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奴 正文 第三章
    情況真的只能用峰迴路轉來形容,平日最不受重視的小小丫頭竟然也能鹹魚翻身,跳脫灰頭土臉的廚房,轉移陣地去伺候少爺,這對所有人來講,可說是求之而不可得的待遇呢!

    能夠日日與俊偉不凡的少爺四目相對,真是讓一群俏丫鬟們嫉妒得差點胃出血。

    當少爺的貼身丫鬟是件極輕鬆的工作,平日除了伺候少爺的飲食起居之外,其餘的時間便天人地大、隨她高興怎麼混就怎麼混。

    若是少爺正好有事在忙,或者出去辦事,那更是「家裡沒大人」,逍遙快活得幾乎要飛上天去。

    這等際遇,教所有人看得好眼紅。

    雖然,她曾聽幾位在府裡待得比較久的長輩說,少爺十分嚴厲,要她凡事謹慎,別觸怒少爺。可她瞧也不會呀!她覺得少爺人很好,一點都不難相處,像上回她說他愛計較、難相處,還講了他好多壞話,他都很大方的原諒她,為什麼大家都把他說得好像很可怕的樣子?他們一定是誤會他了,下次見著大叔、大嬸們,她一定要跟他們講。

    端著冰鎮銀耳湯前住書房,她邊想,一邊很篤定地告訴自己。

    她也不曉得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在意這件事,就是不喜歡有人冤枉少爺。

    走著走著,書房已然在望。

    這陣子,她已經比較不會迷路了,剛開始,少爺老是等她的飯菜等到餓扁肚子,可是他都沒有怪她哦!連罵一句也沒有,害她覺得好愧疚。

    但是他會笑她,而且是很用力、很用力地嘲笑。

    像剛開始那幾天,他會說:「終於來了?再晚一點,妳大概正好趕得及給我掃墓上香。」

    什麼嘛!她不過才晚一個時辰,哪有這麼誇張。

    再過幾天,他又會說:「真可惜,滄海沒變桑田,而我,還是沒餓死耶!」

    再接下來,他會訕笑著告訴她:「不錯嘛,有進步了,我還以為我會等到海枯石爛呢!」

    直到最後,她小小的腦袋瓜終於能準確地記住觀風苑的方向及建築結構,並且準時將飯菜送到他面前時,他竟然用力揉了幾下自己的眼睛,然後見鬼似地看著她。「不會吧?我明明沒餓昏呀!怎會產生這麼嚴重的幻象?」

    好侮辱人對不對?彷彿她得蠢得像豬一樣才正常似的。

    要知道少爺已好久沒在正常時間吃上一頓飯了,所以她當然能理解他看著飯菜,感動得差點痛哭流涕的模樣。

    再者,要換作別人,對於不太精明的她,絕對少不了一頓嚴厲的責罰,哪能放縱她這麼久,可是少爺都沒有,雖然嘴巴壞壞地老愛取笑她,但他對她是真的很包容,所以,她怎麼能不喜歡他呢?

    不管如何,她真的好高興能留在他身邊伺候他,這麼好的少爺,要她伺候他一輩子她都甘心。

    「少爺。」她輕喚了聲,探進頭去。

    「沒把自己弄丟耶,普天同慶。」屈胤祣H意瞧了她一眼,又將視線拉回手邊的書冊。

    「那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少爺別老拿這事兒取笑人家嘛!」她跳了進來,嘟嚷著小嘴抗議。

    「當心我的銀耳蓮子湯。」屈胤眵D涼地丟來一句,順手翻過下一頁繼績看。

    「是,奴婢遵命——」尾音拖得長長地,她皺著俏鼻,神態嬌憨地將銀耳湯給奉上。

    「妳這丫頭。」屈胤祩謢o一眼,端過瓷碗舀動銀白剔透的銀耳就口。

    她托著香腮,眨巴著大眼靠近他。「怎麼樣,好不好吃?」

    「甜度適中,銀耳入口的觸感不錯,蓮子也熬得恰到好處。」

    他下了個中肯的評論,然後抬眼看向眼前發亮的小臉。「怎麼,妳想吃?」

    「才不是。」她吐吐粉舌,模樣可愛極了。

    「是嗎?想吃就直說哦!我不是那麼小器的人。免得到時口水流滿地,那就丟臉了。」

    「真的不是啦!」她鼓著粉頰用力辯解。「人家只是想知道我做的銀耳蓮子湯合不合你的胃口而已。」

    本來不想說的,可是他把她形容得像貪吃鬼一樣,好沒面子。

    「這是妳做的?」

    「對呀!」她甜甜笑著。

    不知名的光芒從屈胤祫y上一掠而過,快得無法捕捉。

    小丫頭春心蕩漾了呢!

