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奴 正文 第六章
    她一直都嫌這條迴廊太長,每次經過,都要走好久。

    奴兒嘟著嘴,小小聲地抱怨著。

    才剛繞過轉角,冷不防地,一雙大掌伸來,將她抱了個滿懷。

    「啊!」她低呼出聲,正想不客氣地出手教訓那個不帶眼的登徒子,熟悉醇厚嗓音傳入耳中。

    「妳跑到哪兒去了?」

    多麼的令人難以想像啊!他才多久沒見到她而已?就迫不及待地想尋找她的身影。

    「我去幫你換茶水。」奴兒回身正對他,高舉手中的托盤。

    屈胤硈璊漹給L,隨手往旁邊一擺,將她摟得更近。「剛才一個人嘀嘀咕咕的,在講什麼?」

    「沒有。」要說給他聽,搞不好他那張壞嘴又要笑她腳短。

    「才怪。」他輕擰了下奴兒的俏鼻。「想我嗎?」

    「不想。」奴兒想都不想地回道。分開不到一個時辰,有什麼好想的?

    「我卻想死妳了。」屈胤痐ㄕw分的魔掌,悄悄爬上奴兒的酥胸。

    她只消動動腳趾頭就知道他在想什麼了。

    誰不知道,他想的才不是她,而是她的身體,少爺真不是普通的好色。

    「不要啦!」她掙扎著扭動身軀。「你也看一下地點好不好?」

    「那我們回房去?」他問,從沒這般迷戀過一名女子的身體,本以為只要得到她,那股莫名的吸引力便會消失。

    可是從她蛻變為女人至今,整整一個月了,屈胤眹C回見到她,仍是只想剝光她的衣服,將她壓回床上,縱情雲雨。

    「不行。」小丫頭很有個性地回絕了。

    「妳愈來愈難商量了哦!」

    「這是原則問題。」

    「妳也有原則啊?」他聽得啼笑皆非。

    頭點得好用力。

    「妳一點都不需要我。」他歎了口氣,口吻哀怨。

    多麼怪異的情況,本該是她迷戀他迷戀得不可自拔才對,可事實上,卻是他少不了她。

    怎會這樣呢?一切……好像全走了樣。

    不知不覺中,為她破了太多的例,而他也愈來愈掌控不了自己的心……原以為兩人有了親密的關係之後,她便會有所要求,可是日復一日,她仍一如往常,安守本分地做著她該做的事,從不曾想過要改變什麼,好像真的只要待在他身邊就好。

    如果她不是那麼的特別,也許……也許他便不會這般掌握不住自己的情緒了吧?

    亂了呀……一切都亂了……是不是……到了該疏遠她的時候了呢?屈胤硉L聲自問。

    他從沒讓一名女子留在他身邊這麼久。

    該得到的,他全都一手掌握,還有什麼理由與她糾纏不清呢?

    他在她身上花了太多的心思,多到造成了他這一連串的失常。

    一旦有了過於軟弱的情感,便注定慘敗,這一點他不是比誰都清楚嗎?他怎能容許自己對她有過多的迷戀?

    是該讓自己冷靜一下了。

    退開一大步,屈胤离P開她。「不要就算了,反正我也只是隨便說說。」

    他是這麼好商量的人?

    奴兒愣愣地仰起頭,他卻沒給她機會研究他的表情,轉身便拉開了距離。

    是錯覺嗎?傻傻地看著他背身而去的冷淡,奴兒竟由其中嗅出一絲決絕的味道,他遠去的身影……令她莫名地感到憂懼不安,彷彿,他將就此一步步走出她的生命……這實在很沒道理,他們剛才不是還笑笑鬧鬧,溫存相依嗎?

    奴兒笑自己的患得患失。

    偏偏,樂觀的說詞,卻安撫不了兀自憂惶的心……※※※

    真的是她多心了嗎?

    一連數日,少爺待她,不再如以往一般親暱溫存,反而若即若離得令她難以捉摸。

    像是刻意的疏離、淡漠,態度也多有保留。

    沒道理,對不對?

