伽羅王的美人將軍 第四章
    逍遙邪顏直到午夜裡才回到營帳,因為他是萊帕比亞爾萊妮,所以得住在拓跋人焰的帳篷裡。  

    「你逃開我整個晚上,你那麼怕見到我嗎?」拓跋人焰慢慢地說著,不憤怒,也不埋怨。  

    「我並非怕你,也不是想逃開你,我只是想要自己一個人靜一靜,我討厭熱鬧,這是你早已知道的事情。」逍遙邪顏也簡單的回答這樣一個問題。  

    「你不打算問雨兒的事嗎?」  

    逍遙邪顏若有所思的看著拓跋人焰。「不……我要你自己開口告訴我!」  

    拓跋人焰閉上了眼,靜靜地回想當年……  

    在攻陷了第三座城池後,因為疲倦,拓跋人焰幾乎是沾枕即眠,正睡得香甜時,他感覺到有人正拿著刀走近他。他靜靜等著,等著來人結束他的生命,可是來人卻遲遲未動手。  

    他立即起身反手奪過刀,直到聽見來人的驚呼聲,他才知道對方是個女人。  

    拓跋人焰點亮了燭火,發現她沒有蒙面,只穿著夜行衣。他一眼就看出她是漢人,但他並沒有開口,只是看她會作何反應,沒想到她從懷裡拿了瓶藥出來,向拓跋人焰的口鼻一撒,拓跋人焰一時大意吸了進去,當下只覺得身體像被大火焚燒似的痛苦。  

    「你放了什麼?」他咬緊牙問她。  

    「我?」那女人仰天長笑。「我要和你圓房,這樣,我就可以坐上王妃的位置了!」  

    但是在她達到她的目的後,拓跋人焰只是冷冷地告訴她:「很可惜,王妃早已經有人了!而你,永遠都不會有名分!」  

    她拒絕相信他所說的話,而他也不讓她有任何脫逃的機會,拓跋人焰將她關在城池的牢裡,再也沒有去看她。  

    直到她傳出懷孕的消息,拓跋人焰才去看她,他沒有任何話好說,只認為她不過是一個想要飛上枝頭變鳳凰的女人,連理都不想理她,可是他還是將她帶回了族裡。在拓跋人焰決定要給她側室的身份時,她居然把自己當成王妃,找到拓跋人焰藏起來的右金環,逕自戴上。拓跋人焰立即命人拿下她手上的右金環,並要人擦洗乾淨,等到孩子生下來,他決定要和她一刀兩斷。  

    「你應該慶幸,這個小孩沒有一點兒像你。」  

    「你不要帶走他!不要!」她嘶吼著,滿臉蒼白。  

    「你不要忘記自己的身份,你只是個下賤的女人。」拓跋人焰將孩子托給白狐,因為白狐有十個弟妹,幾乎都是他一手帶大的,因此他放心將孩子交給他。  

    拓跋人焰歎了口氣,「聽說她在我將孩子帶走後,每日以淚洗面,最後她的病情轉重,已經只剩下一口氣。我也命人送了些藥品給她,她吃下後病情就沒有再繼續惡化,不過似乎也活不了多久了。  

    她托人轉告我,她希望能夠和兒子相處幾個月,因為她知道自己沒多少日子好活了,我有些猶豫,但在白狐的請求下,我便答應了。而兩個月後,她便死了。  

    她選擇自行了斷,而我只是命人將她草草埋葬,並命令所有人不許告訴光羲她的葬身之地。  

    聽服侍她的婢女說,她以前是大戶人家的女兒,脾氣驕縱,所以才會這麼做,至今我對她的死還有些內疚。  

    逍遙邪顏有點動怒。  

    「既然內疚,為何不對她好點呢?至少她是個好母親。」  

    「我無法讓她當光羲的母親。」拓跋人焰搖著頭。  

    「一個女人連這招都用上了,代表她已經置生死於度外,而且她也已經死了,你就不能對活著的人好一點嗎?」  

    逍遙邪顏從後擁住拓跋人焰,拓跋人焰只是閉上眼睛。  

    「我已經對他很好了,至少我沒有把真相告訴他,其實他母親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小人,她甚至利用了自己的兒子!她以為生下我的骨肉就能飛上枝頭嗎?不!我若是要小孩,多位姝麗任我挑選,憑什麼她一個漢女,就想要坐上王妃之位?」  

    「你錯了,我想她是愛你的。你誤會她太深了,找個機會,帶我去看她。」逍遙邪顏鬆開擁著拓跋人焰的手,躺上床,或許是疲累吧!他深深地睡去。  

    拓跋人焰並沒有躺下休息,他走向空地,回想著雨兒的臉龐。這時他才驚覺,他連她的臉都記不起來,或許,是自己太看輕她了。  

    她的模樣他連一點印象也沒有。  

    ?     ?     ?  

