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戰舊情人 第九章
    紀岍希離開曹家後,一個原本早該離開曹家的人突然再度出現於曹家父子的眼前。

    看到她,曹霽雲不放心的問:「你覺得這樣做真的好嗎?」他不是周芷裊,無法替她拿定主意。

    可同樣身為男人的曹霽雲,卻可以清楚的看出那個男人愛她的程度已到了無法自拔的地步。

    他怕,怕周芷裊的作法會逼得那個男人走上絕路。

    瀟灑地聳聳肩,周芷裊一臉平靜的回答:「沒有什麼好不好的,總之事情的發展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步,想回頭、想後悔,皆為時已晚,不是嗎?」

    「不!一點也不晚。」看她強裝鎮定冷靜的神情,曹霽雲一顆心都被她給揪疼了。「只要你肯點個頭,我現在馬上出去幫你追回那個男人。」曹霽雲對她的愛是無私的大愛,只要她能幸福,他也會跟著一起快樂。

    「笨兒子!」

    聽到自己兒子竟說出這麼笨的話,曹父還真是聽不

    下去了。

    老人家伸出手狠狠地敲自己兒子那顆不怎麼靈光的腦

    袋,「芷裊可是我盼望好久的媳婦兒,你若把她雙手奉

    送給那個可惡又狂妄的男人的話,老爸我可會跟你翻

    臉! 」

    「爸……」天啊!現在都什麼時候了,老爸怎麼還

    有那個心情談這檔子事,這豈不存心教芷裊為難嗎?

    看他們父子兩人又再度為自己的事情爭論不休,周

    芷裊只得開口把自己早已打算好的計劃告知他們。「我

    確實有出外遠遊的打算,至於婚姻大事……我想,我是

    暫時不會考慮的。」  

    「什麼?」一聽這個小丫頭當真要獨自遠遊,曹父

    第一個舉反對牌,「不行!我不准!一個女孩子單身出

    游,這種事我老頭說什麼也不准的。」

    「不!芷裊的想法我同意。」老人家有老人家的堅

    持,年輕人同樣也有年輕人自己的看法,「讓芷裊趁這

    機會好好出去散散心也好,要不她永遠也理不出自己的

    思緒,因此我同意她的作法。」

    一得到曹大哥的支持,周芷裊的去意更堅,她投以

    感激的眼神給曹霽雲,再抱著曹父的肩膀。

    「曹爸,您大可放心啦!算算我都已經快二十四

    歲,已經算是成年人了,我已經有照顧自己的能力,對

    生命也有無限的嚮往。相信我,我再也不會做出像五年

    前那般的傻事了。」

    「當真如此?」

    「當然是真的。」

    「你沒騙我?」

    「曹爸,我就算騙天騙地,也不敢騙您哪!」

    「好!那你打算什麼時候回來?」

    這問題可把周芷裊給問倒了,只因連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去什麼地方?又怎會知道何時回來呢?