    可它就是發生了。

    拉回游離的思緒,見著他有意處理生意上的事物,她趕忙上前。「少爺,我來研墨。」

    這一直都是她在做的事。

    「不用了。」屈胤盓N然回拒。

    她傻住了。

    「為……為什麼?」他真的半點也不讓她靠近……「我有必要向妳解釋嗎?」

    這話是拐著彎在告訴她,她什麼也不是嗎?

    奴兒敏感脆弱的薄淚湧上眼眶。「可是……我想留下……」

    「別讓我再說第二次。」屈胤眹G冷的幢眸,宛如嚴冬寒雪,她的淚,再也軟化不了他。

    答案,已經很明顯了。

    奴兒輕咬唇瓣,忍下心傷,無言地退出房外。

    他不需要她,在他眼裡,她只是多餘……是的,她就是讀出了這樣的訊息。

    這還會是她多心嗎?她第無數次問著自己。

    看著她落寞悲傷的纖影,看著她含淚退開,再看著一室歸於岑寂。

    屈胤祡顳探仃o死緊。

    那一刻,他居然強烈地想將她摟回懷中。

    這是什麼鬼情緒?糟透了!

    他懊惱地低咒著,他向來習慣了掌控一切,生平第一次,心緒難以由己,那種捉摸不住的感覺,令他倍感慍怒。

    就是這些莫名其妙的反應,使得他斷然決定中止這一切,如果不是因為這樣……他頓然發覺,在那之前,他竟不曾有過結束的念頭,不曾想過要放開她……至今仍是!

    還是這麼強烈地渴望她嗎?屈胤眳彌悁a歎息。

    看來,企圖冷落她的作法並無多少成效。

    是該找些什麼來轉移注意力,沖淡那莫名的情緒了……※※※

    走近屈胤眭犒鴝苤A陣陣的女子嬌笑聲傳入奴兒耳畔。

    奴兒心口一緊,好似根根利針戳刺,疼楚難當。

    近來總是這樣,他無視她的存在,與人調情作樂,女人一個換過一個,全都千嬌百媚得令她自慚形穢。

    從沒想過要獨佔他,也知道以她的身份,不該奢望什麼,但是這樣的難堪,她真的無法忍受啊!她看得出來,他是存心要羞辱她。

    吸了口氣,忍住了在眼眶中打轉的淚光,她挺直身軀,推開了房門,將他吩咐的酒菜布上。

    不論如何,只要能留在他身邊,她什麼都能忍。

    屈胤眲搕]不看她一眼,逕自挑逗著懷中女子,旁若無人地將手探入美艷佳人襟內,狂恣地著豐盈的玉乳。

    女子嬌呼了聲。「別這樣嘛,有人在呢!」

    「害羞什麼?這事兒,她的經歷比妳豐富多了。」

    「你怎麼這麼清楚?難不成你『證實』過?」美人的話中,隱含著濃濃醋意,女人的心眼可是很小的,小到容不下一拉沙。

    「一個由我一手調教、玩膩生厭的女人,妳說我清不清楚?」

    屈胤硍嶍滿C

    奴兒冰涼的心手一顫,幾乎拿不穩酒瓶。

    是嗎?玩膩生厭?這就是他突然冷落她的原因?

    那名女子不由得多看了奴兒幾眼。

    「也不怎麼樣嘛!你怎會看上這麼個醜丫頭?」要姿色沒姿色的,比起她可差得遠了,憑什麼得到屈胤眭熔符U?

    「她是醜。」他滿不在乎地淡諷道。「但那又如何?我只管嘗起來的感覺夠不夠甜美,足不足以銷魂。」

    「你真壞!」女子笑罵道,迎身回應他的挑逗。

    此情此景她還能忍受多久?奴兒絕望地閉上眼,不去看那一幕傷人的畫面。

    冰冷無情的言語,宛如利刃劃過胸口,撕心的痛楚,倘著鮮血,疼得她說不出話來。

    原來在他眼中,一直是這樣看待她的。

    而今,沒了利用價值的她,對他而言只是多餘,她又該何去何從?

    不怨,不恨,她只是茫然著,沒有他的日子,該如何走下去?