    這種事,她其實只要交代廚房一聲就行了,然而她卻有了親自為他準備一切的心情,誰能說他不是在她心中佔有某種地位了呢?

    「想討好我啊?」

    討好?她皺皺秀眉。

    才不是,她只是單純的想對他很好、很好而已,就算他不是少爺,她也會這麼做的。

    可是這種話怎麼能說?好羞人。

    那……算了,順著他的話講總沒錯吧?

    「對呀,犯法嗎?」

    屈胤眭惆似地挑高眉。「大膽的小丫頭!光是這句話,就一點也不像討好,反倒像挑釁。」

    啥?這樣也算犯上啊?這少爺真龜毛。

    「那不然呢?」她偏著頭,好傷腦筋地思考著。「你直接告訴我,我該說什麼好了。」

    屈胤硒e笑一聲,這丫頭真的是純到全然不識人間險惡。

    「又笑我?」她一直都很懷疑,少爺為什麼會指定她來服侍他,他應該知道她這顆小腦袋並不怎麼聰明,就算原先不知道,後來也應該受夠了才對,可是他還是沒有換掉她。

    那麼、他又是為什麼留住他口中這個笨笨的她呢?

    後來,總算讓她想出一個答案來了:因為她很好玩,每天少爺都要取笑她好多次,多到她數不清。

    既然她唯一的用處就是娛樂他,那好吧!就讓他笑個夠好了,常保持好心情,身體才會健康,她給他笑沒關係。

    可是她還是很疑惑啊!她又沒說什麼。

    於是,她忍不住問:「少爺,我是不是真的很好笑?」

    他一愕。「怎麼這麼問?」

    「因為你每次看到我,就會把我當呆了一樣取笑——就算我什麼郁沒做。」

    屈胤眯蚸蛃B,狀似掙扎。「一定要說?」

    「當然。」她的態度極為堅持。

    「那好吧!」屈胤眵M了清喉嚨。「妳不需要做什麼,因為妳本身就已經是個笑料十足的笑話了。」

    聞言,她氣鼓了嫣頰。「什麼話啊!」

    沒錯啦!她承認,自己的確是迷糊了點、傻氣了點、遲鈍了點,再加上少根筋了點,但……也不至於像個笑話吧?真惡劣!

    「少年不識愁滋味,愛上層樓,愛上層樓,為賦新詞強說愁。」屈胤眲藒M冒出這一句,聽得她一頭霧水。

    這又是什麼意思啊?

    「辛棄疾的詞,沒聽過嗎?」他深思的眼,似進她純淨的靈魂深處。

    她搖搖頭。「沒機會讀書識字。」

    「像在形容妳。有著不識愁滋味的無憂與純真。好好保有妳那份不染纖塵的清靈無邪吧!這是很難得的。」畢竟,這樣的日子不多了,在不久的將來,她將只剩欲哭無淚。屈胤硒搎臟a在心中接績道。

    「這首詞叫什麼名字啊?好像很有意思。」她感興趣地問著。

    他若有所指,一字字意味深遠地道:「丑、奴、兒——」

    「噢!」她對「丑」字很敏感,他是不是又想取笑她啊?

    想著,她雖然知道他這闕詞還沒念完,這會兒卻失了興致,不想再追問下去了。屈胤眴豸]沒表示什麼,深望著她,然後說道:「人人都有名字,妳,也想要嗎?」

    她輕咬下唇,沉默半晌,才輕點了下頭。

    屈胤眹H吟道:「就喚奴兒吧!如何?」

    她訝然地仰起頭。是——「丑奴兒」當中的那個嗎?他究竟是何涵義呀?是不是連他也覺得她醜?