    *  *  *

    周芷裊記得在她五歲的時候,雙親還未去世,那時她老爸總笑說她是天底下最可愛、最美麗、也是她父母心中最最疼護的小公主。

    也許就因這遙遠的記憶,讓她不自覺的選擇歐洲這遙遠的地方。

    一般人若提起宮殿、宮廷,相信大部分的人定會想到法國,周芷裊當然也不例外。

    她第一站選擇的是巴黎塞納河左岸地帶,那個佔地足足有二十三公頃的盧克桑布爾公園。

    經由當地的導遊介紹,周芷裊知曉——盧克桑布爾公園的七葉樹林,格調高雅,一年四季的風貌呈不同風貌。其附近有大教堂、巴黎大學、還有索爾邦學校等等。

    此外,最受年輕遊客喜愛的聖密西爾街,也是巴黎觀光的名勝之一。  

    接著,她又到了羅浮宮,此宮殿可是聞名全世界的

    美術館。  

    楓丹白露宮殿、凡爾賽宮殿、阿維農宮殿、麥第期宅第、還有馬梅森宅第等等,都佈滿了她的足跡。

    為了讓曹家父子不為自己操心,她每隔一段時日便會寄上報平安的訊息,另外還會附上幾張她親手拍攝的風景照,讓他們也能一起欣賞這美麗的歐洲景致。

    *  *  *

    「你又要出門了是嗎?」  

    從丫頭離開至今已足足快兩年的時間,只要丫頭有來信,他那個笨兒子鐵定會往外跑,為的就是通風報信。

    有點心虛,有點靦腆,曹霽雲面對父親那張責難的臉,還真感覺自己犯了什麼十惡不赦的大罪呢!

    「老爸,你從小不是教我說,強摘的瓜不甜,強搶的感情只會讓自己陷落無底的深淵。你痛苦,你愛的女人也會跟著一起痛苦的嗎?」就因此,曹霽雲才能放下自己的私心,偷偷把周芷裊寄回來的信件轉遞給那個愛她如癡、如狂,幾乎已至發瘋邊緣的可憐男子。

    沒錯!曹霽雲不能否認之所以會造成今天這種局面,紀岍希確實要肩負大部分的責任,可是難道芷裊就沒錯了嗎?

    這件事他想了好久好久,內心也掙扎了好久好久,才做出的決定。

    「好吧!好吧!反正你也已經長大,翅膀也硬了,我老人家說得再多也無用,也只能讓你照著自己的方法去做。」話說到此,曹父頓了頓,半晌才再度開口提醒自己的笨兒子。「小心一點,這件事若讓芷裊知道,難過的可不只那個姓紀的,我相信到時你也難逃她的懲罰。」芷裊的脾氣,他們父子倆是最清楚的。

    平時溫柔好說話的她,若當真被人給惹火了,那發起怒來的可怕程度可非尋常人所能想像的。

    「知道啦! 」

    向自己老爸揮了揮手,曹霽雲故作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樣,其實心裡怕死了,就怕這秘密會有洩露的一天,到時他可真的會死得很慘、很慘!

    *  *  *

    根據曹霽雲所帶來的消息,紀岍希非常清楚今天就是那個女人回國的日子。太好了!那只倦鳥總算知道歸巢了,他的心也算安了一半。

    足足兩年的時間,這兩年他天天度日如年,心裡想的、嘴巴念的、甚至連做夢時,也全都是她的倩影。

    若非曹霽雲好心的替他帶來不少屬於她的訊息,他又怎麼可能按捺得住自己的衝動;若非他時時提醒自己,必須給她一些空間與時間,紀岍希真想直赴歐洲,陪著她暢遊歐洲,飽覽美麗的風景。

    今天,他本來是想去接機的,同樣也在曹霽雲的要求之下,勉強自己不要去。

    曹霽雲告訴他,會幫他安排一個巧遇的機會,這樣一來,他們父子兩人才能全身而退。要不然,不只他死得慘,恐怕連他們父子也難逃她的怒氣。」

    因此,紀岍希才勉強自己千萬不可太過衝動,就怕誤了所有的計劃。

    他發誓,這一次絕對不再讓那個女人有從他身邊逃開的機會。

    再也不要,再也不要!

    兩年的相思之苦已經是他所能忍受的最大極限,真要再來一次,他寧願拉著她一起殉情算了,也省得讓自己吃更多的苦。

    *  *  *

    再次踏上自己國家的土地,周芷裊還真有種恍如隔世的感受。

    兩年了!曹爸與霽雲大哥他們可好,變了嗎?會不會不再歡迎她呢?

    懷著種種不安的揣測,周芷裊怎麼也沒想到當她的人才剛踏人機場,就見曹爸誇張的舉個超大號的木牌,木牌上就寫著:歡迎芷裊丫頭歸來。

    天啊!這麼誇張的歡迎陣容,周芷裊還真有點膽怯,怕在眾目睽睽的公眾場合,承認自己認識那個高舉木牌的老人家。

    其實這也不能怪她啦!