    不,她不離開他,就算他厭倦了她也好,她會盡可能不去惹他心煩,只要能遠遠看著他……就好。

    「哎呀!妳死人哪!」尖銳的嬌叱聲,令她茫然地睜開了眼。

    捧在手中的酒瓶不曉得幾時自手中滑落,將屈胤离h中的女子濺得一身酒氣,而對方正怒瞪著她。

    「我……」奴兒根本不曉得這是幾時發生的事。

    「胤痋A你看啦!她分明就是心有不甘,存心整我。」那名女子根本理都不理她,逕自向屈胤祤遞b訴苦。

    奴兒有口難言,凝著淚眼,啞了聲無語望他。

    他也這麼認為嗎?覺得她是個不懷好意,會使壞心眼的人?

    「妳怎麼說呢?」屈胤皉笑非笑地回望她。

    他問她?他居然問她?!

    她還能怎麼說?她只覺得好悲哀!

    「對不起。」她不做百口難辯的事,默默將這些指責受了下來,抬起衣袖為她輕拭。

    「妳滾開啦!誰要妳幫我擦。」她反手一推,毫無防備的奴兒踉蹌地跌坐地面,像是嫌氣出得不夠,她順手執起盛放點心的精緻瓷盤便往奴兒身上砸,奴兒閃避不及,硬生生受了下來。

    好痛!

    她不曉得自己是怎麼了,一股熱熱的感覺自額頭流了下來,她昏昏沉沉,有一瞬間腦海一片空白。

    女人被嫉妒之心駕馭時的撒潑勁兒,實在很難看!饒是絕艷過人的女子也一樣。

    屈胤硐暑嬰a址了下唇角。

    「夠了。」冷眼旁觀了好一會兒,在她欲砸出第二個盤子時,他伸手擋了下來。「都見血了,氣還不消?」

    「怎麼,你心疼啦?」她不悅地蹶起紅唇。

    豈料,屈胤眱o張狂地大笑。「很有趣的笑話,妳取悅了我。」

    觀察著他的表情,肯定了奴兒在他心中全無地位,這才甘心放過她。「滾出去!見了這張醜臉就礙眼。」

    反正就是不喜歡她在面前晃就對了,不管這個醜女對屈胤皉茖它陬L意義。

    奴兒掙扎著起身,努力讓雙眼凝聚焦距,好不容易才辨識出方位,讓腦子持續運作,一步步艱難而虛浮地走了出去。

    然而,卻沒人留意,有一刻,屈胤祧ぞ曭熔階,一直追隨著她……直到離開他們的視線,她才罄盡了所有的力氣,奴兒渾身虛軟地跌靠牆面,淚源源而落。

    無所謂了。當心靈已是支離破碎的傷楚,身體的疼痛,再也不算什麼……※※※

    彷彿是永無止盡的折磨,她逃不開,也沒有喊停的權利,只能軟弱地任由他恣意傷她,凌遲她傷痕纍纍的心——她曾經想過,很努力、很努力地想,她到底是什麼地方做錯了?為何一夕之間,全都走了樣?原本耳鬢廝磨的他,怎會冷酷得讓她覺得好陌生?

    是因為那一日,她拒絕了他,所以他才存心嘔她?

    也或者,有她無她,根本就無所謂,就像他所言,他並不愁沒女人,他早已對她生厭?

    日復一日,她早已無心去探究答案,執著地守在他身後,一日又一日,直到她再也無法承受——接著近日來總是昏昏沉沉的腦子,一陣反胃感打心底冒了上來,她不知所云地乾嘔著,逼退了蒼白臉龐上的最後一絲血色。

    她不曉得自己最近是怎麼了,總是食不知味,並且時有嘔吐的情形。

    難道被他傷得太重,不僅知覺,連味覺也跟著麻木了嗎?