    「怎麼,不好聽?」

    「不……不是……」能有個代表自己的名宇,是多美好的事,而且還是由他所賜予。她只是弄不懂他的心思……「那就這麼決定了。」屈胤眲G意不去理會她百折千回的思緒。「這名字是由我所取,妳必須永遠記住,奴兒。」

    一聲奴兒,貼上了他的所屬印記,彷彿宿命。

    她,注定會是他的。

    一手輕畫過細嫩的臉龐,蝶棲般的低沈柔音溫存醉人。「想不想識字?」

    「呃——」像是被雷給劈到,她彈跳起來,瞪大了水靈星眸。

    他……他剛才……是不是很親密的……摸了她一下啊?

    他的指尖像是有名不知名的魔力,淡淡的溫度留在嫣頰,燒燙的熱度持續蔓延,太陽都還沒下山,晚霞卻全都住到她臉上來了……她懷疑熱辣的小臉很快就會著火似地燒了起來。

    意亂情迷是嗎?屈胤祤f視著她,唇角噙起難以察覺的謔笑。

    這青澀生嫩的小女孩,比他所想像的還要羞怯呢!不過才試探性地小小碰她一下,她就臉紅得幾乎昏倒。

    看來,又是一個無知的小處女。

    無所謂,這在他來講,一點差別都沒有。

    「我問妳,想不想識字。需要再重複第三遍嗎?」

    「那個……我……你……」他問這個幹什麼?

    小腦袋迷迷糊糊,她本能地道:「想是想啊,可是又沒人肯教我。」

    「我不行嗎?」他問。

    「啊?」淡淡的一句話,又教她愣了個十足。

    「嫌棄我啊?」屈胤痐炾搳C什麼反應嘛!嗟!

    「不,不是……」她連連搖頭。「我不明白,少爺為什麼……」

    「那就是妳太蠢,怕又被我嘲笑?」

    「才沒有。」她急忙回道,能讀書識字是很難得的,被嘲笑一下又有什麼關係,反正她也習慣了。

    「可是……少爺這麼忙……」

    「所以才需要一點消遣啊!」

    她努努嘴,皺著小臉。「拿我當消遣?」

    「反正妳鬧慣笑話了。」他答得很大方。

    瞧瞧,這是人話嗎?好沒天良。

    「人家才不會,不信你等著瞧,我一定很聰明、很聰明給你看。」一時嘔不過,奴兒姑娘下了戰帖。

    「嗯哼。」屈胤眲D高一邊的眉毛,臉上一點也不掩飾地掛上大大的「懷疑」二字。

    嗚……這少爺怎麼這樣啦!把人給瞧得好扁。

    等著!她要雪恥!她要出一口氣,讓少爺心服口服!

    ※※※

    然而,不爭的事實卻證明了屈胤眭獄懇欓O對的。

    「笨蛋!妳在鬼畫符啊!」就連最基本的永字八法都給她扭曲得難以辨識,她還想學個鬼啊?

    算了,對於她,他是徹底絕望了。

    「送妳一句話:朽木不可雕也!妳呀,是寡婦死了兒子!」

    什麼話!奴兒很不服氣地站了起來。「人家哪有很沒指望,我覺得我今天有進步了。」

    「好。請問妳進步在哪裡?」屈胤痐@副洗耳恭聽的姿態。

    「我……我……進步在……」聲音愈來愈小,奴兒很認真地盯住墨痕未干的紙張,想找出今天和昨天的差別。

    啊,有了!

    她笑逐顏開地道:「你看,我今天筆劃都沒少,而且有組合在一起。」

    「是啊!比起昨天『分屍』的慘況,妳今天能留它個全屍,孔老夫子的確該含笑九泉了。」所以說,要不是他太堅強,早就吐血給她看了。

    習慣了他的惡毒,奴兒一點都不以為意,興致勃勃地道:「我們繼續。」

    「還要繼續?」他哀鳴。奴兒姑娘是嫌不夠丟人現眼,還是高估了他的堅強度?

    「我說奴兒,妳饒了我吧!我已經被妳笑到無力了。」

    「不管,這個很重要,我一定要學好。」奴兒堅持道,態度極為認真。

    「好吧,妳想學什麼字?」他問,大不了再一次笑到腹疼而已。

    「你的名字。」

    執筆的手一頓,屈胤眲搕F她一眼,終究還是什麼也沒說,揮墨而就。

    第一個字才剛寫好,她就開始蹙眉;再來是第二個字,她秀眉打成了死結;第三個字……她垮下小臉,五官皺成一團。

    「怎麼……筆劃這麼多啊?」奴兒苦著一張臉,試圖討價還價。「能不能少一點?」

    真不知該哭還是該笑,筆劃多寡,豈是他能決定的?不過話又說回來,連個「永」字都寫不好的人,你能指望她什麼?

