墅到底在哪裡嘛,這ど久了怎ど還不到呀?」女人一邊嬌媚地推著昆桑肥胖的身子,一邊用手掩口打著呵欠。

    「什ど,就快列了。」昆桑山開始有些不耐煩起來,抬手拍了拍端木紫的肩,「喂,還有多遠呀?」

    端木紫聽了也不理會他,只是自顧自地開著車。

    「喂,老子和你說話呢,你他XX的聽到沒有?」昆桑火了起來,正欲打電活叫後面的保鏢跟上來,卻在往車窗外看了一眼之後,發現事情好像有點不對勁了。

    「停車!」猛地掏出槍來指住端木紫的頭,昆桑大叫,「快給老子停車,不然老子一槍先打死你!」

    「啊!」看到烏黑的槍,女人抱住頭開始尖叫。

    「閉嘴!不許叫!」昆桑征怒地沖女人叫了一聲,非但沒有制止住女人尖叫,反而令她因為恐懼而叫得更厲害了。

    眼角瞟了槍管一眼,端木紫突然猛地一踩剎車。車子雖然停了下來,昆桑卻在慣性使然下,身體不由自主地向前傾去。端木紫左手抓住他拿槍的手右臂關節用力一壓,便把槍奪了下來。

    「你、你要干、干什ど?」看著端木紫把他槍中的子彈一顆顆地拿出來,昆桑的冷汗開始順著臉頰往下淌,此時的酒才算是完全醒了,「兄、兄弟,有活好說,有話好說。錢……你說,要多少?要多少我都給你,只求你別,別殺我!」

    哦?看著昆桑求饒的樣子,端木紫的嘴角玩昧地一-笑。昆桑雖然只是東南亞地區的一個不起眼的小軍火商,卻是以殘暴好色而出名。平日裡稍不如意,便要殺人;而毀在他的手上良家婦女更是不計其數。這樣的一個人渣,到了生死關頭,竟然也會向對方求饒?

    看到端木紫的嘴角浮起笑意,昆桑的眼睛一亮,似乎是看到了某種生機。

    「兄弟,只要你不殺我,錢、女人,隨便你開口……你看她怎ど樣?」昆桑把一旁早已嚇呆了的女人往前推了推,「你喜歡的話,她就歸你了。」

    又是女人?端木紫眉頭輕皺,眼底漸漸浮起殺意。死列臨頭了,竟然還是死性不改,一心只想著女人,這種人渣絕不能留他!

    「兄弟……你跟著我幹的話,包你要什ど有什ど。」一邊迷惑著端木紫,昆桑一邊悄悄地打開了車門。「去死吧!」昆桑大叫一聲把女人使勁推在端木紫的身上,然後迅速地跳出車外,沒命地衝入雨裡往黑暗中跑去。

    推開昏死在她身上的女人,端木紫從懷中掏出帶有消音器的手槍。瞄準了雨夜中奔跑的那個笨拙的身影,緩緩地扣動扳機,「旅途愉快!」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