    奴兒的目光再一次飄向攤在桌面上墨痕已干的字跡,恍恍惚惚地笑著自己的傻氣。

    她究竟還在癡愚地堅持些什麼呢?早就沒人會在乎了,而她,卻還深深地將它刻劃在心底,視若珍寶,捨不得拋卻。

    想起他教她讀書練字時的甜蜜,酸楚的淚霧悄悄浮上眼眸。

    這是她給過他的承諾,她要練會他的名字,一直以來,她不曾忘懷過。而今,她辦到了,矢志不移的情,就像練字過程中的堅決。

    執起寄訴著一腔濃情癡愛的紙張,她貼近心口,遲疑了好久,才移動步伐往他的房門走去。

    當她傻吧!已然癡絕的心,再也回不了頭,就算是被他棄如敝屜,她也認了。

    ※※※

    走近房門,道道不尋常的細微聲響傳了出來,那不是平日尋歡作樂的笑鬧聲,而是……曾與屈胤皉章L太多纏綿的夜晚,那種聲音,她當然不會不熟悉。

    一陣椎心的劇疼穿透肺俯,奴兒抓緊了襟口,死咬著下唇,疼得發不出一丁點聲響,連淚都忘了該怎麼流……那是男女交歡的縱情之音!

    明知,這是早有預料的事,但是真正碰上,那股撕心裂肺的疼痛,卻不是她所能承受的。

    她還要再這樣過下去嗎?

    這種情形,會日日上演,日日蝕骨椎心,直到磨盡了她的生命力,她如何承受得住?

    是不是……也該對自己仁慈生了呢?

    一直以來,她只曉得為他投注一切,用盡所有來愛他,從無心思多顧及自己一些,而今……還能不清醒嗎?

    突來的想法,撕碎了靈魂,奴兒輕抽了口氣,受下這置之死地而後生的致命創痛……「妳還想在那裡站多久?」屈胤盓t著輕嘲冷諷的嗓音由房內飄進奴兒空茫的腦海。

    他應該早就知道她在外頭了吧?卻還能無動於衷地和別的女人做著這種事……是呵?若不是這般的絕情,他就不是屈胤痐F。

    奴兒苦澀地一笑。

    此刻,她唯一想的,是還盡他一生的情……推開房門,正好望見他下床穿衣,而床上一絲不掛的女子,依舊媚態橫陳,絲毫不以為意。

    血,一滴又一滴由劃開的胸臆流淌,心,也一寸寸地凝絕。

    「過來替我更衣。」他淡漠地下令。

    然而,她卻沒如以往一般,溫馴地依言。

    靜靜地,她走上前,過於清亮的明眸定定地望住他。「是不是傷了我真能令你快意?」

    屈胤痐@愕。

    她從來不會向他質問什麼的,他一直都以為,她是個比水更溫馴的女人。

    「那又怎樣?女人若不是自甘犯賤,我傷得了妳們嗎?」

    怎會有這樣的人?恣意傷人,卻還嫌棄人家的無怨無悔。

    這一刻,她是真的醒了。

    全無保留的付出,只換來他的嫌惡與鄙棄,她何苦?再執迷不悟下去,真的會死無葬身之地呀!

    「我懂了。」她反應出其的平靜,不哭,不叫,也不鬧,哀莫大於心死,就是這個樣子吧?

    這樣的她,教屈胤眵鬖W地不安。

    「能不能求你最後一件事?」她好低、好柔地問著,明眸異常燦亮,比任何一刻都要美得奪人心魂。

    屈胤眯蛃B不答。

    她會說什麼,他大致明白,他不認為他有必要答應她什麼。

    奴兒並不介意他的沉默,近似自言地輕道:「那首丑奴兒……能念完它嗎?就這麼一次,為我而念。」

    他蹙了下眉,一時無法置信。

    這竟是她唯一的要求?她到底在想什麼?

    然而,他並沒表示什麼,收起了短瞬間的迷惑,平緩道:「而今識盡愁滋味,欲說還休,欲說還休,卻道天涼好個秋。」

    而今識盡愁滋味……奴兒在心中反覆低吟,此刻,她不禁要想,他是不是打一開始便有心傷她?所以,才會別有所指地吟出這闕「丑妖兒」?