    天方亮,太陽光緩緩從雲裡透出。  

    逍遙邪顏換上了原本應該穿的紅色伽羅裝,也戴回右金環,眾士兵也重新鼓起了勇氣,開始進攻都城。  

    但是都城的防衛滴水不漏,兩方就這樣一直僵持不下。  

    「這樣打下去對我們不利。」黎拉不樂觀的看著高聳的城牆。  

    「白狐若是在就好了,他總有辦法打進去。」黎芽苦笑著。  

    「其實……我們還是有辦法攻進去的。」逍遙邪顏走了過來。「這城牆狀似堅固,其實不堪一擊,就像這樣——」逍遙邪顏提起劍,用力的往牆上一劈,牆壁竟裂了開來,他口中喃喃念了一句咒語,整把劍都亮了起來,他又用力的提起劍,再打裂城牆,倏地,城牆上射下一陣箭雨,卻傷不了逍遙邪顏分毫。  

    「你的劍……」黎拉看著那把劍,不過是把覂K劍……  

    「我學的是法術,但是,還沒有學到家呢!」逍遙邪顏就這樣提起劍,將半邊城門都打破。  

    「怎麼會這麼容易攻破?」黎芽摸著斷壁,還是那麼的硬……  

    「其實道理很簡單!」逍遙邪顏拾起一塊磚頭。「你看看我手上這塊磚頭,它很硬,一般的刀劍不能夠把它擊碎,但是如果換成另一種方法——」  

    逍遙邪顏拿出小刀,對準了磚頭上的一個點,然後輕輕一戳,整個磚塊就裂成了無數個碎石。  

    「怎麼會這樣?」黎芽看著碎石,覺得真是不可思議!  

    漢人士兵又射下箭雨,逍遙邪顏簡單的用劍格開所有的箭。  

    「我比這些士兵更瞭解這座城門,城門是我家的人設計的,它的弱點我也一清二楚,所以,有我在你們一定會贏。」逍遙邪顏將箭砍斷,又命人帶走箭當柴火,並派了士兵偽裝成漢人混進城裡。  

    逍遙邪顏則離開了都城,他騎著馬,帶了簡單的乾糧和水,還有兩個士兵。因為前頭那隊被他派回西方邊境求援的隊伍一直沒有回音,所以他決定自己前往西方邊境求援。  

    此時拓跋人焰走了過來,身邊跟著拓跋光羲。  

    拓跋光羲很高興的跳進了逍遙邪顏的懷中。  

    「哥哥,今天父親稱讚我哦!我好開心!」拓跋光羲咧著嘴笑。  

    逍遙邪顏將拓跋光羲放到頸背上,逗弄著拓跋光羲。  

    「他很喜歡你,我想請你當他的師父。」拓跋人焰看著馬和士兵後又問道:「你要親自去找援兵嗎?」  

    「對,要回西邊一趟。」逍遙邪顏將拓跋光羲放了下來,躍上馬背。  

    「那麼,我想拜託你把光羲也帶回去,我想他該回故鄉去看看,他也不適合再待在這兒了。」拓跋人焰將拓跋光羲也送上馬背。  

    「父親,我要待在這兒,我要和你一起。」  

    拓跋人焰試著安撫拓跋光羲:「乖……要聽逍遙哥的話。」  

    見拓跋光羲點點頭,拓跋人焰又拿出一把小劍給他。「你以後要捍衛你的子民,不要死在這裡,戰爭是無情又殘酷的。」  

    「我知道了。」拓跋光羲緊緊的拉著逍遙邪顏。  

    拓跋人焰遞給逍遙邪顏一個罈子。「邪顏,把這個罈子帶回去,把她葬在陵寢裡,我想該給她一個能安息的地方。」  

    「你想通了?」逍遙邪顏看著拓跋人焰手上的罈子。  

    「雨兒本來就是無罪的,都是我自己偏激,我不愛她,但是我仍願意追封她為我的側室。我想,這樣對她才是公平的,也能夠為我那內疚的心,彌補一些罪惡,即使那僅是微不足道的。」  

    「有你這一番話,雨兒九泉下也會開心的。」逍遙邪顏隨即揚起馬鞭,很快的消失在拓跋人焰的視線裡。  

    拓跋人焰淡然地看著半淪陷的都城,戰爭……要落幕了。  

    ?     ?     ?  

    「父親原諒母親了?」  

    「是吧!我想他已經想通了,為了別人而虧欠一個愛他的人,這樣對他也沒有好處。」  

    「我把你和我說的話說給父親聽了。」  

    「真的嗎?我應該教你不要說的……」逍遙邪顏若有所思的低著頭。  

    「我看見父親的眼裡有我不明白的神采。」拓跋光羲一改稚嫩的語氣,聲音也變得不像是他的聲音。  

    「你是誰?為什麼要和我說這一番話,你根本就不是拓跋光羲,不是那晚和我說話的小男孩!說,你是誰?」逍遙邪顏今天一早就在懷疑了,他不是那晚的拓跋光羲。  

    「我不懂你在說什麼,我一直都是這樣的啊!」  

    逍遙邪顏勒住馬,掐住拓跋光羲的脖子。  

    「你是寒夜老人,快點離開,不要逼我殺你!」  

    一旁不知情的士兵們,正緊張的看著逍遙邪顏的舉動。  

    「你們趕快去告訴我父親,說萊帕比亞爾萊妮想要殺我。」  

    逍遙邪顏冷哼了一聲。「你是在挑撥離間嗎?」  

    「你錯了,我的目的是要帶你回去見你師父,你下山十三年了,是回去探望她老人家的時候了。」  

    「不行!我得幫人焰贏得天下才行,怎麼能在這裡被絆住呢?」逍遙邪顏鬆開了手,寒夜這個傢伙可是師父二十四個手下之首,狡猾奸詐自然不在話下,二十四橋夜不好打發!  