    屈胤祤菑F口氣。「是妳自己要學的,要是太難,那就放棄好了。」

    「誰說要放棄?我一定把它學好!」

    奴兒那張清秀的小臉,散發者堅毅執拗的光彩,那一刻,屈胤眭漱萺Y莫名地一悸。

    像要逃避什麼,他匆匆別開眼。

    要駕馭她的人是他,不是嗎?怎麼他的情緒反而受她牽引了呢?這太可笑,也太荒謬了!

    是錯覺吧?心,早已宛如一江死水,如何能再有波動?更何況,對方還是個毫不起眼、青澀無知的黃毛小丫頭。

    單純的奴兒,完全沒有察覺到他的情緒變化,專注地埋首練字去了。

    她心中,只有一個意念:什麼字都可以識不得,什麼字都可以寫不好,就他的名字,她一定要學會。

    一遍又一遍,深深地,將紙上蒼勁瀟灑的字體映入眼簾,也烙在心底,藏在無人探知的靈魂深處,成為一則羞澀的少女心事。

    ※※※

    隔日。

    「少爺,你看。」手邊的書看到一半,一張紙湊了過來。

    屈胤眭偕疆a看了她一眼,放下書冊,接過那張紙,先是橫看,再豎看,最後還倒過來看……說實在的,他怎麼也看不出個所以然來。

    「看出來沒有?」瞧她發亮的大眼,是那麼期待地看著他,再鐵石心腸的人都不忍心在此時潑她冷水。

    「妳——等一下,我再研究、研究。」屈胤盓]了吞口水,硬著頭皮將眼珠子黏在那張畫若無數扭曲線條的紙張上頭。

    「好,你慢慢看。」奴兒可是信心滿滿的。

    「這——是一個字?」初步研判,好像是這樣。

    著,臉上的笑容又燦爛了幾分。

    「那——」完了,接下來他就是瞪凸了眼珠子,也看不出什麼蛛絲馬跡了。「可不可以提示一下?」

    「不可以。」奴兒噘起小嘴。這麼明顯的一個字,他怎麼會看不出來呢?

    「好啦,就一點。」他又不是神,什麼提示也沒有,猜得出來才是奇跡咧!

    奴兒歪著頭想了一下。「那好吧,它是一個姓。」

    姓?

    屈胤硊L愕地張著嘴。有這麼奇怪的姓嗎?

    仰起頭,迎視眼前的小臉,他抿著唇,表情有點怪異,像是想笑、又拚命隱忍的樣子。

    「是不是——」他壓低了嗓音,很困難地擠出一個字:「康?」

    「不對。」奴兒的笑容開始住下掉。

    「那——是周?」

    「也不對。」聞言,她的小臉開始僵硬。

    「藍?葛?雷?龐?朱?」搞到最後,根本是天馬行空,亂猜一通,甚至就連朱玄隸的姓都暫時借來用了。

    「不對、不對,都不對啦!那幾個字差那麼多,怎麼會像呢?

    少爺,麻煩你認真點,別敷衍我嘛!」

    屈胤眱鬖穔o疼的額角。「奴兒,妳別為難我好不好?趙、錢、孫、李,妳自己挑一個,我真的盡力了。」

    奴兒失去光彩的小臉掛滿了失望。「我就知道會這樣。」她悶悶地道。「還說我呆,你更誇張,連自己的姓都認不出來。」

    屈胤硐D言差點栽到椅子下去!

    他瞪大了眼,抓起那張紙。「妳說這個字是『屈』?我的老天爺!妳饒了我吧!奴兒!想笑死我也不能這樣。」

    說完,他真的不客氣地爆出驚天動地的大笑。

    「少爺最討厭了!」她咕噥道,不服氣地抹抹臉。「你等著看好了,總有一天,我會把它寫得很漂亮,不讓你有機會錯認成任何一個字!」

    喲!奴兒姑娘不堪奇恥大辱,發下宏願了呢!