    再看看那個緊跟在曹爸身邊的曹霽雲,一臉靦腆尷尬地垂頭不敢見人的模樣,她看著看著,還真忍不住的笑出聲來。

    周芷裊這一笑,可露出自己的行蹤。

    曹父以及曹霽雲兩人馬上迎向她,激動又哽咽地開口:「你這丫頭總算是知道要回來了,你可知曹爸我想死你了。想得食不下嚥不說,連覺也睡得極不安穩,整個人瘦得都快只剩這些老皮包著這把老骨頭了。」

    「爸,您這說法未免也太誇張了吧!」曹霽雲一邊吐自己老爸的槽,一邊不忘搶下他所舉的那面木牌,就為了不想讓自己更加丟臉。「芷裊,你可千萬別信我老爸的胡言亂語。這兩年來,他不只吃得好,睡得更是安穩,哪有像他所說的那般誇張。」真是!就算老爸當真想亂掰,至少也得掰出個能讓人相信的事情出來。

    說什麼全身瘦得只剩皮包骨,那他那大得如鼓般的肚皮又是怎麼來的?

    「死孩子!你難道就不懂得替老爸留點自尊,幫老爸製造一點久別重逢的氣氛嗎?」笨!真是個笨小子。

    老人家捫心自問,自己怎會生出這麼笨的兒子呢?愧疚啊!當他百年之後,他老人家鐵定無臉去見他們曹家的列祖列宗!

    看他們父子倆一搭一唱,那神情可愛的模樣,使得周芷裊近鄉情怯的心情總算是安了下來。

    她雙臂一展,撒嬌地投入曹父的懷中,悶著聲音告訴他:「曹爸,我也好想你喔!這兩年我無時無刻不在想你,想你對我的好,想你對我的呵護,想在家的感覺是那麼的溫暖,這些你可知情?」

    好聽,這丫頭的話還真是好聽。

    「哼!鬼丫頭,你可別以為對曹爸說幾句甜言蜜語,我老人家就會原諒你一別就是兩年的無情喔!」

    「曹爸……」

    看自己的老爸與周芷裊又要有完沒完的聊起天,曹霽雲心急地看看表,「好啦!好啦!你們這對父女若真想好好聊聊的話,我們就換個場所,怎樣?為了歡迎芷裊歸國,這頓飯就由我請客,我請你們這一老一少、一男一女去吃牛排好嗎?」

    聽到有牛排可吃,老人家與周芷裊四隻眼睛馬上發出十萬伏特的光芒。「走!我們一起吃牛排去。」

    「芷裊啊!待會兒你可得多吃一客才成,瞧瞧你都瘦了,看得曹爸心疼死了。」

    「有人請客,我當然得多吃幾客,這點就算曹爸你不說,我也會做的。」

    「對!我們一起用力、努力、拚命地敲那小子的竹槓,非把他這個月的薪水全部搾光才甘心。」

    聽那一老一少淨計劃著怎麼搾光他這個月的薪水,曹霽雲又能說些什麼,只得自認倒霉,誰教自己一時嘴快,才會落至現在這種下場。

    唉!這一想,曹霽雲還真感覺自己活該,就算被搾光所有薪水,也是他自己咎由自取的,怨不得人哪!

    *  *  *

    「我要一份黑胡椒牛排,七分熟。」

    「我同樣也要一份,不過要九分熟的。」

    「我跟這位小姐一樣,七分熟即可。」

    當三個人好不容易點完自己所需的食物之後,老人家即迫不及待地開口:「芷裊丫頭,這兩年你到底走過了那些地方?那些地方的風景美不美?你有沒有帶什麼禮物要回來送我?」這最後的問題才是他心裡最在乎的。

    「有,當然有。」知曉曹爸性子的周芷裊就算玩得再瘋,也不可能忘記這最重要的一點。「我知道曹爸您從退休之後,就一直非常喜歡玩相機,因此我特別幫您買了台DCR—PCIl5E狗仔級的數字攝影機,另外還幫您帶回一瓶在台灣還未上市的高級威士忌。