    「什麼贏得天下,你不過是師父手上的一顆棋子,別忘了他還操控著你的生死,你不會想要背叛他吧?一日為師終生為父……」  

    「閉嘴!你根本不是為了師父來的,你已經投靠朝廷了。」逍遙邪顏用力的扯著寒夜的頭髮,狠狠地將他踹下馬。  

    「你居然這樣對我……」臉上又挨了一拳,寒夜閉上了嘴巴。  

    逍遙邪顏冷然的看著暈死過去的寒夜,眼中淨是鄙視。  

    不管怎麼樣,他一定要將所有的士兵送回前線,還要救出真正的拓跋光羲。因為這是他欠拓跋人焰的。不還的話,他的心裡會有疙瘩,他會永遠都忘不了,所以,他一定要完成這件事,就算會被殺死也無所謂。  

    逍遙邪顏策馬踏過寒夜,看他並無掙動,顯然他已死去。  

    逍遙邪顏並沒有露出任何表情,但眼底卻有一點點的悲哀。  

    這都是命定的!  

    ?     ?     ?  

    「王、王!」士兵上氣不接下氣的跳下馬,直奔至拓跋人焰身旁。  

    「怎麼了?」拓跋人焰正和清醒過來的雷狼說話。  

    「大事……大事不好了!」士兵喘著氣。  

    「什麼大事不好了?」  

    「萊帕比亞爾萊妮……想要殺死少主……」  

    「不可能的!」  

    「是千真萬確的。」士兵們依然這麼說著。  

    雷狼拉下一名士兵的衣領。「那你們怎麼不先救少主……」  

    「我們要怎麼救啊?萊帕比亞爾萊妮的武功那麼好,我們只能趕回來告訴您!」士兵臉色發白,猶在顫抖。  

    拓跋人焰瞪著兩個士兵,「我會證明你們說的是不是真的。」說完,他馬上躍上馬背,並命那兩個士兵帶路。  

    這是不可能的!逍遙邪顏不是這樣的人。  

    他們一定是搞錯了!  

    一定是這樣的!  

    不過拓跋人焰對逍遙邪顏的信心很快就消失了,因為他兒子的屍首就出現在拓跋人焰面前。  

    那身高、重量,還有那容顏,這不是光羲,又會是誰?  

    悲慟的拓跋人焰淚水驀地滑落。  

    這是他的兒子,他的寶貝兒子啊!為什麼要奪走他年僅六歲的生命?孩子是無辜的啊!  

    更讓他不明白的是,殺死他兒子的人不是別人,正是他一生最愛的人——逍遙邪顏,一個毫無理由殺死光羲的人,可是確實是他,所以他恨!  

    他好恨逍遙邪顏,也好恨自己。  

    怎麼會愛上個漢人?  

    父親說過,一輩子都別愛上漢人呀!  

    拓跋人焰命士兵們燃起火,他眼裡有著無限的悲傷,兒子,那個天真純樸的孩子就這樣死了。  

    他將屍體放進火裡,火熊熊地燃燒。  

    拓跋人焰就看著自己的兒子被火舌吞噬,從指間……到眉心,一點一點的消失在火堆裡,而他的音容將從世上消失……  

    火不斷地燒著,燒盡了所有的柴火。  

    他閉上了眼睛。  

    愛和恨真的只在一線之間,現在,他恨不得逍遙邪顏死在他的面前,但是不久前,他還希望可以和逍遙邪顏永遠到老。  

    那已經是一場遙不可及的夢了。  

    他現在腦海中淨是恨意,恨啊!  

    「逍遙邪顏,我自認待你不薄,我甚至是愛著你的!你為什麼用這種方式來報答我?光羲是無辜的呀!他又沒有對不起你,若是我有錯,那麼你怎麼不殺我呢?」拓跋人焰雙眼佈滿血絲。  

    不要讓我再見到你……逍遙邪顏!  

    ?     ?     ?  

    「咦?好像有人在大聲叫我,是不是我聽錯了?」逍遙邪顏正在整頓在西邊備戰的青年們,他們正等著為國家效力。  

    「聽錯了吧!」長老們向逍遙邪顏笑著。  

    「大概是我多心了……」逍遙邪顏確定好了人數,就領著浩浩蕩蕩的軍隊往前線去,但是另一頭,拓跋人焰卻帶著滿腹恨意前來。  

    不移不變的情,即將翻起一陣驚濤駭浪……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