    屈胤皏堣轉睛地盯著她的小臉,雙唇抿得死緊。不是因為她的話,而是……不行!他真的忍不住了!

    轉過身,他努力地將成串笑意嚥回腹中。

    少爺的表情好古怪哦!

    奴兒眨眨眼,大惑不解地看著背身而去、雙肩抖得厲害的他。

    「怎麼了嗎?少爺。」她繞到他面前問道。

    屈胤眲搕F她一眼,又將臉別開,表悄更加怪異。「沒有。」

    「我不信。不然你不會擺那種表情,好像便秘。」奴兒不死心地纏著他,扯了扯他的衣袖,非要挖出一個答案不可。

    屈胤痐@聽,再也忍不住地放聲大笑,笑得腸子幾乎打結。

    「妳……妳……的臉……」

    「我的臉怎麼了嗎?」奴兒不自覺又摸了下。

    「妳……哈、哈、哈……沒怎樣,一點也沒怎樣……」

    騙人!都笑得說不出話來了,哪有可能沒怎樣。

    「少爺!」她不依地嚷著。「不要笑了,快告訴人家嘛!!」

    「我偏不。」

    「少爺!」

    「叫祖爺爺也一樣。」

    「不要這樣啦——」她又移近他一步。

    「妳不要過來。」屈胤祣著她的手。袖口一角已經被她「染指」了,他可不想再擴大災情。

    奴兒順著他的視線看下去,看見了一雙沾著黑墨的手,再想想她碰了無數次的臉……一瞬間,她恍然大悟,終於曉得少爺在笑什麼了!

    「討厭啦,你怎麼不早說!」

    「我才在懷疑咧!妳是把整個硯台的墨水都往臉上倒了嗎?」

    聽他這麼一說,奴兒已經可以想像這張臉有多可笑了。

    「你真壞心。」看到了也不跟她講,就會嘲笑她。

    奴兒嘟嚷著移開臉,使起性子來了。

    「生氣啦?」屈胤硒磢韘o,逗弄道。

    「不理你。」昂起小下巴,很有個性地不看他。

    沒有過比她更囂張的丫鬟,她似乎忘了誰才是主子。

    「妳確定?」異樣的邪笑在屈胤祫y上揚起,可惜她沒看到。

    堅定地說,她要很有骨氣,說不理他就絕不改變心意。

    但奴兒卻沒想到……一雙長臂竟由後頭伸來,將她納入溫暖厚實的胸懷之中,屬於他的男性氣息,立刻綿綿密密地包圍住她……像是被雷給劈到,奴兒的小腦袋一片空白。

    他、他、他……在做什麼呀!

    少爺怎麼可以抱她?而且還……用很溫柔的那種方式抱她……翻轉過她的身子,屈胤眭甄糷滮@點也不打算離開奴兒的纖腰。「還是不打算理我?」

    「呃……」要說什麼?她早就失去思考能力了。

    凝視她意亂情迷的小臉,屈胤皉b心底冰冷地諷笑。

    從沒有一個女人能逃過他所撤下的迷情網,眼前清純的小丫頭也一樣!

    似有若無的曖昧氛圍,最是能讓女人芳心迷亂,這點,他再清楚不過了。

    「那我就一直抱,抱到妳肯理我為止哦!」

    什麼?那還得了!奴兒急忙叫道:「好啦、好啦,我理你了。」

    「這樣啊。」他點了一下頭。「那既然妳打算理我了,那麼應該也不介意讓我抱一下才對。」

    「怎麼這樣!你說話不算話,小人啦!」奴兒哇哇大叫。

    他並沒有抱得很緊,可是她就是覺得快不能呼吸了,心跳得好快、好快,她也不曉得為什麼會這樣,只知道再讓他抱下去,她都要生病了。

    「妳呀,傻里傻氣的!」他輕笑,微鬆了手,但仍是沒有放開,抬起手極盡溫柔地在她臉龐輕拭。

    現在又是……什麼情形?

    奴兒眨著盈盈大眼。臉龐上滑動的大手,極輕、極柔,似在呵護什麼,那好像是一種叫……「柔情」的東西……害她頭昏昏的,好像喝醉了一樣。

    可是,也不對呀,少爺怎麼會……她……噢!不行了,她什麼也沒辦法想,她快昏倒了……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