    至於霽雲你嘛!嘿嘿!我考慮到你的職業是個醫生,時間對你來說就是金錢、就是生命,因此我特地為你帶回一款獨一無二的匠心繫列款表。它的表殼是由不袗,十八K玫瑰金,藍寶石水晶表鏡,防水足足有五十米深。怎樣?曹爸、霽雲,這兩樣禮物你們可滿意否?」

    「滿意,當然滿意。」一聽到有酒可喝,曹父一雙眼睛都笑瞇了,迫不及待地開口:「既然你有帶美酒回來,那就趕緊拿出來,好讓曹爸我好好品嚐、品嚐啊!」

    「這可不行!」知曉曹爸酒癖不好的周芷裊怎肯讓他在這公眾場合喝酒,若他老人家懂得節制那還勉強可以,若他一時高興喝過了頭,鬧出的笑話可有一大堆呢!  

    話說到此,周芷裊突然發現一件事。

    「霽雲,你今天好像特別安靜,還不時地看著表,怎麼?是不是有另外的訪客要加入我們的陣容?」

    「沒有!當然沒有。」被周芷裊這一問,再加上老爸瞟來狐疑的目光,曹霽雲趕緊坐得端正開口:「奇怪?都已經這麼久了,那侍者怎麼還沒把我們所要的牛排送上呢?」

    話才出口,那侍者好像比常人多了只耳朵似的,馬上送上他們的餐點,「請慢用。」話落,侍者隨即離去。

    「哇!脆皮濃湯耶!好,這湯好喝,芷裊你可得好好嘗嘗才成喔!」

    「這是當然。」周芷裊表面看起來似乎一切無異,事實上她心中已隱約有一股非常不安的感覺。

    她明知霽雲大哥的表情有異,卻因抓不到任何把柄,只得暫時隱忍住,就等著看他在玩些什麼把戲。

    就在三人專心享受這頓牛排之際,突然身後傳來聲音——

    「曹爸,曹先生你們好,這麼巧啊!我帶一位客戶來這裡用餐,沒想到竟會巧遇你們。」

    這個人是誰?不用周芷裊親自轉身證實,她也能從他的聲音判斷出他就是那個足堪稱天下最無賴的男人——紀岍希。

    *  *  *

    四個人,四種不同的表情,四種不同的心情。

    曹霽雲是非常明顯的鬆了口氣,他總算是出現了,要不他還真不知該怎麼製造他與周芷裊巧遇重逢的機會呢!

    曹父則是一臉的不屑,打從心底不喜歡這霸道強勢的男人,若非是他,周芷裊鐵定是他曹家的媳婦兒,哪輪得到他?

    周芷裊則是一臉的忿怒,從剛剛曹霽雲那坐立不安,心神不寧的模樣來判斷,她敢肯定她與紀岍希的巧遇鐵定與他脫不了關係。

    而紀岍希則是一臉興奮與滿心的期待,還有一雙因激動情緒而盈著淚的大眼。

    好久了!這兩年的時光甚至比那五年痛恨的日子更久。

    這次她既然已經回來了,他發誓,一定要狠狠地綁住她,她到哪裡,他就要跟到哪裡,就算被人恥笑自己是只跟屁蟲也無妨。

    「請問,我可以加入你們一起用餐嗎?」

    「不行! 」

    「不歡迎!」

    曹父一臉不以為然的拒絕,周芷裊則是一臉嫌惡的排斥。

    「你不陪著你的客戶一起用餐,不覺得失禮嗎?」

    「可以,我們絕對歡迎你一起加入我們。」在場三人唯獨曹霽雲獨排眾議,兀自決定讓他加入。

    這決定惹火了另外兩個人,他們紛紛投給他一道「你死定了」的威脅眼光,就看他敢不敢再逕自作決定。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