    點了下頭,她幽幽慼慼地笑了。「謝謝你。」

    謝他?他不懂,她是用著什麼樣的心情,在說這句話?他以為,她該指天咒地,對他恨之欲絕才對。

    沒再多說什麼,她如來時一般,步履輕盈地退開,輕風柔柔地吹起衣裙飄袂,有一剎那,他起了恍惚的錯覺,彷彿她會融入微風之中,飄然遠去——那股再也觸及不到她的感覺,令屈胤眵鬖W地感到惶然,差一點就要衝上前去,將她留下,不讓她有任何的機會逃開……然而,他終究還是沒這麼做。

    抬起的手,在空氣中頹然垂落,屈胤皏堸e著奴兒靜靜走遠,一步又一步,在彼此間劃下無形的藩籬,直到再也碰觸不著她——※※※

    少年不識愁滋味,愛上層樓,愛上層樓,為賦新詞強說愁。

    而今識盡愁滋味,欲說還休,欲說還休,卻道天涼好個秋……一遍又一遍,奴兒無聲地喃喃念著。

    好一闕丑妖兒!

    奇怪的是,她竟哭不出來,雙眼幹幹澀澀的,連想為自己哀悼,都流不出淚。

    蕭澀的秋風已然吹起。又是秋天了嗎?好快。

    無言的天,無言的地,無言的秋,與一個無言的她。

    若在從前,她一定會天真地問著,秋和愁有什麼關係?為什麼詩人們總喜歡把它們扯在一起?

    而今,她懂了。

    怎能不懂呢?秋心二字,正好合成了愁呀!

    秋天的心,她的愁……「天涼,好個秋……」呵,原來,愁,真的是無法形容的,只能淺淺地一遍遍低回!天涼好個秋,天涼好個秋……她會永遠記住的。這名最讓她刻骨銘心的男子、這名讓她寄予秋心,領會何謂黯然銷魂的男子……但,她會走,她必須走,正如這蕭澀的秋,化為一頁泛黃的淒楚回憶。

    再不離開他,她真的不曉得,自己會不會死在他一回又一回的冷酷行止中。

    人生最痛苦的抉擇,也莫過於此了。

    拭淨最後一滴淚,她,再也無淚可流。

    拾起一片泛黃的枯葉,看著它飄離掌心,在天地間舞蕩翻飛,一如她淒惶飄零的心……※※※

    看著懷中女子使盡媚術誘惑他,屈胤眱o像麻痺了一般,什麼感覺也沒有,腦海迴繞的,淨是那張不甚完美、卻靈韻清雅的素顏……整整七天沒見到她了,她還在嘔氣嗎?

    這是女人最常使的手段,沒必要在意。他總是這麼說服自己。

    可他也知道,奴兒不是個會使手段的人,不管他用多殘酷的言行對她,她從來只會逆來順受,若不是太過絕望,又怎會對他不聞不問?

    他真的傷透她的心了嗎?

    這原是他的目的,可是真正達成,掛記牽念、放也放不開的卻成了他。

    這樣的情緒太荒謬,他一直不予理會,也一直試圖以別的女人來取代心頭的迷亂,可是一天又一天過去了,他還要自欺到幾時?

    他,一直都只對她有感覺,體內沈蟄的火焰,只有她能點燃,也只有她才能滿足他,他的每一次呼吸、每一寸思緒,全吶喊著對記憶中柔軟溫香的想念,其餘的女人,都只能令他麻木。

    他還要再這樣過下去嗎?

    罷了,他認栽了。既然對她依舊渴望,那又何必再為難自己?

    厭煩地推開黏在他身上的女人,屈胤眯埼l衣衫,翻身下床。

    「滾出去!」沒有一句多餘的解釋,他冷凝地下達命令,床上的女子見他臉色並不好看,也沒敢多言一句。

    屈胤眯堈}房門,直接差人去喚奴兒前來,然後才回到房中等待。

    這名小女人,究竟有什麼樣的魔力呢?他挫敗地歎息了聲。

    這是他第一次向女人投降。

    然而,他等了很久,依然沒見到那抹恬靜嬌柔的身形。他倒了杯水輕啜,一邊凝思著是否發生了什麼事。

    「少爺,奴兒幾天前就離開府裡了。」僕人的回復穿過屈胤眭爾ㄝ,瞬間,他的思緒一片空白。

    手中的瓷杯悄悄落了地,清脆的碎裂聲,在幽寂的室內盪開——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